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 勇者們的混亂

我轉身返回座位。



粉絲社的女學生們一臉陶醉地尖叫起來。

「討厭啦──!阿諾斯大人,你果然是最棒的──!」

「對啊、對啊,總是在大家希望他出手的時候確實出手呢!我要一輩子跟隨他!」

「我也要──!不過,那個人是學院長吧?是勇者學院最了不起的人,而且是精英班的班導吧?他居然會比魔王學院的學生還不熟悉勇者的魔法,真不像樣呢。」

「阿諾斯大人太厲害了,對面的學生有點可憐耶。也還不習慣被阿諾斯大人。」

「阿諾斯大人什麽時候變成動詞了啦!」

「怎麽辦!我剛剛注意到一件驚人的事!」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不過還是姑且問一下。究竟是什麽事?」

「那個呀,魔劍是男性用的吧?因爲是魔劍。」

「……是說這種意思的魔劍啊……」

「那聖劍呢?」

「……!阿諾斯大人是二刀流啊!」

看著以壓倒性的氣勢「呀啊────」地放聲尖叫的她們,勇者學院的學生們有一半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另一半露出莫名其妙但感到屈辱的表情。

「我稍微嚇了一跳呢。」

雷多利亞諾用食指推了一下眼鏡的鼻梁架。

「只不過,這樣就很清楚了。壓倒性的魔法知識,超乎尋常的龐大魔力,以及足以掌握唯有勇者才能施展的魔法,其脫離常軌的魔法技術。」

眼鏡底下閃著冰冷的眼神,雷多利亞諾以充滿確信的語氣說道:

「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你就是轉生的暴虐魔王吧?」

他話一說完,這次輪到魔王學院的座位一齊失笑。

「噗哈哈哈,那家夥在說什麽啊?因爲阿諾斯回答得很好,展現了實力就說這種話,驚慌失措也要有個限度吧。」

「就是說啊,就連白制服與黑制服都沒辦法區分嗎?到底有沒有長眼睛啊,還真是丟人現眼呢。」

「別這樣,他可是勇者學院的人,對于魔王是一點也不了解吧?」

「那就別裝得好像自己很懂啦。」

「就算再怎麽厲害,阿諾斯的魔法都不尊貴。區區的人類是不會懂的吧。」

受到這些嘲笑,雷多利亞諾露出一臉訝異的表情。就像很意外自己的推論錯了一樣。

「既然各位說他並非暴虐魔王,那他究竟是誰?」

雷多利亞諾淩厲地追問。只不過,皇族派的學生們甚至嘲笑起他的問題。

「你是雷多利亞諾同學吧?」

三年級學生的裏貝斯特說道。

「你好像多少了解一些魔族的魔法,那你知道魔王學院的校徽代表什麽意思嗎?」

「我當然知道。是魔皇的適任性與魔力診斷的結果吧?圖案一定會是多角形或是芒星,頂點愈多就表示該學生愈優秀。」

「一定會是多角形或是芒星啊?那你看阿諾斯的校徽是什麽圖案呢?」

雷多利亞諾看起我別在制服上的校徽。那不是多角形,也不是芒星。

「……十字圖案……這種情報……?」

「雷多利亞諾同學,那是不適任者的烙印唷,是離暴虐魔王最遙遠的存在。魔王學院史上第一個不適任者就是阿諾斯。要是說這家夥是魔王,在迪魯海德可是會被譏笑的唷。」

裏貝斯特話一說完,三年級生的皇族派也跟著叫囂。

「沒錯、沒錯。也就是說,貴院的學院長就連魔王學院的劣等生都比不上。」

「讓人十分清楚勇者學院的水准在哪裏呢。」

「輸給不適任者,又誤以爲他是暴虐魔王,還真是丟人現眼。」

「阿諾斯在我們學院,可是誰也不承認的唷。」

或許是對勇者學院方才的態度感到火冒三丈,而且還斷定我是暴虐魔王吧,讓皇族派學生的怒氣一口氣飙漲。

「……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你們卻說他是不適任者……?那魔王學院的其他學生到底有多麽強大…………?」

