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兩把聖劍

遭到「魔黑雷帝」直擊的萊歐斯他們飛離廣場,直到撞上遠方的建築物後才總算是停了下來。他們渾身焦黑地趴伏在地上,別說是繼續戰鬥,就連起身都有困難的樣子。



不過下一瞬間,他們身上籠罩起耀眼光芒。那是恢複魔法。

「唔,還以爲是這四人在維持『四屬結界封』,但看來不是呢。」

「四屬結界封」能削弱魔族的力量,提高人類的力量。恢複魔法是其中一個效果吧。只要待在這個結界裏,他們除非死亡,不然無論幾次都能瞬間治好傷勢。

要維持結界魔法,必須持續不斷地對術式注入魔力。如果「四屬結界封」是由那四人施展的話,方才「魔黑雷帝」的一擊應該就能解除結界。

「構築結界的是其他學生?」

米夏向我問道。

「看來是這樣。」

「我找找看。」

在她面前,冰魔王城已建造完畢。地面上描繪出無數的冰結晶,有如道路般的在水中都市內擴展開來。從冰道上冒出冰的樹木、花卉與建築物,形成一座城下城鎮。

米夏用指尖碰觸魔王城,用魔眼凝視。「創造建築」建造的冰城與冰之街道等同結界,米夏的魔眼能夠遍及全區。她是打算找出展開「四屬結界封」的術者,讓對方喪失戰力吧。

「找不到。」

喔,居然能逃過米夏的魔眼,是個相當優秀的術者。

「不過,知道了。」

她淡然說道。

「傑魯凱加隆的學生之中,有一個在我們面前躲藏起來了。」

唔,該說真不愧是米夏嗎,她把傑魯凱加隆的學生人數與長相通通記住了吧。也就是說,毫無疑問可以認爲是躲藏起來的那個人在施展「四屬結界封」。

「是誰?」

「艾蓮歐諾露。」

原來是她啊?也對,畢竟是能直接看到根源的人嘛。就算能獨自施展要同時展開四種屬性魔法的「四屬結界封」,也沒什麽好不可思議的吧。

「交給我。」

「小心,她相當棘手。」

盡管排行似乎在雷多利亞諾他們下面,但不一定就連實力也排在下面。畢竟就連我都會被判定爲不適任者了。

「我會加油。」

米夏舉起左手的戒指,朝冰城街區注入魔力。也就是「四屬結界封」與魔王城分別在看不到彼此的場所,比拚著魔法結界的高下。這還挺值得一看的呢。

「……啧……真是夠了……未免也太像怪物了吧……要是沒有『四屬結界封』,說不定會死耶。」

在遠離廣場的位置,方才還是焦炭的萊歐斯若無其事地站起來。

「……真是討厭耶。明明是魔族,結界魔法卻沒有效果,那家夥也太狡猾了吧……?」

同樣被轟到遠方的海涅爬起來。

「不過啊……不論再怎麽強,我們可是被幹掉再多次都無所謂。就一直奉陪到他沒力爲止吧。」

「很遺憾。」

金發少女從天而降,擋在萊歐斯面前。米夏的魔王城已建造完畢,目前針對魔族的「四屬結界封」效果幾乎遭到抵消。

「像你這種無名小卒,不需要勞煩阿諾斯動手。」

莎夏撚起裙擺,優雅地行禮。

「我是涅庫羅家的親族,七魔皇老之一艾維斯.涅庫羅的直系親屬,破滅魔女莎夏.涅庫羅。請好好記住。接下來,我將會把你打落絕望的深淵。」

萊歐斯露出好戰的笑容,迅速舉起拳頭。

「哈!正合我意。喂,海涅,混沌世代之一現身了。我稍微陪她玩玩,你先跟雷多利亞諾會合。」

萊歐斯發出「意念通訊」。

「要玩是沒關系,但你要趕快收拾掉過來喔。不然,我們就自己打倒那家夥了。」

「你們辦不到吧?」

海涅的眼神凶惡起來。直到方才,他眼前都毫無人影,也沒有施展魔法的迹象。然而現在卻宛如瞬間移動似的,站著一名白發的魔族。

「你們是打不贏他的喔。不只是你們。誰也沒辦法打贏他。」

雷伊帶著一臉爽朗的笑容擋在他面前,輕輕揮舞手上的一意劍席格謝斯塔。

「哦?你是黑制服加上七芒星啊,大哥哥。」

海涅愉快地揚起嘴角。

「我知道你唷,混沌世代之一。你是煉魔劍聖雷伊.格蘭茲多利吧?聽說你非常擅長使劍呢。」

「盡管言過其實了,卻還是比你強呢。」

就像被激怒似的,海涅的笑容僵住了。

「既然如此。」

從雷伊的攻擊範圍外,海涅將大聖地劍高高舉起。深綠色的劍身上凝聚起神聖魔力。

「就試著擋下這把傑雷吧!」

