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阿諾斯大人應援歌合唱曲第三部



「……提問,生存之意義為何?」

對於愛蓮的問題,粉絲小夥伴們答道。

「「「是的,生存即是阿諾斯大人!」」」

「……提問、人生又為何?」

對下一個問題,粉絲小夥伴們答道。

「「「是的、阿諾斯大人即是人生!」」」

「……那麼,阿諾斯大人又為何?」

對於最後的問題,粉絲小夥伴們答道。

「「「是的,那亦是虛無之零,又乃是寬闊之無限。阿諾斯大人即是世間一切之道理以及概念!!」」」

愛蓮提高了聲嗓。

「正是從那位阿諾斯大人那,發出了讓我們歌唱的指令。那位阿諾斯大人!正在等待著我們的歌聲!!一千萬人也好、一億人也好,都絕對不可能輸!!

若今天在此無法將歌聲傳遞給那位大人,那麼我們便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價值!!」

「「「阿諾斯大人萬歲!阿諾斯大人萬歲!阿諾斯大人萬歲!!」」」

「諸位。開場了喔ー!!阿諾斯大人應援歌合唱曲第三部「絶・魔王」!!!」

在眾人聚精會神之下,那個場所隨即變得鴉雀無聲。

然而下個瞬間――滿溢思念的歌聲一齊傾洩而出。

「絕不會動上真情♪」「嗚嗚~♪」

「絶・魔王~~~~♪」

「咕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宛如被<聖域>的光芒給制裁,本應為發動攻擊那方的雷特利亞諾和瑟希婭反而被吹飛了。

在那之上又像是追擊一般,<聖域>化做光線襲向了兩人。

「那・個・時・後、余呢、只是一時間的心血來潮~♪」

纏繞在雷特利亞諾身上的結界輕易的龜裂開來。

「……什……!怎麼會這樣……!?能防住<魔黒雷帝>的結界,為什麼會被沒有心靈的魔族所發動的<聖域>給……!?」

即使在這也能聽見粉絲小夥伴們的歌聲。

應該說真不愧是魔族嗎。

能夠響徹於水中都市的驚人聲量,如此程度的歌手即便在兩千年前也並不存在。

「只・是・對・妳、稍~稍的♪溫柔了一些而已~♪」

像是在呼籲這首歌一般,她們的思念轉變成了魔力,<聖域>的威力也增加了。

「這、這不可能……魔族應該是沒有心靈、沒有愛的才是……!!」

「自・顧・自的,在那誤會~~個什麼勁呢♪」

就連瑟希婭的光之聖劍恩哈雷也一樣,被<聖域>所壓制,而無法將我給斬裂。

「……在神聖魔法上……不可能會輸……。這邊可是一千萬人,<聖域>的真正實力,讓你好好領教領教……!!」

雷特利亞諾打算引出<聖域>的力量,可是比他更早的是那首歌曲被注入了更多的思想。

沒錯,歌曲的副歌部分即將開始。

「給我秤秤自己的斤兩♪支・配・者呢,可是這個余喔♪」

「咕嗚嗚嗚嗚嗚嗚……」

「作為餘興~節目♪ 嗚嗚~♪舞動一曲~來看看吧~♪」

「這、這種……!!咕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別那樣~盯著不放♪嗚嗚~♪試試讓余認真起來吧~♪」

「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被狂暴的光之龍捲風所吞沒,雷特利亞諾纏繞的結界被撕裂。

「……怎、怎麼可以這樣被打敗……我等可是勇者卡農的轉世,肩負著蓋拉底的明日,以及國民的期待於一身!絕對……不會被這種愚昧的歌曲給擊敗……!!」

原來如此。

有戲弄的價值呢。

「愚昧的歌、嗎。果然、你不可能是卡農的轉世呢。即使說是七個根源中的其中一個也令人懷疑」

雷特利亞諾咬牙切齒著。

「我可不會被那種話給挑撥」

「並不是挑撥。只是在說事實。那個男人的內心比誰都還要敏感。並不單純只是在於表面,而是擅長去理解,那種發自於內心深處的微妙又真實的想法。

正因如此,他才能比歷代的勇者們更擅長使用<聖域>的魔法」

若是以<聖域>對抗<聖域>的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贏過勇者卡農。

「連那些少女們的純粹思念都無法理解,還真虧你敢打著勇者卡農轉生的名號呢」

「魔族什麼的怎麼可能有那種純粹的思念在!!你們都是沒有心靈的怪物,是隻會折磨人類的惡魔!」

「還真是奇怪的發言。那麼,為何要與我們舉行學院交流呢?」

雷特利亞諾臉上雖然浮現出險峻的表情,但並沒有回答問題。

「是有什麼目的嗎?」

「……接下來是我們的回合了。<聖域>的真正力量,與人類思念的差距,就讓你清楚的明白……!!」

雷特利亞諾和瑟希婭,兩人合力在眼前描繪了一個魔法陣。

神聖的光輝凝聚於那之中。

「呼姆,<聖域熾光砲>嗎」

是將<聖域>所收集的神聖魔力化為砲彈,並一口氣發射出的勇者最強的光屬性魔法。

「比起二千年前還要更加強大,滿聚千萬人分思想的<聖域熾光砲>,即便是神話時代的魔族也好,能有辦法承受住嗎?」

「剛才也說過了」

我在眼前畫了一門魔法陣。

在那之中與雷特利亞諾他們同樣的,聚集著神聖的魔力。

「這邊有八個人便足以」

阿ーーー阿ー,ーー阿ー阿ー的,靜謐的聲音迴響在週遭。

一瞬間,我眼前的魔法陣所聚集的魔力,猛烈的膨脹起來。

那份魔力遠遠比先前還要強大。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人數沒有增加,怎麼可能產生如此劇烈的思念變化……」

