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險惡

十天後──從今天起開始學院交流。



我和雷伊一塊從餐廳返回房間後,他就直接躺在床鋪上。

「你要睡啊?」

「時間還早嘛。」

大概是吃飽想睡吧,很快就聽到他的鼾聲。

叩叩兩聲,響起敲打東西的聲音。是從窗戶傳來的。我開窗後,看到米夏在外頭。

「怎麽了?」

「小貓,喵~」

米夏叫喚後,一只眼熟的黑貓就跑了過來。一腳躍上米夏的肩膀,然後跳到窗邊。這是七魔皇老艾維斯.涅庫羅。

「迪魯海德發生什麽事了嗎?」

與梅魯黑斯相同,我一樣吩咐艾維斯留在迪魯海德打探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動向。它會特地跑來找我,想必是發生了緊急情況吧。

「三名七魔皇老好像離開了迪魯海德。」

那只黑貓──艾維斯開口說道。

「哦?是去哪裏了?」

「在進入蓋拉帝提這裏之前還確認到行蹤。盡管下落不明,但沒有離開這座城市。應該是潛伏在某處了。」

在要進行學院交流的這個時機啊?這怎麽看都是要進行某種企圖的動向。

「與勇者學院的關聯如何?」

「尚不清楚。小的也監視了勇者學院的人類,但就目前爲止,沒有與疑似七魔皇老之人接觸的樣子。」

倘若勇者學院與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共謀,就是簡單明瞭的構圖了呢。

「你繼續打探七魔皇老的動向。」

「遵命。此外,還有件事想跟您報告。雖然這或許跟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無關,但令小的很在意。」

「什麽事?」

「是小的造訪此地時偶爾耳聞到的。蓋拉帝提的人類之間流傳著深邃黑暗的傳承。」

唔,這麽說來,打靶攤的店長也曾提到。

「這有什麽問題嗎?」

「這感覺像是人類從上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口傳。深邃黑暗最終將再度吞噬亞傑希翁。然而,衆人無須害怕。伴隨著希望祈禱吧。向我們傳說的勇者獻上祈禱。如此一來,勇者將再度降臨,以希望之光驅逐黑暗。」

是很常見的口傳。

「小的以爲這裏所說的深邃黑暗,會不會是在指暴虐魔王。」

「是預言我會轉生的口傳嗎?」

「正是。這說不定是爲了再度殺害複活的吾君,所流傳下來的傳承。」

「唔,有根據嗎?」

「因爲有點在意而調查了一下,這個口傳似乎是由勇者學院的畢業生們散播到亞傑希翁各地的樣子。宣稱深邃黑暗會對人類帶來絕望。但具體來說會發生怎樣的事態,勇者們卻沒有多加說明。說是爲了要跨越深邃黑暗,不能讓衆人知道具體的情況。」

能用這種暧昧說詞讓口傳傳開,是因爲勇者的信用吧。人類打從以前就很愛信仰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

「你想說的也就是這個意思吧?勇者學院企圖瞞著魔族,將轉生後的魔王再度殺害。而且這次會連根源也不留,意圖澈底消滅掉吧?」

「假如是暴虐魔王會帶來絕望的口傳,會立刻傳到我們七魔皇老耳中吧。會用深邃黑暗這個名稱隱瞞敵人的身分,或許是不想給迪魯海德發動攻勢的口實吧。」

世界和平了,魔族與人類也斷絕往來。是打算藉由這個機會,一面裝得若無其事,一面虎視眈眈地等待機會吧。等待我轉生複活的機會。

「這不是不可能的事。但要是這樣,有件事就奇怪了。就連在勇者學院,流傳下來的魔王之名也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

「此事當真?」

「似乎是下了封口令,不過一個有點呆的學生說溜了嘴。盡管無法斷言絕對無誤,但應該不會有錯。」

艾維斯不發一語地沈思著。在長達兩千年的歲月中,以口傳與傳承將意志流傳下來,爲了打倒暴虐魔王等待時機,到這邊還算可以理解。

但要是搞錯最重要的魔王之名,那未免也太愚蠢了。這樣勇者學院可是會找不到我,變得要和虛假的魔王開戰。

「會不會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企圖與勇者學院的企圖互相影響,導致事情變成目前這種情況……?」

艾維斯說道。

「天曉得。只不過,既然七魔皇老來到了蓋拉帝提,這就不是不可能的事。」

目前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勇者學院,還有我這三個陣營各懷鬼胎,聚集在蓋拉帝提這座城市裏。要不發生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吧。必須考慮到可能會發生出乎意料的事態。

「你去追查七魔皇老的行蹤,我到勇者學院裏打探。學院交流正好從今天開始。」

「遵命。」

艾維斯跳出窗外離開。

「工作?」

米夏用雙手抓著窗邊踮起腳跟,把臉從窗後探出來窺看。

「工作?」

「魔王的工作?」

是這個意思啊?

