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愛的魔法



被<魔黒雷帝>吞噬而變得焦黑一處,我對其發出了聲音。

「你要裝死到什麼時候?好不容易才使出反魔法並伺機窺視破綻,快點打過來如何?」

於是,黑色的灰被耀眼的光芒包圍。

像是要將黑灰所吹跑似的雷特利亞諾站起了身。

「哎呀哎呀,真是明察秋毫。本想說打個出奇不意的,原來被看穿了嗎。看來,不得不堂堂正正的認真起來和你對戰呢」

雷特利亞諾用手拿起眼鏡,將其取下。

那瞬間他的魔力瞬間膨脹了起來。

「話先說在前頭,勇者學院序列一、二者,和序列三以下的級數是完全不同的。不像這樣藉著魔具將力量給封印的話,過於龐大的魔力會將自己的身體給毀滅」

雷特利亞諾在眼前描繪魔法陣。

在那裡聚集著龐大的魔力,而在那之後,背後傳來了殺氣。

光之聖劍揮擊而下。

我用右手擋住了那個瞄準頭頂的劍身。

「趁著解放力量吸睛時,讓另一個人從背後趁人之危嗎。還真是漂亮的堂堂正正呢」

就那樣抓住恩哈雷的劍身,我盡情的將瑟希婭的身軀往地面摔下。

「……唔……!!」

咚吭的地面裂開,即使砸出個大洞瑟希婭也依然沒有放開劍身。

看來是明白如果聖劍被奪走的話,自己就沒有勝算了吧。

「呼姆。還真是相當頑強呢」

再次舉起右手,以驚人的氣勢將她砸下地面,結果也只不過是在地面弄出個大洞,瑟希婭依然是一副無傷的樣子。

「沒有用的喔。聖劍的加護以及她的反魔法,在她身上所纏繞著的雙重防禦結界,不是哪麼簡單就能打破的東西!」

雷特利亞諾將手置於地面。

隨後那個地方出現一個小水漥。

「請守護我、治癒我吧。聖海護劍貝伊拉曼特」

水窪突然浮在了空中,隨後變成劍的形狀。

讓人聯想到大海的青之聖劍落入雷特利亞諾的手中。

我在那個場合隨意的施放出<魔黒雷帝>。

「<聖海守護結界>!」

雷特利亞諾全身纏繞著魔法結界。

雖然遭受<魔黒雷帝>直撃,但以聖劍為盾的他接了下來。

「<聖海守護障壁>!」

結界疊加在雷特利亞諾身上的魔法屏障上。

「<聖海守護呪壁>!」

在那之上又將阻魔的詛咒疊加在魔法屏障上。

「守護我吧,聖海護劍。自古以來便守護著生命的貝伊拉曼特阿。汝之力量喔、汝之意志喔,立即顯現於此吧!!」

聖劍的力量全部施放而出,疊加在雷特利亞諾身上的魔法屏障威力被增幅了數十倍。

「――哈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揮動起貝伊拉曼特,他將纏繞在身上的漆黑雷擊給彈飛。

咚鏗的,週遭的建築物因為<魔黒雷帝>而粉碎了。

「以為一發魔法就可以結束了嗎?被小看到這種地步還真是讓人困擾」

雷特利亞諾踢擊地面。

架著貝伊拉曼特朝我襲擊而來。

「也許是打算封住瑟希婭的恩哈雷,但同樣的你的右手也因此無法隨意行動!!」

「呼姆。真是不錯的魔法障壁。這種程度的話到是無可挑剔呢」

我保持抓住恩哈雷劍身的姿勢舉起右手。

下一個瞬間,雷特利亞諾變得目瞪口呆。

「什…………」

對手持貝伊拉曼特襲擊來的雷特利亞諾的對策,我將死命握住恩哈雷的瑟希婭甩向了那把聖劍。

「來。序列一和序列二,哪位的魔法屏障比較耐打呢?」

咚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的,雷特利亞諾和瑟希婭猛烈相撞,兩人都被吹飛至數米遠。

「呼姆。原來如此。看來是序列一的這位較為堅固呢」

劇烈相撞的瞬間,瑟希婭放開了恩哈雷的劍柄。

光之聖劍的威力就那樣直擊的話,對雷特利亞諾來說可不是道個歉就能了事的吧。

但是,這下終於找到瑟希婭的根源了。

在我將魔眼朝向她的時候,眼前一道光輝再次覆蓋住她的根源將其隱藏。

光之聖劍恩哈雷就在她手邊的位置。 

「嚄」

我所握住的恩哈雷化做光輝,靜靜的消失了。

是瑟希婭召喚的嗎?

