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單片貝殼的項鍊

一離開勇者學院,就在門旁看到莎夏垂著頭的身影。



「莎夏,你特地留下來等我啊?」

我一搭話,莎夏就綻開笑容朝我望來。不過,她很快就像是改變主意似的狠狠瞪著我。

「說什麽你在特意等我啊!太慢了,也太慢了。人家會擔心你是不是出什麽事吧?」

「擔心?我有什麽好擔心的?」

「還說有什麽好擔心的……」

莎夏想了一下接著說:

「像、像是你會不會在學院交流之前,把他們通通殺光之類的啦。」

我哼笑起來。她這不是挺了解我的嗎?

「學院交流雖然也有互相教導對方魔法術式的用意,但主要目的還是爲了建立迪魯海德與亞傑希翁的友好關系,所以要是你像在德魯佐蓋多的時候一樣亂來,事情可就嚴重了。」

「就不知道對方有沒有這個意思呢。」

莎夏就像泄氣似的沈默下來。

「……的確,捏造出那種曆史,確實會讓人懷疑他們真的想建立友好關系嗎……」

我邁步走開後,莎夏也在我身旁並肩走著。

「我方才也說過,光憑他們將勇者加隆打倒我的虛僞曆史流傳到後世,就認定人類與魔族敵對是言之過早。」

「爲什麽?」

「要是宣稱束手無策的強大魔王,因爲一時興起而爲世界帶來了和平,這樣人類將永遠無法忘記魔王的恐怖。因爲無法保證轉生後的魔王,這次不會因爲一時興起就毀滅世界。」

聽我這麽說完,莎夏就像理解似的點頭。

「也就是說,盡管知道這是謊言,但爲了讓國民安心,才說魔王是被勇者打倒的?」

「這麽做或許是最好的辦法。暴虐魔王死去是事實。而且就算說暴虐至極的敵人其實渴望和平,也幾乎不會有人相信。」

在兩千年前的那場大戰之中,怨恨與怨念就是激起如此龐大的漩渦滿溢而出。甚至到令人討厭的程度。

「就算他們相信了這種傳承,認爲自己等人是英雄的後裔耀武揚威,進而在魔族面前擺出強勢態度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很可愛吧?」

「裝得一副很能理解的樣子,真不知剛剛很不成熟地把耀武揚威的人類打飛的是誰?」

莎夏直瞪著我。

「沒什麽,因爲太過可愛了,所以就稍微撫摸了一下。」

「……喔,這樣啊?這會成爲他一輩子的心理創傷喔。」

看來是不用擔心這點呢。

「那你說他們的目的或許不是要建立友好關系,是什麽意思啊?除了剛才的事情外,你還知道了什麽嗎?」

「要說的話,我確實是知道了一些事,但反而讓謎題增加了呢。」

「咦?」

兩千年前,勇者加隆被人類殺害。這是我在世界上建立牆壁,轉生之後發生的事吧?

到底發生了什麽事?與暴虐魔王交戰無數次,拯救了人類的英雄,爲什麽人類要親手殺了他?是被卷入權力鬥爭之中嗎?還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搞的鬼?

就目前得到的訊息來說,直接去問艾蓮歐諾露似乎是最快的方法。

「那個叫萊歐斯的家夥,好像是故意營造出被我打敗的假象。」

「……是爲了在學院對抗測驗時讓我們掉以輕心嗎?」

「好像還想藉此衡量我的實力。甚至還特意裝出那種明顯的態度找我吵架呢。」

「哼──真是囂張呢。」

莎夏的眼神變得淩厲。是方才的爭執讓她積了不少怨氣吧。要是在測驗時跟他們對上,不知還會不會有我出場的余地。

「喂,阿諾斯。」

莎夏就像注意到什麽似的,拉著我的袖子。

「你看那邊。」

她所看著的方向上,是有著中性長相的白發男子與栗色頭發亂翹的少女。

是雷伊和米莎。兩人感情很好地走在街上。

「看來是建議完粉絲社該怎麽走了呢。」

「啊,等一下啦。」

我正打算跟他們搭話,莎夏就一把抓住我的手。

「怎麽了?」

「咦……打擾他們不好吧?」

「會打擾什麽?」

「那個,說不定沒有打擾啦,可是,說不定會打擾到啊。」

唔,真是拐彎抹角的說法。

「真是的,別露出這種眼神好嗎?那個呢,簡單來說,就是米莎好像喜歡上雷伊了。」

「喔。」

是什麽時候喜歡上的啊?

