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阿諾斯大人啦啦隊歌合唱曲第三號〈絕.魔王〉

「……活著,是指什麽?」



愛蓮如此詢問後,粉絲社齊聲回答:

「「「是的,那就是阿諾斯大人!」」」

「……人生,是指什麽?」

再次的詢問,粉絲社齊聲回答:

「「「是的,那就是阿諾斯大人!」」」

「……那麽,阿諾斯大人是什麽?」

最後的詢問,粉絲社齊聲回答:

「「「是的,那是零也是無限,涵蓋世間一切萬物的概念!」」」

愛蓮揚聲喊道:

「那位阿諾斯大人說,要我們唱歌。那位阿諾斯大人!在等待我們的歌聲!哪怕是一千萬人、一億人,我們都不能輸!今天不在這裏送上這首歌,我們就沒有活下來的價值!」

「「「阿諾斯大人!阿諾斯大人!阿諾斯大人!」」」

「各位,要上喽!阿諾斯大人啦啦隊歌合唱曲第三號〈絕.魔王〉!」

衆人心無雜念地集中精神,讓現場靜默下來。下一瞬間──滿溢而出的意念,伴隨著歌聲綻放開來。

『不會認真的♪』『嗯嗯~♪』

『絕.魔王~~~♪』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彷佛被「聖域」的光芒制裁,應該用聖劍攻擊過來的雷多利亞諾與潔西雅反而遭到震開,而且「聖域」還化爲光線,有如追擊般的襲擊兩人。

「那.個.時.候,我啊,就只是一時興起~♪』

雷多利亞諾身上的結界輕易地龜裂了。

「……什麽……!怎麽可能……!我這就連『魔黑雷帝』都能擋下的結界,爲什麽會輸給沒有心的魔族施展的『聖域』……!」

粉絲社的歌聲連在這裏都聽得見。該說真不愧是魔族吧。這響徹整座城市的驚人聲量,就連兩千年前都沒有歌手能唱得出來。

『不.過.就.是.對.你,稍微溫柔了一點~♪』

就像在呼應歌聲,她們的意念化爲魔力,增強「聖域」的氣勢。

「這、這不可能……魔族應該是沒有心,沒有愛的啊……!」

『你.是.在誤會,什──麽啊♪』

就連潔西雅的光之聖劍焉哈雷都被我的「聖域」壓制,沒辦法斬斷。

「……怎麽能在神聖魔法上……輸給魔族……這邊可是有一千萬人,就讓我來告訴你『聖域』的真正力量……!」

盡管雷多利亞諾打算提取「聖域」的力量,不過在行動之前,灌注在歌曲之中的意念卻猛烈增強。

沒錯,副歌要開始了。

『秤秤自己有幾兩重吧♪支.配.者,是本大爺啊♪』

「呃啊啊啊啊……」

『讓我瞧瞧♪嗯嗯~♪玩物的舞蹈吧~♪』

「可、可惡……!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別這樣瞪著我♪嗯嗯~♪讓我認真起來吧~♪』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狂暴的光之龍卷風吞沒,雷多利亞諾身上的結界被撕成碎片。

「……怎、怎麽能輸……我們可是勇者加隆的轉生,背負著蓋拉帝提的未來,以及國民們的期待于一身!怎麽能……輸給這種愚蠢的歌曲啊……!」

原來如此,不枉我試著這麽做啊。

「愚蠢的歌曲嗎?你果然不是加隆的轉生,就連是否爲七個根源之一都很可疑。」

雷多利亞諾咬緊牙關。

「我是不會受你挑釁的。」

「這不是挑釁,而是事實。那個男人對于心是比誰都還要敏感。不是用眼睛看,而是擅長機敏地察覺他人內心深處的真正想法。正因爲如此,他的『聖域』魔法才會運用得比曆代任何一名勇者都來得好。」

如果是「聖域」對「聖域」,我怎樣也不會是勇者加隆的對手。

「無法看穿那些少女們的純粹意念,還真虧你敢自稱是加隆的轉生。」

「魔族怎麽可能會有純粹的意念!你們是沒有心的怪物,是只會折磨人類的惡魔!」

「你這麽說就怪了。既然如此,爲什麽還要跟我們進行學院交流?」

雷多利亞諾盡管面露凶光,卻不打算回答我的問題。

「目的是什麽?」

「……這次輪到我們施展了。我就來讓你領教一下,『聖域』的真正力量,以及人類的意念吧……!」

雷多利亞諾與潔西雅兩人一起在眼前畫起魔法陣,中心聚集著凝縮的聖光。

「唔,是『聖域熾光炮』啊?」

將「聖域」聚集起來的神聖魔力化爲炮彈一口氣發射出去,是勇者最強的光屬性魔法。

「遠比兩千年前還要強大,灌注一千萬人份意念的『聖域熾光炮』,哪怕你是神話時代的魔族也承受不住吧?」

「我方才說過了。」

我在眼前畫起一門魔法陣,跟雷多利亞諾他們一樣聚集起神聖魔力。

「這邊只要八個人就夠了。」

啊──啊──啊──啊──啊────,靜谧的聲音在周邊響起。瞬間,聚集在我眼前魔法陣上的魔力,龐大地擴展開來。遠比方才還要強大──

「……什麽……這到底是怎麽了……!人數明明沒有增加,意念怎麽可能會有這麽劇烈的變化……」

「不懂嗎?」

我一面將「聖域熾光炮」對准雷多利亞諾,一面說道:

