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勇者學院的授課

海涅露出天真的笑容。



「要是太瞧不起人類,你可是會後悔的喔,大哥哥。」

留下這句話後,他就往大講堂的最前排走去。

「阿諾斯弟弟。」

艾蓮歐諾露朝我微微招手。我一靠過去,她就低聲說:

「不乖喔,我都忠告過了。忘了嗎?」

「是說人類從兩千年前到現在都毫無改變的事嗎?」

她點了點頭。

「那就沒問題了。體會到自己不論企圖做什麽都是在白費功夫的,向來都是人類。打從兩千年前就是這樣了。」

聽到我這麽說,艾蓮歐諾露愣了一下。

「阿諾斯弟弟,你原本是叫什麽名字的魔族啊?」

「一樣。」

「一樣是指,就叫做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嗎?」

我點頭後,艾蓮歐諾露歪頭沈吟起來。大概是沒有印象吧。

「看來人類已完全遺忘我的名字了呢。」

「不過,就算你是再有名的魔族也要小心喔。」

留下這句警告,艾蓮歐諾露轉身離去。

「艾蓮歐諾露。」

她回過頭,投來疑問的眼神。

「你在轉生之前的名字叫什麽?」

「跟阿諾斯弟弟一樣喔。我也叫艾蓮歐諾露。一直都是。」

倘若是亞傑希翁的重要人物,我全都記在腦海裏,但對這個名字毫無印象。她可是能直接看到根源的厲害人物,就算是在神話時代,我也不認爲她會沒沒無名。

「我們應該沒見過面喔,因爲我不認識你。」

意思是她有轉生前的記憶嗎?既然如此,她很可能是我轉生之後才出生的。

恐怕是在暴虐魔王之名被竄改爲阿伯斯.迪魯黑比亞之後吧。

「拜拜。」

她朝海涅他們的方向離開。

「何時認識的?」

米夏不可思議地問道。

「抵達蓋拉帝提的當天偶然認識的。」

米夏直盯著處于最前排的艾蓮歐諾露身影。

「……看起來好哀傷……」

「艾蓮歐諾露嗎?」

米夏點了點頭。

「在我看來她相當無憂無慮喔?」

「表面上是這樣。」

我朝艾蓮歐諾露看去,她的表情還是一樣悠悠哉哉,毫無緊張感的樣子。

「不過,說不定是我誤會了。」

「很難看出來嗎?」

米夏點頭。

「忘了吧。」

「不。」

至少,艾蓮歐諾露確實對勇者學院的企圖有某種程度的了解。而且她大概不贊同這個企圖,不然她也不會向我提出忠告了。既然如此,就算在她那無憂無慮的個性底下,隱藏著備受煎熬的內心,也沒什麽好不可思議。

「我會留意的。」

聞言,米夏直眨著眼,然後淺淺微笑起來。

「好溫柔。」

「沒什麽,是因爲你有一雙好魔眼。」

米夏忙不叠地搖頭。

「是艾蓮歐諾露的事。」

「你以爲我會無緣無故去幫助他人嗎?」

「不會嗎?」

「我會關注她,是因爲她似乎知道我轉生期間發生的事,而這些事情或許跟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有關聯。」