不對,應該不是。

就在剛才,恩哈雷確實增值成了兩把。

在那之後,我所持的那一把消失了。

「……瑟希婭,使用那個吧。讓那傢伙因為小瞧我們而後悔。再他沒使出真本事的現在我們依然擁有勝機。一口氣解決他」

瑟希婭點了點頭。

接著,兩人腳下展開神聖的魔法陣。

那是非常讓人懷唸的魔法術式。

兩千年前的勇者,和我作戰的時候必定會使用。

「<聖域>嗎」

是能將人心合而為一,將那些希望和願望化做魔力的大魔法。

『加油,吉爾加卡農!』

在水中都市內,迴響起聲音。

如山一般多的聲音。

『阿瑟席翁的希望!世界和平的象徵!』

『不要輸給外人』

『像往常那樣,給我們看看壓倒性的勝利吧!』

對抗測試是否外傳了呢,聽見的是蓋拉底居民的聲援。

「……應該說,真不愧是轉生者嗎……。看來你很清楚這個魔法的存在呢。可是,即使你十分了解過去的事情,但過於不把人類當一回事了。兩千年前和現在有一處決定性的不同」

街上溢出的光芒,往瑟希婭和雷特利亞諾聚集。

宛如兩千年前的勇者一般,<聖域>纏繞在兩人身上。

「二千年前,因大戰而不斷增加犧牲者的蓋拉底人口大約有十萬人。而迎來和平,湖以外的街道也持續擴展的現在,總人口是當初百倍的一千萬人!!」

<聖域>的光聚集在聖劍上,瑟希婭和雷特利亞諾一左一右的凝視著我。

「只要有人們的支援,我們吉爾加卡農就絕對不會輸!就讓你見識見識吧。然後,你也應該清楚的。與空有力量,僅有強大的魔族不同,人類是有著心靈的。

這份愛在兩千年前,不只讓身為我們祖先的勇者給世界帶了和平,直到現在也依然持續無限擴張著」

世界迎來了和平,人類的人口數增加著。

意思是指人類的思念以及愛也一併增加了許多嗎。

「二千年前,魔族與人類也許是勢均力敵也不一定,但獲得和平後你我間有著決定性的差異。

那份曾經打倒暴虐魔王的勇者之力,現在已經是百倍之上了。你們已經不可能再與人類相爭。在這個和平的世界,魔族不可能有勝算」

呼姆。那個和平正是我帶來的就是了。

即便這麼說,他們也不可能聽的進去吧。

「這份愛才是,兩千年前也好、現在也好,都會給我們人類帶來勝利的力量!」

如果是兩千年前,我會先處理那些蓋拉底的人類,即使是對抗測試也依然有效。

不過畢竟是人類。竟然對只是在加油的居民出手等等的,到是非常有可能找這種藉口。

而且說到底。

不挫挫他們的銳氣可一點意思也沒有呢。

「愛阿、情阿什麼的,盡說些莫名其妙話語的傢伙」

哼的用鼻子嗤笑起雷特利亞諾的臺詞。

「你還不明白嗎?所以你才會敗退。壽命悠久的魔族被逼得不得不轉生,正是人類的愛獲勝的證據。因為轉生而腦子轉不過來的話,就再一次,讓你想起這些吧」

兩位勇者同時踢向地面。

從左而來的聖海護劍貝伊拉曼特重複發出刺擊,從右而來的光之聖劍恩哈雷以袈裟斬迎面而來。

面對這些,我雙手纏繞著神聖的光輝,正面接了下來。

「什……麼……?這是…………?」

雷特利亞諾的表情扭曲了。

因為我所使用的<聖域>魔法。

「怎麼了?你以為魔族間沒有愛的嗎?」

雖然雷特利亞諾露出吃驚的表情,但馬上便取回了冷靜,用鼻音嗤笑著。

「真是做了件愚蠢的事情。即便你再擅長使用魔法也好,魔族也是沒有心靈以及愛。你們有的只是,給別人帶來醜陋的慾望,忌妒以及憤怒、還有就是怠惰。悠久的歷史可以證明這些,那些絕不會被稱之為愛」

應該是拜勇者學院的教育所賜吧,竟然會對那些深信不疑。

「那些絕對不可能發揮出<聖域>真正的力量。說到底,這邊可是有一千萬人份的力量。與不滿百人的魔王學院的支援相比,無論是質或量都是這邊凌駕在之上」

「一千萬嗎。那又如何了呢?這邊有八個人就足夠了」

藉由<思念通訊>,我向她們發話。

「米薩。妳們那邊如何?」

「是的。已經進入水中都市,正在搜索吉爾加卡農的學生中喔ー」

「就那樣待機即可」

「欸、好的。我知道了」

「愛蓮、聽得見嗎?」

「是、是的,阿諾斯大人」

「潔西卡」

「是的!」

「麻伊雅」

「我、我在的說!」

「諾諾。希雅。希姆卡。卡莎。雪麗亞」

每次被點到名她們都會大聲的回話。

「有件事,已經決定要進行應援合戰」

粉絲小夥伴們很用心的聆聽我的話語。

「聽說對面有一千萬人,不過沒什麼、根本不足掛齒。我可不認為你們對我的思念,連區區一千萬人份都達不到吶」

<思念通訊>的對面一遍寂靜。

但是,透過微弱的魔力變化傳達了強烈的決心。

「唱起來。將妳們的那份愛傳達至我這」

將那句話說出口的瞬間。

我身上所纏繞的<聖域>如狂亂的旋風一般捲起,最後化做連接天地的光之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