真有意思。

「雷伊的意思呢?」

「……完全看不出那家夥在想什麽。不過,他經常找米莎聊天喔。不如說,這種事不是男人之間會比較清楚嗎?」

「很不巧,我們沒聊過這種話題。」

「……也是呢。」

雷伊他們轉過街角,往中央大街走去。

「跟上去吧。」

「啥!不、不行啦。這也太不謹慎了。」

「沒關系,沒興趣的話,你可以不用跟來。」

我尾隨在雷伊他們身後,走進中央大街。雖然人潮洶湧,但我的魔眼是不會看丟的。我豎起耳朵,傾聽兩人的對話。

「呵呵呵,真壯觀呢~有這麽多攤販耶~」

「是在舉辦祭典嗎?」

雷伊與米莎就跟平常一樣嬉笑著。

「我記得好像是大勇者傑魯凱的聖誕祭。遠征測驗前發的單子上有寫。傑魯凱的生日就快到了,所以會配合這一天慶祝一個月以上的樣子。」

「哦~」

雷伊他們一面欣賞街旁的攤販與表演,一面開心地走在街上。走著走著,米莎的視線忽然停在一個攤子上。

「想玩嗎?」

「是啊,我想挑戰一下!」

兩人前往打靶攤。似乎是要用木弓射擊攤販設置的靶來玩的樣子。

靶有許多種類,射中不同的靶能拿到不同的獎品。

迪魯海德與亞傑希翁的貨幣不同,不過我們已在事前兌換過了。米莎付完錢後,便拿到一把木弓。

她離靶的距離大約八公尺吧。箭有三支。米莎在瞄准之後拉弓放箭,但一連三發連邊都沒擦到。

「啊哈哈,我完全不行呢。」

雖然失敗了,米莎卻很開心的樣子。

「雷伊同學要試看看嗎?」

「我沒用過弓耶。」

雷伊付錢給店長,從米莎手中接過木弓。

「你想射哪一個靶?」

「呃……那一個。」

米莎伸手指著,獎品是貝殼項煉的樣子。

「射得中嗎?」

雷伊拉弓瞄准,射出去的箭矢微微擦過箭靶。

「啊!太可惜了啦!就只差那麽一點耶。」

「下次會射中的。」

雷伊爽朗微笑著。

「咦?說這種話行嗎?要是沒射中會很丟臉喔?」

「要賭嗎?」

「那麽,沒射中的話你要請客喔。」

「好啊。」

雷伊話才說完,箭矢就已正中靶心。

「哇──!真不愧是雷伊同學,太厲害了!而且還正中靶心耶!」

第一次拿弓就有這種表現啊?雖說不是劍,但他還是一樣進步得很快。

「……總覺得他們非常恩愛呢……」

莎夏在我背後探頭看著他們。結果她還是很感興趣的樣子。

「唔,不過他們兩個,不是一直都是那種感覺嗎?」

「才不是呢。總覺得他們兩人醞釀出來的氣氛,是平常的三倍甜蜜。」

莎夏露出有哪裏很羨慕的表情。

「恭喜中獎。有這種本領的話,就算深邃黑暗到來也能安心了呢。」

店長說道。

「……深邃黑暗?」

「唉呀,不好意思,聖誕祭不該說這些呢。客人想要哪一條?」

店長拿出好幾條貝殼項煉展示。

「有單片貝殼的嗎?」

店長把手伸到後面的架上,拿出一條貝殼項煉。

「好的,要幫女朋友戴上喔。」

店長將串著兩個貝殼的項煉交給雷伊。

「謝謝。」

雷伊向店長道謝,米莎帶著笑容行禮,兩人離開了打靶攤。

「啊哈哈,被店長誤會了呢。真是抱歉,害你被誤會跟我這種水准的人是情侶。」

「我不認爲你的水准很低喔。」

「啊……是、是嗎……啊哈哈……」

米莎害羞地笑著。

「你才是,被誤會沒關系嗎?」

「咦?什麽沒關系?」

「要是你喜歡阿諾斯,被誤會是我的女朋友會很困擾吧?」

米莎的表情瞬間愣了一下,然後連忙搖手。

「不、不是的。你這才是誤會,是誤會!阿諾斯大人確實讓我很尊敬、很憧憬。可是這種事情說起來,光是幻想就讓人太過惶恐了,就連粉絲社也只是統一派的僞裝。而且……」

聞言,雷伊爽朗地微笑起來。

「這樣的話,就太好了。」

「……那個,你說太好了……是嗎?」

雷伊將方才的貝殼項煉迅速遞給她。

「因爲我想把項煉送給你呢。」

「咦……?」

米莎驚訝地回看雷伊的臉。

「是你照顧我母親的謝禮。不是什麽大不了的東西,真是不好意思。」

「怎麽會……到頭來,我並沒幫上任何忙。雷伊同學的母親能得救,全都多虧了阿諾斯大人。」

「爲了不怎麽熟識的我,你願意舍身拯救我的母親。說到贈送謝禮,這個理由就相當充分了。」

「……聽你這麽說,總覺得挺難爲情的……」

「我也是呢。」

雷伊注視著米莎的眼睛。

「可是……我可以收下嗎……?」

「打賭是我贏了吧?」

「啊……說得也是呢……」

米莎的臉頰微微飛紅。

「你不肯收下嗎?」

她盡管害羞,也還是點頭答應。一從雷伊手中收下項煉,就打算立刻戴上。

「咦?這個要怎麽解開啊?構造跟迪魯海德的不同……?」

「借我一下。」

雷伊拿過項煉,一下子就把扣環解開。倏地把手繞過米莎的脖子,爲她戴上項煉。

「啊哈哈……還真是不好意思……我戴起來怎樣……?」

「很適合你唷。」

米莎害羞地低下頭。

「這條項煉很漂亮呢,貝殼有兩片,繩子也有兩條,是迪魯海德很少見的款式,是亞傑希翁的流行嗎?」

「或許吧。」

對話就此中斷。在街上的喧囂之中,兩人彷佛時間靜止般互相凝望。不知過了多久,雷伊說:

「要去看其他表演嗎?」

「好啊。」

兩人並肩邁步。前來參加聖誕祭的人潮讓街道比方才更加擁擠,使得米莎沒辦法自由移動的樣子。

「米莎同學。」

說完,雷伊握起她的手。

「……咦……那個…………」

「我不擅長『意念通訊』,要是走散可就傷腦筋了。」

「啊……也是呢,好的……」

兩人牽著手,帶著笑容享受熱鬧的聖誕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