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兩千年的憎恨



米夏轉移至神殿前。

透過<魔王軍>的魔法線路,我和米夏連接在一起。

遠視魔眼所無法觸及的場所,也能透過她的魔眼看到。

米夏東張西望的環顧四周,卻沒有看到愛蕾諾的身影。

――在這邊喔――

微弱的<思念通訊>傳來。

米夏追尋著那個魔力的發信處,隨後將魔眼轉向神殿。

眨吧眨吧的,眨著兩次眼。

應該是查覺到那個神殿的異質之處吧。感受不到來自內部的魔力。本應該在裡面的愛蕾諾的魔力,外面卻完全見不著。

「等等喔」

米夏把手貼在神殿的門上。

被<施錠結界>的魔法鎖上了。

――打的開嗎?――

「不要緊」

米夏將那雙魔眼投向<施錠結界>。

要取下那個魔法鎖就必須正確分析那個魔法構造、術式才行,但對她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難題吧。

<施錠結界>的解析迅速終了,米夏使用了魔法<解錠>。

魔法鎖十分乾脆的脫落了。

米夏把手貼在門上,用力推著。

吱的,伴隨著生鏽的開門聲,門打開了。

「…………」

走進裡頭,米夏的身體似乎變得有些沉重。

她搖了搖頭,繼續前進。

在柱子並排的最深處有一門莊嚴的雙開式大門。

地面和天花板,還有牆壁上都描繪著魔法陣,大量的水球飄浮在空中。

是由聖水形成的。

在房間中央所飄浮的大型聖水球中,愛蕾諾就在那裏面。

她全身被散發的光之魔力覆蓋,輪廓因此變得模糊。

宛如纏繞在身體上的魔法文字浮現而出,飄浮在她的四周。

「哎呀,怎麼是小米夏……?」

以為來的會是我,愛蕾諾不可思議的說道。

「代替阿諾斯。我的話不行?」

「沒喔、不要緊呢」

愛蕾諾笑著。

「能把我帶去瑟希婭的所在處嗎?」

「……要阻止她?」

「嗯。因為只有我才能阻止。對不起喔,現在的話只靠我自己的力量是動不了的呢」

米夏歪著頭。

「因為使用了魔法?」

「正確來說我就是魔法本身、呢」

米夏眨吧眨吧的眨著眼。

看來是無法理解愛蕾諾所說的意思吧。

不過,她還是馬上說道。

「我帶妳去」

米夏接近愛蕾諾,並朝著聖水球內部伸出手。

隨後觸碰到了她。

是打算使用<轉移>吧。

腳下描繪了魔法陣。

「肆意為之可是會讓人很困擾的喔」

從神殿的入口處傳來聲音,光之砲彈飛了過來。

是<聖域熾光砲>。

「冰之盾」

米夏一瞬間使用<創造建築>構築起巨大的冰之盾牌。

作為應急手段的盾牌強度可想而知。在光之砲彈的面前它無力的崩潰著,然而就在盾牌破碎之際她馬上創造出下一個盾牌,就這樣重複下去。

比起<聖域熾光砲>的破壞力,米夏<創造建築>的創造速度更勝一籌,光之砲彈不久後消失了。

「規則違反」

米夏嘟噥著。

出現在神殿入口的是,勇者學院的學院長迪亞哥。

「說什麼鬼話、魔族。這裡可是蓋拉底,規則由我來定。不用我多說,在這發生的事可不能讓妳洩漏出去」

迪亞哥再次放出<聖域熾光砲>。

這次不是朝著米夏,而是神殿深處。

神聖的砲彈被莊嚴的大門所吸收。

下一個瞬間,魔法陣浮現在那扇門上,並發出了耀眼的光芒。

「打開吧、神聖之門喔。將那個封印給解放開來」

兩扇門緩緩的打開。

從那之中,龐大的魔力伴隨著神聖的光芒洩漏而出。

接著是、雪白、潔白、無止盡的純白――

是完全不允許魔存在的神聖光輝。

「小米夏!!」

愛蕾諾發出悲鳴般的聲音。

神聖之光貫穿了米夏的反魔法,穿透了她的身體

痛苦的米夏當場屈膝跪地。

「這裡可是聖域,魔族的力量都會被歸於虛無。別說是<轉移>了,連反魔法都沒辦法用吧。就是說別人也無法前來營救」

「住、住手!迪亞哥老師!如果對小米夏做些過分的事,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給我閉嘴妳這個失敗作」

