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兩千年的憎恨

米夏轉移到神殿前。



我跟米夏經由「魔王軍」的魔法線連結在一起,就算是遠望的魔眼看不到的位置,也能藉由共享視野,透過她的魔眼看到。

米夏東張西望地環顧四周,但不見艾蓮歐諾露的身影。

『──在這裏喔──』傳來微弱的「意念通訊」。

米夏循著魔力的發訊源,將魔眼朝向神殿。她連眨了兩下眼睛。大概是感受到這座神殿的異質性吧。感受不到內部的魔力。連應該在裏頭的艾蓮歐諾露的魔力都幾乎看不見。

「等等。」

米夏把手放在神殿門上──被「施鎖結界」的魔法上鎖了。

『──打得開嗎?』

「沒問題。」

米夏用魔眼看向「施鎖結界」。要解開魔法鎖,必須先正確分析出魔法的結構與術式,不過這對她來說是小事一樁。米夏立刻就分析完「施鎖結界」,施展「解鎖dei」的魔法。

米夏輕而易舉地解開魔法鎖。她把手搭在門上,用力推開。叽地一聲,大門伴隨著鐵鏽聲開啓。

「…………」

一踏入神殿,米夏表現出身體有點沈重的反應。她甩了甩頭,向前走去。在並排著柱子的神殿內部,有一扇莊嚴的雙開門。地面、天花板,還有牆壁上都畫著魔法陣,大量的水球飄浮在半空中。這些水球是由聖水構成的。

房間中央飄著一顆巨大的聖水球,裏頭是一絲不挂的艾蓮歐諾露。她的全身就像在釋放魔力一樣發光,使得整個人的輪廓很模糊。許多的魔法文字就像在守護這副身軀似的,飄浮在她的周圍。

「咦,是米夏妹妹……?」

或許是以爲我會來吧,艾蓮歐諾露不可思議地說道。

「阿諾斯的代理。我不行嗎?」

「不會,沒問題喔。」

艾蓮歐諾露笑道。

「能帶我去潔西雅那裏嗎?」

「……阻止她?」

「嗯。因爲只有我能阻止她。抱歉,我現在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移動。」

米夏歪著頭。

「因爲在施展魔法?」

「正確來說,我就是魔法喔。」

米夏直眨著眼。應該是無法理解艾蓮歐諾露這句話的意思吧。

不過她沒有詢問,立刻說道:

「我帶你去。」

米夏走近艾蓮歐諾露,把手伸進聖水球之中。激起些許波紋後,她伸進聖水裏的手指,碰觸到艾蓮歐諾露。大概是打算施展「轉移」吧,米夏在腳邊畫起魔法陣。

「擅自做這種事情,還真是讓人困擾呢。」

神殿入口發出聲響,飛來一道光之炮彈。那道攻擊是「聖域熾光炮」。

「冰盾。」

米夏以「創造建築」瞬間構築起一面巨大冰盾。即席構築的盾牌強度可想而知,不過盡管冰盾在光之炮彈面前脆弱地粉碎,她卻接連不斷地在冰盾粉碎之後構築起下一面冰盾。米夏「創造建築」的創造速度超越了「聖域熾光炮」的破壞力,光之炮彈在不久後消失殆盡。

「違反規則。」

米夏喃喃低語。

出現在神殿入口處的人,是勇者學院的學院長迪耶哥。

「別大言不慚了,魔族。這裏是蓋拉帝提,規則由我決定。話說在前頭,外頭不會知道這裏發生的事。」

迪耶哥再度發出「聖域熾光炮」。這次不是朝著米夏,而是神殿內部。

隨後,神聖的炮彈就被莊嚴的門扉吸收進去。下一瞬間,門上浮現魔法陣,開始發出閃耀光芒。

「開啓吧,神聖之門。解放那道封印。」

雙開門緩緩開啓,從中伴隨著龐大魔力,開始溢出神聖的光輝。白光、白光、澈底的白光──不允許一切魔族存在的神聖光輝。

「米夏妹妹!」

艾蓮歐諾露發出悲鳴。神聖光輝貫穿米夏的反魔法,刺在她身上。

米夏當場痛苦地跪下。

「在這個聖域裏,魔族的力量會歸于虛無。別說是『轉移』,就連纏繞反魔法應該都辦不到。也就是說,不會有人來救你的。」

「住、住手,迪耶哥老師!要是對米夏妹妹做過分的事,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失敗作品給我閉嘴。」

