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阿諾斯小隊出陣



悠然的邁出步伐,朝勇者學院的學生們走去。

帶著一意劍的雷並排在我的身邊,而身穿<不死鳥法衣>的莎夏從對面走過來,米夏默默的跟在她身旁。

米夏帶來了八名粉絲小夥伴。

用視線向米夏詢問她們是否可行,而她則輕輕的點了點頭。

這樣一共十三人。符合學院對抗測試的人數標準了

「海涅」

像是工作做完的氣氛一般,他坐在巖石上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嗨,小哥。那個前輩,還真是挺弱的呢,那種的竟然是三年級,看來魔族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嘛」

海涅挑釁的笑著。

「如果是真正的勇者卡農本人,結界什麼的根本用不到吧」

原本愉悅笑著的海涅表情有些走樣了。

「你想表達什麼?」

「無論如何你終究只是個贗品。所謂的勇者,即是力與勇氣兼備的人物。

即使在大戰如火如荼其間,連魔族也會一同給予慈悲,能以凡人之驅與我等持續糾纏的那個男人,和你一丁點都不像呢」

「嘿ー欸。我不是勇者嗎?說得你好像很清楚一樣」

海涅作嘔般的說道。

「小哥你又懂人類的什麼了?好像是轉生者什麼的?就算你曾經見過勇者那又如何,我們可是連現在也一直能聽到他的聲音喔」

呼姆。真是有意思的發言。

擊潰他後我再詳細問個清楚吧。

「然後呢?這次是小哥會陪我們玩嗎?」

「阿阿。盡全力來吧。一同將你們這些傢伙無聊的自尊心,輕鬆的給粉碎殆盡」

在海涅身後的雷特利亞諾用食指按著眼鏡。拉歐斯站起身嘎吱嘎吱的掰著手指。選拔班一眾全員都露出充滿幹勁的表情。

「抱歉在你意氣風發的時候潑你冷水,但你們不會是選拔班的對手」

一邊如此說道,迪亞哥來了。

「話說回來,如果現在就開打的話,選拔班就是連戰了。

也許是在盤算能趁他們疲累的時候取勝也不一定,但這也太卑劣了吧。阿阿,還是說,魔王學院專門教這種事呢?」

迪亞哥嘲諷說道。

「很抱歉這裡可是勇者學院。這次的學院交流可不會讓你們使用這種手法的」

看來這傢伙才是最得意忘形的那個呢。

「和選拔班的比試就改天吧,本來是想這麼說的,但也不是不能理解你們想一雪前恥的心情。

那就先和我們這邊的三年級打完再說,這樣條件就一致了,如何?」

原來如此。

是打算邊打探我們的手排,邊讓選拔班休息吧。

和勇者學院的三年級戰完後,就變成是我們這邊連戰了。

把時間緊湊當作藉口,打算馬上就開始考試嗎?

