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一千零八十八結界



雷特利亞諾一夥,前往乾涸的湖邊。

「喂……你們……」

至今依然驚魂未定的迪亞哥,勉強的擠出聲音。

「沒事的,迪亞哥老師。使用那個吧」

雷特利亞諾說道。

「等一下。不允許你們肆意妄為」

「被愚弄到這種程度,不可能這樣善罷甘休的吧」

拉歐斯的手指嘎吱嘎吱的發出聲響。

「拭目以待吧。我們會把那傢伙打的體無完膚的」

海涅一跳下來後,雷特利亞諾、拉歐斯也接著跳下。身穿緋紅色制服的選拔班全體學生都著陸在湖底

「給我漫著。我可沒有下達許可。難道認為可以隨便就開始學院對抗測試嗎」

「那麼現在,勇者學院選拔班『吉爾加卡農』VS魔王學院一年班級,阿諾斯小組,學院對抗測試正式開始」

代替迪亞哥,以<思念通訊>發出開始信號的人是,梅諾瓦。

「請不要拈污祖先的名譽與榮耀,堂堂正正的戰鬥吧」

「梅諾瓦老師,這種擅自為之的舉動還請適可而止」

「阿拉?剛才不是你自己說,三年級結束後就是與選拔班之間的對抗測試了嗎?還是說,因為怕輸掉所以夾著尾巴逃跑了?」

「不是那樣的,在湖水已經沒有結界效力的現在,必須優先考慮是否會危害到蓋拉底」

在迪亞哥話說到一半時,我展開壟罩全湖水面積的大規模反魔法屏障。

「比剛才更安全了喔」

如此傳遞<思念通訊>。

「一邊展開反魔法一邊戰鬥,我認為這條件會對我們的學生不利,即使給了這麼大的讓步也好,依然打算逃跑嗎?」

迪亞哥不耐煩的瞪著梅諾瓦。

「隨你們去吧」

迪亞哥唾棄般的說道,這次是選拔班傳來了<思念通訊>。

「喂,雷特利亞諾。知道目的是什麼吧?要做的話就要不擇手段。絕對要贏。讓他那囂張的嘴臉不敢再露出第二次。懂了吧!」

「知道了」

<思念通訊>中斷了。

「那麼」

我再次展開一門魔法陣。

「那個阿,我不是說過要留下我的份了嗎」

莎夏在旁邊嘟噥道。

「那句話真希望妳對他們說呢」

放出與方才同等規模的<獄炎殲滅砲>。

巨大的漆黑太陽發射出去,宛如要將水中都市給燃燒殆盡一般傾瀉而下。

「<四屬結界封>」

突然,水中都市的東西南北出現四門巨大的魔法陣。

他們各自是由水、火、土、封所構成的。

四個魔法陣皆為反魔法,而各自魔法陣互相呼應使效力越發增幅。

<獄炎殲滅砲>在那力量面前急速銳減,像是要將其吞噬。

漆黑的太陽與結界所造成的衝突轟隆作響,那股餘波掀起風暴肆虐著大地。

在那瞬間,一個人影伴隨四射的光芒躍起。

漆黑的太陽被一分為二。耀眼的光芒閃爍著,久久不能消失。

將<獄炎殲滅砲>斬裂的人影著地。

透過遠視魔眼所捕捉到的是,一名少女的身姿。

紫色的頭髮盤在腦後,手持閃耀著光輝的聖劍。

「呼姆。雖說是靠結界削弱不少<獄炎殲滅砲>的威力,但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能被斬裂的呢」

說起來,勇者學院序列第一個人還沒遇過呢。

照理說也在選拔班之中才是,難道正是那個少女嗎?

「好像變得有趣起來了」

「所以,接下來勒?丟個更猛的<獄炎殲滅砲>過去?」

莎夏目不轉睛的瞪著我。

「雖然那樣也可以,但在這之上的威力就無法調節了。搞不好連根源也會被一起吹飛也不一定」

這可不是戰爭。

不過是個學院對抗測試不可能做到那種程度。

「過去吧」

悠然的踏出腳步,朝水中都市走去。

「不建魔王城?」

米夏說道。

「一眼放去,水中都市的結界雖然範圍狹窄,但十分強力。因多重展開四個相異屬性的結界,所以封魔的能力提高不少吧。如果不是在我的<獄炎殲滅砲>之上,那邊應該什麼也產生不了」

