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學院交流

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第二訓練場──



開門走進教室後,我們各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啊,對了,雷伊,關于剛剛那件事。」

靠著椅背躺下的雷伊轉頭過來。

「放學後,你有空就陪我一下。」

「要去哪?」

「秘密場所。要拿我的魔劍給你。」

「哦~還真是令人期待呢。」

隨後,教室內就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是粉絲社她們。

「喂,喂,你剛剛聽到了嗎?」

「怎麽了?」

「阿諾斯大人說放學後,要在秘密場所給雷伊同學『我的魔劍』喔……!」

「這、這也就是說……!」

「阿諾斯大人的劍,要變成魔劍了耶──!」

「說是魔劍耶,呀啊啊──!」

「還、還是跟伯母報告一下會比較好吧……?」

「可是,突然跟她說這種事,說不定會讓她大受打擊耶……」

「果然會這樣吧。可是……」

唔,看來她們有某種莫名其妙的誤會,可不能讓她們跑去向媽媽報告,不然很可能會讓誤會變得愈來愈深。

「愛蓮、潔西卡。」

我一叫名字,兩人就像嚇到似的轉過來。

「是、是的,阿諾斯大人!」

「有、有什麽事嗎!」

我就像在勸說似的向她們兩人溫柔說道:

「要對媽媽保密喔。」

「……我、我知道了。」

「我、我會賭命保守這個秘密的!」

這樣就好了吧。解釋誤會很花時間,但總之只要不讓她們說出去就好了。只要媽媽什麽也沒聽到,就算想誤會也沒得誤會了吧。

「怎麽辦,被封口了……」

「果然是這麽一回事吧……」

隔壁桌的莎夏遞來傻眼的視線。

「怎麽啦?」

「沒事。就只是覺得你在自掘墳墓。」

我對她這句話嗤之以鼻。

「哼,這沒什麽大不了的。不過就這點程度。」

「像這樣故作從容,等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時,我可不理你喔。」

「你是在擔心我嗎?」

「……才不是在擔心你……」

莎夏喃喃低語。

就在這時,上課鍾聲響起。不過,誰也沒有踏進教室裏。

「不可思議。」

隔壁桌的米夏喃喃說道。

「艾米莉亞老師總是准時上課。」

接著,莎夏就像注意到什麽似的說道:

「喂,話說回來,在魔劍大會當天襲擊伯母的人,就是艾米莉亞老師吧?」

「是啊。」

「……你把她怎麽了?」

我笑了一下。

「你覺得呢?」

莎夏露出畏懼的表情向後退開。

「別這樣啦,露出這種魔王般的笑容……」

我就只是普通地笑了一下耶。而且我本來就是魔王。

「好──各位同學請就座──」

走進教室裏的,是一名長耳朵的女性。就從她跟艾米莉亞一樣穿著黑色法衣來看,應該是魔王學院的教師吧。

「那個,這是我第一次來這個班級,對吧?我是三年一班的班導梅諾.希斯特利亞。雖是臨時性的,不過我會暫時兼任這個班的班導。」

梅諾如此打過招呼後,教室內頓時一片嘈雜。

「那個,老師,請問艾米莉亞老師怎麽了嗎?」

一名女學生舉手發問。

「嗯──詳細情形我也不太清楚,但艾米莉亞老師好像辭職離開魔王學院了。」

教室內這次則是一陣嘩然。

「辭職了?」

「……就算是辭職,也太突然了吧?」

「對啊,一般都會先打聲招呼吧?是受傷還是生病了嗎?」

「或者說,艾米莉亞老師離職的話,那個不適任者會愈來愈囂張吧……」

「好了、好了,各位同學請安靜。」

梅諾拍手喊道。

「雖然我不太清楚情況,但總之是連打招呼都沒辦法的樣子。由于事發突然,來不及補充代課的教師,所以在找到代課教師之前,會由我來擔任各位的班導。」

「可是,梅諾老師不是還有三年級的課要上嗎?」

「我們沒辦法和三年級生一起上課吧?」

學生們像連珠炮似的不斷發問。

「嗯──當然是沒辦法一起上課,但這件事真的很突然,臨時找不到其他老師來代課。所以我想應該會跟三年級生輪流上課,每隔一天自習一次。當然,沒上課的日子我也會來看各位的。不過,這種情況頂多就維持一個星期唷。」

「下星期會來新的老師嗎?」

「不是。其實呢,盡管不是因爲艾米莉亞老師離職的關系,不過德魯佐蓋多決定要進行學院交流了。」

教室內充滿疑問。看來這事大家都是第一次耳聞。

「梅諾老師,學院交流是什麽意思啊?」

「學院交流簡單來說,就是到不同的學院去,與那裏的學生和教師進行交流,互相學習彼此不知道的知識,一起切磋琢磨吧。」

經過這番說明,學生們還是很困惑的樣子。

「不同的學院……?」

「在迪魯海德,魔王學院就是第一學府,坦白講,沒有這裏學不到的知識吧……?姑且不論交流對象,但我們進行學院交流有什麽好處嗎?」

聽取學生們的疑問,梅諾回答道:

「也是呢。所以至今爲止,德魯佐蓋多都沒有和其他學院進行交流。不過這一次呢,其實是有機會能和迪魯海德以外的學院交流喔。」

「迪魯海德以外的學院,是哪裏的學院啊?」

「是亞傑希翁唷。位在王都蓋拉帝提的勇者學院,早在很久以前就向我方提議這件事了。這次由于勇者學院已作好迎接我們的准備,所以雖然事發突然,但還是決定好要進行學院交流了。」

