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聖明湖的結界

「那麽,現在開始勇者學院精英班『傑魯凱加隆』對魔王學院三年級裏貝斯特組的學院對抗測驗。但願各位不辱先祖的名譽與榮耀,堂堂正正地戰鬥吧。」



迪耶哥喊出測驗開始的口號。

湖畔旁的我們以「遠隔透視rimuneto」的魔法觀看水中的情況。而在湖中,勇者學院役使的隼鳥有如飛翔般的遊著,用魔眼將影像傳送到「遠隔透視」上。

「阿諾斯同學,剛才真是抱歉。」

梅諾來到我身旁說道。

「爲何道歉?」

「就是裏貝斯特同學說的那些話。說你是討厭的男人什麽的,對你相當惡劣不是嗎?」

「沒什麽,皇族派的那種主張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

梅諾露出一臉非常抱歉的表情。

「裏貝斯特同學平時是個很溫柔的孩子喔。不過他比其他人更加尊敬暴虐魔王,以自己的血統爲榮。」

梅諾一面注視著「遠隔透視」,一面娓娓道來。

「裏貝斯特同學現在雖然具有足以爭奪三年級首席的實力,不過在剛入學時,他的成績可是吊車尾的喔。施展不了『魔王軍』,也沒能當上組長。」

「這還真是意外呢。」

「對吧。裏貝斯特同學不太喜歡與人爭執,所以心中某處排斥專爲戰鬥開發的軍隊魔法與攻擊魔法。」

「哎呀,還真是個不像魔族的男人。」

「或許吧。他曾經討厭暴虐至極的魔王喔。我想那時候的他,就連繼承魔王血統的自己也不認同。」

還真是麻煩。不論祖先是誰、血統爲何,自己就是自己。不過在這個時代,就連要這麽想都很不容易吧。

「那麽,是什麽改變了那個男人?」

或許是回憶起當時的事情吧,梅諾帶著懷念的表情說道:

「他二年級時,我擔任起『魔王軍』課程的教師,他在那時跑來向我坦白說他真的不喜歡與人爭執,還跟我商量說他想要放棄就讀魔王學院喔。」

畢竟魔王學院的課程偏向戰鬥呢。倘若討厭與人爭執,會想退學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于是我就跟他說明:『魔王軍』是軍隊魔法,確實是專爲戰爭開發的。可是,始祖肯定是爲了守護魔族才開發這項魔法的。假如不是這樣,那麽遭許多敵人觊觎性命的暴虐魔王,又怎麽會創造出將自己的魔力分配給部下的魔法呢?」

喔,她說了有趣的話。

「這是教科書上寫的嗎?」

「如果只教學生教科書上的內容,那就用不著教師了吧?」

的確,她這句話很有教師的風範。

「阿諾斯同學不這麽覺得嗎?」

「嗯,真相會是怎樣呢。」

聽到我這麽說,米夏就轉過頭來。她彷佛看透一切似的微笑著。

「就算討厭與人爭執,有時也需要守護事物的力量。說不定始祖也跟裏貝斯特同學一樣不想要戰鬥,我當時是這樣告訴他的。我想這對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句話。從那時候起,裏貝斯特同學就開始尊敬始祖,以身爲皇族爲榮了唷。」

