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炎之支配者

遠離廣場的水中都市道路上,莎夏與萊歐斯對峙著。



「破滅魔女啊?根據傳言,你擁有能破壞一切的魔眼吧?」

雙拳上纏繞聖炎的萊歐斯說道。

「哼──你知道啊?這怎麽了嗎?」

語罷,莎夏微笑起來。

「沒什麽,我也被稱爲聖炎的破壞騎士。破壞可是我的拿手絕活,所以想稍微跟你較量一下。」

「這樣啊?看你好像很擅長炎屬性的魔法,是能把湖泊蒸發掉嗎?」

萊歐斯咂了一聲,露出懊惱的表情。

「你一點也不想跟阿諾斯較勁吧?所以?認爲我的話就能贏,于是想跟我較量?度量還真小呢。」

「魔族不論是哪個家夥,都很擅長挑釁啊。」

「喂,我就告訴你一件事吧。」

嫣然一笑後,莎夏說道:

「這就只是你太沒耐性罷了。」

「吵死了啦!」

萊歐斯用拳頭發出「聖炎」。莎夏輕輕揮手,用反魔法將他的攻擊輕易打掉。

「哈!幹得不錯嘛。那接下來就用我一半的力量吧!」

萊歐斯將雙拳疊合,展開魔法陣。

「『大霸聖炎saifuio』!」

聖炎分爲八道,從四面八方襲向莎夏。不過她隨即看出這招的要害,在八道火焰共同的根本上施加反魔法。斬斷魔力的根源後,逼近莎夏面前的「大霸聖炎」就輕易熄滅了。

「趕快使出全力吧。你可沒強到能在那邊裝模作樣,會在發揮實力前死掉喔,笨蛋。」

萊歐斯憤恨地咬緊牙關。

「……你怎麽知道的……?」

「是指你不強的事嗎?」

「別開玩笑了!宰了你喔!是在問你,怎麽知道我要用『大霸聖炎』建造結界的!」

莎夏眯縫著眼。

「居然問敵人這種事,你真是個笨蛋耶。」

「你說什麽……!」

「你說的是『聖八炎結界zagado』吧?」

萊歐斯變了臉色。

「……你是怎麽知道的?我從未讓你們看過啊。」

唉,莎夏歎了口氣。

「請稍微用點頭腦。古魔法我全都讓阿諾斯教我了。防備起來是很辛苦沒錯,但對手是你的話就輕松多了呢。」

「聽你瞎扯!」

萊歐斯狠狠丟下這句,蹬地沖出,就這樣朝莎夏筆直撞去。

「既然如此,這招如何啊!」

萊歐斯全身纏繞起火焰铠甲。是「聖炎铠desutoa」的魔法。以防禦魔法作爲假象,能藉由壓制住對手形成封魔結界;而被壓制住的魔族將會被封住大半的力量。

只不過,莎夏不但沒有後退,反而還迎上前去。

「哈!你這是飛蛾撲火啊!」

萊歐斯大大地張開雙臂,朝莎夏撲去。

「『魔炎guresude』。」

她的掌心上冒出黑炎,化爲刀刃貫穿萊歐斯的心窩。

「啊……呃……」

「就說我全都知道了吧?笨蛋。要讓『聖炎铠』形成結界,必須先用铠甲的火焰壓制住對手。攻其不備或許還行得通,但要是對方知道效果的話,就只會讓你渾身都是破綻喔。」

莎夏在黑炎上注入魔力後,萊歐斯的身體就轟地一聲燃燒起來。忍受不了燒傷,他隨即向後跳開。

「啧……!」

萊歐斯使出全力施展反魔法擺脫「魔炎」。當他正打算立刻反擊莎夏時,突然露出吃驚的表情。

「你在找這個嗎?」

莎夏手上拿著勇者學院的校徽。她是趁他方才靠近時搶走的。

「聖水會從這座湖泊裏湧出,所以就算蒸發湖水,也不會澈底消失殆盡,這我當然知道喔。要用就趕快用不就好了?你就是故作從容放水,才會被我搶走校徽唷。」

