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一千零八十八的結界

雷多利亞諾他們朝著乾枯的湖水走去。



「喂……你們……」

驚神未定的迪耶哥勉強擠出話語。

「放心吧,迪耶哥老師。我們會用那個的。」

雷多利亞諾說道。

「等等,我不許你們擅作主張。」

「都給人看扁成這樣了,誰忍得下這口氣啊。」

萊歐斯喀喀地折著手指。

「老師就在一旁看好吧。我們會把那家夥打得落花流水的。」

海涅躍下湖底後,雷多利亞諾與萊歐斯也尾隨而上。深紅色制服的傑魯凱加隆全員在湖底著地。

「等等,我可還沒允許喔。你們以爲可以擅自開始學院對抗測驗嗎!」

「那麽,現在開始勇者學院精英班『傑魯凱加隆』對魔王學院一年級阿諾斯組的學院對抗測驗。」

代替迪耶哥,梅諾以「意念通訊」發出開始的口號。

「但願各位不辱先祖的名譽與榮耀,堂堂正正地戰鬥吧。」

「梅諾老師,請不要擅作主張。」

「哎呀?方才是你親口說跟三年級生打完後要與傑魯凱加隆進行對抗測驗的吧?還是因爲怕輸,所以不想打了呢?」

「才不是這麽回事。既然聖明湖的結界已經消失,那麽進行對抗測驗就有可能波及到蓋拉帝提。」

迪耶哥的話才說到一半,我就展開足以蓋住乾枯湖泊的大規模反魔法與魔法屏障。

「我弄得比剛才還安全了喔。」

我向他發出這道「意念通訊」。

「我想一面展開反魔法一面戰鬥,對我方的學生比較不利,不過我們都作了這麽大的讓步了,你還想逃避嗎?」

迪耶哥憤恨地瞪著梅諾。

「隨你高興吧。」

迪耶哥狠狠丟下這句話後,隨即向傑魯凱加隆發出「意念通訊」。

『喂,雷多利亞諾,你知道目的吧?既然要打就得不擇手段。絕對要贏。讓他們再也沒辦法狗眼看人低。知道了吧!』

『遵命。』

雷多利亞諾冷靜地答覆後,「意念通訊」就被切斷了。

「好啦。」

我再度展開一門魔法陣。已經發出測驗開始的口號了。

「我說啊,就叫你要留一份給我了吧?」

莎夏在一旁抱怨。

「這句話希望你能跟那些家夥說。」

我發出跟方才相同規模的「獄炎殲滅炮」。巨大的漆黑太陽發射出去,就像要將水中都市焚燒殆盡地傾注而下。

「『四屬結界封de ijieria』。」

突然間,水中都市的東西南北處出現四個巨大魔法陣,分別是以水、火、土、風形成的。四個魔法陣化爲反魔法,在互輔相乘之下增強各個魔法陣的效果。

「獄炎殲滅炮」在那面護壁之前威力衰減,被阻擋了下來。漆黑太陽與神聖結界互相沖突,僵持不下地劈啪作響,所造成的余波還刮起強烈暴風。

瞬間,一道人影跳出,劍光一閃。漆黑太陽被斬成兩段,在閃光的照耀下,倏地消失殆盡。斬斷「獄炎殲滅炮」的人影著地。

在遠方,我用魔眼捕捉到的是一名少女。一頭紫發束在身後,手持耀眼的光之聖劍。

「唔,雖說已用結界降低『獄炎殲滅炮』的威力,但居然能這麽輕易地斬斷。」

這麽說來,我還沒見過勇者學院的排行第一位。照常理來看,應該也在傑魯凱加隆裏吧,會是那名少女嗎?

「看來也有相當值得交手的人在呢。」

「所以,該怎麽辦?發射威力更強的『獄炎殲滅炮』?」

莎夏直瞪著我。

「是可以這麽做,但要是再提高威力,就沒辦法控制力道。要是連同根源一起炸毀,事情可就嚴重了。」

因爲這不是戰爭,不能在學院對抗測驗中做到這種地步。

「要沖過去喽。」

我漫步向前,朝水中都市走去。

「不建魔王城嗎?」

米夏說道。

「就我看來,水中都市張設的結界範圍有限,所以力量相對強大。原理是藉由多重展開四種不同屬性的結界,藉此提高封魔之力的吧。既然我會施放『獄炎殲滅炮』,那麽他們應該無法輕易離開那裏才對。」

就算建起魔王城嚴陣以待,也只會陷入膠著狀態沒完沒了吧。

「不過,在裏頭戰鬥會對我們不利吧?大概會落得和裏貝斯特組一樣的下場。」

「只要讓術者喪失戰力,結界就會消失了吧。」

雷伊帶著爽朗的笑容說道:

「我想宣稱是加隆轉生者的他們,大概就是術者了。」

「可是,術者應該在都市裏頭,所以不論如何我們都得在那個結界內側戰鬥吧?」

米莎一臉認真地說道,粉絲社的少女們也紛紛點頭。

「在水中都市的中心建魔王城?」

米夏這樣提議。

「用魔王城的地形效果抵銷水中都市的結界效果。」

只要建起效果涵蓋整座水中都市的魔王城,盡管也要看術者的能耐,但應該可以抵銷結界的效果吧。根據魔力,還能制造出對我方有利的狀況。

「可是,建造這種專門強化地形效果的魔王城需要相當的時間吧?而且要在結界裏頭施展魔法。」

米夏點了點頭。

「三分鍾建好。」

「那就這麽做吧。在這三分鍾內,米夏與魔王城由我保護。其他人在結界外側待命。待魔王城建好,莎夏與雷伊就進到都市裏,打倒張設結界的術者。米莎等人就負責收拾剩下的雜兵吧。」

「了解。」

「我知道了。」

雷伊與莎夏答覆。

「啊,不能讓阿諾斯大人丟臉,必須抓准時機才行……」

粉絲社的愛蓮一臉凝重地握拳。

「沒問題的啦~不需要這麽緊張,魔王城建好後一眼就能看出來的。」

正當米莎這樣安撫時──

「不是在說這個,我是在說唱啦啦隊歌的時機。」

「……啊、啊哈哈……我想還是別唱比較好耶……」

唔,姑且不論雷伊他們,還以爲事發突然,粉絲社她們會心生畏怯,想不到還是老樣子。她們的膽子還挺大的。

「有機會的話,就盡管唱。你們就用自己的方式讓敵人喪失戰意吧。」

「……是、是的!」

愛蓮她們像是立刻鼓起了幹勁,點頭回應。

「那麽,我就先走一步了。」

我把手伸向米夏,她用指尖碰觸我。我將魔眼望向遠方,讓作爲目的地的水中都市中央落在視野中。

我施展「轉移」讓我們轉移過去。風景瞬間染成純白一片,然後來到一座廣場。

有這麽大的空間,要建造魔王城應該就夠了吧。雖然感覺到結界的影響,但不會造成特別的影響。

「『創造建築』。」

米夏有如祈禱般的握住左手。她無名指上的「蓮葉冰戒指」才剛冒出許多冰結晶,這些冰結晶隨即構築起魔法陣,開始閃閃發光。

「冰城與冰之街道。」

冰結晶在廣場上擴散開來。凍結的地面像是朝天空伸展般,形成一座冰魔王城;不過尚未建造完成。而且「創造建築」的魔法也沒有停止,冰結晶的數量不斷增加,覆蓋起水中都市的地面。