「然後尊重過頭,成爲了皇族派。」

梅諾露出苦笑。

「是有點呢。我想對他來說,認爲暴虐魔王是特別存在的心情比一般人來得強烈喔。」

所以才會超乎一般地厭惡自稱是暴虐魔王的我啊?或許他也對當時開導自己的恩師抱持敬意吧。

因此不惜向討厭的我讓步,也想要回應梅諾的期待。

「看好吧,他可是我引以爲傲的學生,一定會贏的。」

梅諾笑道。

我們看向「遠隔透視」,雙方陣營差不多要展開行動了。

傑魯凱加隆將據點設置在神殿與建築物栉比鱗次的水中都市裏,裏貝斯特組則是以岩山衆多的水中洞窟附近爲陣地。

由于他們施展了「水中活動koko」的魔法,只要魔力不枯竭,大概就不用擔心窒息。

「裏貝斯特大人,我們准備好了。」

部下以毅然的態度說道。不知是裏貝斯特出身名門,還是他實力高超,能在組員們的話語中感到敬意。

又或者是他從吊車尾一路努力到足以爭奪首席的成果也說不定。

「動手吧。」

「遵命!」

首先是依照標准程序,裏貝斯特在自家陣地上建起魔王城。那是座有如高塔般的細長城堡。周圍的水流激烈地卷起漩渦,化爲阻擋外敵侵入魔王城的水牆。

因爲水流變化而被吸進來的魚只與巨岩,就這樣遭漩渦吞沒,被洶湧的水流絞成碎塊。

看來是具備強化水屬性魔法的地形效果。光是散發的魔力就能形成這麽激烈的漩流,這種魔王城居然只靠兩個人就建造出來,看來裏貝斯特組的築城主Guardian還挺優秀的。

「漂亮的魔王城。」

米夏看著「遠隔透視」喃喃說道。

「該說不愧是三年級生吧。這種水准的城堡,一年級生還造不出來。」

米夏不可思議地微歪著頭。

「是指除了你以外的一年級生。」

就像是接受了這個說法,她重新看向「遠隔透視」。

「咒術師Shaman先進行偵查。『勇者部隊』與『魔王軍』最大的差異,就是除了勇者之外,其余都是賢者。他們雖然無法建造相當于魔王城的據點,但相對地,應該能經由賢者施展特殊的支援魔法。」

三年級生到底是稍微學習過「勇者部隊」的樣子。

裏貝斯特組的咒術師有三人。一個人展開廣範圍的魔力網,確認傑魯凱加隆的位置;一個人使用魔眼探查魔力的變化;最後一個人用魔法操控湖裏遊泳的魚只,前去詳細調查敵人的動向。

他們在找賢者。「勇者部隊」是爲了強化勇者的魔法,比方說魔法師與神官會分別帶給勇者攻擊魔法強化與恢複魔法強化的恩惠,然後由魔法師與神官代替勇者承受強化時的負面效果。

不過,賢者就有點不一樣了。這個職階能使用受到「勇者部隊」影響的人類魔力,對部隊整體施展支援魔法。賢者的存在能讓勇者們獲得強化,所以他們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讓賢者喪失戰鬥能力。

