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愛的魔法

我朝遭到「魔黑雷帝」吞沒,燒成一片焦灰的位置喊道:



「是要裝死到什麽時候?都特意不用反魔法露出破綻了,趕快攻過來怎麽樣?」

語罷,焦灰籠罩起耀眼光芒。雷多利亞諾震開周遭的焦灰,站起身來。

「哎呀哎呀,不愧是慧眼獨具。本來想攻其不備的,不過被看穿了啊?看來是不得不跟你堂堂正正地認真對決了呢。」

雷多利亞諾伸手將眼鏡摘掉,他的魔力隨即膨脹開來。

「話說在前頭,勇者學院排行第一位與第二位,和三位以下可是天壤之別。要是不像這樣用魔法具封印力量,過于強大的魔力甚至會毀滅己身。」

雷多利亞諾在眼前畫起魔法陣,就在他集中魔力之後,背後傳來一道殺氣。

光之聖劍朝我揮下。我用右手接住朝我頭頂劈來的劍身。

「用解放力量吸引我的注意,讓另一個人偷襲我啊?還真是高尚的堂堂正正呢。」

我抓住焉哈雷,將潔西雅狠狠地往地面砸。

「……呃……!」

地面轟隆一聲裂開,但就算砸出一個大坑,潔西雅也沒有放開劍。大概是知道聖劍要是被我奪走,他們就毫無勝算了吧。

「唔,相當結實呢。」

就算我再度舉起右手將她猛然砸向地面,裂開的也只有地面,潔西雅毫發無傷的樣子。

「沒用的。她那由聖劍的庇護與她的反魔法展開的雙重防禦結界,是不會那麽輕易被打破的!」

雷多利亞諾把手懸在地面上,隨後那裏就形成一灘小水坑。

「守護吧,治愈吧,聖海護劍貝因拉梅提。」

水坑倏地浮上空中,化爲劍的模樣,讓人聯想到大海的碧藍聖劍握在雷多利亞諾手中。

我朝他輕輕施放「魔黑雷帝」。

「『聖海守護結界besutoreto』!」

雷多利亞諾全身覆蓋魔法結界。盡管受到「魔黑雷帝」直擊,也以聖劍爲盾站穩腳步。

「『聖海守護屏障rega indorea』!」

雷多利亞諾在結界上重複施放魔法屏障。

「『聖海守護咒壁riado anzemura』!」

然後再對魔法屏障重複施放隔絕魔性的聖咒。

「守護吧,聖海護劍。守護自古以來的生命,貝因拉梅提。將汝之力,將汝之意志,在此展現吧!」

雷多利亞諾完全解放聖劍之力,把重複施展的魔法屏障之力增幅數十倍。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揮出貝因拉梅提,把纏上的漆黑雷擊彈開。轟隆一聲,周遭的建築物被「魔黑雷帝」轟成粉碎。

