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學院對抗測驗

隔天──



我們爲了參加學院對抗測驗,來到城牆外的聖明湖。

魔王學院與勇者學院的學生們,目前正爲了對抗測驗,仔細檢查著自己的魔法具。因爲昨天的事情,兩校學生之間已完全是險惡的氣氛,彼此絕不會對上視線,互相散發著一觸即發的氛圍。雙方都一副想在學院對抗測驗上給對方一點顔色瞧瞧的樣子。

很快地,上課鍾聲響起,迪耶哥開口說道:

「那麽,今天要進行學院對抗測驗。就如事前跟各位說明的一樣,對抗測驗要以施展軍隊魔法來進行。勇者學院施展『勇者部隊』,魔王學院施展『魔王軍』。由于彼此的魔法特性各有不同,所以這應該會是一場有意義的訓練。」

迪耶哥淡然說明的眼神中,有某種讓人不舒服的感覺。

「陰沈沈的感覺。」

一旁的米夏低語。

「唔,確實是不怎麽覺得那是正常的精神狀態。是兩千年前經常看到的表情。」

「在憎恨的牢籠之中。」

形容得很恰當。只不過,假如這是對魔族的憎恨,對于至今久未交流的對象,有辦法抱持這麽深的敵意嗎?就算加上昨天發生的事,憎恨的沸點也太低了。

「測驗場地設在聖明湖裏。也就是水中戰。這是爲了不讓蓋拉帝提受到魔法波及所采取的措施。水面上會設置反魔法的自然魔法陣,將水中攻擊魔法的影響降到最低。請各位千萬不要在湖面上施展魔法。」

蓋拉帝提也住著一般人。他們與魔族不同,由于身體很脆弱,萬一魔法影響波及到湖外,大概會出事吧。

「此外,聖明湖爲了這次的測驗,事前建造了水中都市。除了建築物外,還存在著洞窟等地形。倘若能好好運用,應該會是致勝的關鍵。各位有疑問嗎?」

迪耶哥朝學生們看去,沒有人舉手。

「梅諾老師,我方會先派出慣于軍隊魔法與聖明湖訓練的精英班,所以我想魔王學院也派出對軍隊魔法與戰鬥訓練有著充足經驗的三年級生會比較好吧?」

梅諾朝我看了一眼。

「還是說,我記得是叫做混沌世代嗎?你們那邊也有轉生者吧?就算派他們出場,我們這邊也無所謂。」

「不,我們就派三年級生。」

這瞬間,迪耶哥露出令人不舒服的笑容。

「那麽,就請多指教了。」

「嗯。」

對話結束後,梅諾朝這裏走來。

「魔王學院的同學們,集合了。」

魔王學院的學生聚集到梅諾身旁。

「就如同迪耶哥老師的說明,等一下要進行學院對抗測驗。出場的是三年級生。一年級生還沒做過水中戰的訓練,再加上對方占有地利的狀況下,只有阿諾斯同學的小組有辦法與他們對抗。」

也是呢。有兩名混沌世代,莎夏與雷伊在我的小組裏。其余的一年級生就算說是烏合之衆也不爲過。

「不過,阿諾斯同學的小組只有五人。依照學院的規定,假如不是十人以上的小組,基本上是無法參加學院對抗測驗的。」

這麽說來,莎夏以前也說過類似的話。不過當時是在講班級對抗測驗的事。

「雖然不足的五人能暫時向其他小組借用,但一時之間也沒辦法好好配合吧。」

「只要能湊數就夠了。如果可以,要我一個人對付勇者學院的全部學生也行。」

我這麽說完,莎夏就露出一臉不滿的表情。

「等等,你爲什麽想一個人打啊?要是不留一些給我可就傷腦筋了。」

雷伊接著說道:

