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兩把聖劍



遭受漆黑雷電直擊的拉歐斯一夥從廣場被吹飛至遠方,最後撞到建築物才終於停了下來。

成為黑焦塊趴在地面的他們,早已經連繼續進行戰鬥都顯得困難

然而,下一個瞬間,他們的身體被耀眼的光芒包覆著。

是回復魔法。

「呼姆。還以為是那四人在維持<四屬結界封>,看來不是這樣呢」

<四屬結界封>可以削弱魔族的力量,並提升人類的力量。回復魔法也是那個的效果之一吧。在這個結界內,只要不死,無論多少次都可以瞬間治癒傷口。

結界魔法為了維持結界,必續經常給術式輸送魔力。如果是那四個人在使用<四屬結界封>的話,因為<魔黒雷帝>的一擊結界應該已經被破除了才對。

「構築結界的是其他的學生?」

米夏朝我問道。

「看來是那樣」

「找找看」

米夏如此所說,隨後在廣場上冰之魔王城正式完工。

地面上描繪著無數的冰結晶,他們向道路一般擴展到水中都市。冰道上生長著冰之樹木及花朵,也有產生建築物、進而形成城下町

米夏將指尖指向魔王城,凝視魔眼。

以<創造建築>做成的冰之城和街道,換句話說就是結界的一種。能將米夏的魔眼覆蓋至整個領域內。

是想探索構築<四屬結界封>的術者,並將之無力化吧。

「找不到」

能從米夏的魔眼中逃脫,真是了不起的術者。

「但是,我懂了」

她以淡泊的語調說道。

「在吉爾加卡農的學生裡面,在我們面前隱藏身姿的就只有一人」

呼姆。應該說真不愧是米夏嗎。大概是把選拔班學生的人數以及長相都記到腦子裡了吧。就是說,沒看到的那個人,正在維持<四屬結界封>應該不會錯。

「是誰?」

「愛蕾諾」

原來如此。

嘛,因為是能直接看到根源的程度的傢伙呢。

即使能一人行使四種屬性魔法同時展開的<四屬結界封>也不足為奇吧。

「交給我」

「似乎相當不好對付喔」

排名好像比雷特利亞諾他們低,可是不代表實力就相對低下。

因為我也只是個不適任者呢。

「加加油」

米夏舉起左手的戒指,向冰之城下町注入魔力。

<四屬結界封>和魔王城之間,在不打照面的情況下正在進行角逐。

還真是不錯的旁觀舞臺呢。

「……嘁……真是的,怪物也要有個限度阿……如果沒有<四屬結界封>的話搞不好就死了」

在遠離廣場的場所,到剛才為止還焦黑著的拉歐斯,彷彿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站了起來。

