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根源殺害

迪耶哥當場跳開,以充滿憎恨的眼神看著我。



「邪惡的魔族……讓我複活,是想打探勇者學院的秘密嗎?」

「唔,迪耶哥。」

開口的瞬間,我已逼近迪耶哥的眼前,伸手貫穿他的左胸。

「呃……哈、啊…………!」

他吐出一灘鮮血。

「誰准你開口了?你很傲慢喔。」

我一把抓住他的心髒捏碎。抽出右手後,迪耶哥就面朝下地倒在地上。身體動也不動一下,已經斷氣了。

「我應該說過,要你別擅自死去吧?」

我再度施展「複活」魔法讓迪耶哥複活。身體一恢複,他就朝我瞪來。

「你、你這家夥──呃唔唔呃呃呃!」

我一腳踩住迪耶哥的腦袋,壓在地面上。

「……可、可惡啊啊啊!該死的魔族……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麽主意,但別以爲身爲勇者的我會屈服于你……!」

「還在以勇者自居啊?真是讓人瞧不起的家夥。」

我在掌上創造魔劍,連同迪耶哥的根源一起刺穿他的胸口。

「……啊……呃…………沒、沒用的……才這點痛楚……我是爲了人類、爲了和平而戰的!不論是怎樣難以忍受的痛苦,我都會忍下去。不懂何謂愛與勇氣的你們是怎樣都無法理解的吧!你這龌龊的魔族!」

「睜大你的魔眼凝視,仔細看清楚畫在自己身上的魔法術式。」

迪耶哥將魔力集中在魔眼上,瞪向我畫的魔法陣。下一瞬間,他嚇到了。

「……這是…………『魔物化』……?」

雷多利亞諾在大講堂上解說過的,讓動物魔物化的魔法。

「人類也是動物,這個魔法很有效喔。」

「哈……哈哈哈……哈、哈、哈……!做這種蠢事。受到靈神人劍祝福的勇者,是不會墮落成魔的。我是不可能變成魔物的……!」

「唔,這點你錯了喔。」

他胸前被魔劍刺穿的傷口,就像是遭到魔性侵蝕似的長出漆黑體毛。

「……呃……啊,怎麽會…………」

迪耶哥連忙在傷口上展開魔法陣,以神聖魔法抑制魔物化;然而毫無效果。

「『魔物化』的魔法是利用動物根源裏的獸性與魔性。擁有理性的人類雖然難以魔物化,但絕非無法魔物化,而且也存在著個體差異。到這邊就跟你知道的一樣。」

迪耶哥露出走投無路的表情,拚命地發出魔力。

「靈神人劍只承認心如明鏡、充滿光明的根源之主爲持有者,懂嗎?不是因爲受到靈神人劍的祝福,所以才不會魔物化;而是不會魔物化的人,才會被靈神人劍選上。」

迪耶哥的指甲微微伸長,嘴邊即將長出尖牙。

「怎麽啦,迪耶哥,你那副模樣?你真的是勇者加隆的轉生嗎?」

「……當然……我是迪耶哥.加隆.伊捷伊西卡。擁有加隆根源的勇者後裔……要打倒你們魔族,拯救世界……!」

「我可不這麽覺得。只要轉生,爲人就會改變,記憶有時應該也會消失吧。然而,唯獨那個人的根本不會改變。你一點也不像勇者加隆。因爲你的本性,既醜陋又扭曲。」

「閉、嘴…………」

他淩厲地瞪著我。隨後,就像是要發泄怒火似的大聲咆哮。

「閉嘴閉嘴閉嘴!該死的魔族,我是不會上當的!我是勇者!我是要、消滅你們魔族、拯救世界的…………勇者加隆啊啊啊啊……我才不怕這種卑鄙的魔法……!」

「誰准你說這些了?」

我在「魔物化」的魔法上注入魔力。

「呃啊啊啊……嘎、嘎啊啊啊啊啊啊!怎、怎麽……怎麽可能……我才不會……身爲勇者的我,才不會變成魔物啊啊啊啊啊啊啊……!」

「或許是因爲智能很高的關系吧,人類在魔物化時,跟其他動物稍微不同。會助長那個人類所懷有的欲望、惡意與憎恨,甚至還會顯現在外表上。」

「閉嘴……我是……勇呃……嘎咻……嘎咻啊啊啊……嘎嘎嘎…………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物化的速度加快,迪耶哥全身冒出漆黑體毛。指甲伸長,長出尖牙,頭上冒出粗壯犄角。而最具特徵的是那張臉。宛如被壓成一團爛泥,呈現異形樣貌。健壯的肌肉抖動,啪锵一聲折斷魔劍。