迪耶哥話一說完,艾蓮歐諾露周圍的聖水球就變得純白一片,看不見艾蓮歐諾露的身影,也聽不見她的聲音。

「好啦。」

迪耶哥伸出手後,光芒隨即聚集在他手上,形成劍的模樣。與潔西雅手中的劍一樣,是光之聖劍焉哈雷。

「你的夥伴好像讓我們丟了很大的臉呢。」

迪耶哥露出陰沈的表情,站在米夏身旁。

「作好覺悟了吧,龌龊的魔族。」

迪耶哥將焉哈雷的劍刃抵在米夏的臉頰上。或許是受到內部大門溢出的光輝影響吧,她動彈不得的樣子。

「就好好體會被你們殺害的人類恨意吧。」

「……沒有殺……」

也許是被米夏的話觸怒了吧,迪耶哥怫然變色。

「人類與魔族的戰爭是在兩千年前。現在很和平。大家都活著。」

「以爲只要時間經過,就能夠遺忘仇恨嗎?你這只龌龊的老鼠!」

迪耶哥狠狠踢開米夏的臉。他握緊聖劍,朝倒在地上的米夏緩緩走去。

「認爲建造牆壁,將彼此隔開,只要經過千年就能遺忘仇恨?要我們當一切都沒發生過地和平生活?啊啊,這還真是……你們的始祖,還真是傲慢啊。不會忘的。絕對不會忘的。就算經過千年、經過兩千年,你們所犯下的罪孽都不會消失!」

迪耶哥舉起焉哈雷,刺在米夏的胸口上。鮮血四濺,她的魔力逐漸消失。

「……這沒辦法說是事故……」

如果是在學院對抗測驗中,就算有人死亡也能當作事故處理。不過本來沒有參與對抗測驗的人,況且還是教師殺害學生的話,可就是個大問題了。

「這又怎麽了?原本就預定要讓你們魔族死一個人在這裏了。不對──」

迪耶哥露出滿是瘋狂的笑容說道:

「就讓你連複活都不行,連同根源一起消滅掉。這樣魔王學院的家夥們肯定會氣得怒不可遏吧。」

刺在米夏身上的焉哈雷前端浮現一道光之魔法陣,上頭畫著「聖域熾光炮」的術式。

「要恨就去恨你們的祖先,去恨那個暴虐魔王吧。龌龊的魔族。」

焉哈雷上聚集起「聖域」的光芒。

「『聖域熾光炮』!」

迪耶哥充滿怨恨地吟唱魔法。光芒化爲炮彈,朝米夏的體內發射──在這之前,焉哈雷的劍身被一道漆黑極光吞噬,消失殆盡。

漆黑極光就像是要守護米夏一般,覆蓋住她的全身。

「……什……麽…………?」

「有印象嗎?這是兩千年前,將世界分爲四塊的牆壁,『四界牆壁beno iebun』。」

我施展「轉移」轉移過來,站在迪耶哥的背後,緩緩抓住他的肩膀。

「…………在……聖域裏……應該是無法施展魔族的魔法……」

「喔,那要試看看嗎?」

瞬間,令人倒抽一口氣的寂靜降臨。迪耶哥一轉過身,就發出「聖域熾光炮」。

「去死吧,魔族!」

我用「破滅魔眼」消除這道攻擊後,一把抓住他的臉。

「呃……呃喔喔……!」

我用力捏起手指後,他的腦袋發出咯吱咯吱的扭曲聲響。

「不論是要玩弄無聊的小手段,還是要制定什麽策略,都隨你高興就好。如果只是想跟你們竄改的曆史一樣,誇耀人類比魔族優越的話,是很和平的行爲。你們就擅自去耀武揚威就好。」

我在迪耶哥體內畫起魔法陣,注入魔力。

「不過,你方才打算做什麽?」

迪耶哥伸出雙手抓住我的手臂,試圖掙脫掌控。不過,我的手卻是文風不動。

「……住、口……」

「我在問你,方才打算做什麽?」

我將「四界牆壁」直接打進迪耶哥的體內。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遭到漆黑的極光吞噬,迪耶哥消滅得無影無蹤。我用拇指指甲稍微切開食指,當場滴下一滴血。

施展「複活ingaru」魔法複活迪耶哥的肉體。

「……什麽………………」

我朝茫然地注視自己的迪耶哥說道:

「你怎麽擅自死啦?在我面前,別以爲你能自由死去啊,愚蠢的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