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3 勇者學院的授課



海涅露出無邪的笑容。

「太小看人類的話,你會後悔的喔,小哥」

說完這種話之後,他往大講堂的最前列走去。

「阿諾斯君」

愛蕾諾小小的朝著手。

來到她身旁後,她小聲地說道。

「壞壞。不是提醒過你了。難道忘記了?」

「是先前說過的,兩千年都沒有變化的話吧」

她點著頭。

「那麼,就沒有任何問題。明白無論企圖些什麼事都是徒勞這回事,一直以來都是人類。從兩千年開始就是如此吶」

聽了這句話後,愛蕾諾愣住了。

「阿諾斯君你,原本是什麼名子的魔族?」

「一樣」

「一樣是指,一樣叫阿諾斯·沃爾迪戈多?」

我點了點頭,愛蕾諾「恩—」的歪起了腦袋。

看來是沒有記憶吧。

「人類似乎完全忘記了我的名子」

「不過,即使是有名的魔族也要小心一點才好喔」

將告囑紮了回來,愛蕾諾輕盈的轉過身。

「愛蕾諾」

只轉過臉來,她以視線投來疑問。

「妳轉生前的名子是?」

「和阿諾斯君一樣喔。我也是叫愛蕾諾。一直都是」

阿瑟席翁的知名人士姑且都有記在腦中,然而這個名子卻不存在記憶之中。

畢竟可以直接看見根源,實在不認為她在神話時代是默默無名的角色。

「我們應該沒見過面吧。因為,我並不曉得你的事情」

是擁有轉生前的記憶嗎。

那麼,在我轉生後才出生的可能性很高呢。

恐怕是在暴虐的魔王之名被改寫成阿沃斯·迪爾黑維亞之後吧。

「掰掰」

她往海涅他們那邊過去了。

「什麼時候認識的?」

米夏問道。

「來到蓋拉底那天正好遇上」

米夏凝視著最前排的愛蕾諾的身影。

「……看上去很悲傷……」

「愛蕾諾嗎?」

米夏點著頭。

「性格不是挺隨興的嗎?」

「表面上是那樣」

雖然將視線投向愛蕾諾,但還是隻能看出一如既往毫無緊張感的表情。

「不過,也許是搞錯了也不一定」

「搞不太清楚這樣?」

米夏點著頭。

「忘掉吧」

「不」

至少,愛蕾諾的確知道勇者學院的企圖。

而且看來她並不贊同那個的樣子。

不然的話,也不會特地來給我忠告。

如此一來,在那輕鬆的性格背後即使隱藏著痛苦,這也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在物人方面上,米夏的魔眼十分了不得。

「我會留心的」

隨後,米夏眨了眨眼。

「阿諾斯好溫柔」

「因為你的魔眼很優秀呢」

米夏搖著頭。

「愛蕾諾的事」

「是在說我想特地關心她的事?」

「不是嗎?」

「因為好像知道我轉生期間發生的事呢。說不巧,跟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有關也不一定」