「我差不多也想試用一下這把劍了。」

「啊哈哈……我或許派不上什麽用場,但我會努力的。」

米莎很有精神地笑著。

「幫忙。」

米夏看著我如此說道。

「梅諾,你應該看得出我與我部下的實力吧?」

「是啊。」

梅諾給予明確肯定後,露出有別于平時的惡作劇表情。

「可是,我就只在這邊說了,老師我也有點生氣呢。」

「哦?」

「沒錯,阿諾斯同學或許能輕松獲勝,可是老師也想讓勇者學院的那群少爺見識一下,我教出來的學生有多麽厲害。」

唔,原來如此。沒錯,就算看我兩三下打贏他們,梅諾也消不掉心中的這口怨氣。所以才想藉由自己親手培育的學生之力,給他們一點顔色瞧瞧。

「梅諾,我明白你的心情。但三年級生不清楚勇者們的手段吧?」

「……阿諾斯同學知道嗎?」

「你以爲我是誰?」

梅諾沒有回答,也沒有反駁,就只是保持沈默。

「他們打從以前就相當陰險。跟魔族不同,很擅長耍小手段。昨天就連在課堂上都那樣了,還是派我的小組出場較爲明智。」

「那就這麽想吧?」

此時插話的是三年級生的裏貝斯特。

「正因爲不知道他們會耍什麽小手段,所以先派三年級生出場看看情況。」

唔,皇族派說了很難得的話呢。

「盡管不知道他們是去哪裏調查的,但勇者學院對魔族瞭若指掌。就這樣進行對抗測驗,會對我們有些不利吧?既然如此,首先該做的就是摸清楚對方的底細。」

這確實是標准作法呢。與人類之間的戰鬥已經過兩千年了。如果他們是真心打算消滅暴虐魔王,肯定會開發我所不知道的魔法。

不過,盡管不覺得他們會蠢到在這裏披露,但戰鬥方式也不可能跟兩千年前一模一樣。

「就算完全不知道對方的底細,我也不會輸。」

「跟傳聞中的一樣,是個傲慢的人呢。難怪會被說是不適任者。」

裏貝斯特歎了口氣。

「我是皇族派。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坦白說,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這個假冒暴虐魔王之人。」

他以堅定的意志說道。

「不過,昨天你造出聖劍時,老實說讓我非常痛快。」

「喔。」

「雖然是個討厭的男人,但你也是魔族的一員。不過,他們可就不同了。侮辱魔王學院就等同是在侮辱暴虐魔王。」

哎,假冒暴虐魔王的行爲,就某方面來講也能說是一種敬意的表現。畢竟沒有人會特意去假冒微不足道的身分。

「首戰就交給我們吧。既然你自認是暴虐魔王,那在後方擺架子看戲不就好了?」

他這話說得還真是深得我意。

「可以嗎?這就像是要你爲我去打頭陣一樣喔?」

「今天是學院對抗測驗。我可不記得德魯佐蓋多有教我們連在與敵人作戰時都還要跟自己人起內哄。爲了獲勝而采取最佳行動,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吧?」

很有魔族風格的想法呢。或者該說是梅諾的教育成果吧。

兩千年前的魔族也絕非鐵板一塊。有像辛這樣忠心耿耿的部下,也有看我不順眼的家夥。甚至還發生過許多次在魔族內鬥時,外敵趁機入侵,導致深陷危機的局面。

只不過,一旦與人類或精靈開戰,大家就會忘了平時的紛爭,爲打倒眼前的敵人而團結一致。盡管有許多事情因爲阿伯斯.迪魯黑比亞而扭曲了,但似乎沒有連本質都一起改變的樣子。

「我們所尊敬的始祖是爲了弱者而戰,我以身爲他的子孫爲榮。就算要成爲不適任者的棄子,也正合我意。」

既然身爲皇族派的裏貝斯特都說到這種地步了,又怎麽能不體諒一下他的心情呢?這個男人也不是心甘情願這麽做的。換句話說,他不惜向不適任者的我讓步,也想要回應恩師對他的期待。

「好吧。不過,在摸清楚對手底細的同時,既然要出場,就順便讓我見識一下前輩的風範也無妨喔。」

他露出無畏的笑容。

「這是當然,用不著你提醒。」

真是不可愛的家夥。也好,反正突然變得很順從,感覺也挺惡心的。

「那就這麽決定了。裏貝斯特組,准備好了嗎?」

裏貝斯特組整齊列隊的組員們一齊點頭。

「剛才我也說過了,坦白說,老師我是氣得要死喔。那些家夥是怎樣啦,有意見就直接說出來啊。那個叫迪耶哥的家夥也是,在那邊冷嘲熱諷、頻頻搞小動作,看這邊不想惹事就跩上天去,真是有夠煩的。」

在梅諾低聲抱怨後,裏貝斯特組的眼神就銳利起來。這是想爲恩師報仇的表情。

「聽好,要贏喔!就讓人類見識一下魔王學院的實力吧!」

她如此高聲一呼後,他們就「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地高聲吶喊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