「第二段要開始了。」

『不會認真的♪』『嗯嗯~♪』

『絕.魔王~~~~~♪』

瞬間,雷多利亞諾與潔西雅從魔法陣中一口氣發射魔力。大概是打算趁我還沒准備好之前分出勝負吧。

「『聖域熾光炮』!」

巨大的光之炮彈朝我襲來,我也同樣發射「聖域熾光炮」迎擊。光與光的沖突,將世界染成純白一片。「聖域熾光炮」之間相鬥,略占下風的是我這邊。

「……呵呵呵,魔族的心果然不可能贏過人類。他們不知道真正的愛,不知道真正的希望。潔西雅,就這樣一口氣決定勝負。讓他知道,人類的意念要比魔族強上好幾百倍吧。」

大概是聚集了更多人類的意念吧,雷多利亞諾與潔西雅發射的「聖域熾光炮」又增加了好幾倍的威力。我發射的光彈在轉眼間就被推了回來,他們的魔法已近在眼前。

「這樣就結束了!」

雷多利亞諾就像是使出最後一擊地追加魔力。就在這瞬間──

歌聲響起了──

『那.個.時.候,我啊♪就只是一時興起~♪』

我的「聖域熾光炮」稍微推回雷多利亞諾他們的「聖域熾光炮」。

『不.過.就.是,對你♪稍微撫摸了一會~♪』

我發射的「聖域熾光炮」繼續推開他們的光彈,威力不斷增加。

『你.是.在.誤.會什~~麽啊♪』

甚至將「聖域熾光炮」推回到勢均力敵的位置。

『喔~!正合我意的接近~戰,雖~然~很愉快~♪』

我的「聖域熾光炮」還更進一步地將雷多利亞諾他們發射的「聖域熾光炮」推回,朝他們逼近。

『就只是玩玩罷了,注定被拋棄的命運~♪』

「……怎、麽會……不可能會輸的……不過才八個人,不過是魔族那微不足道的心,我們人類的愛……怎麽可能會輸……!」

即使雷多利亞諾這樣喊話激勵自己,我的「聖域熾光炮」也已逼近到他的眼前。

『沒發現這點的可憐玩物唷~♪』

「呃、呃啊啊啊……不可能……這種歌,怎麽可能帶有意念……這種愚蠢的歌……!」

『別這樣悲歎啦~♪嗯嗯~♪讓我認真起來吧~♪』

「……別小看……人類的……我們的意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多利亞諾與潔西雅被「聖域熾光炮」的光芒吞噬。

『不會認真的♪嗯嗯~♪絕.魔王~~~~~♪』

瞬間──發生了大爆炸。

那就彷佛是粉絲社的愛引發了這場大爆炸般的閃耀光芒。雷多利亞諾與潔西雅束手無策地遭光芒吞噬,並且炸飛開來。在粉絲社的愛之前,他們輕易潰敗。

不久後,光之洪水平息下來,他趴伏在地面上,以微微顫動的身體看著我。

「…………爲、爲什麽……?這是怎麽了…………不過才八個人……?」

雷多利亞諾茫然低語。他連自己輸掉的理由都還不知道的樣子。

「不論是『聖域』還是『聖域熾光炮』,關鍵都是要讓衆人的意念團結一心。兩千年前,蓋拉帝提的人們爲了打倒暴虐魔王團結一致,對勇者加隆寄予極大的信賴。這就類似一種相信他一定能拯救世界的信仰,是一股強大且比什麽都還要迫切的意念。」

人類面臨了死亡的危險。豈止如此,這還是人類說不定會滅絕,此等前所未有的事態。正因爲在這種狀況下,人類還能相信勇者加隆,衆人的意念才能團結一心,轉變成強大、高貴且龐大的魔力。

「明白嗎?跟當時加隆背負于一身的沈重期待相比,人類對于你的期待根本不值得一提。就算有一千萬人也沒用。在變得和平的這個時代,對于還是學生的你們,人們所寄予的希望可想而知。豈止如此,就連要讓意念團結一心都辦不到。」

這樣是無法發揮「聖域」的真正力量。相較于以不惜賭上性命的覺悟團結一心的那八人的意念,根本是判若雲泥。

「我不會說人類的愛不如魔族。但寄予你們的愛,就只有這種程度。」

無法承認擺在眼前的現實,但也沒辦法反駁,雷多利亞諾當場垂下頭去。盡管「四屬結界封」治好了他的傷勢,但是他卻沒有再度起身戰鬥。

就算治得好身體,也治不好挫敗的心。他大概是醒悟到至今所相信的愛,不過就只是個幻想罷了吧。

那麽,就剩下──

「……嗯?」

好像聽到了什麽。是幻聽嗎?不,不對。不是雷多利亞諾的聲音,不是潔西雅的聲音,也不是粉絲社的歌聲,更不是「意念通訊」。直接滲入心裏、滲入根源的這個聲音,是「聖域」發出來的。

──殺。

沒有人說話。

──殺掉魔族──

是我施展的「聖域」魔法發出了聲音。發出了在遙遠的過去,曾在某處聽過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