「這就是你的本性,迪耶哥。一如我想的,既醜陋又扭曲。」

迪耶哥緩緩站起,將醜陋的臉龐對著我。

「怎樣?變成魔物的感覺?」

「……別、別以爲……這樣就能讓我屈服啊啊啊啊啊啊!」

彷佛野獸的咆哮,迪耶哥揚聲吶喊。

「人類不是因爲外表!不是因爲血統!而是因爲心!不論你再怎麽改變我的外貌,我的心也依舊是人類!就算變成醜陋的怪物,也不會改變我是勇者的事實!」

「你的心,怎樣都不像是個勇者。」

「閉嘴!無法原諒……無法原諒……殘暴無情的魔族。不該同情你們的。早知道就別這麽麻煩,打從一開始就通通殺光就好了!」

迪耶哥施展「意念通訊」。

「傑魯凱加隆,全員向魔族沖鋒。」

「唔,你這是打算做什麽?我的部下可沒弱到會被總攻擊打倒喔。」

迪耶哥咧嘴一笑,碰觸飄在他附近的一顆聖水球,展開魔法陣。

「你就好好後悔吧,龌龊的魔族。我就從現在開始欣賞,當你得知消息時,臉上充滿絕望的表情吧!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墮落成魔物的身體使用聖水啊?盡管他的身體中毒了,但魔法本身也照常發動。

「原來如此,是『根源光滅爆』啊?你在學生的根源上施加了魔法。」

「……什麽…………!」

這就叫不打自招。瞬間被看破意圖的迪耶哥難掩狼狽的樣子。

「那個魔法陣,是魔法的起爆術式。那些發動沖鋒的學生們,恐怕對此一無所知吧。就連自己的根源被施展了『根源光滅爆』的魔法術式都不知道。」

居然會如此愚蠢,真是無藥可救的男人。

「這是勇者會做的事嗎?迪耶哥。我怎樣也不覺得,你的學生們會不惜死亡也想要殺害魔族。」

「從人類身上奪走一切的魔族,別說得你很懂一樣。這就是勇者,這正是傳說中勇者加隆的戰鬥方式!爲償祖先的夙願,爲償殲滅魔族的宏願,我的學生之中沒有一個人會對此畏怯!這種不畏死亡的覺悟,正是這種胸懷勇氣的行爲,如果不是勇者,還會是什麽啊!」

迪耶哥再度發出「意念通訊」。

「回報狀況。」

『是的!已發現煉魔劍聖,雷伊.格蘭茲多利!』

『這邊捕捉到破滅魔女,莎夏.涅庫羅。』

『確認到九名魔王學院的人員。這邊也以九名人員作好沖鋒准備。』

迪耶哥讓那張醜陋的臉更加醜陋扭曲地說道:

「上吧!傑魯凱加隆,勇者加隆的後裔啊!現在正是展現你們的力量,展現你們的勇氣之時!沖鋒──咳喝……喔……!」

剎那間,我的右手貫穿了迪耶哥的身體。

「你以爲我會讓你這麽做嗎?」

他盡管口吐鮮血,卻還是咧嘴發笑。

「這下就雪恨了。去死吧,魔族。」

應該是魔法早已啓動完畢了吧,聖水球自動向魔法陣送出魔力。這是讓勇者學院的學生們引發根源爆炸的術式。接近雷伊、莎夏,還有米莎他們的學生們,全身因爲「根源光滅爆」而籠罩光芒。激烈的爆炸聲響徹開來,在水中都市各地發生的根源爆炸,就連這座神殿都會被輕易炸毀吧。

本來的話──

「……爲什麽…………………」

迪耶哥茫然地喃喃自語。

「爲什麽沒有爆炸……!爲什麽!」

「雖然費了我一點工夫,但我對整座水中都市施展了魔法──就是讓『根源光滅爆』的時間停止的魔法。」

雖然因爲這樣才沒辦法及時趕來救助米夏,但是無法保證不會有其他人施展「根源光滅爆」。這都是爲了小心起見。

「……你說……停止了魔法的時間…………?」

「你方才沒聽到我說嗎?同樣的攻擊不會對我再次奏效。」

在憎惡與憤怒的交織之下,迪耶哥渾身顫抖不已。

「難得的和平,本不想取你性命的,但看來要是讓你活下來,肯定不會有什麽好事。」

我一抽出右手,迪耶哥就踉跄退開。他已經毫無余力了。

「……要殺就殺吧……但是,我會不斷複活的……要是今世無法實現,就等來世,要是來世無法實現,就等再來世。不論轉生多少次,我都絕不會忘記這股仇恨,有朝一日一定會將魔族根絕!」

