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聖明湖的結界



「那麼,接下來由勇者學院選拔班『吉爾加卡農』,對魔王學院三年級生的利貝斯特小組,學院對抗測試正式開始。

別給祖先的名譽以及驕傲染上汙點,堂堂正正的戰鬥吧」

迪亞哥宣告了測試開始的信號。

在湖畔邊的我們,透過魔法<遠隔透視>旁觀水中的景象。

在湖內,勇者學院所使役的鷹隼宛如飛翔一般游著,透過魔法<遠隔透視>將牠眼裡所見的影像傳遞出來。

「抱歉呢,阿諾斯同學」

梅諾瓦來到我身旁說道。

「道什麼歉?」

「利貝斯特同學的事。冷嘲熱諷的詞語,被說了很多吧」

「沒什麼,皇族派的那種說詞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

梅諾瓦臉上浮現出非常抱歉的表情。

「利貝斯特同學呢,平常是很溫柔的孩子。但是,在所有人中是最尊敬於暴虐魔王,對自己的血脈感到驕傲」

一邊使用<遠隔透視>凝視著,梅諾瓦說道。

「利貝斯特同學現在擁有能爭奪三年級首席的實力。可是在剛入學的那個時,可是吊車尾的喔。因為無法使用魔法<魔王軍>,所以利貝斯特當不了班長」

「這還真是意外吶」

「對吧。利貝斯特同學不太喜歡爭執。所以,內心某處在拒絕著為了戰鬥所研發出來的軍隊魔法和攻擊魔法」

「真不像是魔族的男人」

「也許如此呢。原本他呢,討厭將暴虐一此表現淋漓盡致的魔王喔。肯定在某處也不認可持有那份血脈的自己吧」

真麻煩。

不管祖先怎麼樣、血脈如何,自己就是自己。

嘛,在這個時代要如此思考也不怎麼容易吧。

「是什麼改變了那個男人?」

似乎是回想起那個時候吧,梅諾瓦帶著懷唸的表情說道。

「那是那孩子還是二年級生的時候,跟我說明自己雖然學了<魔王軍>但其實相當不喜歡爭鬥。是否該從魔王學院休學來找我商談了」

魔王學院的課程偏向於戰鬥。

對於討厭爭鬥的人來說,十分頭疼吧

「所以,我這麼說了。軍事魔法<魔王軍>呢,確實是為了戰爭才研發出來的魔法。但是,始祖肯定是為了守護魔族才會開發出這個魔法的。

不然是那樣的話,被眾多敵人狙擊性命的暴虐魔王,不可能會使用將自己魔力分配給部下的魔法的」

嚄。

「那是教科書上寫的嗎?」

「如果只是照本宣科的話,就不需要教師了吧」

確實如此。還真是挺有教師風範的發言。

「阿諾斯君不這麼認為嗎?」

「那麼,究竟是如何呢」

這麼說完之後米夏面朝這邊。

宛如看穿一切一般露出了微笑。

「雖然討厭爭,但為了守護某些事物時有時也須用依靠力量。

我告訴他,也許,始祖也和利貝斯特同學一樣並不喜歡戰鬥吧。我覺得對他來說,這點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然後利貝斯特同學開始尊敬始祖,作為皇族派也開始擁有自豪感」

