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一條貝殼項鍊



離開勇者學院後,看見莎夏站在門邊低著頭的身影。

「特地等我的嗎,莎夏」

一出聲搭話,莎夏隨即抬起頭並回頭看向這邊。

可是,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直勾勾的瞪著我。

「才不是什麼特地等我什麼的吧。好慢、太慢了吧。還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很讓我擔心阿」

「為什麼要擔心我?」

「說是為什麼……」

莎夏考慮後,說道

「學、學員交流之前,怕你把他們全部殺光光啦」

我笑了出聲

這不是挺了解的嗎

「學院交流雖然是互相討教魔法術式的場合,但迪爾海德的目的果然還是打算和阿瑟席翁搞好關係,如果在迪爾海德的人來之前胡搞瞎搞的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的吧」

「這邊不曉得有沒有這個意思就是了呢」

宛如氣勢被削弱一般,莎夏沉默了下來。

「……確實,捏造了那種歷史什麼的,是否真的抱持著友好目的還是未知數就是了……」

當我邁出步伐之後,莎夏隨即跟上我身邊

「就像剛才說的,將勇者打倒我的這種虛假歷史傳達給後世,因此就認為人類打算與魔族敵對還是太草率了點」

「怎麼說?」

「強大到無以復加的魔王,因為自身的喜怒無常而給世間帶來和平。如果是這樣,人類就無法忘記當初魔王所帶來的恐怖。

因為說不定,下次轉生後的魔王會再次因為喜怒無常而毀滅世界」

莎夏點點頭表示理解。

「就算知道是謊言,為了能安以民心才說是勇者打倒的對吧?」

「這才是最妥善的做法吧。畢竟暴虐魔王已死是事實。而且將暴虐一詞發揮的淋漓盡致的魔王,實際上渴望著和平什麼的,這種事基本沒有人會相信」

因此,在兩千年前的大戰中才會形成怨恨與怨恨交加的漩渦

變得讓人討厭的地步。

「相信了這個傳說,自以為是英雄的後裔,所以在魔族面前採取強硬的態度也是理所當然的。真是可愛」

「在那裝什麼理解阿,剛才不經意的就把某個囂張的人打飛的又是誰呢?」

莎夏目不轉睛的盯著我。

「沒什麼,只是因為太可愛了。所以就陪他玩耍一下」

「……喔、是喔。真是會讓人留下一生陰影的玩耍呢」

這份擔心到是無意義的就是了。

「那麼,如果不是以友好為目的又是怎麼一回事?除了剛才的事之外,還有知道些什麼嗎?」

「說知道也是知道,不過謎團到是又增加了」

「什麼?」

兩千年前,勇者被人類殺害了。

應該是我做完牆壁,轉生之後的事吧。

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為什麼要親手殺死數度與暴虐魔王作戰,拯救人類的英雄?

事被捲入權力鬥爭之中了嗎?

還是阿沃斯·迪爾海維亞幹的?

現在最快的方法就是去問愛蕾諾了吧。

「看樣子,那個叫拉歐斯的傢伙好像是故意裝作被我打敗的樣子」

「……是為了在對抗試驗前,讓我們疏忽大意嗎?」

「除此之外,還想試探我的力量,因此特意採取那種公開挑釁的態度」

「呼ー嗯。真囂張呢」

莎夏的眼神變的銳利,是因為剛才的糾紛而累積了不少怨氣吧。

若真的在考試中與他們相遇了,究竟會不會有我出場的機會呢。

「吶,阿諾斯」

像是發現什麼了一樣,莎夏輕拉著我的袖子。

「看那邊」

她視線投去的前方有著一位持有白髮長相中性的男子,和一頭很有個性的棕栗色頭髮的少女

是雷和米薩,兩人很要好的在街上走著。

「看來給粉絲聯合的建議好像結束了呢」

「阿,等一下啦」

正想打招呼的時候,莎夏捉住了我的手。

「怎了?」

「欸……因為,打擾別人不好吧」

「為什麼會打擾?」

「那.....個,也許不會打擾到也不一定,不過,你看,果然還是會打擾到也不一定」

呼姆,還真是含糊不清的說話方式呢。

「真是的。可不可以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所以說,簡單來講的話就是,米薩她喜歡雷啦」

