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潛藏於深處之物



「接著」

我朝著米夏走去。

雖然使用了<總魔完全治癒>,可是傷口沒有痊癒。

本以為它會漸漸生效,看上去並不是如此,大概是因為這個神殿所覆蓋著的是<四屬結界封>所無法比擬的強力結界。

即便使用<四界牆壁>,也無法完全阻擋結界的影響。

「在那個裡面嗎」

以魔眼凝視著從門中露出的ˊ神聖之光。

那是魔力造成的餘波。僅只是如此,卻能限制我的魔法呢。

恐怕,那個裡面與我所料想的一樣吧。

「……去吧……」

米夏嘟噥著。

「……我沒事的……」

大概是明白我在意著神殿裡面的情況吧,米夏特地如此說道。

「我會等著」

「別操那些多餘的心。沒有比妳還要優先的事項」

用<四界牆壁>堵上門。

儘管如此,那個光還是悄悄的露了出來。

暫時離開的話治療也會更快吧。

在那之前,我以<破滅之魔眼>瞪了一眼附近的純白聖水球。

水球宛如裂開一般飛散。在那之中出現了愛蕾諾的身影

「……對不起喔、阿諾斯君。幫大忙了……」

愛蕾諾想邁出步伐,然而腳卻使不出力,就那樣倒了下去。

用胳膊支撐著她的身體。

「阿……」

「沒事嗎?」

愛蕾諾點點頭。

「謝、謝謝」

看上去並沒有受傷。

只是被關在裡面的樣子。

「壞、壞壞……別那樣直直盯著看啦……」

愛蕾諾退後一步,宛如隱藏自己身體一樣環抱著自己。

她現在赤裸著身軀。可以從手臂中窺視到那無法掩蓋住的和平象徵。

呼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樣下去看起來有些可憐。

「平安無事倒是再好不過了」

往她的身體伸出手指。

「欸……?等、等一下……」【圖片】指尖觸碰到鎖骨附近的肌膚。

「稍安勿躁。我不記得勇者學院的制服造型。這就只能問問妳的身體了」

對愛蕾諾使用魔法<創造建築>。

她身上展開了魔法陣,下一個瞬間,她便身穿著勇者學院的制服。

「哇喔……謝、謝謝……」

我走過去米夏身旁,接著抱起她。

「迪亞哥老師呢?」

「滅掉了。乃至根源」

「……欸?」

平時總是一副悠悠然的愛蕾諾,此時也換上了嚴肅的面孔。

然後,她用魔眼環視周圍。

她可以直接看見根源。很快便能理解到迪亞哥的根源早已完全消失了吧。

「……好厲害呢、阿諾斯君你……」

稍微,是讓人意外的反應。

「老師被殺,說出這種臺詞好嗎?」

她微微的低下頭。

「全部,我都知道喔。迪亞哥老師,給大家施展了<根源光滅爆>的魔法……全部呢……」

愛蕾諾露出陰暗的表情說道。

「在勇者學院的學生之中,我是唯一那個,知道勇者們正確歷史的人。雖然也不是全部就是了呢……。可是,那種事誰也不會相信的吧。

即使說了勇者卡農是被人類殺死的,也只會被人覺得是腦袋不正常而已……」

因為教科書上沒有記載。

那種反應也可以說是理所當然。

「阿諾斯君,你不覺得我的話很奇怪嗎?」

「真巧呢」

這麼說完後,愛蕾諾露出呆滯的表情。

「沒什麼,我也正因為魔族的歷史被改寫而感到困擾。即使說出了事實,也盡是些不願相信的小輩」

聽了那個之後,愛蕾諾大吃一驚。

「……暴虐魔王的名子是……?」

保持著『說不定是那樣..』的表情,她嘟噥著。

「阿諾斯·沃爾迪戈德。過了兩千年之後,就變成了阿沃斯·迪爾黑維亞這個來歷不明的魔族之名了」

阿諾斯呆然的注視著我的臉。

「難以相信嗎?」