「以爲一發魔法就能解決我嗎?要是太小看人類可就傷腦筋了喔。」

雷多利亞諾立刻蹬地沖出,舉著貝因拉梅提,朝我直撲而來。

「也許你是打算封住焉哈雷,但這反而封住你的右手了啊!」

「唔,很不錯的魔法屏障。這就沒什麽好挑剔了。」

我將抓著焉哈雷劍尖的右手往上揮,然後下一瞬間,雷多利亞諾就瞠大了眼。

「什麽…………」

我連同握住焉哈雷的潔西雅一起往雷多利亞諾手上的貝因拉梅提砸去,用她的身體打掉那把劍。

「那麽,不知道排行第一位和排行第二位,是誰的魔法屏障堅固了?」

轟隆一聲巨響,雷多利亞諾與潔西雅猛烈相撞,兩人一起飛到數公尺外。

「唔,原來如此。是排行第一位的比較堅固啊。」

在猛烈相撞的瞬間,潔西雅放開了焉哈雷的劍柄。她會這麽做,大概是因爲直接撞上光之聖劍的威力,雷多利亞諾會無法全身而退吧。

這樣一來總算能調查潔西雅的根源了。當我用魔眼看過去時,閃耀的光芒再度掩蓋住她的根源。光之聖劍焉哈雷握在潔西雅手中。

「喔。」

我手中的焉哈雷化爲一道光,倏地消失無蹤。潔西雅召喚回去了?不,不對。焉哈雷確實增加爲兩把,然後我手中這一把才消失不見。

「……潔西雅,用那一招。他輕視我們的力量。他還沒認真起來的現在,正是我們獲勝的機會。將他一口氣收拾掉。」

潔西雅點了點頭。然後,兩人在腳邊展開神聖魔法陣。

真是讓人相當懷念的魔法術式。這是兩千年前勇者與我交戰時,絕對會施展的魔法。

「是『聖域』啊?」

能讓衆人團結一心,將希望與心願轉換成魔力的大魔法。

『加油,傑魯凱加隆!』

水中都市裏響起吶喊聲。是無數的聲音。

『你們是亞傑希翁的希望!世界和平的象徵!』

『別輸給外來的人。』

『就跟往常一樣,展現你們大獲全勝的樣子!』

或許是對抗測驗的情況傳播出去了吧,這些聲音似乎是蓋拉帝提居民們的聲援聲。

「……該說不愧是轉生者吧……看來也知道這個魔法呢。只不過,你也許很清楚過去的事,但是太過輕視人類了。兩千年前和現在有一個決定性的差異。」

從城市裏溢出的光芒,聚集到潔西雅與雷多利亞諾身上。就像兩千年前的勇者一樣,兩人將「聖域」纏繞在身上。

「兩千年前,因爲大戰導致犧牲者不斷增加的蓋拉帝提,人口約爲十萬人。而在和平之後,就連湖泊之外也不斷擴大城市規模的現在,人口是一百倍的一千萬人!」

「聖域」之光聚集在聖劍上,潔西雅與雷多利亞諾一左一右地瞪著我。

「只要有衆人的聲援,我們傑魯凱加隆就絕對不會輸!就讓你見識一下吧!然後,你將會知道。跟只有力量,只有強大的魔族不同,人類是有心的。這份愛在兩千年前,我們的祖先勇者加隆爲世界帶來和平之後,變得更加廣大了。」

是想說在世界和平之後,隨著人口增加,人類的意念與愛也相對增加了吧?

「兩千年前,魔族與人類或許是勢均力敵,但是這段和平的歲月讓你們和我們之間有了決定性的差距。過去打倒暴虐魔王的勇者之力,如今是一百倍。你們再也不會是人類的對手。因爲在這個和平的時代裏,魔族是不可能有勝算的。」

帶來和平的人是我就是了。算了,他是不會相信的。

「正是這份偉大的愛,在兩千年前、在現在,爲我們人類帶來了勝利!」

如果是兩千年前,會先從蓋拉帝提的人類開始收拾,但也不好在對抗測驗時這麽做。畢竟是那些家夥。很可能會指責我們對單純在聲援的居民們動手,藉故發難。

而且說到底,不毀掉他們的自尊心就太無趣了。

「說什麽愛,扯這些文不對題的事。」

雷多利亞諾哼了一聲,用鼻子嗤笑我的台詞。

「還不明白嗎?所以是你輸了。要說的話,壽命長到甚至能活兩千年的魔族會被逼到需要轉生,正是人類的愛獲勝的證據。要是腦袋在轉生後轉不過來的話,就讓我幫你再次回想起這個事實吧。」

兩名勇者同時蹬地沖出,從左邊刺出聖海護劍貝因拉梅提,從右邊用光之聖劍焉哈雷朝肩膀斜砍過來。

對于他們的攻擊,我在雙手纏繞聖光,從正面擋下。

「什……什麽……?這是…………?」

雷多利亞諾的表情變得扭曲猙獰。這也在所難免。我施展的是「聖域」的魔法。

「怎麽啦?你以爲魔族就沒有愛嗎?」

一臉驚愕的雷多利亞諾很快就恢複冷靜,用鼻子嗤笑起來。

「……確實是嚇了我一跳。不過,這就只是在耍馬戲。就算能施展魔法,魔族也沒有心,也沒有愛。你有的就只是渴望他人的醜陋欲望,忌妒、憤怒,以及怠惰。這已由曆史獲得證明,而這些絕對稱不上是愛。」

這是勇者學院的教育成果啊?哎,還真虧他能堅信到這種地步。

「這樣是無法發揮『聖域』的真正力量。說到底,我們有一千萬人。不論質還是量,都是壓倒性地淩駕在魔王學院不滿一百人的聲援之上。」

「一千萬人啊?那又怎麽樣?我這邊只要八個人就夠了。」

我用「意念通訊」向她們說話。

「米莎,你那邊如何?」

『是的。目前已進入水中都市,正在搜尋傑魯凱加隆的行蹤。」

「暫時在原地待命。」

『咦……是、是的。我明白了。』

「愛蓮,聽得到嗎?」

『是、是的,阿諾斯大人。』

「潔西卡。」

『是的!』

「麥雅。」

『我、我在!』

「諾諾、希亞、西姆卡、卡莎、謝莉亞。」

每當我呼叫名字,她們就大聲答話。

「要進行一場啦啦隊對決了。」

粉絲社用心聽著我的話。

「對方好像有一千萬人,但這算不了什麽。你們對我抱持的心意,我怎麽樣都不覺得會輸給區區的一千萬人。」

「意念通訊」的對面一片沈靜。不過她們堅強的決心,透過微弱的魔力變化傳達給我。

「唱吧。把你們的愛交給我。」

就在我這麽說的瞬間,我身上的「聖域」有如龍卷風般狂暴地沖上天際,形成連接天地的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