「嚄」

不曉得什麼時候,竟發展成那樣了嗎。

真是有趣。

「雷呢?」

「……那傢伙,在想什麼完全搞不明白。可是,還挺常和米薩聊天的。話說回來,這種事不應該是男生間更明白的嗎?」

「很不巧的我沒聊過這種話題」

「……也是呢」

雷他們拐過角,進入中央大道。

「尾形吧」

「蛤阿!?不、不行啦。這樣太不謹慎了」

「如果沒興趣的話,妳就不用來了」

我追著雷他們進入中央大道。

雖然現場人山人海,但如果是我的魔眼,就不可能會看丟。

仔細側耳傾聽,接著便聽見了兩人的對話。

「呼呼呼ー,好厲害呢ー,擺了好多小攤子ー」

「會不會是有什麼祭典呢?」

雷和米薩一如往常的露出微笑。

「我想,確實應該是大勇者吉爾加的誕生祭。遠征考試之前拿到的紙上有寫。因為快要到大勇者吉爾加的生日了,為了配合而因此慶祝一個月以上這樣」

「喔喔」

雷他們一邊觀賞排成排的攤販和表演,一邊愉快的邁著步伐。突然間,米薩的視線停在一個攤子上。

「要玩玩看嗎?」

「好的。讓我稍微挑戰一下」

兩人靠近的是射擊攤販。用木弓箭射擊設置的目標。靶子各有幾種類別,射中不同的目標能得到不同的贈品

迪爾海德和阿瑟席翁的貨幣並不相同。不過他們已經事先換好了。米薩付完錢之後,拿起了木弓

離靶子的間距大約離八米左右。

箭有三隻。米薩瞄準後拉滿弓,然而三次都漂亮的偏離了靶子

「阿哈哈ー,完全不行呢ー」

雖然失敗了,可是米薩還是很開心的樣子。

「雷同學也試試看嗎?」

「可是我沒用過弓呢」

雷向店主付了錢之後,從米薩手裡接過木弓。

「妳剛剛瞄準哪個?」

「嗯....那邊那個」

米薩指著。

像是貝殼項鍊的禮品。

「會不會射中呢」

雷拉滿弓,狙擊著目標。

射擊出去的箭史,離目標只有一丁點的誤差。

「阿,好可惜喔。剛剛不是隻差一點了嗎」

「下一次肯定會中的」

雷露出爽朗的微笑。

「欸ー說這種話好嗎?如果沒射中可是很丟人的喔?」

「要不要賭賭看?」

「那麼,如果沒中的話就要請客喔」

「好喔」

如此這般,雷剛說完不久,箭矢就已經射中了靶子的中心。

「哇ー!真不愧是你。好厲害喔。而且,竟然是正中心欸ー」

第一次拿弓就變這樣嗎。

明明不是劍,還是一如往常成長迅速的男人呢。

「……總覺得,好像特別恩愛的樣子呢……」

莎夏越過我的背後窺視著兩人。

結果還是有興趣嗎。

「那兩個人,一直以來不都是那樣嗎?」

「才不是勒。總覺得,這閃光彈比起平時還要強個三倍喔」

莎夏臉上浮現出羨慕的神情。

「恭喜你喔。有這種本領在的話,即使深邃黑暗來到也能安心了吧」

如此,店主說道。

「……深邃黑暗?」

「唉唷,不好意思。這不是聖誕祭該說的話。你要選哪個呢?」

店長給他們看了幾個貝殼項鍊。

「有再多一個貝殼的品種嗎?」

店長把手伸到裡面的架子上,拿起貝殼項鍊。

「來囉。要好好交給小女朋友喔」

店長將,串著兩枚貝殼的項鍊遞給雷。

「謝謝」

兩人隨後離開了攤販。

「阿哈哈,被誤會了呢ー。對不起喔,像我這種人」

「沒事,我可沒有那麼想」

「阿……是、是嗎……阿哈哈……」

米薩害羞的笑著。

「妳才是,這樣好嗎?」

「欸?什麼事呢?」

「如果喜歡阿諾斯的話,被誤會和我在一起會很困擾的吧?」

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後,米薩慌忙的揮著手。

「不、不是啦ー。這才是,誤會喔、誤會!我的確很尊敬阿諾斯大人,也很憧憬。

可是,說到底光是對那位大人有這種想法就太不自量力了,還有粉絲聯盟,也是為了隱藏統一派的身份。而且……」

接著,雷露出了微笑。

「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

「……那個,太好了……嗎?」

雷輕輕拿出剛才得到的貝殼項鍊。

「因為我想把這個送給妳」

「欸……?」

米薩吃驚的回頭看向雷的臉。

「作為一直照顧我母親的回禮喔。不過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抱歉呢」

「怎麼會……我什麼都...直到最後,我都沒有派上任何用場。雷的母親能得救,全部都是託了阿諾斯大人的福」

「即使是不怎麼熟悉的我,卻還拚上了性命去救我的母親。這點做為回禮的理由就已經很充足了喔」

「……總覺得,又被說了一次這種話感覺有些害羞呢……」

「我也是」

雷盯著米薩的眼睛。

「可是……我真的可以收下嗎……?」

「賭局可是我贏了喔?」

「阿……是那樣呢……」

米薩的臉頰漸漸地染成紅色。

「妳願意收下嗎?」

她害羞的點著頭。

從雷的手裡接過首飾,接著立刻想將它戴上。

「奇怪?這、這個要怎麼打開阿?和迪爾海德的飾品構造不同……?」

「借我一下」

雷接過首飾,輕鬆的將扣環拉開。

接著迅速的將手腕繞過米薩的脖頸,戴上了項鍊。

「阿哈哈……總覺得很抱歉呢……看起來、如何呢……?」

「很適合妳喔」

米薩害羞的低著頭。

「很漂亮喔,這個項鍊有兩個貝殼以及兩個紐帶,在迪爾海德上是很少見的類型,不過在阿瑟席翁這很流行吧?」

「也許是」

對話就到這裡中斷了。

在喧囂的街頭中,只有那兩人的時間彷彿停止一般,只是持續互相凝視著。

維持這種狀態不曉得過了多久,終於,雷開了口。

「要去看看別的表演嗎?」

「好的」

兩人並肩而行。

來參加聖誕祭的人很多,因此這一段路變得比剛才還要擁擠不少,米薩因此而不能隨心所欲行走。

「米薩」

接著,雷握住了她的手。

「……那個……這是…………」

「我很不擅長<思念通訊>。如果走丟了會很麻煩」

「阿……也是呢,好的……」

手牽著手,兩人臉上帶著笑容享受著熱鬧的聖誕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