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生命的光輝

「……殺掉…………魔族………………?」



愛蓮茫然說道。

「……殺掉…………暴虐魔王…………?」

潔西卡神智不清地喃喃說道。

「…………殺掉?」

遠方傳來粉絲社少女們彷佛夢呓般的喃喃自語。

唔,好像不太妙。需要叫醒她們嗎?

「……不,不對。各位,不要去想奇怪的事……!這個聲音肯定是敵人的攻擊!像是洗腦魔法之類的……!」

「啊,是……是這樣啊……該怎麽辦?」

「沒問題的。我們就去想阿諾斯大人的事情,讓自己保持清醒。用阿諾斯大人蓋掉這種大叔臭的聲音吧!」

「好、好的……阿諾斯大人!」

「阿諾斯大人今天也好帥喔……」

「被說了把你們的愛交給我這種話……我這輩子再也不洗耳朵了!」

「……啊啊,我還是不行了……!」

「振、振作一點,愛蓮。不是你說要去想阿諾斯大人的事情,讓自己保持清醒的嗎!」

「是沒錯,但是阿諾斯大人的聲音太尊貴了,光是回想起來,就讓我快要發瘋了……」

「……呃,敵人的攻擊呢?」

「咦?完全沒感覺。」

「不愧是阿諾斯大人……」

「嗯,阿諾斯大人好厲害……」

意志力意外地強韌呢。雖說如此,還是別再用下去會比較好吧。

我解除「聖域」的魔法。

「阿諾斯。」

米夏叫喚著我。

「剛剛的是?」

「喔,你聽到了嗎?」

她點點頭。大概是因爲用「魔王軍」接起魔法線吧,她能聽到也沒什麽好不可思議的。

「憎惡的化身。」

確實是很符合這種形容的聲音。

「還有感受到什麽嗎?」

「知道相似的心情。」

米夏平靜地說道:

「學院長。」

原來如此。而且,記得海涅說過他們聽得到勇者加隆的聲音吧。他所說的,該不會就是這個聲音吧?看來勇者學院這邊的麻煩也不遜于魔王學院。

「……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雷多利亞諾發出陰沈的聲音。眼神跟方才一樣毫無生氣,但有哪裏不同。借用米夏的話語,就是在憎恨的牢籠之中吧。

遭到「聖域熾光炮」波及的潔西雅也站起身,而她手中的光之聖劍焉哈雷散發著前所未有的強大魔力。其激烈閃爍著,就恰如即將燃燒殆盡的星辰。

「……就算你不是暴虐魔王,這份力量也很危險。總有一天,絕對會成爲我們人類的威脅吧……」

雷多利亞諾以半失常的語調說道。潔西雅對他的話語毫無反應,就只是看著我。沒有感情的眼瞳,讓人聯想到只會聽從命令行事的人偶。

「……你會參加這次的學院交流……對我等來說,似乎是無上的僥幸啊……」

就在雷多利亞諾低語的同時,潔西雅朝我直沖而來。

「阿諾斯。」

「別擔心。」

我向米夏這麽說後,爲了迎擊潔西雅走上前去。她在自己的左胸上畫起魔法陣。更正確來說,是在她的根源上。那個術式是──?

「米夏,退後!」

我爲了保護身後的米夏展開反魔法。

「聽我說,潔西雅。別施展那個魔法,結果不會如你所願的。」

無視我的忠告,潔西雅沖了過來。

「現在才怕了嗎?結束了,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就好好見識一下勇者的決心吧。」

潔西雅逼近到我身旁。盡管施展魔法並不一定要喊出話語,但潔西雅盡管到了這個地步也仍然不發一語,而雷多利亞諾就像是要代替她展現榮耀般的喊道:

「──『根源光滅爆gabueru』!」

潔西雅在貼近我的距離下,將光之聖劍焉哈雷刺進自己的左胸。瞬間,她的身體與她的根源發出無數耀眼的光芒,開始崩潰。

「根源光滅爆」──將根源具有的一切魔力強制解放,引發光魔法爆炸的禁咒。俗稱根源爆炸的這個魔法,也是犧牲生命的自爆魔法。別說是自己的生命,甚至舍棄複活與來世的可能性,將未來應該能持續好幾個世代的魔力引爆。這份威力遠遠超出術者能控制的範疇。