「偏過頭了,所以才變成皇族派了吧」

梅諾瓦露出了苦笑。

「有點像那麼回事呢。我覺得他比一般人,更對暴虐魔王抱持特別的感情」

所以,才會比一般人更討厭自稱暴虐魔王的我。

恐怕,他也對如此教導自己的恩師抱持著敬意。

正因如此,即使不想對我低聲下氣,也想要回應梅諾瓦的想法。

「看好了。他是我自豪的學生。肯定會贏的」

梅諾瓦笑著。

透過<遠隔透視>一看,兩邊陣營也差不多要開始行動了。

選拔班將據點設在湖中神殿,以及週遭排列著建築物的水中都市內,而利貝斯特班則是以巖山眾多的水中洞窟附近作為陣地。

因為使用魔法<水中活動>,所以只要魔力不枯竭就不用擔心會窒息吧。

「利貝斯特大人,準備好了!」

部下們以堅定的態度說道。

利貝斯特除了出身優良,也同時擁有相符合的實力,從小隊成員的語氣中可以看出持有尊敬的態度。

又或是說,這都是多虧那一度從吊車尾,爭取到首席的努力結果呢。

「上吧」

「是!」

首先是約定成俗般那樣,利貝斯特在自己的陣地上建起了魔王城。

宛如塔一般的細長城寨。其周圍激烈的水流形成了漩渦,化身為阻止侵入魔王城的牆壁。

由於水流的變化,被吸入其中的魚以及巨巖被水流形成的漩渦吞噬,滋啪滋啪的被撕成了粉碎。

看來,這地形擁有強化水屬性魔法的效果。

只憑溢出的魔力就能形成如此程度漩渦的魔王城,既然能以兩人之力就建造出來,看來利貝斯特班的成員在築城防守上十分優秀。

「非常漂亮的魔王城」

透過<遠隔透視>所見,米夏嘟噥道。

「應該說不愧是三年級生。那種魔王城一年級是做不到的呢」

米夏不可思議的歪著小腦袋。

「除了妳以外的話呢」

她點了點頭。

「咒術師,首先進行偵查。<勇者部隊>和<魔王軍>最大的差別就是除了勇者之外,還有賢者在。

那些傢伙無法建構如同魔王城般的陣地,反之可以憑藉賢者來使用特殊支援魔法」

呼姆。不愧是三年級生,多少學了些關於<勇者部隊>的事情。

利貝斯特班的巫師共有三人。其中一人展開魔力網,用來確認勇者學院的位置。一人使用著魔眼,探索著魔力的變化。

然後一人則是用魔法操控水裡遊走中的魚,詳細的探索敵方的動向。

搜尋的是,賢者。

<勇者部隊>,是為了強化勇者所研發的魔法

舉例說,魔導士的恩惠可以強化攻擊魔法,治療師則可以提供回復魔法強化的恩惠,諸如此類的給勇者進行強化。

而魔導師和治療士則會代替承受缺點。

然而,只有賢者不太一樣,靠著<勇者部隊>影響下的人類魔力,對部隊全體施加著支援魔法。

只要賢者存在,勇者們都可以被強化。為此,將賢者無力化是首要條件。

「利貝斯特大人」

巫師們說道。

「這邊也是,即使想展開魔力網也會被中斷」

「魔眼也一樣,完全看不到對方的魔力」

就是說完全無法進行偵查。

利貝斯特沉思著。

「恐怕是使用反魔法妨礙了魔法施展吧」

「組建由魔劍士、呪術師、治療士編成的偵查部隊吧。盡量避免進行交戰。如果有些許異狀,請馬上用<思念通訊>進行報告」

「明白了」

從魔王城中,派出了利貝斯特的三個部隊,合計九人。

各自透過不同路線,向著作為選拔班據點的水中都市出發了。

他們慎重的向敵人前進著。

「所謂的飛蛾撲火,就是指這麼一回事吧」

拉歐斯出現在水中城市正入口的部隊前。

「利貝斯特大人,現身了。是勇者!」

呪術師使用<思念通訊>說道。

但是,沒有回話。

「利貝斯特大人?利貝斯特大人……!?」

無論呼喚多少次也沒有回應。

<思念通訊>中途斷訊了。

「哈。為什麼<思念通訊>不能用,知道嗎?」

拉歐斯的拳頭上纏繞著發出神聖光輝的火焰。

儘管是在水中,火焰依然燦爛的燃燒著。

「我們會爭取時間。你先回魔王城去吧!」

魔剣士打算從鞘中拔出魔劍。

然而,卻拔不出來。

「什、麼……?」

就在那一瞬間,拉歐斯接近了魔劍士。

「接好了!」

「糟――」