「……真討厭阿。明明是魔族結界魔法卻不起效用什麼的、那傢伙、不會太狡猾了點嗎……?」

同樣被吹向遠方的海涅也站起身。

「就算如此……不管多強也好,反正我們無論被打倒多少次也沒差。在那傢伙覺得累為止、就讓他無數次陪陪我們吧」

「可是很可惜」

少女從空中飛舞落降,擋在了拉歐斯的面前。

在米夏完成魔王城的現在,<四屬結界封>對魔族的效果大致被相抵的差不多。

「像你這種雜魚,就不用勞煩阿諾斯了」

莎夏抓住裙子的下襬,優雅的行了禮。

「作為尼克朗家的長女,七魔皇老之一、艾維斯・尼克朗的直系,破滅的魔女莎夏・尼克朗。給我記清楚了。從現在開始,我就要把你打入絕望的深淵去囉」

拉歐斯進入臨戰狀態,拳頭擺出姿勢。

「哈!這不是正好嗎。喂、海涅。又出現了一個混沌世代。我稍微玩一下,你先和雷特利亞諾會合吧」

拉歐斯發出<思念通訊>。

「是可以啦,但可要快點喔。否則的話,我們就要先打倒那傢伙了」

「那是不可能的吧」

海涅的視線變的險峻起來。

直到剛才為止,他的眼前一個人都沒有。

也沒有使用魔法的痕跡。

明明如此,彷彿瞬間移動一般,白髮的魔族就杵在那裏。

「你們贏不了他喔。不只是你們。我想誰都贏不了他」

帶著爽朗的笑容,雷拔出了一意劍。

「嘿ー欸,黑服而且是七芒星阿,小哥」

海涅很愉快似的揚起了唇角。

「我可是知道喔,混沌世代的一人。練魔的劍聖、雷・格蘭茲多利是吧?聽說你很擅長使劍呢」

「是沒到那種程度啦,不過比你擅長呢」

海涅的笑容因為憤怒而凍住了。

「你那麼說的話」

海涅揮舞著大地聖劍。

深綠的刀身聚集著神聖的力量。

「把這個瑟雷、防下來看看阿!!」

海涅狠狠的揮下聖劍。

在那瞬間,雷的手邊閃爍著,閃光奔馳而出。

「…………欸……?」

保持手持瑟雷的模樣,海涅的右手腕被切斷、飛舞在空中。

海涅連被斬斷的那瞬間都無法把握吧。

「才這種水準,劍可是在哭泣喔。難得一把好劍的說」

「……這該死的喔喔喔……不過是個手下、真是令人火大的傢伙……!!」

因為<四屬結界封>的效果,海涅的手腕馬上就再生了。

他在腳下畫了三門魔法陣。

「我可是知道的喔,練魔劍聖,你的弱點。聽說你很不擅長魔法是吧。而且,你的階職,看上去是魔劍士對吧? 

提高身體能力後,說不定就能比我更快的移動,但取而代之,更加不能使用複雜的魔法對吧?」

「是那樣沒錯」

露出爽朗的笑容,雷說道。

「有什麼好笑的。真讓人火大。你是笨蛋嗎?難道聽不懂?也就是說,你啊,根本沒有辦法防禦我們的結界魔法阿!!」

海涅腳下湧出水。是聖水。

他從那吸取著魔力。

「<地震結界>!!」

咚咚、喀嘎嘎嘎嘎嘎嘎的,海涅半徑三十米左右的範圍、地面不自然的震動著。

這是藉由地震束縛魔族的腳,並奪取力量的結界魔法。

「看吧、動不了了吧、小哥。不管你劍技如何高超,也不過如此」

在激烈的地震中,海涅悠然的走著,接著撿起大地聖劍瑟雷。

「再給你看一個好東西吧」

邊那樣說著,海涅舉起了左手。

在那裏聚集著神聖的光芒,實體化成了魔力之劍。

「顯現吧。我的另一把聖劍。大聖土劍瑟雷歐」

海涅右手握著大聖地劍瑟雷,左手握著大聖土劍瑟雷歐。

「教你一些事吧。瑟雷歐造成的傷痕如果透過瑟雷去斬裂的話,那個傷痕就會變成聖痕喔,這樣一來回復魔法就不會起任何作用。被斬的人大家都哭喊著求救喔。嘎哈哈哈」

他發出歪斜的笑聲。

「即使那麼說我也治不好呢。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治療聖痕嘛」

海涅隨意接近著雷,雙劍擺出姿勢。

「你瞧、好好說出口吧。說我是最會使用這聖劍的人。否則的話,小哥你可是會遭受不得了的事喔?」

像是在小瞧別人模樣的看著雷。

「是叫做海涅嗎?」

「嗯,是那樣沒錯?」

「果然,你的劍在哭泣喔」

一意劍閃耀著。

海涅的左手被斬飛,瑟雷奧插入地面之中。

「……阿阿……痛……該死……為……為啥…………!?」

吃驚的海涅向後退去。

左手很快就再生了。

「……為什麼阿……!?」

雷往前踏出一步。

他板著臉孔說道。

「怎麼了嗎?」

「為什麼你能在<地震結界>中移動……!?明明沒有使用什麼了不起的魔法……!」

「你之所以能在<地震結界>中自在的移動,我想是因為你擁有神聖的魔力。所以,我也決定使用神聖魔力」

海涅的表情崩塌了。

「這把魔劍,一意劍能隨心所欲的變化。因此,嘗試性的讓它釋放看看神聖魔力。能順利實在是太好了喔」

從一意劍那溢出神聖的光芒。

人劍合一的雷也受到了恩惠,雖然身為魔族卻沒受到<地震結界>的影響。

「喔、是喔。哼ー恩。可是阿,憑那種偽聖劍,是不可能贏的了我的喔?」

「那麼,就使用真的吧」

雷朝插在地面上的大地聖劍伸出手。

那個瞬間,海涅笑了。

「阿哈哈哈哈!你在搞什麼阿,小哥?你想用隨你,但魔族使用聖劍,身體可是會被侵蝕而變得很糟糕喔?剛才那個三年級想使用聖水的下場、難道沒看到嗎?可不是那種程度就能完――」

海涅的右手腕被雷手中的大聖地劍瑟雷奧斬落了。

「嗚嘎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叫苦連天著,他按住被斬斷的手腕向後退著。

「……為什麼…………?為什麼阿。不可能會那樣的!」

海涅後退不久後,雷追了上來。

「回來吧,我的聖劍。回到真正所有者的身邊!!」

伸出已經再生好的手腕,海涅說道。

然而,什麼都沒有發生。

他的表情被絕望所侵染。

「……為啥……!?」

「這把聖劍似乎很中意我呢」

「為什麼不回來啊!瑟雷歐!喂、你、有聽到嗎?」

然而,聖劍沒有回應海涅。

誰比較符合所有者之姿,聖劍已經做出了選擇。

「騙鬼……騙鬼騙鬼騙鬼……這種事肯定是在唬爛的吧!那個……那個可是聖劍喔……?