「算是吧。看來是來到一個麻煩的地方了呢。」

「幫忙?」

「有必要的話。你在外頭做什麽?」

「上學。」

米夏淡然說道。

「時間不是還早嗎?」

「因爲是第一天。」

很有米夏的風格。

我從窗戶跳出去。米夏不可思議地仰望著我。

「一塊走吧。」

「嗯。」

她開心地微笑。

我與米夏兩人悠悠哉哉地走到勇者學院。

或許是「施鎖結界」的條件改變了吧,一把手放在門上,魔法鎖就自動解開了。

我們穿過大門,踏入學院裏頭。

「話說回來,是要去哪裏上課啊?」

「大講堂。」

米夏東張西望看著周遭。

「那邊。」

她所指的地方,擺著一面指示大講堂方向的看板。這大概是爲了魔王學院的學生准備的吧。我們依照看板指示走上樓梯,往通道內部走去。

盡頭有一扇雙開門,房間名牌上寫著大講堂。

推開門後,裏頭是一個廣大空間。最後排的座位在高處,講台是在最低的位置,不論是坐在哪個位置上都能看到黑板。

「真大呢。」

「學院交流人很多。」

畢竟光是魔王學院就有兩個班級的學生,要是再加上勇者學院的學生,即使是這種規模的教室也很勉強能容納得下吧。

「哇!是阿諾斯弟弟耶。早安~」

最前排的座位上,一名留著黑色長發的女學生用力揮著手。是艾蓮歐諾露。她從大講堂平緩的樓梯上跑過來。

「你來得真早。阿諾斯弟弟該不會意外是個優等生吧?」

「沒什麽,只是一時興起。」

米夏不可思議地歪著頭。

「認識?」

「啊~抱歉,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是勇者學院三年級的艾蓮歐諾露.碧安卡。」

聽到她自我介紹,米夏也跟著低頭敬禮。

「我是魔王學院一年級生,米夏.涅庫羅。」

「請多指教,米夏妹妹。叫我艾蓮歐諾露就好了。」

米夏點了點頭。

「請多指教。」

「正好,我想問你勇者加隆的事──」

隨後,入口處傳來說話聲。

「咦?是要問什麽事呢?假如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回答你喔?魔王學院的大哥哥。」

走過來的是之前在魔法圖書館看到的金發少年,雷多利亞諾與萊歐斯也跟他走在一塊。

「初次見面,我是勇者學院排行第三位,精英班『傑魯凱加隆』所屬,勇者加隆的第二根源轉生者,聖地的創造騎士海涅.加隆.伊歐魯古。」

唔,盡是些自我介紹很長的家夥。

「聽說萊歐斯給你添麻煩了。真是抱歉,他的個性有點毛躁呢。」

「不需要道歉,就只是稍微玩玩罷了。」

在海涅身旁,萊歐斯不高興地蹙眉。

「你能這麽說就太好了。啊,對了。我就順便問一下,要不要也陪我玩玩呢?」

「哦?你想怎麽玩?」

「今天雖是室內課,不過預定會在休閑活動時,順便讓德魯佐蓋多與亞魯特萊茵斯卡稍微進行像是對抗賽的活動。活動中輸的一方,就要回答對方任何問題如何?」

原來如此。

「無妨。」

「那就這麽決定了。」

海涅施展「契約」魔法。內容是今天對抗賽的敗者要誠實回答對方的問題。

「順道一提,我想知道的是,誰是暴虐魔王吧。」

海涅就像在試探我地詢問道。

「啊啊,當然,等聽完對抗賽是怎樣的內容後再考慮也──」

我沒特別在意地在「契約」上簽字。

「咦?這樣好嗎?這麽輕易就簽字了。這跟魔法戰不同,沒辦法靠力量解決喔?」

「就算讓你知道誰是暴虐魔王,也不會有什麽特別的問題。而且──」

我告訴海涅他們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實。

「不論是不是室內課,不論條件爲何,我都不可能會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