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將根源殺死



迪亞哥飛也似的向後退去,並朝我投向充滿憎恨的目光。

「該死的邪惡魔族……。讓我重生,是為了打聽勇者學院的秘密嗎?」

「呼姆、迪亞哥」

在他說話的瞬間,我已經逼近了迪亞哥,並貫穿了他的左胸。

「嘎阿……哈、阿…………!」

從他嘴裡吐出鮮血。

「誰允許你說話的?還有,頭抬太高了」

捉住那傢伙的心臟,就這樣緊緊的握住。

「……嘎…………阿………………」

拔出右手後,迪亞哥的顏面摔在了地面上。

身體動也不動,看上去已經掛了。

「我應該說過不準擅自去死了吧」

透過魔法<蘇生>再次將迪亞哥復活。

才剛甦醒沒多久,他就瞪向我。

「混、混帳傢伙――嘎噗!」

踩著迪亞哥的腦袋,並壓在了地上。

「……該、該死的阿阿阿阿阿……!混帳魔族……雖然不知道在企圖些什麼,但以為身為勇者的我,會就這樣屈服嗎……!!」

「還在自稱勇者嗎。真是下三濫的角色呢」

我在手掌上創造出魔劍,將迪亞哥連同根源一起刺穿了他的腹部。

「……嘎阿……咕…………沒、沒用的……才這點疼痛……我是為了人類、為了和平而戰!

無論是多麼難以忍受的痛苦,我都會忍下來。不知愛與勇氣為何物的你們,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的吧,骯髒的魔族喔!!」

「凝視魔眼,好好看看吧,那描繪在自己身體上的魔法術式是什麼」

透過魔劍的尖端,在迪亞哥全身描繪著魔法陣。

一看見那個魔法術式,他便嚇得魂飛魄散。

「……這是…………<魔物化>……?」

是在大禮堂上雷特利亞諾說明過的,將動物給魔物化的魔法。

「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這個魔法也能發揮效用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胡說八道。被聖劍所祝福的勇者、怎麼會墮入魔道。怎麼可能變成魔物……!」

「呼姆。那可不對喔」

被魔劍所刺穿的胸口上的傷,像是被魔鬼侵蝕一般,長出了黑色的體毛。

「……嗚、咕……嘎、這是…………」

迪亞哥馬上展開魔法陣,用神聖魔法抑制魔物化。

「<魔物化>的魔法呢,是利用做為動物根源的獸性和魔性。持有理性的人類難以魔物化,但絕對不是無法魔物化。也有個體差異。這就如你所知道的一般」

迪亞哥露出緊張的表情,拚命的施放魔力。

「靈神人劍呢,只會認同根源沒有一絲汙染的人為所有者。懂了嗎?不是被靈神人劍所祝福的人不會被魔物化。是不會被魔物化的人,才會被靈神人劍選定」

迪亞哥的指甲微微變長,嘴角的牙齒開始生長。

「呼姆。迪亞哥,你真的是勇者卡農的轉生嗎?」

「……那是、當然的……我是、迪亞哥·卡農·伊傑西卡。持有卡農根源的勇者後裔……必須將你們魔族打倒、拯救世界……!」

「我可不這麼認為。轉生以後,會變成不同的人。性格也不能說是像以往一般了吧。然而,唯有根性是不會改變的。你和勇者卡農一丁點都不像。你那根性,無比醜陋又扭曲呢」

「閉、嘴…………」

宛如憤怒要爆發了一般。

「閉嘴閉嘴閉嘴閉嘴閉嘴!!我不會中計的,混帳魔族!我就是勇者!將你們這些、魔族、毀滅、拯救世界的…………勇者卡農阿阿阿阿……像這種卑劣的魔法怎阿阿阿阿阿阿阿……!!!」

「誰準你像那樣說話的?」

往魔法<魔物化>注入魔力。

「嗚嘎阿阿……這、這怎麼……可能……這個我可是……作為勇者的這個我怎麼可能變成魔物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人類魔物化的時候,可能是因為智慧較高,所以多少與其他動物不太一樣。該人類所持有的慾望、惡意、憎恨會被助長,並顯現在其外表之上」

「閉嘴……我可是……勇者卡……卡咿……卡咿阿阿阿阿……嘎嘎嘎…………阿阿……嗚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魔物化加速,迪亞哥全身出現漆黑的體毛。爪子與牙齒長了出來,頭上也生出了粗壯的犄角。

最有特點的呢,就是那張臉了。

宛如被弄得亂七八糟的崩潰狀一樣,呈現出相當異形的樣子。

「這才是你這傢伙的本性喔,迪亞哥。正如預料中的,如此醜陋且扭曲吶」

迪亞哥緩緩起身,那醜陋的面容朝向我。

「如何?魔物化的感想?」

「……這種、程度,的小事………………以為就能折斷我的心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宛如嚎叫一般迪亞哥高聲吶喊著。