「哦?能在『四屬結界封』的影響下施展這麽大規模的魔法啊?」

海涅以狂妄的語調出現在廣場上。

「只不過,看來還沒完成呢。」

雷多利亞諾跟著現身。

「你以爲我們會讓你在陣地上輕易蓋起這種玩意嗎?」

一臉從容的萊歐斯出現了。

「…………」

而最後出現的是方才的少女,持著光之聖劍默默站在我面前。

「雖說是依靠什麽『四屬結界封』的力量,但居然能完全消滅掉我的『獄炎殲滅炮』,還真是了不起。報上名來。」

盡管我這麽問,少女依舊不發一語。

「抱歉,她不會說話,所以就由我代答吧。她是勇者學院排行第一位,精英班『傑魯凱加隆』所屬,勇者加隆的第四根源轉生者,聖風的再臨騎士潔西雅.加隆.伊捷伊西卡。」

排行第一位。這家夥就是第四個轉生者啊?也就是艾蓮歐諾露所說的四人,並沒有包含教師在內。

只不過,唔,以我來說還真難得。居然窺看不了這家夥根源的深淵。

「拿著相當不錯的聖劍呢。叫什麽名字?」

「是光之聖劍焉哈雷。在這把拒絕一切魔性,將其化爲虛無的聖劍面前,那座建到中途的魔王城,或許將會被一刀兩斷吧。」

雖然想確認她是不是我所知道的加隆,但看來得先設法對付那把聖劍的樣子。劍上的光芒遮蔽了魔眼。

「喂,雷多利亞諾,別再跟他聊下去了。」

海涅舉起手,在手上浮現一個魔法陣。

「在魔王城建好之前,趕快收拾掉吧。」

雷多利亞諾、萊歐斯與潔西雅也展開同樣的魔法陣。

「『四屬結界鎖de ijiedo』。」

從四個方向發射出地水火風的魔法陣,朝建到中途的魔王城飛去。

「唔,不是要收拾我啊?」

我展開反魔法,擋下「四屬結界鎖」。就在這個瞬間,魔法陣碎裂,我的雙手雙腳被綁上魔法鎖鏈。分別是地、水、火、風屬性的鎖煉。

「喔,看來『四屬結界封』也具備聖咒魔法的效果呢。」

這是勇者們使用的神聖詛咒。「四屬結界封」的內部,會經由這道詛咒引發對我方不利的現象。比方說,在我用反魔法阻擋魔法時發動詛咒,像這樣用魔法鎖煉將我綁住。

「你也只能逞強到這裏了,大哥哥。被綁上『四屬結界鎖』,大哥哥你的力量與魔力都會降到十分之一以下呢。」

海涅邊說邊把手高舉過頭。

「來吧,我的聖劍。大聖地劍傑雷。」

光芒聚集在手掌上,現出一把散發深綠光輝的聖劍。

「呵呵呵,還是趕快求饒會比較好吧?像是請饒了我吧。」

「唔,你要求饒啊?好,只要你低頭認錯,我就饒過你吧。」

我盡管四肢被綁上「四屬結界鎖」,也依舊睥睨著海涅。

「我說啊。」

海涅不高興地沈下臉。

「我很討厭這種玩笑啊!」

他蹬地沖出,在轉眼間逼近。然後,他將大聖地劍傑雷高舉過頭,狠狠地朝我劈下。

神聖的魔法斬擊直擊我,炸開的光粒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呵呵呵,啊哈哈哈。怎麽樣?無法發揮實力就被幹掉的感覺?不過,你已經聽不到我說話了吧。」

「真是不錯的劍。哪怕是封魔的『四屬結界鎖』,只要是聖劍就能輕易斬斷。」

我利用聖劍的斬擊砍斷了魔法鎖煉。

「…………!」

覆蓋住周邊的光粒完全散去,我毫發無傷的模樣,讓他們看得目瞪口呆。

「既然難得抓到敵人,也稍微考慮一下攻擊手段。」

「……煩死了!既然如此,那就砍到中爲止!雷多利亞諾、萊歐斯、潔西雅!」

「我知道了啦。」

四人再次展開地水火風的魔法陣,朝魔王城發射。

「好啦,快用反魔法擋下啊。不能讓魔王城被毀掉吧?」

「唔,也是呢。」

我展開反魔法,擋下他們的魔法陣。

「好啦,這次就如你所願,用更強的魔法斬擊──什麽……!」

海涅啞口無言。我的四肢並沒有綁上鎖煉。因爲會在我用反魔法防禦時發動的「四屬結界鎖」沒有發動。

「……怎麽會…………」

「你以爲同樣的攻擊會對我再次奏效嗎?」

我踏出一步,海涅就像嚇破膽似的退開。

「怎麽會……我們的魔法……爲了打倒魔族,每天苦心鍛煉的魔法,居然這麽簡單就被破解了──」

海涅裝模作樣地癱跪在地上,用拳頭敲著地面。

「──哈哈,你以爲我會這麽說嗎?」

唔,要是被人看穿的話,就沒有比這還要丟臉的行爲了。他擡頭露出嘲笑的表情,在大地上展開魔法陣,而其余三人也同樣在大地上畫起魔法陣。

「『四屬結界牢de ijienkusu』。」

大地震動,土堆隆起,將我的周圍整個包覆起來。

「就算是我們,也不認爲相同的魔法會一直有效喔。同樣的攻擊不會再次奏效,還真是了不起的魔眼與分析能力,不過就告訴你我們傑魯凱加隆擁有的結界魔法數量吧。」

大地監牢將我完全關住。

「是一千零八十八個。」

「哈哈哈!還有一千零八十七次,就算是你也撐不下去吧。」

萊歐斯得意洋洋地說道。在這個瞬間,大地監牢沖出漆黑雷電。

「……什麽…………?」

一陣劈啪巨響,漆黑雷電以監牢爲中心擴散開來。

「大家,快避──」

雷多利亞諾吶喊的瞬間,四人就被漆黑雷電纏上,將身上的反魔法撕裂開來。而且雷電的範圍還在繼續擴散,有如暴風般的席卷大地。

「……這種……威力,在『四屬結界封』的影響下……還能施展如此大的魔法……!」

「不、不行了……該死,明明就施展了多重結界魔法……卻壓制不住……這算什麽……這算什麽啊……這強大到誇張的魔力……!」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遭起源魔法「魔黑雷帝jirasudo」淹沒,海涅、雷多利亞諾、萊歐斯與潔西雅四人被轟飛出去。

「你們好像誤會了一件事──」

大地監牢在漆黑雷電的肆虐之下,風化得無影無蹤。

「雖然我說同樣的攻擊不會再次奏效,但可沒說初次見到的攻擊就絕對有效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