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學院對抗測試



之後隔天――

為了學院對抗試驗,我們拜訪了城牆外的聖明湖。

魔王學院、勇者學院的學生們,為了對抗測試認真的在進行魔具檢查。

因為昨天的事而氣氛變得險惡的兩校學生,絕不會對上眼,互相散發出令人坐如針氈的緊張氣氛。

可以說兩邊都將目光放在這次的對抗試驗上。

上課鐘聲一響,迪亞哥說道。

「那麼,開始進行今日的學院對抗測試吧。正如各位所知道的那樣,對抗測試使用軍勢魔法來進行

勇者學院用<勇者部隊>,魔王學院用<魔王軍>的魔法。因為特性各有千秋,所以會成為很有意義的訓練吧」

平淡說明的迪亞哥,眼裡蘊含著令人感到不快的光芒。

「陰暗的感覺」

身旁的米夏嘟噥著。

「呼姆。確實,看上去不怎麼正能量。是兩千年前很常看到的臉色」

「被困在憎惡的牢籠中了」

說的真巧妙。

可是,假設那是對魔族抱有的憎惡好了,會對至今沒什麼交流的對像有著那麼大的敵意嗎。

即使有昨天發生的事,沸點也太低了。

「作為試驗的場所,就是這個聖明湖。換句話說就是進行水中戰。這是為了不讓魔法波及到加拉底造成傷害所做的措施。

水面上刻劃反魔法的自然魔法陣,會將水裡的攻擊魔法造成的影響控制在最小限度。所以千萬不要在湖面上行使魔法」

加拉底也有普通人。與魔族不同,身子十分虛弱,若是在外面用魔法可是會出大事的吶。

「另外為了這次的聖明湖試驗而作了水中都市,除了建築物之外,也有洞窟。能否善加利用會成為勝利的關鍵吧。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人舉手。