即使這樣說,可米夏還是一動也不動的抬頭直盯著我。

「如果被捲到了無聊的企圖之中,順便去幫幫她也不是不可以」

呼呼的,米夏笑了。

「像阿諾斯的風格」

米夏筆直的視線宛如要看穿我的內心一般。

真是的,總覺得好像哪裡癢癢的。

「坐下吧?」

「阿阿」

大禮堂的座位大致分為兩區。

從視圖來看的話,正中間黑板右側的位置是勇者學院,左側則是魔王學院的座位。我和米夏一起坐在左邊,靠中間的位置上。

經過徐徐等待,學生們陸續來到學校。米薩、莎夏、皇族派一眾、粉絲眾們也都來到了大講堂聚集

勇者學院的學生們全員出席了嗎,右側的座位一個不剩被填滿了。

正如魔王學院的制服被分成黑白兩色一般,勇者學院的制服也分成紅藍兩色。

從雷特利亞諾、拉歐斯、海涅都是緋紅色看來,那就是選拔班的制服吧。

穿緋紅色制服的學生很少這點來看,應該不會有錯。

差不多要到上課時間了。

咚咚的,背後被手指敲點著。

「阿諾斯大人。雷同學怎麼了呢?」

米薩擔心的說道。

這麼一說,似乎還沒有來的樣子。

「因為睡回籠覺了呢」

大概是睡過頭了吧。

即使是第一天上課,果然還是那個厚臉皮的男人。

「嘛,不過是上個課而已。畢竟是那個男人。即使遲到了也會露出若無其事的表情吧」

「阿哈哈……也是呢……」

正好鐘聲響起。與魔王學院不同,十分柔和的音色。

進入大禮堂的是梅諾瓦,還有一臉嚴肅的壯年男子。

穿著紅色的法衣,一副不通情理的樣子。是勇者學院的教師吧。

「請各位都就坐」

男子低聲說完後,原本還站立著的學生便立刻坐了下來。

「和先前說的一樣,今天是學院交流的日子。魔王學院的各位,我的名子是迪亞哥・卡農・伊傑西卡。勇者學院的學院長,同時也是選拔班的班主任」

選拔班是由學院長親自指導的嗎。

還真是下了相當大的功夫呢。

從勇者子孫們的名子來看,迪亞哥大概也是卡農的轉世吧。

換句話說,是勇者學院的畢業生。在勇者學院學習過的人,這次是在勇者學院執起教鞭,然後向後世傳達一成不變的教誨吧。

可是,這傢伙應該也不是兩千年前的那個卡農。

排除。

「向我的弟子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在魔王學院擔任教師的梅諾瓦·希斯特里亞老師。是長年在魔王學院教授三年級生的優秀人士。各位,請不要失禮了」

梅諾瓦向前踏出一步。

「我是梅諾瓦·希斯特里亞。學院交流期間要請各位多多關照了。請多指教呢」

她露出微笑打招呼。

「那麼,開始上課了,今天是學院交流的第一天,彼此間還不太熟悉對方。為了成為好同學,先從簡單的娛樂開始吧」

迪亞哥用魔法在黑板上寫字。

――學院特別對抗課程――這樣。

「學院特別對抗課程。看上去也許有些誇張,實際上規則只是競爭高正確率的回答,各學院的學生出題,然後對方學院的學生做出回答。」

原來如此。

不管是出題還是回答,都能瞭解對方學院擅長的領域和水平嗎。

「那麼,作為示範首先從勇者學院這邊開始出題吧。序列第2,雷特利亞諾」

被迪亞哥點名後,雷特利亞諾站起了身。

「出題吧」

「知道了」

雷特利亞諾以食指輕抬眼鏡。

「那麼,先從初級的問題開始吧。勇者有<聖別>這個魔法,請回答這個魔法的效果以及術式」

魔王學院這一側的座位吵鬧了起來。

「啥……?這種東西,不可能知道的吧……?」

「阿阿,魔王學院沒有教過啊……」

「對阿,可是,也許三年級生會知道也不一定……?」

接著,梅諾瓦拍了拍手。

「好的好的,請大家安靜下來ー。那麼,三年級生的利貝斯特同學」

利貝斯特站起身。

「不好意思喔……如何?知道嗎?」

「……不,我不知道。可是,梅諾瓦老師。說到底,這個學院特別對抗課程是不是有缺陷?