真是無聊的小花招。

「無訪。那麼,就先從那邊的雜魚開始吧」

迪亞哥笑了。

可說是正中他下懷了吧。

聖水結界即使不是轉生者也可以使用的樣子呢

是打算盡可能削弱我們的力量,再讓選拔班給予最後一擊吧

「那麼,馬上開始吧。你們要哪個陣地?」

「那就水中都市吧」

轉過身,我們朝著湖邊走去。

「阿阿,先說一下,我不會用<水中活動>的魔法」

雷帶著清爽的笑容說道。

「……喂,那你要怎麼辦?這完全是水中戰喔?」

莎夏露出驚訝的發言。

「沒關係。我可以憋氣很長一段時間」

「啥?」

「還有不會的人?」

米夏輕輕的舉起手,促使著提出申請。

粉絲小夥伴的八人很尷尬似的舉起了手。

「……再怎麼說,因為湊數就放任不管而淹死的話有點……浮在水面上算數嗎?」

「讓我來支援?」

如果由米夏使用<水中活動>的魔法話,那麼粉絲眾的八人也能在水中活動吧。

「可是,這樣的話米夏的負擔太重了」

「不考慮那些有的沒的也行」

我用<水中活動>潛入湖水中。

接著使用<飛行>在水裡飛行著,朝著作為陣地的洞窟附近前進。

「等一下啦,那樣隨便敷衍好嗎?」

沙夏她們隨後追了上來。

我們來到陣地之後,<思念通訊>傳來了迪亞哥的聲音。

「兩軍,準備好了嗎。那麼接下來,魔王學院一年級生與勇者學院三年級生的特別對抗測試正式開始。請別玷污祖先的名譽與榮耀,堂堂正正的戰鬥吧」

迪亞哥宣告了測試開始的信號。

「首先,必須對那邊的聖水結界做些什麼對吧。有那個在的話,魔族的力量會減半」

「奪取勇者學院的校徽?」

米夏和莎夏看向我。

「聖水結界之所以能成立,是靠著那個校徽型魔具的力量控制湖水的水流,變得能在湧出的聖水中自由移動。能做到這些所以魔法術式才能成立。那麼,只要停止水流即可」

「可是,要怎麼做呢?」

米薩詢問著。

「很簡單」

我把手舉到眼前,刻劃一門魔法陣。

魔法陣在眼前漸漸擴大,魔力粒子因此激烈的奔流著。

「…………欸………………?」

莎夏明明多次看過我的魔法,卻還是因為驚訝而發出聲音。

「等、等等……等下啦……搞什麼,這份不尋常的魔力…………!?這比自習的時候還……?」

「在歷史課學過的吧,莎夏。兩千年前,暴虐魔王燒毀迪爾海德全土的魔法名稱」

莎夏驚愕的嘟噥著。

「難道說,至今為止還沒使出過真本事嗎……?」

「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沒抑制好國家就沒了。可是,如果有抑制魔族力量的結界在,正負相抵剛剛好吧」

黑色的太陽從魔法陣形成的砲塔中出現。

嘛,儘管如此這也不能說是全力就是了吶。

「毀滅吧,人類們。儘管品嘗魔王的力量便是」

漆黑的太陽所發出的暗光將水底覆蓋。

水也好、聖水也罷,都因為我放出的<獄炎殲滅砲>而全部瞬間蒸發。

宛如黑夜降臨的漆黑之中,聖湖被黑色的太陽給持續燃燒著。

「呼姆。已經沒必要憋氣了喔,雷」

不久後陽光照進黑暗之中,不一會就明亮了起來。

聖明湖的水全部乾涸,勇者學院的學生們橫躺在曾經是水中都市的地方。

「如果水沒了,即便能操縱水流也是徒勞。無論聖水如何湧出,也沒法產生形成結界的魔法陣了吧」

以魔眼看向湖畔,迪亞哥全身顫抖不已。

「……開玩笑…………吧…………聖明湖的水全……神所帶來的神聖之水被蒸發了嗎…………而且是,僅僅一次的魔法…………」

他以驚愕的目光投向空蕩蕩的聖明湖。

崩潰的三年級生們沒有人可以動彈。

完全不是可以繼續作戰的狀態。

我用魔法將倒下的傢伙們浮起,丟到了湖畔。

「呼姆,開局一發就定勝負了嗎。這就是三年級水準的話,勇者學院看來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吶」

朝著迪亞哥,發出了如此這般的<思念通訊>。

在湖畔邊的海涅、拉歐斯、雷特利亞諾露出險峻的表情。

「……搞什麼阿、那個是……一發魔法就將型成結界的湖水給蒸發什麼的……那個混帳……貨真價實的是個怪物阿……不是魔王,僅僅是個轉生者就有這種水平嗎……」

「……看來,和那邊三年級的水準明顯不同……我等祖先一直以這些人作對手嗎……還真多虧人類可以活到今天……」

「可是阿,越是強大讓他屈服的時候越爽快對吧。如果能把他封在結界裡面,總會有辦法的吧?」

三人像那樣洩漏著感想。

「在那邊三姑六婆什麼呢?接著就輪到你們了。快給我滾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