「梅諾瓦老師。我們這邊派出先前已經在聖明湖訓練軍勢魔法習慣的選拔班。而魔王學院則派出軍勢魔法以及戰鬥訓練都十分充足的三年級生如何呢?」

梅諾瓦一瞬間,看向了我這邊。

「還是說,確實是被稱作混沌世代吧。你們那裡也有轉生者的樣子。讓他們上場也行」

「不了。就由三年級生去吧」

「理解了」

那一瞬間,迪亞哥露出令人不快的笑容。

「那麼,還請手下留情」

「阿阿」

梅諾瓦走了過來。

「魔王學院的各位,集合一下」

魔王學院的學生聚集在梅諾瓦身邊。

「如迪亞哥老師所說,接下來將進行學院對抗測試。由三年級學生出場。一年級生還沒有進行水中戰的訓練,在對方持有地利的情況下可以一決勝負的只有阿諾斯同學的小組」

如她所說。

身為混沌世代的兩人,莎夏和雷都在我的小組。

剩下的兩組學生,即使說是烏合之眾也不為過。

「可是,阿諾斯同學的小組只有五個人。姑且,學院有規定如果要參加學院對抗測試,若沒達成十人以上的小組便無法參加」

呼姆。說起來,之前莎夏好像有說過類似的話。

那時是在討論學院對抗測試話題的時候。

「剩下的五個人不得不和其他小組借,如此突然也沒辦法很好的合作吧」

「人數的話已經足夠了。不然,我一個人作勇者學院全員的對手也行」

我這麼說之後,莎夏露出了不服的表情。

「等等,你一個人想擅自作什麼阿?不給我留一些我會很困擾的喔」

緊接著,雷說道。

「對阿對阿,我也差不多想用這把劍斬些什麼了」

「阿哈哈……雖然我可能派不上什麼用場,可是我會努力的喔ー」

米薩笑著說道

「會幫忙的」

米夏的視線看向我。

「梅諾瓦,是妳的話,應該不會看不穿我和我部下的實力才對」

「是沒錯」

乾脆的肯定之後,與以往不同梅諾瓦露出了惡作劇的表情。

「只是,只在這裡說喔,老師我稍微有點火大呢」

「嚄」

「如果是阿諾斯同學的話也許可以輕鬆獲勝,可是我還是想讓那些勇者學院的少爺們,明白我所教出的學生們的實力呢」

呼姆。是那麼一回事阿。

嘛,確實就算由我把那些傢伙一鍋踹走,梅諾瓦也不會因此解恨。

自己親手所培育的學生的力量,想好好讓對方見識見識吧。

「雖然我理解你的心情,梅諾瓦。可是三年級生明白勇者們的作風嗎?」

「……阿諾斯同學你知道?」

「妳以為我是誰呢?」

梅諾斯沒有回答,可也沒有反駁,就只是默不作聲。

「從以前開始他們就相當陰險吶。就如同昨天的課那樣。不曉得他們會在測試中耍什麼小手段。還是派出我的小組比較明智喔」

「那麼,這麼想如何?」

插進我們談話的是,三年級的利貝斯特。

「正因為不曉得會做些什麼,先讓三年級生檢視情況,這樣」

呼姆。皇身為皇族派,還真是難得的發言呢。

「不曉得從哪邊調查的,勇者學院非常瞭解魔族的事。就這樣進行對抗測試的話,對我們會有些不利吧。如此一來,最優先事項就是理解對方的手段」

照常理來說應該是這樣沒錯。

與人類間的戰爭已經過了兩前年了。

如果那些傢伙是真心想消滅暴虐魔王的話,估計會開發我所不曉得的魔法吧。

嘛,雖然不至於愚蠢到拿到這裡來用,但戰鬥方式應該不會和兩千年前完全相同。

「即使一無所知,我也不可能輸的呢」

「正如傳聞所說的,真是個傲慢的人呢。不過是個被稱為不適任者的人」

利貝斯特嘆了一口氣。

「身為皇族派。阿諾斯·沃爾迪戈德。老實說,我絕對不會原諒謊稱自己是暴虐魔王的你」

抱持著堅定的意志,他說道。

「但是,昨天你製作聖劍的那時,老實講,我心裡感到十分痛快」

「嚄」

「雖然不是什麼優男,但你也是魔族的一員。可是,那些傢伙不一樣。侮辱魔王學院,就和侮辱暴虐魔王沒什麼兩樣」

嘛,能謊稱的了暴虐的魔王,在某種意義上可是值得尊敬的表現。不過謊稱那個連存在都不明確的名子也沒意義就是了。

「初戰就交給我們吧。如果你想成為暴虐的魔王,之後再好好幹不就好了?」

還真是挺心底內的發言。

「這樣好嗎?這樣會變成是為了我而特地去打探的情況喔」

「今天可是學院對抗測試。迪爾海德可沒教過我們邊與對方作戰邊起內鬨這種事,為了贏取勝利,採取最妥當的行動是理所當然的吧」

很像魔族的作風。

還是說多虧了梅諾瓦的教育方針呢。

在兩千年前魔族們也絕不是堅若磐石。

有像辛那樣對我抱有忠誠心的人物,也有不喜歡我的小輩。

但是,如果是和人類與精靈發生戰爭時,就會忘記了平時的爭執,為了打倒眼前的敵人而團結一致。

雖然因為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緣故走偏了許多,但根本好像沒有變化的樣子。

「我等尊敬的始祖,是為了弱者而挺身而出戰鬥。我有身為那個子孫的驕傲。即使被不適任者當作棄石,也是我自己所選擇的」

皇族派既然會說到這種程度,雖然也不是不明白這種想法。

但這個男人,剛才所說的也並非全為真心話吧。

也就是說,就算必須對不適任者的我低頭,也想要回應恩師的期待。

還真是個值得尊敬的傢伙。

「那好吧。但是,可必須好好讓對方亮出底細喔。既然要做,至少也要讓我們見識見識像前輩的地方吶」

他露出無所畏懼的笑容。

「當然。不用你說也知道」

呼姆。真是不討人喜歡的傢伙。

嘛,突然順從我也挺讓人不是滋味的。

「那麼,決定好了呢。利貝斯特小組,準備好了嗎?」

排列整齊的利貝斯特小組成員們點了點頭。

「正如剛才說過的,老實說、老師我啊、稍微有點火大呢。

那些傢伙在搞什麼阿,如果有什麼想說的就給我說出來啊。那個叫迪亞哥的傢伙,鑽牛角尖,吹毛求疵的,這邊老實一點,就蹬鼻子上眼了呢」

梅諾瓦小聲說著,利貝斯特小組的目光堅定不移。

那是表情充滿想報答恩師的意念。

「可以嗎。要贏喔!魔王學院的實力,可要讓人類們好好見識見識喔喔喔喔!」

聽了那樣的號令之後,他們「喔喔喔喔喔喔喔!」的高聲怒吼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