即使等待興建魔王城,也只是陷入膠著狀態毫無進展罷了。

「可是,在那裡面戰鬥很不利對吧?大概,會陷入和利貝斯特小組同樣的處境」

「如果將施術者無力話的話,結界不就消失了嗎」

浮現爽朗的笑容,雷說道。

「我想,卡農的轉生者大概就是施術者」

「可是,施術者應該也在裡面,這樣一來無論如何都必須在那個結界裡戰鬥對吧?」

米薩表情認真的說道。

粉絲小夥伴的少女們連連點頭。

「在水中都市的中心建造魔王城?」

米夏提案道。

「靠著魔王城的地形效果來抵銷掉水中都市的結界效果」

如果能建造覆蓋水中都市全域的魔王城,根據施術者的能力,也許能抵銷掉結界的效果。可以靠著魔力,來讓局面傾向這一方。

「可是,要建造那種特化地形的魔王城難道不會非常費時嗎?畢竟是在結界中使用魔法」

米夏點著頭。

「要花三分鐘」

「那麼,就這樣行動吧。三分鐘內,米夏和魔王城由我來守護。其他人則在結界外待機。魔王城建起之後,莎夏、雷就進去將結界的施術者打倒。米薩則處理剩下的漏網之魚」

「瞭解」

「知道了」

雷和莎夏說道。

「不、不能讓阿諾斯大人丟臉,必須要好好看清時機才行……」

粉絲小夥伴一員的艾蓮表情嚴肅的握著拳。

「不要緊的喔——。就算那樣忐忑不安,魔王城也不會一下子就建好的喔」

米薩如此說道

「不是那個,是指唱應援歌的時機」

「……阿、阿哈哈……我覺得不要唱比較好喔——……」

呼姆。姑且不論雷他們,如此突如其來的局面本想說粉絲小夥伴們會怯場,結果還是一如既往的樣子吶。

吃什麼才養出那麼大顆的心臟呢。

「有機會的話,妳們就盡量唱吧。妳們就以妳們的作風去折斷敵人的心絃」

「……遵、遵命!!」

彷彿突然冒出了幹勁一般,艾蓮她們點著頭。

「那麼,先走了」

朝著米夏伸出手,她的手指碰觸著我。

透過遠視魔眼往作為目的地的水都市中心看去。

使用<轉移>,我們移動過去。

風景一瞬間染成白色後,來到了廣場。

在這裡建造魔王城是無可挑剔的吧。

雖然能感覺到結界的影響,但應該沒有什麼大礙。

「<創造建築>」

米夏祈禱般的握起左手。

從無名指的<蓮葉冰之指環>中出現了好幾個冰晶,接著構築起魔法陣,場面開始閃爍著光輝。

「冰之城與街道」

廣場上覆蓋著冰晶。

冰凍的地面朝天空延伸而形成了冰之魔王城。

可是,還沒有完成。

<創造建築>的魔法作業依然進行著,繼續增加冰晶的數目,覆蓋著水中都市的地面。

「嘿ー欸。在<四屬結界封>的影響下還可以使用那麼大規模的魔法阿」

海涅的姿態出現在廣場上。

「可是,似乎還未完成的樣子」

接著來的是雷特利亞諾。

「那種東西,難道以為會讓你們隨便在我們陣地搭起來?」

拉歐斯也現身。

「…………」

接著最後,手持光之聖劍無言站在我面前的是,剛才的少女。

「雖說有<四屬結界封>的因素在,但能將我的<獄炎殲滅砲>給消滅殆盡還真是不錯的本事。可以問問妳的名子嗎」

雖然我如此所說,但少女卻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失禮了。她無法說話,作為代替我來回答吧。勇者學院序列第一。隸屬選拔班『吉爾加卡農』,勇者卡農第四根源的轉生者,聖風之再臨騎士瑟希婭・卡農・伊傑西卡」

