3-28 潛藏在內部之物

我走到米夏身旁。



雖然事先施展了「總魔完全治愈」,但傷勢卻沒有恢複。盡管認爲會慢慢生效,但看來這座神殿所覆蓋的結界,是「四屬結界封」所無法相提並論的強力結界。就算用上「四界牆壁」,也無法完全隔絕結界的影響。

「是在這後面嗎?」

我用魔眼凝視起從門後溢出的神聖光輝。這是魔力的余波。僅僅如此,居然就能限制住我的魔法。恐怕在門後的,是一如我預料的東西吧。

「……去吧……」

米夏喃喃低語。

「……我不要緊……」

大概是看出我很在意神殿內部吧,米夏堅強地說道。

「別操多余的心。沒有事情比你還重要。」

我用「四界牆壁」堵住雙開門。盡管如此,也還是露出微微光芒。先暫時離開這裏治療會比較快吧。在這之前──

我用「破滅魔眼」瞥了一眼附近那顆純白的聖水球。頓時水球炸開四濺,從中露出艾蓮歐諾露。

「……抱歉,阿諾斯弟弟。這下可得救了……」

艾蓮歐諾露想要走過來,不過大概是雙腳無法出力吧,整個人就這樣倒了過來。我伸手撐住她的身體。

「啊……」

「沒事吧?」

艾蓮歐諾露點點頭。

「謝、謝謝。」

看來沒受什麽傷,她就只是被關起來吧。

「喂、喂……別一直盯著我瞧啦……」

艾蓮歐諾露退開一步,爲了遮掩身體,用雙手環抱著自己。能從手臂的隙縫間,窺看到那對隱藏不住的和平象徵。

唔,雖然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但讓她繼續光著身體,到底還是有點可憐啊。

我朝她的身體伸出手指。

「咦……?等、等等……」

我用指尖碰觸她的鎖骨一帶。

「別動。我不記得勇者學院制服的模樣,要問你的身體。」

我對艾蓮歐諾露施展「創造建築」的魔法。在她的身體上展開魔法陣後,下一瞬間,她就穿上勇者學院的制服了。

「哇……謝、謝謝……」

我走到米夏身旁,將她抱起。

「迪耶哥老師呢?」

「死了。連同根源一起。」

「……咦?」

就算是平時無憂無慮的艾蓮歐諾露,這時也不免露出凝重的表情。隨後,她就用魔眼朝周圍看去。她能直接看到根源,應該也能理解迪耶哥的根源已完全消滅了吧。

「……阿諾斯弟弟,你真厲害……」

有點意外的反應。

「老師遭人殺害,你說這種話好嗎?」

她微微垂下眼簾。

「我全都知道。連迪耶哥老師對大家施展『根源光滅爆』的魔法……也全都知道……」

艾蓮歐諾露一臉陰沈地娓娓說道。

「這間勇者學院的學生之中,唯一只有我知道勇者們的真正曆史。雖然不是全部……可是,這種事……誰也不會相信。就算我說勇者加隆是被人類殺害的,也只會被當成腦袋有問題的人……」

「還真巧。」

我這麽說完,艾蓮歐諾露出一臉愕然的表情。

「沒什麽,我也正因爲魔族的曆史遭到改寫而感到苦惱。就算說出真相,也盡是些不相信的人。」

聽到這句話,艾蓮歐諾露頓時恍然大悟。

「……暴虐魔王的名字……」

她一副「該不會是這樣」的感覺喃喃自語。我說道:

「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經過兩千年後,被改寫成阿伯斯.迪魯黑比亞這個不知打哪裏來的魔族之名。」

艾蓮歐諾露呆愣地看著我的臉。

「難以置信嗎?」

「不。我就覺得奇怪。因爲阿諾斯弟弟太強了。而且還不只是強過頭的程度喔。盡管如此,卻幾乎沒有魔族認同阿諾斯弟弟。這是非常扭曲的現象……」

她像是回想起什麽似的,不自覺地喃喃說道:

「不過,這種扭曲的現象,讓我有點印象……」

正確的曆史不被承認是真實。艾蓮歐諾露也跟我有過相同的經驗吧。

「阿諾斯弟弟是暴虐魔王?」

「沒錯。」

「……爲什麽你要找勇者加隆?」

「因爲約好了。下次轉生時,我們要成爲朋友。」

「……這樣啊……原來是這樣啊……原來那不是謊言啊……」

「我有滿坑滿谷的事情想問你,不過現在要先治療米夏。雖然死不了,但是很痛吧。」

米夏在我懷中左右搖著頭。還真是堅強。

「而且也必須設法處理勇者學院的學生。很不巧地,『時間操作』停止魔法時間的效果無法持久。要是置之不理,他們應該會全員一起引發根源爆炸。」

「我知道了。這件事我會設法處理的。」

「喔。」

一度啓動的「根源光滅爆」就像是點燃的火藥庫。我雖然靠停止時間硬是壓制下來,但要讓根源恢複正常可是極爲困難的一件事。

「辦得到嗎?」

「我很擅長根源魔法喔。」

艾蓮歐諾露豎起食指說道。

「身體還好嗎?」

「放心喔。到方才爲止就只是稍微成爲了魔法,所以才沒辦法好好走動。」

成爲了魔法嗎?這是最讓我在意的一點,不過,似乎會是個很複雜的話題。總之,勇者學院那邊交給她就沒問題了。

「那就趕快吧。雖然能維持住一天,但要讓這麽多人的根源全都恢複原狀,時間就算再多也不夠吧?」

「嗯。」

艾蓮歐諾露朝神殿外頭跑去。不過才跑到中途,就「啊」一聲停下腳步,轉過身來說:

「明天放學之後,能跟你談談嗎?我有事想拜托阿諾斯弟弟。」

「無妨。只不過,我不認爲勇者學院還有余裕上課喔?」

畢竟學院長迪耶哥消失了嘛。還好,無人目擊到他被殺害的現場。只留下一具魔物屍體的話,是不會有人看穿他已撒手人寰。到明天的階段就還只是下落不明吧,不過學院交流也沒有教師可以上課了呢。

「放心喔。今天我想會因爲迪耶哥老師不見了,讓大家亂成一團。但大概從明天起,就會繼續正常上課了。」

也就是說有能代課的教師嗎?也罷,上課的事情怎樣都好吧。

「那就明天見。」

「嗯,拜拜。」

艾蓮歐諾露揮揮手,離開神殿。

稍微目送她離開後,我施展「轉移」,轉移到米夏建造的魔王城內部。

在這裏的話,恢複魔法就會生效了吧。我施展「總魔完全治愈」,治療她的傷勢。

「唔。」

被光之聖劍焉哈雷刺傷的傷口相當深,但最棘手的還是從那座神殿內部溢出來的光輝影響。經由焉哈雷造成的傷口,侵蝕著米夏的根源。這讓她無法自由施展魔法,甚至也無法隨意動作吧。

「……輕松了一點……」

米夏在我懷裏微笑。

「別擔心,你很快就能動了。」

「不擔心。」

她直直地注視著我。

「有阿諾斯在。」

「這樣啊。」

「……神殿內部。」

米夏喃喃低語。

「……能看到強大的魔力……比猶格.拉.拉比阿茲還要強大……」

她窺看到了如此深的深淵啊?或許就是因爲這樣,才讓她更加受到那股力量侵蝕。

「……我搞錯了……?」

「不,守護神在神族之中也只有中階程度的力量。你的魔眼眼光是正確的。」

「有什麽在裏面?」

「我想恐怕是……」

我平靜述說著。

「靈神人劍伊凡斯瑪那。」

八十八把聖劍之中,君臨最高地位的聖劍。

爲了消滅暴虐魔王所打造的傳說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