海涅使勁地揮下聖劍。在這瞬間,雷伊的手邊閃了一下。

「…………呃……什麽……!」

海涅握著傑雷的右手被砍斷,在空中飛舞著。別說是雷伊逼近的身影,他大概連手被砍斷的瞬間都掌握不到吧。

「只有這種本事,劍會哭的唷。難得是把好劍呢。」

「……你這家夥……不過就只是個部下,真讓人火大……!」

海涅就像要拉開距離地向後跳離。在「四屬結界封」的效果下,他的右手立刻再生。他維持一臉瞧不起雷伊的表情,在腳邊畫起三道魔法陣。

「煉魔劍聖,我知道你的弱點唷。你不擅長魔法吧?而且你的職階,看來應該是魔劍士吧?讓身體能力獲得提升,或許能動得比我快,但相對地,也會更加無法施展你不擅長的魔法吧?」

「沒錯。」

雷伊帶著爽朗笑容說道。

「你笑什麽啊?真讓人火大。你是笨蛋嗎?搞不清楚狀況嗎?意思是說,你沒辦法擋下我們的結界魔法啊!」

海涅的腳邊湧出水來。是聖水。他從聖水之中吸取魔力。

「『地震結界agorasu』!」

在轟隆與铿铿铿铿铿的聲響下,海涅半徑約三十公尺的範圍內,地面不自然地震動著。這是以地震束縛魔族的雙腳,奪取其力量的結界魔法。

「瞧,大哥哥,你沒辦法動了吧?就算劍術的本領再好,也不過如此呢。」

在激烈的地震中,海涅悠然走著,撿起掉在地上的大聖地劍傑雷。

「再讓你見識一樣好東西吧。」

這麽說完後,海涅舉起左手,並在手上聚集起聖光,讓魔力劍逐漸化爲實體。

「來吧,我的另一把聖劍。大聖土劍傑雷歐。」

海涅右手握著大聖地劍傑雷,左手握著大聖土劍傑雷歐。

「我就告訴你吧。用傑雷歐造成的傷痕,只要被傑雷砍中,那道傷痕就會形成聖痕。這樣一來,恢複魔法就再也無法奏效了。被我砍中的人,全~~都哭喊著要我救他呢。呀哈哈哈哈哈!」

他發出扭曲的笑聲。

「可是啊,就算這樣求我,我也治不好啊。畢竟,我才不知道什麽治療聖痕的方法呢。」

海涅漫不經心地走到雷伊身旁,舉起雙劍。

「好啦,試著說說看啊。說我是最擅長使用這把聖劍的人。要不然,大哥哥可是會很慘的唷?」

他用瞧不起人的眼神盯著雷伊。

「你是海涅同學吧?」

「是又怎麽了?」

「你的劍,果然在哭唷。」

一意劍席格謝斯塔劍光一閃。海涅的左手被砍飛,傑雷歐插在地面上。

「……啊啊……痛……這家夥……爲……什麽…………!」

海涅驚訝地跳開。伴隨著恢複魔法的光芒,他的左手立刻再生。

「……爲什麽啊……!」

在激烈的地震中,雷伊踏出一步。他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問道:

「怎麽了嗎?」

「爲什麽你能在『地震結界』裏行動啊!身上明明沒什麽像樣的反魔法……!」

「我認爲你能在『地震結界』裏自由行動,是因爲身上帶有神聖的魔力,所以我也用起神聖魔力了。」

海涅的表情扭曲了。

「這把魔劍──一意劍能隨心所欲地産生變化。所以我就試著在心裏想著要發出神聖魔力。能這麽順利真是太好了。」

一意劍溢出聖光,包覆雷伊全身。「地震結界」會束縛住魔族的身體與魔力,但不會對同種的魔力造成影響。地震在影響雷伊的身體之前,就被一意劍給擋下來了。

神聖魔力──由于神族與人類取了這個名字,所以基于方便才這樣稱呼,但到頭來就只是兩種波長不同且互相有害的魔力。就算是魔劍,就算是魔族,也不能一概說無法使用。

「……啊,這樣啊?哼──不過啊!靠這種假聖劍,是贏不了我的唷?」

「那我就用真的吧。」

雷伊拿起插在地上的大聖土劍傑雷歐。在這瞬間,海涅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大哥哥,你在搞什麽啊?我是不介意啦,但魔族要是使用聖劍,身體可是會被侵蝕,落得很慘的下場喔?你沒看到方才那個三年級生想要使用聖水的下場嗎?聖劍的話,可不會只有那種程──」

海涅的左手再次被雷伊手中的大聖土劍傑雷歐砍斷。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發出慘叫,按著被斬斷的手臂向後退。