就算我這麽說,米夏也還是直直仰望著我。

「如果她被卷入了什麽無聊的陰謀之中,要我順手幫她一把也行。」

米夏呵呵笑起。

「很像阿諾斯。」

米夏對我投來彷佛要看透我內心的眼神,總覺得心頭癢癢的。

「要坐嗎?」

「好啊。」

大講堂的座位分成兩大區塊。根據張貼的貼紙,從中央算起,面向黑板的右側是勇者學院,左側是魔王學院的座位。

我跟米夏一起前往左側,坐在中間部分的位置上。過了一會後,學生們陸陸續續到校。米莎、莎夏、皇族派他們,還有粉絲社等人皆聚集到大講堂。

勇者學院的學生也全員出席了吧,右側座位只留下一個空位,其余全都坐滿了人。就像魔王學院分成黑制服與白制服一樣,勇者學院的制服也分成深紅色與藍色兩種。

既然雷多利亞諾、萊歐斯和海涅的制服是深紅色,那大概就是精英班「傑魯凱加隆」的制服了吧。考慮到深紅色制服的學生人數不多,這麽推論大概不會錯。

差不多是要開始上課的時間,有人用手指敲了敲我的背。

「阿諾斯大人,雷伊同學怎麽了嗎?」

米莎擔心地問道。這麽說來,他還沒來呢。

「他去睡回籠覺了。」

或許是還沒睡醒吧。才第一天上課就這樣,這男人的臉皮還真厚。

「算了,就只是上課而已。畢竟是那個男人,就算遲到也會一臉若無其事地出現吧。」

「啊哈哈……也是呢……」

上課鈴聲正好響起。與魔王學院不同,是很柔和的聲音。

不久後,梅諾走進大講堂,身旁還有一位面容粗犷的中年男子。

那個人身穿紅色法衣,長相看似很頑固的樣子。應該是勇者學院的教師吧。

「各位請坐好。」

男子以低沈嗓音說完,還站著的學生們立刻就座。

「本日就一如事前通知的,要進行學院交流。魔王學院的各位同學好,我名叫迪耶哥.加隆.伊捷伊西卡。在此擔任勇者學院的學院長與精英班『傑魯凱加隆』的導師。」

所以說精英班是由學院長親自指導啊?看來是投入了相當的心力。就從勇者子孫們的名字來看,迪耶哥也被視爲加隆的轉生吧。

也就是勇者學院的畢業生。曾在勇者學院學習的學生,畢業後回到勇者學院執教鞭,然後對後世進行一成不變的教導啊?

只不過,他看起來也不像是兩千年前的那個加隆。是落空了吧。

「這邊向我的弟子們介紹,這位是在魔王學院擔任教師的梅諾.希斯特利亞老師。是長年在魔王學院教導三年級生的優秀老師。各位請勿失禮。」

梅諾向前一步。

「大家好,我是梅諾.希斯特利亞。學院交流期間要暫時麻煩各位照顧。請多指教。」

她帶著微笑向衆人打招呼。

「那麽就開始上課了,不過今天是學院交流的第一天,雙方都不太了解彼此。所以爲了讓大家成爲學伴,今天就先從簡單的活動開始。」

迪耶哥在黑板上以魔法書寫。

──學院對抗課程──

「學院對抗課程,這聽起來或許有點誇大,但規則就只是由兩邊學院的學生各自出題,然後由對方的學院回答,以答對率分出高下。」

也就是透過出題與解答來了解對方學院的擅長項目與水准吧。

「那麽,作爲示範,首先由勇者學院開始出題吧。排行第二位,雷多利亞諾。」

在迪耶哥的叫喚下,雷多利亞諾起立。

「出題吧。」

「我知道了。」

雷多利亞諾用食指推了一下眼鏡。

「那就先從初級問題開始吧。勇者的魔法中,有個名叫『聖別rihido』的魔法,請回答其效果與魔法術式。」

語罷,魔王學院的座位就嘈雜起來。

「咦……?這誰知道啊……?」

「是啊,魔王學院又沒有教……」

「啊,不過,或許三年級生知道……?」

一年級生議論紛紛起來,于是梅諾拍了幾下手。

「好了、好了,大家安靜下來。那麽,就請三年級生的裏貝斯特同學回答。」

黑制服的男學生起立。

「抱歉了……怎樣?你知道嗎?」

「……不,我不知道答案。只不過,梅諾老師,這個學院對抗課程本來就有缺陷吧?我們無從得知不同學院學習的內容,要是不局限在一般問題,就根本無法正常進行活動。」

裏貝斯特雖然語調平靜,卻也明確地提出忠告。

「我覺得這個問題已經十分一般了。」

雷多利亞諾如此反駁。

「無視自己的學習不足,反而指稱課程本身有缺失,我覺得是很要不得的行爲喔?」

對方顯而易見是在找碴,使得裏貝斯特火冒三丈。

「那你們知道『魔物化nedora』的效果與魔法術式嗎?」

裏貝斯特擺出一臉「你們怎麽可能知道」的表情。只不過,雷多利亞諾卻微笑了。

「知道。」

他在黑板上畫起魔法術式,同時開始說明。

「『魔物化』的魔法效果主要是以魔力讓動物産生變化。基本用途是強化動物的身體能力,不過也會依照動物的種類,還有魔法使用者的不同産生各種變化。有降低智能的例子,也有反過來能理解人話的情況。動物經由『魔物化』變成的姿態稱爲魔物。目前在迪魯海德,只要沒有滿足一定的條件,似乎就禁止對動物施展『魔物化』。」