「吵死啦!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願,讓你見識一下我認真的實力吧!」

萊歐斯在眼前畫起聖炎的魔法陣。魔法陣中心冒出熊熊烈火後,一把劍影隨即浮現在火焰中。

「展現正義吧,卡流馮多!」

在萊歐斯大喊的同時,冒出的火焰被吸入聖劍之中,出現一把閃著深紅色光芒的長劍。

「怎樣?在八十八把聖劍之中,最爲炙熱、燃燒得最爲旺盛的聖劍。傳說中創造出太陽的此劍,聖炎熾劍卡流馮多的魔力如何啊?」

「笨蛋。」

莎夏付之一笑。

「不論擁有多厲害的魔力,使用者不行的話,就毫無意義了喔。」

「哈!怎麽啦?你這是怕了嗎?」

莎夏歎了口氣。

「我的意思是說,因爲你是個笨蛋,所以就算拿再好的劍都只是在暴殄天物,你是聽不懂嗎?」

莎夏輕輕揮手,發出一道「魔炎」。

「沒用的啦!」

聖炎熾劍卡流馮多一纏繞起火焰,「魔炎」就瞬間消滅。

「真是夠了,打從方才就一直吵得要死。所謂的戰鬥啊,只要能把對手幹掉就好啦!」

萊歐斯身上纏繞著「聖炎铠」,高舉著卡流馮多猛然沖來。

「看招!」

萊歐斯揮下聖劍。盡管攻擊被莎夏以「飛行」避開,也還是噴出猛烈的聖炎,將周遭一帶化爲火海,形成讓莎夏無路可逃的火焰牆壁。

「我搶回來啦。」

萊歐斯拿著勇者學院的校徽。

「既然會特地搶走校徽,就表示你不希望我用魔法結界吧?」

莎夏緊抿唇瓣,萊歐斯則在看到她這副模樣後說道:

「哈,被我說中了吧。怎樣?被瞧不起的對手看穿的心情如何啊?」

萊歐斯握住校徽,在上頭注入魔力。腳邊噴出聖水,浮起無數的水球。

「封印吧,卡流馮多。」

聖水形成的水球纏繞上卡流馮多的聖炎,飄到莎夏周圍組成魔法陣。這是封印魔族之力的強力魔法結界。

「怎麽樣?『聖熾炎結界badeisudo』的感覺還不錯吧?還能再施展魔力嗎?還能動嗎?我看是不行吧?」

萊歐斯將卡流馮多的劍尖指向莎夏。

「我要澈底毀了你,讓那狂妄的嘴巴再也開不了口!」

他蹬地沖出,然後在下一瞬間口吐鮮血,當場跪倒在地上。卡流馮多從手中滑落,锵地插進地面。

「……呃……呼…………怎……怎麽……了…………?」

「你以爲一度被搶走的魔法具還會完好如初地回到手上嗎?」

萊歐斯看向自己的校徽。只要用魔眼窺看更深層的深淵,應該就會發現魔力的波長改變了吧。

「我將那個校徽與『毒咒汙染deienu』的魔法融合了喔。」

萊歐斯雙腳使力,想要站起來,然而身體完全出不了力的樣子。

「我想你應該也知道,『毒咒汙染』是一種潛伏在魔力之中的毒,會侵蝕攝取者的根源與肉體,讓體內的魔力器官變得破爛不堪。由于你使用校徽,使得聖水受到『毒咒汙染』汙染。假如使用這種狀態的聖水魔力,就會連同毒素一起吸收進體內,因此會變成這樣也是理所當然的呢。」

「……魔法具能與魔法融合……這種事,我可沒聽說過啊……」

「真笨呢。涅庫羅的秘術就連其他魔族也都只知道基礎,你以爲身爲人類的你知道的就是一切嗎?」

萊歐斯在地上爬著,伸手想要握住卡流馮多。

「哼──還想努力嗎?」

「……吵、吵死了……就算聖水被毒汙染,也沒有失去效果吧?證據就是『聖熾炎結界』確實發動了。這是在這一百年內開發的魔法,不論是那個轉生者,還是你這家夥,都不可能會知道破解法。你應該也不能動了才對。」