「裏貝斯特大人。」

咒術師們向他回報。

「情況不太對勁。總覺得無法隨心所欲地操控作爲使魔的魚只。」

「我這邊也是。即便想展開魔力網,也立刻就被中斷了。」

「魔眼也一樣,完全看不到對方的魔力。」

也就是完全無法進行偵察。裏貝斯特沈思了一會。

「這恐怕是應用反魔法的技術在幹擾魔法吧。」

「讓魔劍士Cavalier、咒術師、治療士Healer組成部隊出城偵察吧。要盡可能避免交戰,一旦感到些許異常,請立刻用『意念通訊』向我回報。」

「遵命。」

裏貝斯特組派出三只部隊,合計九人離開魔王城,兵分三路前往作爲傑魯凱加隆據點的水中都市。

暫時沒有異常,他們慎重地前往敵地。

「飛蛾撲火,就是這麽一回事呢。」

在前往水中都市正面入口的部隊面前,萊歐斯現身了。

「裏貝斯特大人,敵人出現了。是勇者!」

咒術師施展「意念通訊」;然而無人回應。

「裏貝斯特大人?裏貝斯特大人……!」

不論呼叫再多次,都還是一樣沒有回應。「意念通訊」傳到中途就斷絕了。

「哈!你們知道爲什麽沒辦法用『意念通訊』嗎?」

萊歐斯一握緊拳頭,就從中噴出閃耀著神聖光輝的火焰。即便是在水中,聖炎也依舊輝煌地燃燒。

「我們來爭取時間,你們快回魔王城!」

魔劍士打算抽出魔劍。

但是卻抽不出來。

「什……麽……?」

趁這瞬間的破綻,萊歐斯逼近到魔劍士身旁。

「看招!」

「糟了──呃啊……」

萊歐斯燃燒的拳頭打在魔劍士的心窩上,曲起的身體遭聖炎吞沒,當場無力倒下。

「啧……!」

治療士立刻施展「抗魔治愈」,然而魔法陣才畫到一半就消失了。

「……這……該不會…………?」

「終于注意到了嗎?是你們的魔力變弱了啦。」

萊歐斯邁開步伐。治療士盡管想拉開距離,雙腳卻遲遲無法移動。

「不僅是魔力,就連身體能力也是喔。你們現在就只有比弱小人類還弱的力量啦!」

治療士被火焰吞沒,咒術師也很快就被打倒了。

「哈!真不起勁。這點程度,也用不著拔聖劍了呢。」

萊歐斯當場施展「意念通訊」。

「海涅、雷多利亞諾,我這邊結束了喔。」

「我也打倒了唷。」

「我也收拾好了。這樣就奪走對方的魔眼了吧?就這樣進攻魔王城喽。」

萊歐斯離開水中都市,前往裏貝斯特組的陣地。

「太奇怪了……」

梅諾看著「遠隔透視」喃喃說道。

「如果是因爲魔力場淤塞導致魔力衰減的話,勇者學院應該也處于相同的情況。然而他們卻能施展『意念通訊』……要是彼此的魔力差距很大還可以理解,但方才施展的『意念通訊』帶有的魔力倒不如說比平時還要微弱……」

她沈思起來。

「裏貝斯特組的魔力被封住了,所以他們應該是施展了某種魔法,但在勇者學院的學生們身上卻完全看不出這種迹象……如果不是直接施展在對手身上的魔法,再怎麽說範圍也太大了……」

梅諾抓著頭,露出苦澀的表情。

「唔,你是想說勇者學院作弊,讓他們占有優勢嗎?」

「……是有嫌疑,但毫無證據……要是對方宣稱這只是他們很優秀的話,我們也無從反駁,而且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性……」

說是這麽說,卻一臉無法接受的表情。

「要證據的話,有喔。」

「咦……?」

「他們是使用融入湖裏的聖水。那是不具形體的一種特殊魔法具。只要能發揮其力量,就能爲人類帶來增強魔力的恩惠,對魔族則反而會是一種毒。」

這是爲了封印魔族,由衆神賜給人類的神聖之水。就連在兩千年前都很少人懂得使用,不過看樣子是有把方法傳承下來呢。

聖水是應用性很高的魔法具,這種用法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們創造出能巧妙隱匿聖水存在的方法了啊?

「簡單來說,就是他們用融入水中的聖水畫魔法陣。」

我一指出這點,梅諾就睜大魔眼凝視水中的情況。

「……完全看不出來……說到底,真的有辦法區分出融入水中的另一種水嗎……?」

很難吧。因爲他們巧妙隱藏了魔力。

「就讓你見識見識吧。」

我碰觸梅諾的魔眼,在上頭畫起魔法陣。我注入我的魔力,強化了她的魔眼。

「咦……?這是…………?」

「魔力看得很清楚吧?這就是我眼中的世界。」

正因爲她的魔眼有一定的水准,所以才能強化到這種程度。否則,最慘將會導致失明。

「……難以置信…………魔力居然看得比物質還要清楚……」

梅諾看向顯示在「遠隔透視」上的水中情況。如果是現在的她,應該能清楚看出融入湖裏的聖水所畫的魔法陣吧。

「這是……結界系的……術式吧……?雖然不清楚具體的效果……」

「是發揮聖水的力量,提高結界內人類的魔力,同時封住魔族力量的魔法效果。聖明湖會湧出聖水,所以對勇者學院會無限量地供給魔力,但對魔族則是會無止盡地削減魔力。」

「……這算什麽……這怎麽說都不只是占有地利的程度了。是只有勇者學院才能使用的魔力源吧……」

梅諾氣得火冒三丈。雖然知道這裏會湧出聖水,但只要不發揮其力量,就不會有任何影響。沒想到他們居然會在學院對抗測驗的名目上使用。

他們不惜對今後的關系造成遺恨也想獲勝嗎?還是說,他們以爲這點把戲不會被發現?

「要怎麽做?要是允許這種事,就根本無法比賽了。」

「謝謝,有這些證據就夠了。我這就去向對方抗議。」

梅諾橫眉怒目地朝迪耶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