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不穩



十天後――

從今天開始就是學院交流日。

和雷一同從食堂回到房間後,他就直接躺在了床上。

「要睡了嗎?」

「因為還有時間嘛」

應該是吃太飽就想睡覺了吧,沒多久就聽到打呼聲。

叩叩的,響起了什麼在敲擊著的聲音。

是從窗戶發出的。

「嗯?」

打開窗戶後,發現了米夏在外面。

「怎麼了嗎?」

「有貓咪先生。喵」

米夏一叫,一隻看似有些面熟的黑貓跑了過來。

稍微乘上米夏的肩膀,隨後跳至窗邊。

是七魔皇老,艾維斯·尼克朗。

「迪爾海德發生什麼事了嗎?」

艾維斯和梅爾赫斯一樣,吩咐他們再迪爾海德追尋阿沃斯·迪爾海維亞的動向。

會特意跑到這邊來,肯定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七魔皇老三人的身影從迪爾海德消失了」

艾維斯開口說道。

「嚄。去哪裡了?」

「確認來到蓋拉底無誤。雖然跟丟了不過沒有出城。大概是潛伏在某個地方」

在學院交流的這個時間點上嗎。

只能想到是在企圖些什麼。

「跟勇者學院有關嗎?」

「目前還不清楚。雖然也給勇者學院裡的人類設下了網,但目前還沒有和像是七魔皇老的人接觸過」

如果勇者學院和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是共犯的話,那麼構圖就很清楚了。

「知道了。繼續去打探七魔皇老的動向」

「遵命。另外,還有一件事想傳達。也許和阿沃斯·迪爾海維亞沒有關係,不過有些在意」

「什麼事?」

「來到這邊時偶然聽到的,蓋拉底的人類間似乎流傳著深邃黑暗的傳說」

呼姆。說起來射擊攤的老闆也這麼說過。

「有什麼問題嗎?」

「好像是從很久以前代代相傳下來的口傳。不久後,深邃的黑暗會再次席捲阿瑟席翁。可是,沒有害怕的必要。

帶著希望祈禱著吧。向我等傳說中的勇者。如此一來,他必定會再次顯現姿態,藉由希望之光將那個黑暗驅逐吧」

挺常見到的那種口傳呢。

「那個深邃黑暗,指的應該就是暴虐的魔王吧」

「是預言我會轉生的口傳嗎?」

「正是如此。也許是為了讓我等的君主您再一次成為亡者,才會將這個流傳傳下來」

「呼姆。有根據嗎?」

「因為有些在意所以就調查了一下,似乎是藉由勇者學院的畢業生,向阿瑟席翁全國傳達了這樣的口傳。

說是深邃的黑暗會給人們帶來絕望。可是,具體的情況勇者們並沒有說明。為了跨越深邃的黑暗,據說這是不該知道的事」

如此曖昧的口傳會傳播的如此甚廣,無非是因為勇者的信用。

自古以來,人類總是會信仰那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簡單說,你的意思是這樣吧?勇者學院想在魔族沒有察覺的情況下,企圖再次殺死轉生的魔王。這次是連根源都不留,打算完全消滅」

「如果是暴虐的魔王會再次帶來絕望的這種口傳,想必馬上就會傳到我們七魔皇老這。假借深邃黑暗這個名稱,是為了不給迪爾海德發起進攻的理由吧」

因為世界變得和平。魔族和人類的交流也因此中斷。

表面上認為這是好事,私底下卻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卻虎視眈眈的再窺視著機會。

等待著我的轉生。

「這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卻有一些事很奇怪。因為勇者學院所流傳的魔王之名同樣也是阿沃斯·迪爾黑維亞」

