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勇者們的混亂

轉過身去,我回到了座位上

粉絲小夥伴的女學生們露出如癡如醉的表情發出聲音



「討厭厭厭厭,果然、最棒了喔,阿諾斯大人他阿阿阿阿!」

「對阿對阿,希望他出手的時候,他一定會出手的說!只能一生跟隨他了!!」

「我也是喔喔喔!可是,是學院長吧,那個人?勇者學院最偉大的人,擔任選拔班的班導對吧?這種大人物竟然比魔王學院的學生更不了解勇者的魔法,真是丟臉呢」

「被阿諾斯大人過頭了呢,那邊的學生們變得有點可憐了喔。應該不會再被阿諾斯大人了吧」

「阿諾斯大人,什麼時候被當作動詞用了!?」

「怎麼辦!現在,我注意到非常厲害的事情!」

「……欸,總覺得有種討厭的預感,姑且還是問一下吧。是什麼?」

「那個呢,魔劍是男孩子用的對吧。魔劍什麼什麼之類的」

「……是指那種意義上的魔劍阿……」

「那麼,聖劍呢?」

「……!?阿諾斯大人他是二刀流嗎!」





呀恩阿阿阿阿阿阿的,看著充滿壓倒性氣勢的她們,勇者學院一半的學生露出不明不白的表情,另一半則是雖然不明白,但總覺得被汙辱了的樣子





「稍微有點吃驚」





雷特利亞諾以食指抬了抬眼鏡。





「可是,托你的福我明白了。擁有壓倒性的魔知識、無比龐大的魔力,以及可以使用非勇者不能的魔法,這種超常規魔法技術」





雷特利亞諾眼鏡後透露出冷淡的是線,用充滿確信的語調宣言。





「阿諾斯·沃爾迪戈德,你就是轉生後的暴虐魔王對吧」





才剛將話說出口,這次是從魔王學院那側的座位一齊失笑出了聲。





「呼哈哈哈哈。那傢伙,到底在說啥鬼阿?就算阿諾斯回答的很好、表現出了力量,也不應該動搖到這種程度吧」

「阿阿,連白服和黑服的差別都分不出來嗎。到底有沒有長眼阿,真是丟人的傢伙」

「停下吧。因為是勇者學院咩,對魔王一無所知的緣故吧」

「那麼,既然不知道就別出來丟人現眼」

「不管多厲害也好,阿諾斯的魔法都不值得人尊重喔。連這種事都不知道,果然是人類呢」





傾瀉而來的聲音使雷特利亞諾露出驚訝的表情,沒想到自己的預料會落空而感到意外。

「如果他不是暴虐的魔王,那麼他到底是什麼人物?」





雷特利亞諾激烈的追究著。

可是,皇族派的學生們甚至嘲笑起這個問題。





「雷特利亞諾同學,對吧?」





三年級的學生,利貝斯特說道。





「雖然對魔族的魔法多少有些了解,但是你知道魔王學院的校徽代表什麼意思嗎」

「當然。是魔皇的適應性和魔力診斷結果對吧。圖形必定是多邊形、或者星型來表示,角越多則越優良」

「嘿ー欸。必定是多邊形或者星型嗎。那麼、阿諾斯的校徽是什麼呢?」





雷特利亞諾注視著我制服上的校徽。

既不是多邊形、也不是星型。





「……十字的烙印……沒這種情報……?」





「雷特利亞諾同學,那個是不適合者的烙印喔。是距離暴虐的魔王最遠的存在,魔王學院創校以來唯一一個不適任者,那就是阿諾斯。

把那傢伙稱作魔王的話,在迪爾海德上可是會被人恥笑的喔」





繼利貝斯特之後,皇族派三年級的學生也開始出聲。





「沒錯沒錯。換句話說,你們學校的院長連魔王學院吊車尾的學生也比不上呢」

「看來勇者學院的等級也不言而喻了呢」

「被不適任者幹掉就誤以為是暴虐的魔王。別丟臉了吧」

「阿諾斯什麼的,明明我們這邊沒有半個人認同他」





看來是對剛才勇者學院的態度很火大吧。而且還斷定我是暴虐的魔王,因此皇族派的怒氣一下子來到最高點。





「……持有那麼多力量,卻還是不適任者……?如果是那樣,那其他的學生究竟有多…………?」





彷彿感到驚悚一般,雷特利亞諾嚥了嚥唾沫。

皇族派和我之間的氣氛與環境,是這兩個月才醞釀而成的。

旁觀者基本難以了解情況,即使是勇者學院也還沒調查到這種程度吧。

「去……這些傢伙,不是因為正中紅心才亂了分寸嗎……?」





拉歐斯低聲嘟噥著。

不過,雷特利亞諾搖著頭。





「連暴虐魔王的名諱都不敢說出口,在迪爾海德上無疑是尊貴的存在。

即使是演技也不可能像這樣一般痛罵,甚至還烙上不適任者的烙印,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那麼,是啥情況?像他們說的一樣,迪亞哥老師的魔法知識比不適任者還低劣嗎?」

