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阿諾斯組出陣

我悠然邁步,朝勇者學院他們那邊走去。



帶著一意劍席格謝斯塔的雷伊走在我身邊,莎夏穿著「不死鳥法衣」走在我的另一邊。米夏默默地跟在她身旁。米莎帶著粉絲社的八人走了出來。她用眼神詢問我有沒有問題,于是我點頭同意。

這樣總共十三人,滿足參加學院對抗測驗的人數。

「海涅。」

他就像剛做完一件工作似的坐在湖畔的岩石上,臉上滿是天真無邪的笑容。

「嗨,大哥哥。那位學長還真弱,三年級生竟然是那種水准,看來魔族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呢。」

海涅露出挑釁的笑容。

「是啊,如果是真正的勇者加隆,對付他根本不會用到聖水。」

方才笑得很開心的海涅,稍微變了臉色。

「你想說什麽?」

「不論怎麽說,你都只是個假貨。勇者是指兼具力量與勇氣之人。你一點也不像在大戰當時,就連魔族都會憐憫,總是作爲一個人不停煩惱的那個男人。」

「哦?你說我不是勇者?聽你說得好像很懂一樣。」

海涅唾棄似的說道。

「大哥哥你又明白人類什麽了?你是轉生者吧?或許你曾經見過勇者,但我們可是一直都能聽到他現在的聲音喔。」

唔,他說了很有意思的話。等教訓完之後,再讓他仔細說清楚吧。

「所以?這次是輪到大哥哥陪我們玩嗎?」

「好啊,要玩是可以,但也許會稍微連你們那無聊的自尊心一起毀掉。」

海涅背後的雷多利亞諾用食指推了推眼鏡,萊歐斯站起身喀喀地折著手指。傑魯凱加隆全員都露出想打的表情。

「抱歉在氣氛正熱的時候打擾各位,但你們的對手不是傑魯凱加隆。」

迪耶哥邊說邊走過來。

「說到底,如果現在就比的話,傑魯凱加隆就是連續出戰了。或許你們認爲趁我們疲憊時就能打贏,但這樣未免也太卑鄙了吧?啊啊,還是說,你們在魔王學院就是接受這種教育的嗎?」

迪耶哥嘲弄地說道。

「很抱歉,這裏是勇者學院。這次的學院交流,還請各位避免耍這種小手段。」

看來最得意忘形的人是這家夥啊。

「所以與傑魯凱加隆的學院對抗測驗就改日再進行──雖然我想這麽說,但我也不是不明白各位想一雪前恥的心情。如果各位願意先跟我們的三年級生交戰,這樣條件就公平了,各位意下如何?」

原來如此。是想摸清楚我們的底細,同時讓傑魯凱加隆休息吧?