「千真萬確?」

「雖然好像下達過禁嚴令,但有個脫線的學生卻說溜了嘴。雖然不能說絕對,不過,應該就是那樣沒錯」

艾維斯沉默著,靜靜的思考。

在兩千年間,透過口傳將意志傳承下去,窺視著打倒暴虐魔王的機會,這些可以理解。

但事,如果弄錯了最要緊的魔王之名,那何其只是愚蠢。因為勇者學院找不到我,就只能和虛假的魔王作戰。

「阿沃斯·迪爾黑維亞的企圖,和勇者學院的企圖搭在了一起,造就了現在這副情況嗎……?」

艾維斯說道。

「誰曉得呢。可是,如果七魔皇老來到了蓋拉底,這種可能性到也不是沒有」

阿沃斯·迪爾黑維亞,勇者學院,然後是我,三個陣營懷著各自的想法,現在就在這個蓋拉底上。

不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吧。

必須考慮到事態發展成出乎意料的情況。

「你繼續去追尋七魔皇老的行跡。我則是進到勇者學院裡探索。今天正好是學院交流」

「遵命」

艾維斯一下子跳了起來,接著跳出窗外。

「有工作?」

米夏踮起腳,雙手抓著窗邊。

在那邊只有她的臉龐正偷偷窺視著這邊。

「工作?」

「魔王的工作?」

是這麼一回事嗎。

「就是那樣。似乎變得麻煩了起來

「要幫忙?」

「如果有必要的話。你在外面做什麼?」

「上學」

米夏淡淡地說道。

「現在不會太早了嗎?」

「因為是第一天」

原來如此,很像是米夏的風格。

我身體靠向窗戶,接著跳了出去。

米夏抬起臉一副很不可思議的看來。

「一起去吧」

「恩」

她高興的點了點頭。

和米夏兩個人悠閒地走著,就這樣來到勇者學院。

將手搭在門上,<施錠結界>的條件變更了嗎,魔法鎖自動解除了。

我們穿過大門,進入了學院。

「說起來,要去哪邊?」

「大禮堂」

米夏東張西望的回顧四周。

「那邊」

在指向的地方,掛著告示大禮堂方向的牌子。

這是特意為魔王學院的學生準備的吧。

按照告示牌的指示上了樓梯,往通路深處走去。

走到盡頭後看見了兩扇門,板子上寫著大禮堂。

打開門後,裡面是寬闊的空間。

最後一排的座位位置較高,講臺則是處於最低的位置,無倫從哪個座位都可以清楚的看見黑板。

「好寬闊」

「因為學院交流人數很多」

就算指示魔王學院也來了整整兩個班級的學生。

再加上勇者學院的學生,這個規模的教室也顯得很緊繃吧。

「挖喔。是阿諾斯君。早上好ー」 

坐在最前排的座位上,一頭黑長髮的女學生揮著手。

是愛蕾諾,她登上大禮堂內延伸的樓梯來到了這邊。

「真早呢。阿諾斯君,莫非意外的是個資優生?」

「沒什麼,突發奇想罷了」

米夏不可思議的歪著腦袋。

「熟人?」

「阿ー,抱歉喔。還沒有自我介紹。我是勇者學院三年級生,愛蕾諾・碧昂卡」

接著,米夏低下了頭。

「魔王學院一年級生,米夏・尼克朗」

「請多關照喔,小米夏。直接叫我愛蕾諾就好了喔」

米夏點了點頭。

「請多關照」

「來的剛好。關於勇者卡農的事我有些想問――」

接著,從入口處傳來了聲音。

「嘿欸。是什麼呢?如果可以的話,由我來替你解答如何?魔王學院的小哥哥」

來到這裡的是,先前在魔法圖書館看過的金髮少年。

雷特利亞諾和拉歐斯也在。

「初次見面。我是勇者學院排行第三,選拔班『吉爾加卡農』所屬的,勇者卡農第二根源的轉生者,聖地的創造騎士海涅・卡農・伊奧魯格」

呼姆。都是一群自我介紹很長的人呢。

「聽說拉歐斯給你添了麻煩。對不起喔,他動不動就喜歡找人吵架」

「這不是什麼需要道歉的事。只不過是玩耍了一下」

海涅旁邊的拉歐斯,不高興的皺起了眉頭。

「能這麼說還真是幫了大忙了。阿阿,對了。順便問一下,我也可以一起玩嗎?」

嚄。真是有趣的發言。

「你想玩什麼?」

「今天的課是實技課呢。作為休閒的娛樂,打算進行一場德爾佐格爾與阿爾克蘭斯卡間的對抗賽,輸的一方無論問什麼都必須回答如何?」

原來如此。

「這也無妨」

「那麼」

海涅使用了魔法<契約>。

內容是,今天對抗賽中輸的一方必須如實回答問題。

「順帶一提,我想知道的是暴虐的魔王是誰,這樣」

向是在刺探我一樣,海涅問道。

「阿阿,當然,等知道對抗賽的內容再考慮也行――」

沒特別在意,我便簽署了<契約>。

「嘿欸。這樣好嗎?這麼簡單就簽署了。是覺得與魔法戰不同,不會拚盡全力的關係嗎?」

「跟那沒關係,因為讓你們知道暴虐魔王是誰也沒有問題。而且――」

我把理所當然的事實告訴海涅他們。

「不館是實技課也好,或是有別的什麼條件也罷,我是不可能會輸的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