「外表不是人類也好!血統不是也罷!心才是最重要的阿!!不管我變成什麼樣的姿態,我的心靈依舊是人類!!即使變成醜陋的怪物,我作為勇者的事實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我覺得你這傢伙的心靈,才更不像是勇者就是了呢」

「閉嘴阿阿阿阿阿……!!無法原諒……無法原諒喔……殘虐的、無人到的魔族喔……。果然不應該同情你們的。不搞些麻煩的事,一開始把所有人殺光就好了!!」

迪亞哥使用了<思念通訊>。

「吉爾加卡農,全員、朝魔族發動突擊」

「呼姆。你是打算做什麼呢?我的部下可沒弱到被這種程度的總攻擊給打敗喔」

沒有回應我,迪亞哥只是露出了冷笑。

接著,觸摸了附近的聖水球,展開了魔法陣。

「給我後悔吧、卑鄙的魔族。現在就想看看,當知道那個的時候你的臉上染滿絕望時的表情阿!!!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ーーーー哈哈哈!!」

以魔物之軀使用聖水。

一半的程度,身體承受著那個毒並以自身驅動了魔法。

「原來如此,是<根源光滅爆>嗎。在學生的根源上安裝了魔法」

「……什…………!?」

還真是威風不過三秒的傢伙。

被一瞬間看破想法的迪亞哥掩飾不了自己的驚慌失措。

「那個魔法陣,就是魔法的起爆術式。恐怕,發動衝鋒的學生什麼都不知道吧。甚至連自己的根源被安上了<根源光滅爆>的魔法術式」

實在是,沒想到會愚昧到這種程度。

何等無可救藥的事阿。

「這是勇者該做的事嗎,迪亞哥。我可不認為你的學生們,拚上性命也想要消滅魔族喔」

「從人族手中奪走一切的魔族,別用那種好像自己什麼都知道似的語氣說話。這才是,勇者,這才是那傳說中勇者卡農的戰鬥方式! 

會因為祖先的悲願、殲滅魔族的最大願望之下感到恐懼的人,在我的學生裡面一個都沒有!!做好死亡的覺悟,這種充滿勇氣的行為不是勇者又是什麼呢!!」

迪亞哥再次發出<思念通訊>。

「報告狀況」

「是!剛好現在,發現了練魔劍聖,雷·格蘭斯多利!」

「這邊是發現,破滅之魔女,莎夏・尼克朗」

「確認了魔王學院的九名學生。這邊也調動九名準備發起衝鋒!」

迪亞哥醜陋的臉在那之上更醜惡的歪曲著。

「上吧!!吉爾加卡農,勇者卡農的後裔們喔!!現在正是展現你們那份力量、那份勇氣的時刻!!突撃!!」

那一剎那,我用右手貫穿了迪亞哥的身體。

「會讓你得逞嗎」

「……嘎噗……嘎…………」

他吐著鮮血,抿嘴一笑。

「我會報仇雪恨的。死吧、魔族喔」

魔法的啟動已經結束,聖水球自動的向魔法陣送去魔力。

那是為了讓勇者學院的學生們根源爆炸。

朝著雷和莎夏、米薩接近的學生們,身體被<根源光滅爆>的光芒所包圍著。

激烈的爆炸聲響徹雲霄,從水中都市各地所發生的根源爆炸,連這個神殿也會被輕易吹飛吧。

如果是原本的話――

「……為何……………………」

迪亞哥呆滯的嘟噥著

「為何,沒有爆炸……!?為何,!?」

「雖然有些費事,但還是將魔法擴展到了整個水中都市。讓<根源光滅爆>的時間停止的魔法」

因此來救助米夏才遲了一些,因為不能保證其他人不會使用<根源光滅爆>。

「……說是..............將魔法的時間給停止………………?」

「你沒聽到嗎?同樣的攻擊對我可行不通」

憎惡與憤怒混雜在一起,迪亞哥顫抖著。

「這可是得來不易的和平。本想說至少給你留條命的,不過看來讓你活著也沒什麼好處」

我拔出右手,迪亞哥踉蹌似的往後踏了一步。

已經幾乎沒有殘存之力了。

「……要殺的話,便殺吧……不過、無論多少次我都會復活的……即使今世不能實現,就來世、來世也不能的話,就等下一次,無論重生多少次我都絕不會忘記這份恨意,總有一天一定會將魔族給滅絕!!」