還不是普通的聖劍……而是大聖土劍阿、在選拔班之中,除了我以外的勇者明明也不能使用……!!更不是魔族可以使用的東西啊!!」

海涅揮下瑟雷。

魔力形成的劍擊襲向雷,但他若無其事的將其斬開。

「……什…………!?」

「你好像還不太會用呢。聖劍的使用方式,我來教教你吧」

雷將大聖劍瑟雷歐刺入地面。

「……呼嗯!」

刺入地面的瑟雷奧發出一瞬光芒。

一瞬間,彷彿被拔出一般廣大範圍的大地浮起。

身體隨著地面被翻騰著,海涅的身體在空中飛舞。

「……嗚、哇阿阿…………!!」

宛如擁有意志一般,泥沙、石頭、樹木紛紛襲向海涅。

每一樣都被大聖土劍賦予魔力,他靠著反魔法和魔法屏障抵禦著魔力。

「竟然……瑟雷歐竟然會有這種力量……我完全不知道――」

海涅吃驚的瞪圓著眼。

雷將一意劍收入鞘中,取而代之的是拿起落在地面上的大聖地劍瑟雷。

「如果用瑟雷去斬擊瑟雷歐造成的傷口,就會產生回復魔法無效的聖痕,是這樣對吧」

「搞什麼阿、不可能的吧……。這種事不可能。直到能同時操控兩把聖劍為止,你以為我修行了多少年阿!!魔族怎麼可能作得到――!」

僅一次呼吸的程度,兩把聖劍閃耀著光輝。

「嗚咭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被斬落的海涅兩腕上被烙上了聖痕。

「……可、可惡喔喔……可惡喔喔喔喔喔喔喔……!!」

海涅在有著聖痕的部份上展開魔法陣,似乎是要將聖痕連同手腕一並斬落。

可是聖痕並不侷限在傷口上,它正在開始慢慢的擴大範圍。

「……為啥!?這樣太奇怪了吧。這種力量瑟雷和瑟雷歐可沒有阿……!?你到底對我的聖劍做了什麼!?」

「原本這把聖劍就有這麼大的力量,只是你不會用而已」

「閉、閉嘴!該死的喔喔喔……不該這樣的……我不可能會輸的…………我、怎麼可能會輸給魔族喔喔喔喔!!!」

海涅注入全魔力,使用<地震結界>。

是判斷現在能給將一意劍收入鞘中的雷造成影響吧。

然而,他兩把聖劍刺入地面的瞬間,<地震結界>乾淨俐落的就停止了

「這才是,正確的使用方式」

噗哧的,海涅的身體被四十四把刀刃刺穿。

「嗚……咭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尖銳的悲鳴在周圍回響著。

刺入地面的瑟雷和瑟雷歐的劍身,在地面裡增值成四十四把,接著向延伸一般再次從地面竄出。

那些傷口全變成了聖痕。

既然回復魔法無效,即使在<四屬結界封>的影響下傷口也無法治癒。

「……阿阿阿……救、救命……好痛……阿阿阿……治不好……為什麼,我會遭受這種……阿阿阿阿、好痛……!!」

痛楚似乎超越他忍耐的限度,海涅只能連連發出悲鳴。

「喂、喂。你!我、我投降了啦!所以,快點治好我!這不過是場對抗測試而已,這樣下去你覺得可以嗎?」

對著桀傲不遜說著話的海涅,雷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很可惜,我不是很擅長用魔法呢。既然投降了我也不會妨礙你,自己想辦法治好試試看吧?」

「……說什麼蠢話……能做早做了阿……!!阿……阿阿阿阿、好痛……好痛喔喔喔……救命……救命喔喔喔……!!」

「有那麼痛嗎?看起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傷口呢。我覺得在這個世道中,可是有更適合稱之為地獄般的苦痛喔」

「……那種事到底在哪裡啊……!!」

雷莞爾一笑。

「誰知道。只是總覺得如此罷了」

他轉過身去。海涅朝著離去的背影叫道。

「喂、喂、等一下……你要去哪阿!!救救我啊!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涅的悲鳴遠遠的、遠遠的在水中都市回響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