其他學院所學習的事情不可能會知道的吧,如果不禁止一般問題之外的問題是無法成為正經的娛樂的」

利貝斯特苦口婆心進言。

「我認為這是十分普通的事情」

雷特利亞諾提出反駁。

「將自身學習不足的醜態置之不理,還說課堂本身有缺陷,這到底是在鬧哪齣?」

利貝斯特生氣了。

「既然你這樣說,那你肯定知道<魔物化>的效果以及魔法術式吧?」

絕對不可能明白吧,利貝斯特露出這樣的表情。

然而,雷特利亞諾勾嘴微笑。

「當然」

他在黑板上畫起魔法式。

同時進行說明。

「<魔物化>的魔法效果,主要是以魔力讓動物產生變化。

雖然基本是強化身體能力,可是根據動物的種類不同、以及施術者的不同也會產生不同的變化。

有智力減少的情況,反之亦有變得聽的懂人話的情況。

因為<魔物化>而變化的動物被稱之為魔物。現在在迪爾海德上,除非滿足一定的條件否則禁止對動物使用<魔物化>」

利貝斯特啞口無言。

「如何呢?」

「……正解……」

雷特利亞諾的說明以及畫的魔法式,梅諾瓦佩服的說道。

「可是,嘛、從那個三年級對這種初級問題也無可奈何的情況來看,考慮到彼此間水平的差異,這次的對抗課程確實還是取消比較妥當。

或者,應該找找課程上是否有缺陷如何?」

雷特利亞諾說道。

「嗚姆,也是呢。沒想到會有連<聖別>也不知道的學生……」

迪亞哥困擾的呢喃著。

而我則看出那副表情完全是在愚弄人的樣子。

「迪亞哥老師,稍微……」

梅諾瓦帶著迪亞哥,朝著講臺角落走去。

「……和先前說的不太一樣吧。今天的娛樂性節目,應該是為了讓對方認識以及學到完全不知道的知識吧?」

雖然其他的學生可能聽不到,可是我的耳朵卻牢牢地捕捉到了這句話。

「那是當然的,我還認為這是挺常識性水準的問題。只是沒想到魔王學院的水平會這麼低下……不是,抱歉呢,這失算了……」

從勇者學院那邊傳來陣陣笑聲。

迪亞哥的聲音和梅諾瓦不同,完全沒有打算壓抑。

就好像,是故意那樣做的一樣。

「諸君,像那樣笑出聲是很失禮的。不管水平多低,他們好歹也是盡了全力」

背對著梅諾瓦,迪亞哥向學生們說道。

那之後一瞬間,我沒有錯失他嘴角浮現出的淺笑。

雖然發言本身好像是在譴責學生們,實際上是在小瞧著。

若是真顧慮到魔王學院,絕對不可能說出這種話。

盡了全力什麼的,其實是意旨對方只有這種程度的實力而已呢。

「盡可能,以那邊的水平來考慮吧」

梅諾瓦咬緊嘴唇。

雖然很不甘心,可是對方表面上並沒有露出敵意,性質十分惡劣。

這樣一來,魔王學院的全體學生都會被視為比勇者學院更為低級,即使萬一迪亞哥真沒有那個意思,無禮的情況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這種令人作嘔的戰鬥方式,人類遠遠比魔族來得高超。不明確敵對而貶低他人的計謀,愚直的魔族是無論如何也模仿不了的

稍微,看不太順眼呢。

「<聖別>的魔法效果是,給武器、防具、道具賦予神聖的力量」

我站起身,回答剛才提出的問題。

「簡而言之,通過<聖別>強化,可以使該物件的效能有所提升。

如果是劍的話則可以更好的進行斬擊,藥的話則是藥效增強。而且若是將<聖別>鍛鍊到極致,便可以將普通物件改造成魔道具。

可是,因為需要超過100人份賢者的龐大魔力,所以那是不可能的」

在黑板上構築起<聖別>的魔法術式。

「阿諾斯同學……」

梅諾瓦看著我,綻放出笑容。

「如何?」

「……正解……魔法術式也相符……」

迪亞哥呻吟般的說道。

「……然而,剛才說過將<聖別>鍛鍊至極致,便能將普通物品改造成魔道具,這種說法其實多少有些誇張。

充其量只是擁有接近於魔道具的力量程度而已。然而也沒有靠著<聖別>作出魔具的事實。

雖然好像學習了不少東西,但會被這種名不符實的研究所欺騙果然還是遠遠不夠格呢」

藐視一般朝迪亞哥說明完後,勇者學院那邊又失笑了出聲。

「還以為來了個稍微不錯點的傢伙,果然也是個笨蛋嗎」

「怎麼可能把東西變成魔具呢。在魔法術式上,魔力只能從外面給予阿」

「對吧。所謂的魔法具就是從內部溢出魔力的東西,根本上是完全不同的產物」

「看來,那傢伙好像誤會了魔法概念的基礎阿」

真是的,一如既往被常識所囚困呢,人類喔。

就知道你們會那麼說呢。

「呼姆。如果不知道的話,就讓你們見識見識吧」

我站起身,朝著講臺走去。

路途中,指著裝飾在天花板附近的劍。放出魔力,讓那把劍在迪亞哥面前緩緩落下。

登上講臺,將那把劍用手舉起,接著構築出魔法陣。

使用的正是魔法<聖別>。

結束後,讓浮在空中的劍轉向,將劍柄的部分朝向迪亞哥。

「……這、這個是………………難道說………………」

迪亞哥戰戰競競的觸摸那把劍。

那瞬間,那把劍身散發出耀眼的魔力。

勇者學院的學生全員挺身而出。

「喂……!騙人的吧……那份光輝是……!」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阿!那是聖、劍…………!?」

「太扯了……哪裡是用<聖別>做出魔具了,這不是做出了聖劍嗎……!?」

「等一下……問題不只是那樣吧。那傢伙不是魔族嗎!說道底本來就不可能使用<聖別>了吧!!那個不是,只有勇者才能被允許使用的魔法嗎!」

迪亞哥呆然的凝視著聖劍。

似乎為眼前所發生的事情,至今依然難以置信。

「不要侷限於常識,多仔細窺視深淵吧,迪亞哥。貴為學院長的大人物卻不知道正確答案的話,全體學生都會被當成傻子的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