「你以為你還有來世嗎,迪亞哥」

我張開右手。以那傢伙的魔眼也能見到的程度輸送著魔力。

於是,一顆發著淡淡光的白球出現在我的手掌心上。

仔細看的話,能發現那顆白連著如同細線般的魔法線與迪亞哥連接著。

「能理解嗎?這是你的根源」

以右手畫著魔法陣。

魔法<根源狙殺>。透過右手的魔法陣,我的指尖被黑色給侵染。

「根源是沒有辦法觸及的。即便使用大魔法,也很難對根源本身進行干涉。但是,透過這個魔法<根源狙殺>便能直接觸碰到根源」

我以指甲傷害著那個白球。

「阿嘎阿阿阿……阿、阿嘎阿阿阿阿阿……咕嘎呀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超越臨終呼喊之上的程度,迪亞哥絕叫著。

「能理解嗎?根源被傷害的痛苦程度可是遠超於死亡喔。即使將今世所感受到的所有痛楚給凝縮起來,在這面前也不值一提。

下輩子的死也好、再下一次的死也好,透過輪迴轉生所操弄的等同於無限的死亡也是,都會在此相形失色」

我再次以指甲輕輕傷害根源。

「阿嘰呀阿、嘰噫咿阿阿阿阿、咕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不修邊幅的倘流著淚、垂涎著口水,迪亞哥發出野獸般的悲鳴。

「說是勇者卡農的戰鬥方式呢。這種讓學生髮起特攻,以<根源光滅爆>打倒敵人的方式,有臉說是勇者?」

用指尖貫穿根源。

迪亞哥翻起白眼,發出了不成言語的慘叫。

「二千年前,勇者卡農持有著七個根源。即使根源被消除,只要還殘存一個,他就能無數次復活。

雖然是神所賦予的極大魔法,然而實際上能使用的,無論是之前還是以後都只可能是勇者卡農一人」

我對眼睛已變的空虛的迪亞哥說道。

「要說為什麼?因為沒有人能忍受這種無數次傷害根源,忍受著輪迴之死痛苦的人。然而,只有那傢伙承受住了。即使一次又一次的消滅著根源,他還是站在了我的面前」

「……請、手………………請、住……………手……………………」

手指向下,我猛然的撕裂迪亞哥的根源。

「住……咕、咕嘰咿阿阿阿阿阿、咕呼呼呼嗚嗚嗚嗚嗚嗚阿嘰呀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那之中的理由你這傢伙能理解嗎?」

對著迪亞哥殘缺的根源,我漆黑的手指再次伸了過去。

「…………阿…………哈阿…………嗚、阿阿…………已經…………別…………」

迪亞哥的樣子,已經變得像是廢人一般。

「與其讓誰犧牲,還不如自己去**較好,那個男人是認真的這麼想。於是,他無數次的無數次的迎接死亡。根源無數次的無數次的被斬裂、燒燬、破壞,即使如此他還是爲了人類而戰。

這才是你們的英雄,無數次擊退魔族的大勇者。他才是,真正持有勇氣之人」

雖然是敵人卻有著漂亮的覺悟以及驕傲。

爲了隨時能為守護而戰。他從來都沒有被自己的慾望給支配過。

而你們,將其殺死了嗎。

爲了人類、不惜無數次犧牲自己的那個男人,不是別人而正是同胞的人類給殺死了嗎。

即使如此他還是復活了吧。

然而,要將心給殺死,或許也已經足夠了吧。

「如果你堅稱自己是勇者卡農的轉世,就給我忍下來。如果能做到這點,就讓你轉生吧。然後下輩子再來殺我一次便行」

「……已經……住…………原諒…………阿阿…………阿…………」

以指尖貫穿迪亞哥的根源。

「咕嘎嘎嘎嘎嘎嘎、嘰咿嗚喔喔、嘰呼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怎麼了,迪亞哥。你這傢伙是勇者吧?別用那種聲音哭喊著。會被卡農笑的喔」

以魔眼窺視那傢伙的臉。

「……諒…………」

比絕望還深,宛如見識過地獄一般的表情,迪亞哥說道。

「……了…………請、原諒……殺了我吧…………請給我終結……」

懇求般的聲音。

仇恨與憎恨都消失了,只是想從這痛苦中解放,僅是如此的聲音

「你不是勇者卡農」

以<根源狙死>的手,捉住迪亞哥的根源並狠狠的握住。

白色的球粉碎了。

迪亞哥的身體像是斷了線的人偶一般倒下,跌落在地上。

一動也不動。連復活也不可能了。

根源已經完全從那個身體中消失殆盡。

「什麼都不懂的人類,別打著勇者卡農的名號招搖撞騙。那個男人,可是很厲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