裏貝斯特一臉無言以對的模樣。

「我回答得如何?」

「……正確答案……」

看到雷多利亞諾的說明還有他所畫的魔法術式,梅諾彷佛很佩服地說道。

「只不過,你們的三年級生就連這種初級問題都答不出來,考慮到彼此的程度差距,這場學院對抗課程確實還是取消比較好。或是由我方作出某種讓步,你覺得如何?」

雷多利亞諾提出這種建議。

「嗯,也是呢。沒想到會有學生連『聖別』都不知道……」

迪耶哥就像很困擾似的沈吟,但臉上的表情能明顯看出他是故意的。

「迪耶哥老師,那個……」

梅諾把迪耶哥帶到講台角落。

「……這似乎跟之前談好的不一樣耶?今天的活動是要讓雙方理解到對方有著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學識吧?」

其他學生應該聽不見,但我的耳朵清楚聽到了這句話。

「這是當然,不過到底是覺得你們也知道這種常識性的問題。沒想到魔王學院的程度居然會這麽低……唉呀,真是抱歉,我沒料到這點……」

勇者學院那邊漏出竊笑聲。迪耶哥和梅諾不同,講話完全沒有壓低聲量,就像是特意說給大家聽似的。

「各位同學,嘲笑他人也未免太失禮了。就算程度再怎麽低,他們也以自己的方式拚命學習了啊。」

迪耶哥背對著梅諾訓誡學生。下一瞬間,他所露出的冷笑並沒有逃過我的法眼。發言本身也是表面上在訓誡學生,但怎麽聽都像是在瞧不起我們。如果有顧慮到魔王學院,是不會這麽說的。

「我會盡可能想辦法配合你們的程度的。」

梅諾咬緊下唇,她大概很不甘心吧。表面上裝得毫無敵意,所以才更顯惡質。這樣就像魔王學院的學生全都不如勇者學院一樣。

這種卑鄙的戰鬥方式,人類比魔族還要擅長。這種沒有明確敵對,暗中貶低他人的手法,是愚直的魔族怎樣也模仿不來的。

讓人有點看不下去呢。

「『聖別』的魔法效果是賦予武器、防具和道具神聖之力。」

我起身回答方才的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能藉由施展『聖別』來強化物品的功能。劍會變得更加鋒利,藥品的藥效會增強。此外,只要窮極『聖別』,也能將一般的物品變成魔法具。只不過,這需要超過賢者一百人份的龐大魔力,所以不是能輕易辦到的事。」

我在黑板上畫起「聖別」的魔法術式。

「阿諾斯同學……」

梅諾笑逐顔開地看著我。

「怎樣?」

「……正確答案……魔法術式也沒錯……」

迪耶哥呻吟似的說道。

「……不過,只要窮極『聖別』,就能讓物品變成魔法具這點,就有些過于誇大其辭。頂多就是讓物品擁有接近魔法具的力量吧,也未曾有過以『聖別』制造魔法具的事實。你的學識還算馬馬虎虎,但會被誇大的研究成果蒙騙,就還有待加強呢。」

在迪耶哥瞧不起人的說明後,勇者學院那邊就傳來失笑聲。

「還以爲是個稍微能看的家夥,但果然也是個笨蛋啊。」

「物品怎麽可能變成魔法具啦。畢竟就魔法術式來看,魔力就只能從外部賦予。」

「就是說啊。魔法具可是指能從內部散發出魔力的東西,這根本就不一樣啦。」

「看來這家夥似乎誤解了魔法概念的基礎呢。」

哎呀哎呀,人類還是老樣子,太過于被常識所束縛了。

就知道他們會這麽說。

「唔,要是不知道,就讓你們見識一下吧。」

我走向講台,邊走邊伸手指向裝飾在天花板附近的一把劍,並發出魔力,讓那把劍緩緩落在迪耶哥眼前。

我走上講台,把手伸到那把劍上方,讓魔法陣浮現出來。

我施展的是「聖別」。施法完畢後,我就讓飄在空中的劍轉一圈,讓劍柄朝向迪耶哥。

緊接著,他瞠大了眼。

「……這、這是………………這該不會是………………!」

迪耶哥戰戰兢兢地碰觸那把劍。下一瞬間,劍身發出閃耀的魔力。勇者學院的學生全都一起向前探出身體。

「喂……!騙人的吧……那個光輝……!」

「怎麽可能……!這種事……怎麽可能!那個是……!」

「居、居然是……聖劍……!不可能……別說是用『聖別』制造魔法具了,他居然制造了聖劍嗎……!」

「等等……問題不在這裏吧?那家夥不是魔族嗎!根本就不可能施展『聖別』啊!那是唯有勇者才能施展的魔法耶!」

迪耶哥茫然地注視著聖劍,一副無法置信眼前發生了什麽事的樣子。

「不要受常識束縛,要更加地窺看深淵啊,迪耶哥。身爲學院長卻不知道正確解答的話,可是會被全體學生瞧不起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