拉歐斯的拳頭向著魔劍士的鳩尾刺去。

被神聖的火焰包圍,魔劍士應聲倒地。

「嘖……!」

治療士馬上使用<抗魔治癒>。

但是,才剛一描繪出魔法鎮,它就消失了。

「……難道說…………?」

「終於注意到了嗎,你們的魔力變弱了唷」

拉歐斯逼近。治療士打算拉開距離,可是腳無法隨意行動。

「不僅僅是魔力,連身體能力也是喔。現在的你們力量連弱小的人類都不如阿!」

治療士被火焰包圍,隨後呪術師也被打敗了。

「哈。真沒勁。這樣一來,連聖劍都不用拔了」

拉歐斯當場使用<思念通訊>。

「海涅,雷特利亞諾,這邊結束了喔」

「我這邊也打倒了」

「這邊也收拾完畢。這如此一來對方就沒眼線了。就這樣朝著魔王城進攻吧」

拉歐斯離開水中都市,以魔王學院的陣地為目標。

「真奇怪……」

透過<遠隔透視>所見,梅諾瓦嘟噥道。

「因為魔力場沉澱而魔力變弱的話,勇者學院也是同樣條件才對。然而,對方卻能使用<思念通訊>……。

如果是耗魔力大的魔法還可以理解,但先前的<思念通訊>只需要注入比普通再多一些的魔力……」

她沉思著。

「如果說是封印了利貝斯特班的魔力,那應該使用了什麼魔法才是

然而勇者學院的學生們完全看不出有使用那個的跡象……即使是用不用接觸對方就能施展的魔法,無論如何範圍也太廣了」

一邊用手摸著腦袋,梅諾瓦露出苦澀的表情。

「呼姆。換句話說,為了有利於勇者學院那邊,而在做著不正當是情的意思嗎?」

「……雖然是這麼懷疑可是證據不足呢……。如果被回了是他們純粹很優秀的話就無話可說了,因為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

但是,她的表情並不像是接受了。

「證據的話倒是有」

「欸……?」

「使用了能溶於水的聖水。那是一種沒有形狀的特殊魔具。對人類來說是可以引出力量,給予魔力的恩惠,相反對魔族的場合則會變成毒」

這是為了封印魔族,眾神帶來的神聖之水。

兩千年前能使用的人也十分有限,看來是被繼承下來了。

聖水是實用性高的魔具。

這種使用方式我也是第一次見。好像創造出能很好隱瞞聖水存在的方法。

「水中描繪著能將聖水融於水中的魔法陣」

經過我的指出,梅諾瓦凝視著魔眼,一動也不動的凝視著水中的情況。

「……雖然完全搞不清楚……說起來同樣都是水,還可以分辨出之間的不同嗎……?」

很難吧。

魔力被很好的隱藏著。

「讓我看看」

觸摸著梅諾瓦的魔眼,在那之中描繪著魔法陣。書送我的魔力,強化她的魔眼。

「欸……?這是…………?」

「可以看見魔力了吧。這就是余所見的世界」

正因為梅諾瓦的魔眼水平夠才能做到這種事。不然最糟的話,眼睛可是會瞎掉的。

「……難以置信………….這個,超越了物質的範疇,竟然能看見魔力什麼的……」

梅諾瓦的視線朝向<遠隔透視>所映出的水內景象。

如果是現在的她,就能很清楚的看見描繪將聖水融於水的魔法陣吧。

「這個是……結界系的術式對吧……?雖然不知道具體的效果……」

「引出聖水的力量,提升結界內人類的魔力,並將魔族的力量封印的魔法效果。聖水會從聖明湖中湧出。

對勇者學院那邊來說可以提供無窮的魔力,而對魔族則是無止盡的削減著魔力」

「……那算什麼阿、這個……這已經不單單只是地利之類的問題了。只有勇者學院那邊才能使用的無止盡的魔力源……」

梅諾瓦憤憤不平。

雖然知道聖水會湧出,但只要不引出力量既不會成為毒也不會成為藥。沒想到會假借學院測試之名使用這個。

是因為不想留下遺恨而追求勝利呢。

還是說,沒有注意到這個呢?

「要怎麼做?有那個在,就不能成為很好的勝負吧」

「謝謝你。有這麼多證據的話足夠了。我去抗議吧」

梅諾瓦臉上寫滿憤怒,朝著迪亞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