「沒有喔。就覺得很奇怪呢……因為、阿諾斯君你、太強大了……連強大一詞都無法描述的強……。明明是如此,幾乎所有魔族都不承認阿諾斯君。那是非常詭異的情況……」

她嘟噥著,像是自己在說給自己聽一樣,她傾洩著言詞。

「可是,那份詭異對於我來說,似乎有些感觸呢……」

正確的歷史,真實不願被承認。

愛蕾諾也與我有過同樣的經歷吧。

「阿諾斯君是、暴虐魔王吧?」

「阿阿」

「……為什麼,在尋找勇者卡農呢?」

「因為約好了。下次轉生後,想成為朋友」

「……是嗎……是那樣阿……那不是謊言呢……」

愛蕾諾認同的說道。

「想問妳的事情推積如山,但現在還是優先治療米夏吧。雖然不會死,但也會感到疼痛」

在我的手臂中,米夏呼嚕呼嚕的搖著腦袋。

毅力真好。

但正因為如此,就更加不能這樣下去。

「而且還有勇者學院學生們的事呢。不巧的是停止魔法時間的<時間操作>效力無法維持太久。放著不管的話,那些傢伙的根源們就要綻放成美麗的煙火了吧」

「知道了。那邊就由我來做些什麼吧」

「嚄」

發動過一次的<根源光滅爆>,就像是被放了火的火藥庫一樣。雖然強行壓制住了時間,但要將它恢復正常就難辦了。

「做得到嗎?」

「我可是很擅長根源魔法喔」

豎起食指,愛蕾諾說道。

「身體狀態?」

「不要緊的喔。不久前稍微能用些魔法了,只是沒法好好走起路而已」

可以使用魔法了,嗎。

雖然最讓人在意的就是這個,嘛,好像會變成很複雜的話題。

總之,勇者學院的事交給她沒有問題吧。

「那麼,加快馬步吧。雖然有整整一天的時間,但要把所有人的根源都還原,無論有多少時間都嫌少的吧」

「嗯嗯」

愛蕾諾往神殿外跑去。

「阿、阿諾斯君」

似乎想起了什麼她停下腳步,轉過身來。

「明天,放學後可以的話能說說話嗎?有件事想拜託阿諾斯君」

「無妨。不過,我不認為勇者學院還有餘裕上課就是了」

畢竟學院長迪亞哥消失了呢。

嘛,殺人現場也沒人看到。即便留下一支魔物的屍體,也不會有人看穿他已經死了。

明天的階段依然是處於不明朗的狀態,不過話說回來學院交流的授課老師也一併沒了呢。

「不要緊的喔。雖然今天迪亞哥老師不見可能會很忙。但應該,明天開始就能普通上課了」

有替代的老師嗎。

嘛,關於授課的事怎樣都好吧。

「那麼明天見」

「嗯嗯。掰掰」

揮著手,愛蕾諾離開了神殿。

使用<轉移>,轉移到米夏製作的魔王城內部。

這裡的話,回復魔法也會有效的吧。

使用<總魔完全治癒>,治癒著她的傷口。

「呼姆」

光之聖劍恩哈雷所造成的傷口相當深,不過比起那個,神殿深處洩漏的光所造成的影響更加麻煩。

通過恩哈雷的傷口進入米夏的根源,侵蝕著她的魔力。這樣她就不能自由的使用魔法,連動都不能隨心所欲了吧。

「……有好一些了……」

在我臂彎中的米夏微笑著。

「沒什麼好擔心的。馬上就能動了」

「沒有擔心」

她直直的凝視著我。

「因為阿諾斯在」

「是嗎」

她點點頭。

「神殿深處」

零星的,米夏嘟噥著。

「……看到了強大的魔力……比威戈·拉維亞茲更……」

竟然窺視到如此深淵了嗎。

有可能因為如此,所以才被神聖之物所侵蝕了吧。

「……我搞錯了嗎……?」

「沒,在神之中等級頂多是中間程度吧。在那裡面的東西比威戈·拉維亞茲更強,也沒有什麼好不可思議的」

「有什麼在?」

「恐怕呢」

對於米夏的問題,我回答道。

「靈神人劍伊凡斯馬娜」

在八十八把聖劍中君臨最高之位的存在。

為了消滅暴虐魔王而帶來的傳說之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