就像是感到恐懼似的,雷多利亞諾吞了一口口水。

圍繞在皇族派與我周圍的氣氛與環境,是在最近這兩個月內形成的。看在外人眼中是難以理解的狀況,因此就算是勇者學院也沒有多加調查吧。

「啧……這些家夥是在虛張聲勢吧……?」

萊歐斯嘀咕起來。不過,雷多利亞諾卻搖了搖頭。

「暴虐魔王在迪魯海德是連直呼其名都會讓人惶恐的尊貴存在。就算是在演戲,也不可能像這樣惡意謾罵,更何況是蓋上不適任者的烙印……」

「那這是怎樣?難道就跟那些家夥說的一樣,是迪耶哥老師的魔法知識不如一個不適任者嗎?」

「萊歐斯,你冷靜點。就只是輸了一次。」

「誰冷靜得下來啊!這可不是一般的魔法!是勇者的魔法耶!」

萊歐斯起身朝我問道:

「喂,你這家夥。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你就是暴虐魔王吧?」

「正是如此。」

「什麽……」

我輕易地承認,反倒讓萊歐斯提高警戒。

「既然你們都知道了,我就再告訴你們一件事吧。暴虐魔王之名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你們的曆史書與教科書也都寫錯了吧?所以去訂正回來吧。」

「……你說……什麽……?」

他到底是不會去懷疑勇者學院所教導的暴虐魔王之名吧。可能是不知道該怎麽判斷吧,萊歐斯一副陷入混亂的樣子。

「喂喂喂,你們看那家夥,居然信了阿諾斯老挂在嘴邊的謊話耶?」

「半吊子就是這麽容易被騙呢。別真的相信不適任者說的話啊。」

「說到底,那家夥可不是皇族呢。沒有完全繼承始祖之血,所以怎麽可能是暴虐魔王轉生啊!」

皇族派的學生們奚落著。

「唔,別在意他們的話。不被承認是暴虐魔王,也讓我很傷腦筋。」

萊歐斯一臉「這當中必定有詐」的感覺蹙起眉頭。

「……啧……這是怎樣……簡直莫名其妙……!」

唔,一無所知的人們互相以自以爲是的推論斷定事物,不斷無視近在眼前的真實。哎呀哎呀,還真是出愉快的鬧劇。

「好……好了、好了!請大家安靜下來!」

梅諾拍起手,讓不斷擅自發言的學生們冷靜下來。

「迪耶哥老師,方才的『魔物化』就算是我方出的題,下一題就請勇者學院提出了。」

「啊,嗯嗯,就這麽辦。」

迪耶哥爲了選出下一個出題者而朝學生們望去。

「唔,下次會出怎樣的題目呢?真是讓人雀躍。這次請不要再搞錯正確答案了唷?」

一聽到我這麽說,迪耶哥就僵住了表情。

「阿諾斯同學,不可以說這種話喔?迪耶哥老師方才就只是不小心搞錯了。身爲勇者學院的學院長,怎麽可能會搞不清楚勇者的魔法。你說是不是啊,老師?」

梅諾就像是要報方才的一箭之仇似的說道。她還挺會的嘛。

「咳、咳咳,現在時間比預定遲了一點。我雖然也想繼續活動,但看來還是先進行下一個課程會比較好。」

是打算在露出更多馬腳之前溜走啊?

「咦~勇者學院打算逃走嗎?」

「對啊、對啊,氣氛好不容易才炒熱了耶。」

「大概是認爲現在結束的話,還能以答對率相同爲由當作平手吧?啊~還真是卑鄙呢。就因爲再進行下去會輸就這樣搞。」

「大致上來講,那邊就連老師都會搞錯正確解答了,我們是要怎麽輸啊?」

真不愧是魔族,該說是我的同胞吧。挑釁方式還真是直截了當。

「……無聊。既然這麽在意輸贏,就當作是我們學院輸了吧。」

隨後,海涅說:

「老師,我也想再繼續進行下去呢。得讓客人們見識一下我們勇者學院的自尊。」

迪耶哥走下講台,大剌剌地走向海涅的座位。

然後,朝他低聲斥責道:

「你是想讓我在區區的魔族面前繼續丟人現眼嗎……!」

海涅露出錯愕的表情。迪耶哥轉身離開後,他就像放棄似的聳了聳肩。

「繼續上課。」

就像打圓場似的,迪耶哥沈聲說道。

咯哈哈,這算什麽啊?太小心眼了,不禁讓人同情起海涅他們。

跟這種人相比,感覺連艾米莉亞都還比較有教師的樣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