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學生的願望

「裏貝斯特大人,各部隊都沒有回應。」



魔王城這裏,裏貝斯特的部下因爲「意念通訊」不通而慌了手腳。

「請問我們該怎麽做?既然『意念通訊』不通,不是正在交戰,就是可能已經敗北了。我認爲應該要放棄派出偵察部隊,由本隊直接進攻。」

「……總覺得不太對勁。我不認爲他們會連施展『意念通訊』的空隙也沒有,就輕易敗給對方。最好還是認爲外頭設了某種陷阱。要是輕舉妄動,會正中對方的下懷吧。」

既然看不出敵人的手牌,就應該繼續等待時機,裏貝斯特看來是這樣判斷的。

「盡管令人氣憤,但我們就守城吧。」

只要待在魔王城裏就能獲得地形效果,也能受到魔王職階的裏貝斯特支援。守城戰才是「魔王軍」的看家本領。

「先累積魔力,一待對方現身,就讓他們瞧瞧我們的厲害。」

「遵命!」

裏貝斯特組一面不著痕迹地暗中准備大魔法,一面等待敵人的到來。

過了一會──

「哈!總算是找到了啊。那就趕快解決掉吧。」

魔王城東側,萊歐斯出現在可目視的距離內。

「萊歐斯還真是心急,不稍微玩一下會很無趣吧?」

西側是海涅。

「你們兩個可別大意了。還不知道對方會怎麽出招,請慎重行事。」

北側則是雷多利亞諾。

「發現敵影,北、東、西三個方向上,各有一名勇者!」

裏貝斯特的部下喊道。

「沒有只強化一人,而是分配給三個人嗎?不過,情況依舊不變。各位,要上了!讓他們見識一下魔王學院的力量吧!」

「收到!『絕水殲滅炮rio eiasu』預備!」

「『絕水殲滅炮』預備!魔法陣展開!」

魔王城上浮現巨大魔法陣,化爲十門炮塔。

「供給魔力開始!」

注入的魔力啓動魔法陣,讓光芒聚集到炮塔上。

「發射准備完畢!」

魔法分別瞄准萊歐斯、海涅與雷多利亞諾。

「上吧,『絕水殲滅炮』,發射!」

裏貝斯特毅然喊道,然而就在此時──

湖水籠罩起皎潔的聖光。

以萊歐斯、海涅和雷多利亞諾爲頂點,魔法線連成一個三角形,中央浮現一個巨大魔法陣,升起彷佛覆蓋住整座魔王城的光芒。

「……裏、裏貝斯特大人,魔力、魔力供給量突然減少,維持不住魔法陣!」

在魔王城上展開的「絕水殲滅炮」的魔法陣乍然消失。不僅如此,就連魔王城周圍的漩流也消失了。

「……使、使不出魔力!再這樣下去,魔王城會……!」

築城主大喊後,魔王城就攔腰折斷,被水流沖走。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外牆、地板與天花板眼看著逐漸瓦解,將城內的裏貝斯特等人拋出城外。魔王城的崩坍使得湖水激蕩起來。裏貝斯特施展「飛行」魔法在水中飛行,勉強重新站穩腳步。他立刻發出「意念通訊」。

「大家冷靜下來,預防敵人的攻擊,我立刻就去救援!」

「哦?你辦得到嗎?」

海涅出現在裏貝斯特背後。

「大哥哥是魔王職階,也就是將來會成爲魔皇吧?」

「這怎麽了嗎?」

海涅呵呵笑起。

「請看那裏。看得出來嗎?」

裏貝斯特朝海涅所指的方向看去。

有東西在一閃一閃地發光。魔王城崩坍的瓦礫在水中四散,朝著被拋出城外的學生們,聖炎從湖底不斷地發射出來。

「不、不行……反魔法也完全施展不……呃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

水中回蕩著淒厲的慘叫。勉強還在運作的「水中活動」魔法,將他們的聲音微弱地傳給裏貝斯特。

「哈!真弱!一旦變成這樣,魔族還真是脆弱呢!」

萊歐斯連續施展「聖炎saifua」,一一焚燒著學生們。反魔法與恢複魔法都被結界封住的他們,只能束手無策地在水中倒下。

「啊哈哈哈哈哈,真是難堪啊。簡直笑死我了,這麽丟人現眼的家夥,居然會是將來的魔皇。魔王學院到底在教什麽啊?怎麽對夥伴見死不救嗎?」

朝著愉快大笑的海涅,裏貝斯特的眼神凶狠起來。盡管想從劍鞘中抽出魔劍,卻因魔力不足而沒辦法抽出。

「爲什麽你們的魔力會變弱,要我告訴你嗎?」

海涅就像在嬉鬧似的說道:

「融入這片湖水裏的聖水會制造出特殊的魔力場。只要好好運用,就能作爲魔力源使用,否則就會反過來幹擾魔力的行使唷。不過就算跟你說,你也辦不到這麽困難的事吧。」

海涅特意用裏貝斯特也能理解的方式,將聖水作爲魔法具啓動。

「原來是這麽一回事啊……不過,這件事你應該隱瞞到最後的!」

裏貝斯特正確分析了海涅的魔力流向,以完全相同的方式將聖水作爲魔法具啓動。

然而,這是陷阱。

「…………啊……呃……」

裏貝斯特的根源直接染上聖水之力。能給予人類增強魔力恩惠的聖水,對魔族卻是一種毒。這股神聖之力從內部撕裂著他的身體,全身上下溢出大量的鮮血。

「啊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魔王學院的學生果然辦不到這麽困難的事呢~」

海涅譏笑他,高舉右手。

「來吧,我的聖劍。大聖地劍傑雷。」

他的手掌上聚起光芒,在轉眼間化爲實體。散發深綠光輝的聖劍握在海涅手中。

「喂,趕快盡全力施展反魔法吧。我雖然會手下留情,但要是正面接下這招,可是會死的唷!」

海涅當場揮下大聖地劍。驚人的魔力奔流與劍壓將湖水一分爲二。或許是使魔的隼鳥遭到波及了吧,「遠隔透視」的影像就此中斷。

「……裏貝斯特同學…………!」

湖畔傳來梅諾彷佛悲鳴的叫喊。下一瞬間,她橫眉怒目地沖到迪耶哥面前。

「趕快把所有學生救起來!要是出了什麽事,勇者學院可脫不了責任!」

對于大發雷霆的梅諾,迪耶哥十分刻意地歎了口氣。

「就算你這麽說,但我們也沒料到魔王學院的學生會這麽弱啊。在我們學院的小組對抗測驗中,沒辦法自行歸來的學生,在這數百年內可是一個也沒有。當然,我們會立刻派人救援,但要將自己學生的無能怪罪到我們身上來,我們也很爲難啊。」

梅諾氣得咬牙切齒。她有滿坑滿谷的話想說吧,不過她認爲當務之急是要拯救學生,因而把這些話都吞了回去。

「有空說話還不趕快去救人!你還在這裏做什麽啊!」

「我剛剛已經派使魔去叫人了。只是事發突然,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到人手來幫忙。還請稍待片刻。」

梅諾傻眼了。對抗測驗可是模擬戰爭,會有人受傷,也會發生事故。必須作好周全的准備以防萬一。但她大概沒料到對方居然完全沒有預防緊急狀況吧。

梅諾就像再也待不下去似的朝湖面沖去。

「別著急。」

我抓住她的肩膀,阻止她跳入湖中。

「在那個結界裏,魔族能做的事情很少。」

「就算是這樣,我也等不下去了!」

「連五秒也等不了?」

我話一說完,她就瞠圓了眼。接著,湖面濺起盛大水花。

倒下的學生們接連浮出水面,從湖裏飛上天空,然後一個接著一個地輕輕落在地上。

「這是阿諾斯同學做的……?」

「只要沒在交戰,要把人拉上來是易如反掌。」

用魔法從湖水裏拉上來的學生們,我讓他們全員躺在湖畔旁。

「……裏貝斯特同學……!」

梅諾沖到傷勢最重的裏貝斯特身旁,立刻畫起魔法陣,對他施展「抗魔治愈」的魔法。

然而,傷勢卻絲毫沒有恢複。

「……爲什麽……?騙人的吧……」

梅諾繼續注入魔力,但裏貝斯特的身體依舊血流不止。

「……爲什麽……拜托,要生效啊……我求求你……!」

「梅諾老師,沒有用的。形成聖痕了。」

梅諾瞥了一眼作出沒同理心發言的迪耶哥。她繼續施展魔法,同時厲聲問道:

「這是什麽意思?」

「聖魔法所造成的重傷,會像那名學生一樣形成聖痕。這樣的話,恢複魔法就再也無效了。之後就只能賭在他的生命力上了吧。」

「給我治好他!」

「沒聽到我方才的說明嗎?恢複魔法是無效的。」

「這是勇者學院的責任吧!居然在對抗測驗中用上這麽危險的魔法,究竟是何居心?還有聖水的事,我剛才已經抗議過很多次了吧!」

「唉呀,這可不是危險的魔法喔。實際上,勇者學院的學生從未有形成聖痕的例子。這全是魔王學院的學生太弱的關系吧?至于聖水的事,就跟我方才說明的一樣,並沒有你說的那種魔法具。在我方的認知裏,這裏是個會引發麻煩魔力場的環境,就只是你們的學生沒有能力適應這裏才會造成這種結果吧。」

「要我拿出這是魔法具的證據也行啊!」

「這我是無所謂,不過我方對此是一概不知情。如果我方是故意的話也就算了,你這樣藉故發難,我方也很爲難啊。唉,這是起不幸的事故吧。就讓我們當作是今後的教訓吧。」

還真虧他能把事情撇得這麽乾淨。

「而且我雖然不介意和你爭論聖水的事,但當務之急應是想辦法醫治你們的學生吧?」

梅諾無言以對,迪耶哥就這樣離開了。

她依舊持續施展恢複魔法,但不論注入多少魔力都無法治好裏貝斯特的傷勢。

「……阿諾斯同學……」

梅諾就像祈求般的望著我。

「你何必這麽擔心?聖痕是治得好的。」

「真的嗎?」

我點頭回應,單膝跪在裏貝斯特身旁,把手放在形成聖痕的部位,被大聖地劍傑雷刺穿的胸口附近上。就在這時,裏貝斯特的手緩緩動起,用力抓住我的手臂。

「……對不起……老師……我無法回應你的期待……」

聽到他這麽說,梅諾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嗯嗯,抱歉……裏貝斯特同學,是老師不好,爲了無聊的小事生氣,讓學生身陷險境……我沒資格當老師……」

「……才沒有……這回事……老師……是……最優秀的教師……我想要……證明……這一點……」

裏貝斯特斷斷續續地說。

「這個……」

裏貝斯特張開另一只手,掌心上有勇者學院的校徽。

「這個怎麽了嗎……?」

「……是他們……用來……操縱聖水的……魔法具……只要沒有這個,他們的力量就會減半……」

原來如此。能隱匿聖水也是靠這個吧?

「你在被聖劍刺穿之前,沒有施展反魔法,而是把魔力全用在魔眼上了啊?」

是不惜讓自己毫無防備,也要看穿操控聖水的魔法具吧。這樣說不定會死,還真是令人敬佩的覺悟。

「……不適任者……」

裏貝斯特呼喚著我。

「你是個討厭的男人……我最討厭你這種人了……」

「也是呢。」

他使勁握住我的手臂。

「……可是,我……今天……第一次覺得……要是我有……像你那樣的力量……就算不尊貴……我要是能像你一樣強的話……」

「別再說了,裏貝斯特同學。這是勇者學院在作弊喔,居然准備聖水這種卑鄙的魔法具。我會向七魔皇老提出正式抗議的。」

裏貝斯特咬緊牙關,搖了搖頭,流下淚水。

「……不好意思,就拜托你了……請……阿諾斯……請你……」

「你什麽也不必說,裏貝斯特。」

要他把話全說出來也太殘酷了。我相當了解他的心情。

我也知道他絕對不想用抗議解決這件事。

「你很出色地盡到先遣隊伍的職責了。讓我得知有運用聖水的結界術式,還有操作聖水的魔法具存在。」

我在消去裏貝斯特的聖痕後站起身。

「之後就交給我吧。我會堂堂正正地讓他們見識地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