「……爲什麽…………?爲什麽啊?這怎麽可能!」

雷伊追上後退的海涅。

「回來,我的聖劍,回到真正的持有者身邊!」

海涅伸出再生的手臂喊道。然而,大聖土劍卻毫無反應。看到這種情況,讓他的表情愈來愈焦躁。

「……爲、爲什麽……!」

「這把聖劍好像很喜歡我呢。」

「爲什麽不回來!傑雷歐!喂,你有聽到嗎?」

縱使海涅拚命叫喊,傑雷歐也沒有回應他。因爲誰才適合擔任持有者,是由聖劍自己決定的。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這肯定是騙人的!那……那可是聖劍喔……?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聖劍……大聖土劍是除了我以外,就連傑魯凱加隆之中也沒有其他勇者能用的聖劍耶……!那可不是魔族能用的東西啊!」

海涅揮下傑雷。即使魔力的劍擊襲來,雷伊也滿不在乎地用傑雷歐斬斷。

「……什麽…………!」

「看來你好像不太懂呢。那就讓我來教你聖劍的用法吧。」

雷伊將大聖土劍傑雷歐刺在地面上。

「……呼!」

刺在地面上的傑雷歐被他向前揮出。瞬間,廣大範圍的大地就像是被剜起似的浮起,讓海涅連同地面一起翻倒,整個人在空中飛舞。

「……嗚、哇啊啊…………!」

飛起的砂土、石塊和樹木彷佛擁有意識地襲向海涅,貫穿他的反魔法與魔法屏障,刨削他的身軀,將他手上的另一把聖劍傑雷打掉。

「這種……傑雷歐居然有這種力量……我怎麽不知道──」

海涅驚愕地瞠圓了眼。雷伊將一意劍收鞘,改拿起掉在地上的大聖地劍傑雷。

「傑雷歐造成的傷口只要用傑雷砍中,就會形成讓恢複魔法無效的聖痕對吧?」

「你說……什麽?你是辦不到的……你是辦不到這種事的。你以爲我是修行了幾年,才有辦法同時操控兩把聖劍的!區區的魔族是不可能辦到──!」

兩把劍在喘息之間同時發出劍光。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涅被砍斷的雙手上形成了聖痕。

「……該、該死……該死啊啊啊啊啊……!」

海涅在聖痕的部分展開魔法陣,打算連同聖痕一起把手臂砍斷。然而,聖痕不只出現在傷口上,還轉眼間不斷擴大範圍。

「……爲什麽!這太奇怪了吧!傑雷歐與傑雷才沒有這種力量……!你對我的聖劍做了什麽!」

「這把聖劍本來就有這麽強大的力量,只是你發揮不出來而已。」

「閉、閉嘴!該死……不該是這樣的……我是不可能會輸的…………我是不可能會輸給魔族的啊啊啊!」

海涅用上全部魔力施展「地震結界」。他應該是判斷將一意劍收鞘的雷伊會受到影響才這麽做的吧。

只不過,他將兩把聖劍刺在地面上的瞬間,就輕而易舉地制止了「地震結界」。

「這才是正確的使用方式唷。」

噗滋一聲,海涅的身體遭到四十四把劍刃刺穿。

「唔……呃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銳的慘叫聲響徹四周。刺在地面上的傑雷與傑雷歐,在地面下將劍身增值爲四十四把,然後像是伸長似的再度從地面上刺穿出來。被刺中的傷口全都化爲聖痕。

既然恢複魔法無效,那麽這些傷勢就算是在「四屬結界封」的影響下也無法恢複。

「……啊啊啊……救、救我……好痛……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恢複不了……爲什麽……我會遇到這種事……啊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啊啊……!」

像是難忍劇痛,海涅不停地哀號。

「喂、喂!你這家夥!我、我投降了!趕快把我治好!這只不過是對抗測驗,你以爲可以這麽做嗎?」

對于出言不遜的海涅,雷伊始終帶著平靜的笑容。

「很遺憾,我不擅長魔法呢。既然你都投降了,我也不會妨礙你,你就自己治好不就好了嗎?」

「……笨蛋……我治不好啊……!啊……啊啊啊啊,好痛……痛死了啦啊啊啊……救我……救我啊啊啊啊啊……!」

「有這麽痛嗎?你這傷勢看起來也沒很嚴重,這世上還有更像地獄的痛苦吧?」

「……哪裏會有這麽痛苦的事啊……!」

雷伊吟吟笑起。

「天知道,我就只是莫名這麽覺得罷了。」

他轉身離開。海涅朝著他離去的背影叫道:

「喂、喂!等等……你要去哪裏!救我啊!救我,快救救我啊啊啊啊啊!」

海涅的哀號在水中都市裏響徹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