「冷靜點,拉歐斯。才一次而已」

「冷靜個屁阿!那不是普通的魔法!是勇者的魔法欸!」





拉歐斯站起身,面向我說道。





「喂,你這傢伙。阿諾斯·沃爾迪戈德。你就是暴虐的魔王對吧?」

「完全如此」

「啥……」





過於爽快的承認,反而增加拉歐斯的警戒心。





「事到如今,再多教你們一件事吧。暴虐魔王的名子是阿諾斯·沃爾迪戈德。歷史書和教科書都搞錯了,全給我收回去重改」

「……你說……啥……?」





到底還是不會懷疑勇者學院所教授的暴虐魔王之名吧。

該怎麼理解比較好,拉歐斯一臉混亂的樣子。





「喂喂,你們看、那傢伙。到底要相信阿諾斯的謊言到什麼時候啊?」

「所以說外人阿。別當真拉ー,不適任者說的話什麼的」

「說起來,那傢伙原本就不是皇族。因為完全沒有繼承始祖的血,所以不可能是暴虐魔王的轉世!」





皇族派的學生倒起喝采。





「呼姆。嘛,別理這些人說的話。我也因不被承認是暴虐的魔王,而感到困擾呢」





因為這種不可能發生的事,拉歐斯皺起了眉頭。





「……去……怎麼回事阿……根本莫名其妙……!」





呼姆。一無所知的人擅自推測而斷定的事物,只會讓人與近在咫尺的真相背道而馳。

哎呀哎呀,這不是讓我看見愉悅的鬧劇了嗎。





「好、好的好的!大家別吵了喔!」





梅諾瓦拍著手,讓那些隨心所欲喋喋不休的學生們鎮靜下來。





「迪亞哥老師。剛才的<魔物化>是我們這邊出題解答的,下一題就輪到勇者學院了」

「阿、阿阿。對喔」





為了選出出題者,迪亞哥向學生投去視線。





「呼姆。真期待下一題會出什麼題目呢。這次請別搞錯正確答案了喔?」





說完後,迪亞哥板起面孔。





「阿諾斯同學,不可以說那種話喔?迪亞哥老師他,剛剛只是碰巧搞錯了而已。勇者學院的學院長搞錯勇者魔法什麼的,這種事絕對不可能發生的吧。對吧,老師?」





報起剛才的舊仇,梅諾瓦對迪亞哥說道。

這不是挺會玩的嗎。





「咳、咳咳。預定稍微排得有些緊湊。雖然還想繼續娛樂,但還是先進行下一堂課比較好」





就是說再繼續出洋相以前打退堂鼓的意思吧。





「欸ー,勇者學院要逃嗎ー?」

「對阿對阿,難得氣氛燃起來了欸」

「是再企圖現在收手可以貪個平局對吧。嘎ー,真是骯髒呢。因為在玩下去自己就會輸了」

「說到底,那邊是老師搞錯正確答案,那麼不管後面如何他們都輸了不是嗎?」





真不愧是魔族,還是說我的同胞呢。

煽動人的方式簡直出神入化。





「……說什麼無聊的話。這麼拘泥於這種事的話,算我們學院輸了也行」





不過接著,海涅說道。





「老師。我呢,還想在堅持一下。想稍微展現點勇者學院的自尊心」





迪亞哥走下講台,迅速的往海涅的座位走去。

然後,小聲的斥責他。





「在魔族面前,還想讓我再更丟臉嗎……!」





海涅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迪亞哥轉身後,他才像是放棄似的聳了聳肩。





「重新開始上課」





像是在掩飾一樣,迪亞哥以低沉的嗓音說道。

咕哈哈。這啥鬼。

小家子氣過頭了,感覺海涅他們變得可憐起來了。

與他相比較,艾米利亞還比較像個教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