先跟勇者學院的三年級生交戰的話,就變成是我方連續出戰了。是打算以時間不足爲由,在交戰後不讓我們休息就立刻開始測驗嗎?玩這種無聊的小手段。

「無妨。既然如此,就派你們那邊的雜兵過來吧。」

迪耶哥咧嘴一笑,一副正中下懷的嘴臉。

恐怕聖水結界,就算不是轉生者也能使用吧。或許是打算盡可能削弱我們的力量,再讓傑魯凱加隆給予最後一擊吧。

「那就立刻開始吧。各位要選擇哪一邊陣地呢?」

「水中都市就讓給你們。」

我們轉身前往湖畔。

「對了,先跟你們說,我不會用『水中活動』的魔法。」

雷伊帶著爽朗笑容說道。

「……那你打算怎麽辦?這完全是水中戰耶?」

莎夏驚訝問道。以雷伊的實力來看,這確實相當意外。

「放心,我憋氣可以憋很長。」

「啥?」

「還有人不會嗎?」

米夏微微擡手,催促其他人坦白,然後粉絲社八人就一臉尴尬地舉手。

「……就算是來湊數的,但放著不管就會溺死也有點那個呢……能不能讓她們浮在湖面上啊?」

「我來輔助?」

只要由米夏施展「水中活動」,粉絲社八人也能勉強在水中活動了吧。

「可是,這樣對米夏的負擔太大了。」

「不用想這麽多也沒問題的。」

我施展「水中活動」潛入湖中,用「飛行」在水中飛行,前往作爲陣地的洞窟附近。

「等等,這麽隨便行嗎?」

莎夏等人立刻追上。遠方傳來好幾道躍入湖中的聲響。那是勇者學院的學生們。水中都市就在潛入湖裏不遠的位置。他們會占據那裏,迅速地構築結界吧。

我們一抵達陣地,就聽到迪耶哥以「意念通訊」發出的聲音。

『兩軍准備好了嗎?現在開始魔王學院一年級生對勇者學院三年級生的學院對抗測驗。但願各位不辱先祖的名譽與榮耀,堂堂正正地戰鬥吧。』

迪耶哥喊出測驗開始的口號。

「首先要設法處理對方的聖水結界才行。只要那個還在,魔族的力量就會減半。」

「搶走勇者學院的校徽?」

米夏與莎夏看著我。

「聖水結界之所以會成立,是因爲他們能用校徽魔法具的力量控制湖水流向,自由移動湧出的聖水,藉此讓魔法術式得以成立。那麽,只要讓水流停止就好。」

「可是,要怎麽做啊?」

米莎問道。

「很簡單。」

我把手舉在眼前,畫出一門魔法陣,並在轉眼間擴大,冒出激烈的魔力粒子。

「…………咦………………?」

應該看我施展過魔法很多次的莎夏驚疑叫道:

「等、等等……你給我等一下……這、這是什麽非比尋常的魔力!這就連自習時都不曾看過……?」

「莎夏,你在曆史課曾學過吧?兩千年前,暴虐魔王將迪魯海德全境燒毀的魔法名。」

莎夏驚訝地喃喃說道:

「你該不會,至今都沒認真過……?」

「當然。要是不控制威力,國家就會毀滅。不過,既然這裏有能抑制魔族力量的結界,威力就剛剛好吧。」

漆黑太陽從魔法陣的炮塔出現。只不過,就算有結界也還是不行使出全力吧。

「要上喽,人類們。就好好見識一下魔王之力吧。」

漆黑太陽散發的黑光轉眼間就覆蓋住湖底。所有的湖水與聖水,都被我發出的「獄炎殲滅炮」給瞬間蒸發。在宛如黑夜來臨的黑暗之中,神聖湖泊被漆黑太陽持續焚燒。

「唔。雷伊,你沒必要憋氣了。」

不久後,光芒照進黑暗之中,讓湖底倏然放晴。聖明湖的湖水澈底乾枯,勇者學院的學生們倒在過去曾是水中都市的位置上。

「只要水乾了,就算想操縱水流也辦不到。就算會湧出聖水,也沒辦法用聖水畫起結界魔法陣。」

我將魔眼朝向湖畔,只見呆站在那裏的迪耶哥渾身發抖。

「……怎麽…………可能…………」

在驚愕與恐懼之下慘白的臉孔,結結巴巴地喃喃說道:

「聖明湖的湖水……衆神賜給……人類的神聖之水,居然乾枯了…………就只用……一發魔法…………」

他驚愕地看著乾枯的聖明湖。趴在湖底的三年級生們沒有一個站得起來,不可能繼續戰鬥了。我朝那邊發出魔力,讓倒下的他們浮起,送回到湖畔上。

「唔,開路用的一發就分出勝負了啊?三年級生竟然是那種水准,看來勇者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呢。」

我朝傑魯凱加隆他們發出這段「意念通訊」。湖畔旁的萊歐斯、海涅與雷多利亞諾露出凝重的表情。

「……這是怎麽回事……?一發魔法就將結界連同湖水一起全部蒸發掉了嗎……那家夥……是貨真價實的怪物啊……他還不是魔王,只是轉生者就有這種程度耶……」

「……看來跟對方的三年級生有著顯著的差距……我們的祖先居然是在對付這種程度的對手……還真虧人類能活到現在……」

「不過啊,愈是強悍的對手,讓他屈服時的心情也愈是爽快吧。只要封進結界裏,就總會有辦法對付不是嗎?」

三人傳來這種對話。

「還在那邊囉哩囉嗦講什麽廢話?接著就輪到你們了。趕快給我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