「你以爲還有來世嗎?迪耶哥。」

我張開右手,以他的魔眼也能看到的形式,將魔力傳到手上。隨後,一顆淡淡發光的白球出現在我的掌心上。只要仔細窺看深淵,就會發現那顆白球與迪耶哥之間以一條細線般的魔法線連結在一起。

「明白嗎?這是你的根源。」

我在右手前方畫起魔法陣。這是「根源死殺pebudozu」的魔法。隨著我的右手通過魔法陣,我的指尖逐漸染黑。

「要幹涉根源很困難,但只要施展這個『根源死殺』,就能直接碰觸到根源。」

我用指甲刮著那顆白球。

「呃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嘎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發出比死前的慘叫還要激烈的尖叫。

「理解了嗎?根源受創是超乎死亡的痛苦。就算將今世所能想到的一切痛苦凝縮起來,也絕對比不上的痛苦。因爲這是將來世的死、再來世的死,以及會在轉生時不斷重複等同無限的死,在這裏摘取出來。」

我再度用指甲輕輕刮著他的根源。

「嘎啊,噫啊啊啊啊,呃惡惡惡惡惡惡惡惡惡惡惡!」

淚流滿面、淌著口水,顧不著形象,迪耶哥發出野獸般的慘叫。

「你說這是加隆的戰鬥方式吧?說讓學生去做自殺攻擊,用『根源光滅爆』打倒敵人的行爲是勇者?」

我用指尖貫穿他的根源。迪耶哥瞠大了眼,發出不成話語的慘叫。

「兩千年前,勇者加隆擁有七個根源。就算根源遭到消滅,只要還有一個留下,他就能不斷複活。盡管這是衆神賜予人類的究極大魔法,實際使用的人類,從古至今就只有勇者加隆一個。」

我朝已經兩眼無神的迪耶哥說道:

「這是爲什麽?因爲沒有人能承受根源不斷受創,承受輪回之死的痛苦。然而,他卻對此甘之如饴。就算被消滅掉無數次根源,也依舊挺身對抗我。」

「……住、住手………………放過、放………………過…………我…………」

我揮下手指,將迪耶哥的根源狠狠切開。

「住……呃、呃啊啊,呃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明白他這麽做的理由嗎?」

我朝迪耶哥缺損的根源,再度伸出漆黑的指尖。

「…………啊…………哈…………唔,啊啊…………住…………住手…………」

「如果要犧牲他人,還不如犧牲自己,那個男人是真心這麽認爲的。然後,無數次地不斷死亡。就算根源不斷地遭到斬斷、遭到焚燒、遭到毀壞,他也依舊爲了人類奮戰。這就是你們的英雄,不斷擊退魔族的大英雄。他才是真正有勇氣之人。」

雖是敵人,他的覺悟與榮譽卻令人敬佩。那個男人總是爲了守護而戰。一次也沒有被自身的欲望支配過。然而他卻被殺害了?那個爲了人類,不斷犧牲自我的男人,偏偏是被人類殺害了嗎?

即便如此,他也還是會複活吧。不過要毀掉他那顆溫柔的心,或許這就足夠了。

「如果你要自稱是加隆轉生,就忍下來吧。假如你辦得到,我就讓你轉生。你就等到來世再來殺我吧。」

「……夠了……住手…………原諒…………啊啊…………啊…………」

我用指尖貫穿迪耶哥的根源。

「呃嘎嘎嘎嘎嘎嘎,噫呀,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麽啦?迪耶哥。你是勇者吧?別哭得這麽丟臉。會被加隆笑話的喔。」

「……殺…………」

露出比絕望還要深刻、彷佛落入地獄深淵般的表情,迪耶哥說道:

「……殺了我…………原諒我吧……快殺了我…………讓我結束吧……」

那是懇求的聲音。彷佛怨恨與憎惡都消失殆盡,就只想從這股痛苦之中解放的聲音。

「你不是勇者加隆。」

我用「根源死殺」的手抓住迪耶哥的根源,然後狠狠捏碎。白球碎成粉末。迪耶哥的身體就像斷了線的人偶般倒下,撞擊在地板上。

迪耶哥沒了動作。就連複活也不可能。這副身軀上的根源已完全消滅了。

「一無所知的人類,別想假冒勇者加隆。那個男人,可是很強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