閃光覆蓋了世界。聲音靜止。比白還要白的純白生命光輝充斥了整座聖明湖。

「……看來你似乎是小看我們的覺悟以及勇氣了……」

根源爆炸平息下來,純白的世界慢慢取回原本的色彩。

「──就要你們別施展了吧。」

聽到我的聲音,雷多利亞諾露出驚愕與絕望交雜的表情。

「你瘋了嗎?雷多利亞諾,她這是白死一場喔。」

「………………什麽………………呃…………………………」

響起牙齒打顫的聲音。他渾身顫抖,不停地發出呻吟聲,一副沒辦法好好說話的樣子。

「米夏,沒事吧?」

我向聽從指示退到魔王城附近的她問道。

「有阿諾斯保護我。」

我以「破滅魔眼」與反魔法抑制住根源爆炸。雖然也能靠「轉移」暫時撤離,但「根源光滅爆」的範圍廣大。即使爆炸中心以外的威力會下降,也依舊是相當強力的魔法。就算雷伊與莎夏能勉強擋住,米莎與粉絲社她們也無法得救。

「……爲…………什麽…………?」

雷多利亞諾總算是說出像樣的話語。我看向他後,他開口問道:

「……爲什麽你在『根源光滅爆』的爆炸中心……卻毫發無傷啊……!」

「不過就是舍棄了未來,難道你以爲就能傷到我嗎?」

我朝雷多利亞諾緩緩踏出一步。

「我確實是小看了你們。不過就是學院對抗測驗,想不到居然用上『根源光滅爆』。」

我再踏出一步。

「真是精彩的覺悟。只不過,我這條命可沒有廉價到用你們全員的未來作爲交換就能奪走喔。」

我接著再踏出一步。就在這時,一道閃光般的劍擊襲來。我用右手撥開這一擊。

「……喔。」

這到底是不得不驚訝了。這是怎麽回事?

「…………」

不發一語擋在眼前的人,是方才應該因爲施展「根源光滅爆」而消滅的潔西雅。她引發了根源爆炸,是不可能複活的。應該一起消滅的光之聖劍焉哈雷也還握在她手中。

「還真是做了一件相當有趣的事呢。雷多利亞諾,你說對吧?」

就算我這麽說,他也只像是被嚇到似的不停顫抖。照他之前的個性來看,應該會得意洋洋地開始解說起來。也就是說,這背後有什麽蹊跷嗎?

「…………」

潔西雅蹬地沖出,猛烈加速的她瞬間逼近我身旁,再度在左胸上畫起魔法陣後,立刻將焉哈雷刺在自己身上。

「根源光滅爆」的爆炸將周遭染成一片純白。我用「破滅魔眼」與反魔法抑制著爆炸的威力。

潔西雅死了。連同根源一起消滅了。

然而──

「…………」

不知從哪裏冒出來,應該消滅的潔西雅第三次擋在我的面前。

「唔,沒完沒了呢。」

話雖如此,「根源光滅爆」可不是能輕易擋下的魔法。必須得找出她能複活的原因。如果她不會因爲這個自爆魔法消滅,那不論怎麽做都無法消滅她吧。真是夠了,開始有像是在跟勇者戰鬥的感覺了。

『──阿諾斯弟弟,聽得到嗎?』

「意念通訊」的聲音響起。是瞞著勇者學院,傳給我的隱匿通訊。

『──到神殿來。拜托你。只有我才能阻止潔西雅喔。』

只說了這些,「意念通訊」就中斷了。

「艾蓮歐諾露?」

米夏問道。

「無法斷言這是不是陷阱。」

米夏忙不叠地搖頭。

「不是謊話。」

艾蓮歐諾露的情況看來也跟其他家夥不同。算了,既然米夏這麽說,那就不會錯了吧。

「我過去。」

「交給你了。我來壓制這家夥。」

潔西雅這次打算在遠離我的位置再度施展「根源光滅爆」魔法,她將光之聖劍刺進自己的胸口。我就在這瞬間逼近她身旁,用右手貫穿了她的左胸。

「……呃……!」

「黔驢技窮的家夥。你以爲我會讓你自爆這麽多次嗎?」

我在她體內畫起魔法陣,施展起源魔法「時間操作rebaido」。施展對象是「根源光滅爆」,停止魔法本身的時間,防止根源爆炸。

「唔,到底是無法立刻停住啊。」

對魔法本身施展起源魔法是有點勉強,哎,但就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吧。

「小心。」

「你也是。」

米夏點了點頭,施展了「轉移」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