「很難理解嗎?」

將<聖域熾光砲>瞄準至雷特利亞諾,我說道。

「因為第二部正要開始了喔」

「絕不會動上真情♪」「嗚嗚~♪」

「絶・魔王~~~~~~♪」

下一瞬間,雷特利亞諾和瑟希婭,從魔法陣中一口氣將魔力全部射出。

應該是想趁我們這還沒準備好之前定勝負吧。

「<聖域熾光砲>!」

巨大的光之砲彈朝我襲來。

為了迎擊,我同樣放出了<聖域熾光砲>。

光與光之間的衝突,使得世界被染為純白。

同為<聖域熾光砲>間的競爭,稍微被壓過去的是我這一方。

「……呼呼呼。果然,在心靈間的競爭上魔族不可能贏過人類。他們不可能知道何謂真正的愛。何謂真正的希望。瑟希婭、就這樣一口氣解決他。讓我來告訴你,人類的思念遠要比魔族強上幾百倍!」

或許是聚集了更多人的思念吧,雷特利亞諾和瑟希婭所放出的<聖域熾光砲>威力增強了數倍。

我所放出的光彈眼看就要被推了回來,那些傢伙的魔法已經近在咫尺之間。

「這樣一來,就結束了!!」

在最後關頭,雷特利亞諾一口氣疊加上魔力。

就在那個時候。

歌聲,迴響著――

「那・個・夜・晚,余,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

僅僅是如此,我的<聖域熾光砲>便將雷特利亞諾的<聖域熾光砲>推了回去。

「將・那・身・軀♪給隨興的,撫摸了幾下罷了~♪」

<聖域熾光砲>更加的推擠著他們的光彈,威力越來越強大。

「自・顧・自的,誤會~~個什麼勁呢♪」

直到雙方互角為止也沒有停歇,<聖域熾光砲>被推了回去。

「喔ー!渴望許久的接近~戰,這樣~開~心了嗎~♪」

我所放出的<聖域熾光砲>更加的將雷特利亞諾的<聖域熾光砲>押了回去,迫近於他們。

「趁能交歡時樂個痛快吧,被捨棄不過是註定的命運~♪」 

「……怎、麼可能……不可能會輸的……僅僅八個人的,那渺小的魔族心靈,為什麼我等人類間的愛……會就這樣落敗阿……!」

像是要振奮自己一般雷特利亞諾喃喃自語,不過我的<聖域熾光砲>已經近在他的眼前了。

「毫無察覺的悲哀,也不過是餘~興節~目♪」

「咕、咕喔喔喔喔喔喔喔……不應該是這樣的……這種歌,怎麼可能會蘊含思念呢……這種愚昧至極的歌……!!」

「別露出~嘆息♪嗚嗚~♪因為余不會動上真情~♪」

「……人類的、別小看……我們的思念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雷特利亞諾和瑟希婭被<聖域熾光砲>的光芒所吞噬。

「絕不會動上真情的,嗚嗚ー♪ 絶・魔王~~~~~~♪」

那瞬間――產生了巨大的爆炸。

產生了宛如粉絲小夥伴們的愛爆發了一般的耀眼光輝。

無計可施的雷特利亞諾和瑟希婭就那樣被吞噬,隨後被吹飛了。

在粉絲小夥伴的愛情面前,他們也只能輕易的凋零。

不久後光的洪流終於平息,趴伏在地面的他,只能微弱的移動身軀朝我投來視線。

「…………為、何……?為什麼…………僅僅、八個人能……?」

呆然的雷特利亞諾嘟噥著。

看樣子他還不理解自己輸掉的理由。

「<聖域>也好<聖域熾光砲>也好,最重要的僅僅是將人們的思念聚集在一起。

二千年前,蓋拉底的人們為了打倒魔王而團結一致,對勇者卡農寄予絕大的信賴。是他的話必定能拯救世界,近似於信仰般,強烈、而且比什麼都還切實的思念」

人類抱持著死亡的風險。豈止是如此,已經是人類也許會就此滅絕的前所未有的事態

在這種狀況之下,正因為真心相信著勇者卡農,這些思想才能合而為一,進而形成強大、高尚、巨大的魔力。

「懂了嗎?與當時勇者卡農背負於一身的沉重期待相比,寄於在你們身上的期待根本微不足道。縱然有一千萬人,也根本算不了什麼。

在變得和平的這個世界上,對不過是學生的你們能寄於些什麼希望,根本可想而知。不僅如此,連將思念合而為一也做不到更是無稽之談」

那才是無法真正使出<聖域>的力量。

相較於那八個少女賭上性命的思念,根本連比較的資格也沒有。

「我不會說人類的愛遜色於魔族。然而,寄託在你們身上的愛,就只是那種程度的東西」

不想面對突如其來的現實,卻又提不出反駁,雷特利亞諾只能垂下頭。

雖然<四屬結界封>治癒了他的傷勢,卻沒有再度起身。

無論身體在怎麼治癒,一度被打垮的心靈也無法根治。

他已經意識到至今為止所相信的愛不過是幻想般的產物。

接下來,剩下的是――

「……恩?」

好像聽到了什麼。

聽錯了嗎?

不,不對。

不是雷特利亞諾,也不是瑟希婭的聲音。

也與粉絲小夥伴們的歌聲不同。

並且不是<思念通訊>。

這種直接往心靈、根源、深入的聲音是來自於<聖域>。

――殺。

誰都沒有發出聲音。

――將魔族、殺光――

從我所使用的魔法<聖域>中,發出了聲音――

在久遠的過去,似乎在那裡聽過的某個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