迪亞哥那樣說完之後,包覆愛蕾諾的聖水球從周圍開始被被染白。漸漸的看不見愛蕾諾的身影,她的聲音也消失了。

「接著」

迪亞哥伸出了手。

隨後在那聚集著光芒,化身為劍的形狀。

那與瑟希婭所持的一樣,光之聖劍恩哈雷。

「妳的同伴們好像把我們當成笑話看了呢」

浮現出陰暗的表情,迪亞哥站在米夏的身邊。

「已經做好覺悟了吧,卑鄙的魔族」

恩哈雷的刀刃,藉由迪亞哥之手觸碰到米夏的臉頰。

也許是受到裏側門扉所洩漏的光的影響,她一動也不動。

「被妳們這些傢伙所殺的人族遺恨,給我好好理解清楚」

「……沒有殺……」

對他來說米夏的發言十分刺耳吧,迪亞哥的表情扭曲了。

「人類和魔族的戰爭是兩千年前的事。現在很和平。大家都還活著」

「以為時光流逝就可以忘懷嗎,妳這隻灰溝老鼠!!」

迪亞哥狠狠的踹開米夏的臉。

「……嗚……」

面向跌在地上的米夏,他緊握著聖劍、緩慢的走著。

「製作出牆壁、相互隔離,經過了千年就可以忘記了?就可以當作一切沒發生然後友好相處?

阿阿,真是……妳們的始祖、還真是相當傲慢呢。不會忘的。絕對不會忘記。即使過了一千年、兩千年也好,妳們這些傢伙所犯下的罪孽也絕對不可能忘記!!」

迪亞哥揮舞著恩哈雷,刺穿了米夏的胸口。

鮮血噴出,她的魔力消失了。

「……發生了意外,對不起……」

米夏嘟噥道。

如果是在學院對抗測試中,即使死了人也能當作事故處理。

不過,被原本就不是對抗測試的人員,而且還是老師殺了學生的話那可便是大事一則。

「那又怎樣?原本就打算讓妳們魔族中的隨意某人去死。對了――」

臉上浮現出狂氣的笑容,迪亞哥說道。

「為了無法使用蘇生、必須連根源一起消滅。想必魔王學院的那些人也會恨的咬牙切齒吧」

刺穿米夏的恩哈雷尖端浮現出魔法陣。

<聖域熾光砲>的術式被描繪出來。

「要恨的話、就去恨妳的祖先、憎恨暴虐的魔王便行。卑劣的魔族喔」

光線聚集在恩哈雷的前端。

「<聖域熾光砲>!!」

迪亞哥飽含贈恨的詠唱著魔法。

下一個瞬間,恩哈雷的劍身被黑色的極光吞噬,消失了。

那漆黑的光芒像是在守護米夏一樣,覆蓋在她的全身。

「……什……麼…………?」

「忘了嗎?二千年前,將世界一分為四的牆壁,<四界牆壁>喔」

我透過<轉移>,捉住了迪亞哥的肩膀。

「…………在聖……域裡……魔族應該無法使用魔法才對……」

「嚄。那麼、要試試看嗎?」

一瞬間,現場變得鴉雀無聲。 

接著迪亞哥突然翻轉身體,放出了<聖域熾光砲>。

「去死吧、魔族!!」

將那個用<破滅之魔眼>消除以後,我緊緊的揪住了他的臉。

「咕……咕喔喔喔……!!」

在指頭間注入力量後,便能聽見這傢伙頭骨在嘎嘎作響的聲音。

「想玩弄些無聊的小伎倆、計謀各種策略,隨你們喜歡就是。就如你們自己修正歷史一樣,想讓人們以為人類比魔族更優越也行,那亦是和平的證明。隨你們喜歡去做便行」

在迪亞哥體內描繪魔法陣,並將魔力注入其中。

「但是,現在你啊,是想做什麼?」

迪亞哥以雙手抓住我的手臂,想要甩開我。

但我依然不動如山。

「……閉、嘴……」

「我在問你剛剛想做什麼」

直接往迪亞哥的身體裡,鑲入<四界牆壁>。

「咕・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被黑暗的極光所吞噬,迪亞哥消失的無影無蹤。

以大拇指指甲輕切著食指,我在那滴上了一滴血。

使用<蘇生>的魔法將迪亞哥的身體復活。

「……什………………」

對呆滯著目不轉睛看著這邊的迪亞哥,我說道。

「誰準你隨意死去了?在我面前,別以為死亡能歸類在自由之中喔,愚昧的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