萊歐斯身上籠罩起聖光。那是恢複魔法。

「而且,只要待在『四屬結界封』之中,我們就能不斷複活。盡管努力了,但不論如何你都是毫無勝算的啦。」

「毒咒汙染」的傷害與「四屬結界封」的恢複力相比,大概是恢複力稍占上風吧,萊歐斯握住了聖劍的劍柄。他以聖劍爲杖,緩緩站起。

「大抵而言,要是無法動彈的話,就算知道破解法也束手無策呢。」

「真是抱歉,我只要魔眼能看到就夠了喔。」

莎夏的魔眼浮現魔法陣。一瞥之後,不論是升起的火焰,還是纏繞聖炎的水球結界,都在這瞬間有如玻璃般粉碎消散。

「破滅魔女的由來,你不知道嗎?」

「……這、怎麽可能……?」

眼前的景象讓萊歐斯看得目瞪口呆。

「……『破滅魔眼』能破壞魔法……這種事,我可沒聽說過啊……」

「所以我說過了吧,笨蛋。你不知道的事在這世上可多了。」

莎夏用魔眼朝萊歐斯一瞥,他就立刻吐了口血。

「呃……怎……怎麽了…………」

「只要在這麽近的距離下看到,就算是『四屬結界封』的魔法,我也能毀滅喔。」

「破滅魔眼」是究極的反魔法。就連猶格.拉.拉比阿茲的時間停止魔法都能抵抗的魔眼之力,只要能運用自如,就不可能抵銷不了「四屬結界封」的效果。當然,只要在她的注視之下,就連解毒魔法也無法發揮作用。

「……呃啊……啊、啊……混帳,用下毒……這種……卑鄙手段……」

「你有資格說嗎?難道已經忘了你的同胞對裏貝斯特做了什麽事嗎?」

只要莎夏的魔眼還看著他,萊歐斯別說是恢複傷勢,還會因爲「毒咒汙染」一分一秒地逐漸衰弱。

「……不是我動手的…………那是海涅那家夥……」

「真讓人傻眼呢。戰鬥時好歹認清楚自己是屬于哪個陣營的。」

「呃……啊啊……吵死了……我沒動手,就是沒有動手……我才不管這麽多……呃、呃啊啊……」

萊歐斯繼續吐血,當場卷曲起身體。

「既然如此,我就來告訴你犯了什麽罪。還記得吧?你在魔法圖書館說的話。」

莎夏冷眼看著他,帶著怒意地淡然說道:

「敢那麽粗魯地對我的魔王大人說話,你以爲能輕易了事嗎?」

「……開什麽、玩笑……就這點事……」

莎夏在「破滅魔眼」裏注入魔力,冰冷地微笑起來。

「罪該萬死喔。」

「四屬結界封」的效果愈來愈弱,萊歐斯的全身開始冒出黑斑。這是他被「毒咒汙染」侵蝕的緣故。

「……唔、啊……呃啊啊……混帳,給我……記住……下次遇到的話……」

「下次?」

莎夏呵呵笑起。

「你還真是笨得澈底呢。你以爲還有下次嗎?一旦讓毒侵蝕全身,你就再也無法使用魔法了喔。」

「……什麽………………」

「這也沒辦法呢。貴院的學院長不也說過,對抗測驗偶爾也會發生這種事故。雙方可是堂堂正正地戰鬥,所以不要怨恨彼此喔。」

萊歐斯臉上充滿絕望,虛弱地喊道:

「…………等……等、等…………」

莎夏用「破滅魔眼」看著他,嫣然一笑。

「好啊,我會等你喔。在這裏目不轉睛地看著你在那邊痛苦打滾的模樣。直到你慢慢虛弱,毒侵蝕全身爲止,我都會一直看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