聽到梅諾的說明,學生們紛紛發出驚呼。

「亞傑希翁不就是……那個嗎?人類的學院……對吧?」

「是叫做勇者嗎?你聽說過嗎?」

「沒耶,完全沒有印象。」

「我記得跟暴虐魔王交戰的陣營之中,其中一個就是勇者吧?很久以前魔族與人類對立,當時率領魔族的是魔王,而率領人類的則是勇者的樣子。」

「也是呢。可是,人類不是沒有很強嗎?勇者很強嗎?」

「我想,大概很強吧……」

唔,看來勇者的紀錄有保留下來,不過在迪魯海德沒什麽知名度的樣子呢。

在我制造的牆壁隔絕下,魔族與人類斷絕了往來,人魔之間的紛爭也因此結束,使得與勇者之間的交戰成爲往事。

兩千年前的戰爭,魔族頂多知道是與人類之間的戰爭,不清楚詳情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話雖如此,考慮到之前發生的事,勇者之所以會在魔族社會中遭到輕視,還有這次突然浮上台面的與勇者學院之間的學院交流,或許都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陰謀之一。等一下去找梅魯黑斯確認吧。

「大家學習不足喔。雖然確實只有在課堂上稍微提到,不過勇者的相關內容,應該曾在曆史課上教過才對。」

梅諾面向黑板,寫上「勇者部隊asura」與「七個職階」。

「這邊就簡單複習一下吧。據傳勇者在那場大戰之中開發了獨自的軍隊魔法,也就是『勇者部隊』。其基本結構與『魔王軍gaizu』相同,具有七個職階。」

梅諾望向學生們。

「好的,有人還記得是哪七個職階嗎?」

誰也沒有舉手。在我疑惑地看向米夏後,她就低聲說道:

「還沒學過。」

「……我想也是。這個……是三年級的課程吧?」

唔,看來是個迷糊教師的樣子。我懷著這種想法舉手回答:

「『勇者部隊』是將成員分爲勇者Brave、賢者Wiseman、魔法師Mage、神官Healer、召喚士Summoner、聖騎士Cavalier與靈術師Shaman這七個職階的魔法。」

在我回答後,梅諾就很開心地說道:

「沒錯,正確答案。那麽,這位同學能順便答出來『勇者部隊』與『魔王軍』有什麽差異嗎?」

「盡管同屬軍隊魔法,但最大的差異在于,『魔王軍』是由魔王將魔力分給部下,而『勇者部隊』則是由部下將魔力分給勇者;『魔王軍』是以築城防衛爲主,而『勇者部隊』則是專門爲了攻陷魔王城所開發的魔法。」

將衆人之力集結在勇者一人身上,讓他打倒魔王。他們的總體戰力不如魔族,想要勝過魔族就只能擊潰我方的領導者。依靠力量統率軍隊的魔族一旦無人指揮,就會頓時化爲烏合之衆。

「不過,光是這樣還無法發揮『勇者部隊』的真正價值。藉由施展『聖域』,將夥伴的意念轉化爲魔力,將使得他們獲得足以與擁有強大魔力的魔族匹敵的力量。」

「沒錯、沒錯,這位同學有好好學習呢。『聖域』稱爲精神魔法,是個連在魔王學院都無法學習的魔法系統喔。就這層意思上來講,我認爲這次的學院交流對德魯佐蓋多也很有意義喔。」

只不過,還真是不可思議呢。彼此爲了打倒對方所開發的軍隊魔法,在經過兩千年後,如今居然要互相教導。

「話雖如此,但『勇者部隊』與『聖域』都是只有勇者才能施展的魔法,所以這次的目的與其說是要去學習魔法,不如說是要去學習術式,讓自己能窺看到更深的深淵。我想將來也會開發出魔族也能施展的應用魔法,所以這次的學院交流,老師認爲各位同學應該學習的重點是……」

話說到一半,梅諾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

「……咦?話說回來,我好像還沒教各位『聖域』的相關內容耶……?」

大概是終于注意到了吧,她一臉不可思議地說道。

「老師,不只是『聖域』,一年級也還沒教『勇者部隊』的魔法唷。因爲目前正在實習『魔王軍』的魔法。」

被指出這一點後,梅諾就像終于發現到似的,「啊……!」地驚叫一聲。

「難怪、難怪。抱歉,我把你們跟三年級的班級搞混了……!」

梅諾這麽說完後,臉上再度露出疑惑的神情。然後,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同學,你怎麽會知道『勇者部隊』的魔法?而且『聖域』的魔法,就連三年級生都還沒學到唷……」

「這沒什麽,那些都是以前看到會膩的魔法啦。還有,梅諾,你的解說有誤喔。」

我當場畫起魔法陣,施行起某個魔法。魔法陣上畫有複雜的術式,魔法線將我跟梅諾,還有米夏與莎夏等人連結起來。

「咦……?」

梅諾臉上滿是驚訝。

「……騙人的吧……這是……『勇者部隊』的魔法……」

大概是因爲在勇者學院見識過吧,梅諾一眼就看穿了我所施展的魔法。

「就算不是勇者也能施展『勇者部隊』這項魔法。只不過魔族還是用『魔王軍』會比較有效率。」

或許是腦袋跟不上眼前的發展吧,梅諾說不出半句話來,就只是茫然地注視著「勇者部隊」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