序列第一位。這就是第四個轉生者嗎。

雷特利亞諾所說的四人,指的是剃除教師之後的事吧。

可是,呼姆,連我自己都覺得稀奇。

竟然看不見這傢伙的根源呢。

「還真是拿著一把不錯的聖劍。名子叫什麼?」

「光之聖劍艾恩哈雷。在屏除眾魔、將其化為塵土的聖劍前,那建造中的魔王城大概會被一刀兩斷吧」

雖然想確認她是不是卡農,但首先必須先想辦法弄清楚那把聖劍。我的魔眼似乎被那光芒遮蔽了。

「吶,雷特利亞諾。別在閒聊了啦」

海涅舉起手。從那裡浮出魔法陣。

「在魔王城造好之前,先收拾收拾」

雷特利亞諾、拉歐斯、瑟希婭同樣展開魔法陣。

「<四屬結界鎖>」

四屬性的魔法陣從四方朝著米夏製作中的魔王城飛去。

「呼姆。不是用來對付我的嗎」

展開反魔法,阻擋<四屬結界鎖>。

就在那瞬間。魔法陣破碎散落,接著化為魔法鎖鏈纏繞在我的雙手雙腳上。

分別是擁有地、水、火、風屬性的鎖鏈。

「呼姆。看來<四屬結界鎖>也有聖咒魔法的效果呢」

這是勇者們所使用的神聖詛咒。

在<四屬結界鎖>詛咒的影響下,使這邊產生不利的現象。

比如,像這樣使用魔法或反魔法防禦為契機來發動詛咒,有著諸如此類效果的魔法鎖鍊。

「逞強就到此為止了呢,小哥。被<四屬結界鎖>連接,這麼一來小哥的力量和魔力都變得剩不到十分之一了喔」

海涅將手舉在頭上。

「來吧,我的聖劍。大聖地劍瑟雷」

手掌上聚集著光芒,綻放深綠色光輝的聖劍顯於形。

「呼呼呼,祈求饒命不是比較好嗎?請饒饒我吧這樣」

「呼姆。求饒嗎。可以喔,在那邊低下頭就原諒你吧」

四肢一邊被<四屬結界鎖>連接,我俯視著海涅。

「我說阿」

海涅的表情不愉快的扭曲了。

「這種玩笑並不好笑啊!!」

海涅踢向地面,瞬間接近。

大聖地劍以大上段之姿,盡情的往下輝落。

我遭受神聖魔法的直接斬擊,光之粒子往週遭擴散般飛落。

「呼呼呼、阿哈哈。如何?連本事都沒拿出來就被幹掉的心情?什—麼阿、已經聽不到了阿」

「真是把不錯的劍。即使是封魔的<四屬結界鎖>,聖劍砍起來也輕而一舉呢」

利用聖劍的斬擊,砍斷了魔法鎖鍊。

「…………!?」

覆蓋在周圍的顆粒光芒完全消失後,我的身姿若影若現。

我毫髮無傷的事態看來使他們目瞪口呆。

「如果是好不容易才捕捉到敵人,那就在多考慮考慮攻擊的方式吧」

「……吵死了! 既然如此,就砍到你死為止!!雷特利亞諾、拉歐斯、瑟希婭!」

「我知道」

四人再一次,各自展開四屬魔法陣射向魔王城。

「你看,快用反魔法防禦吧。不然魔王城就要沒了喔?」

「呼姆。也是呢」

我展開反魔法,阻止了那個魔法陣。

「很好,那麼,這次就用比剛才更強的魔法來斬擊……吧…………」

海涅話只說到一半。

我的四肢沒有鎖鍊。藉由反魔法發動的<四屬結界鎖>並沒有發動。

「……怎麼可能、為什麼…………」

「你以為同一種攻擊對我能用兩次嗎」

我往前踏出一步。

海涅戰戰兢兢的向後退著。

「怎麼可能……我們的魔法……為了打倒魔族、每天每天辛苦鍛鍊出來的魔法,竟然這麼簡單就被打破什麼的――」

海涅宛如再演小劇場一般屈膝,以拳擊地。

「――騙—你的,以為我會這麼說嗎?」

呼姆。被看穿的話,就沒有比這個還要更羞恥的行為了呢。

他抬起頭,面帶嘲笑的表情在大地上展開魔法陣。

剩下的三個人也同樣再大地上描繪魔法陣。

「<四屬結界柵>」

大地移動著,土地高聳而起將我的周圍全部覆蓋。

「我們也不認為同樣的魔法可以屢試不爽喔。能讓同樣的攻擊無法再奏效,還真是了不起的魔眼和分析能力不過,要不要讓我告訴你我們吉爾加卡農有的結界魔法有多少啊」

大地的牢籠將我完全包圍。

「共有一千零八十八個」

「哈哈哈!還剩下一千零八十七次,即使你再怎麼能忍也有個限度吧」

拉歐斯以誇耀勝利般的語調說道。

那瞬間,大地牢籠中溢出黑色的雷電。

「……什、麼…………?」

發出啪滋啪滋的尖銳聲音,漆黑的雷電以大地牢籠為中心蔓延開來。

「各位,退避――」

在雷特利亞諾發出聲音的瞬間,四個人被黑色的雷電纏繞,反魔法被撕裂。

「……這份……威力,明明被<四屬結界封>給影響……竟然還能用這種大魔法…………!!」

「不、不行了……該死、明明用了多重結界魔法……卻抑制、不住……搞什麼、搞什麼阿……這種怪物般的魔力是……!?」

「嗚・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被起源魔法<魔黒雷帝>吞噬,海涅、雷特利亞諾、拉歐斯、瑟希婭被彈飛了。

「你們可能搞錯了」

大地的牢籠因為漆黑的落雷而風化,消失的無影無蹤。

「說是同樣的攻擊不會奏效第二次,但也沒說第一次用就必定會有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