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忠告



因為我的話而感到憤慨的拉歐斯手撐著地板,在雙腿上注入力量。

雖然不相信眨個眼就讓自己的身體變得破破爛爛,但果然還是無法站起身

「該死……!」

拉歐斯咬緊牙關,死死的瞪著我。

「已經可以了吧,拉歐斯。是你輸了」

一邊這樣說道,雷特利亞諾擋在我面前。

「他沒有盡好禮數。這裡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能不計前嫌嗎?」

「如過是因為失禮而道歉的話,應該還有該說的話吧」

於是,雷特利亞諾毫不猶豫的說道。

「如你所說的一樣,勇者卡農也有可能沒打倒暴虐魔王。畢竟是兩千年前的事,我們也沒有辦法知道」

稍微感到意外了。

「還真是簡單就顛覆立場了呢」

「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畢竟都展示出如此大的實力差距,也就只能照你說的去做了」

看出我的力量了嗎。還真是相當冷靜的判斷。

不過,總覺得難以理解。

這麼輕易就縮回去的男人,怎麼可能把敵意露出來?

「那個驕傲去哪了呢?勇者卡農轉世之類的事,這樣就行了?」

「沒有什麼驕傲是比性命更重要。如果低頭就能圓滿解決事情,那麼無論多少次我都會低下頭」

呼姆,還真是說的頭頭是道呢。

「嘛,就那樣吧。走了,莎夏」

「欸……這樣就好了嗎?我還以為會鬧得更兇呢」

「嘲弄失去敵意的對手也沒什麼意思」

我向門的方向走去。

「阿對了,稍等一下可以嗎」

雷特利亞諾從我背後打招呼。

「可以請問一下,你的名子嗎?」

「阿諾斯·沃爾迪戈德」

我打開了們,離開了魔法圖書館。

「等我等我——」

邊喊道,愛蕾諾追了上來。

「我送你們道門口吧」

她豎起了食指說道。

「門不就在那嗎?」

「不要在意啦。你看,因為給你們添麻煩了嘛,想作為道歉」

如此說道,愛蕾諾一直送到門口

「真的很對不起。跟你們打了起來。可是,阿諾斯君好強喔。嚇了我一跳喔」

出了勇者學院後,臨別之際她說道。

「沒什麼,哪裡都有血氣方剛的傢伙。什麼都想用力量去解決還真是讓人頭疼阿」

「……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的話呢……」

莎夏在旁邊發著牢騷。

「呼姆。那是什麼意思,沙夏?」

「沒事。什麼都沒有」

看著我們的對話,愛蕾諾噗哧一笑。

「阿諾斯君和小莎夏關係真好呢。是在交往嗎?」

「欸……才……才沒有、那種事喔……!」

「恩ー?妳在慌張什麼呢?」

愛蕾諾像是在開她玩笑的說道。

「什、什麼東西啦!我才沒有慌張」

「是嗎是嗎。哼ー恩。是那樣阿。沒有在慌張阿」

愛蕾諾上下點著頭。

莎夏窺視著我的視線後,低下了頭

「什麼啦……」

愛蕾諾突然露出微笑。

「阿諾斯君,稍微過來一下」

如此說著,她小小的朝著手。

「怎麼了?」

她走到我身旁,並將嘴唇靠在我耳邊。

「學院交流還是翹掉比較好喔,因為勇者學院從兩千年前就沒什麼變化呢」

小聲的說著,接著愛蕾諾馬上離開了我身旁。

「那是什麼意思?」

她咧嘴而笑。

「不要在知道更多比較好喔。掰掰」

愛蕾諾又回到勇者學院裡去。

「她說了什麼?」

兩千年前就沒有變、嗎。

「打開」

強制獲得<施錠結界>通行許可,我將門打了開。

「等、等等,阿諾斯。你又要幹嘛阿?」

「沒什麼,這次會老實點的。妳就隨便在街上玩玩吧」

「啥阿……!?」

不顧出聲的莎夏,我用魔法<幻影擬態>隱藏身姿,以<秘匿魔力>消除魔力。

我就那樣進了門。

繞過院子來到魔法圖書館外面,抬頭一看,剛才拉歐斯近來的二樓窗戶還開著。

輕輕起跳,接著從那進入到室內。

然後,正好聽到了談話聲。

「這些損害復原就交給你了,拉歐斯」

「啥、為啥會變成這樣啊」

往一樓看過去,拉歐斯被回復魔法的光包圍著。

「不過,那個魔族的傢伙,還真是強阿」

宛如沒發生任何事一般,他起了身。

「現在那些傢伙到底有多少水平阿?」

雷特利亞諾平靜的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來到加拉底的學生共有五人,他應該就是這之中的其中一個。恐怕是魔王學院裡等級最高的班級吧。三年級,又或者是那個渾沌世代的轉生」

「暴虐魔王轉世,的傢伙嗎」

「如果是那樣――」

清澈的聲音在魔法圖書館內回響著。

出現的是,同樣身穿緋紅色制服的少年

金色的頭髮、赤紅色的眼睛,端正的臉龐

「魔族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對吧」

拉歐斯像是同意一般笑了。

「阿阿,就是那樣。對方的實力也大概明白了。確實是很強。令人驚畏的強度。但只有強,並不代表一定能贏,現在這個時候,應該會以為人類都是雜魚而驕傲自大吧」

「被你精彩的演技給騙了,是這意思嗎?」

對雷特利亞諾所說,拉歐斯點了點頭

緊接著,金髮的少年說道

「學院交流的日子能不能早點來呢?現在就好想看看那些魔族吃驚的表情喔」

呼姆。為了讓學院交流變的對自己有利,而故意裝作被我打敗嗎。人類一如往常的擅長耍些小聰明呢。

可是,愛蕾諾所說的與兩千年前相比沒有任何變化,是跟這些傢伙有關的事嗎?

按照常理來想,他們應該對魔族相當怨恨才是,可學院交流就在眼前了,這些人卻只顯得興奮而已

「畢竟我們可是有聖母在呢。對吧,愛蕾諾」

金髮少年回過頭,對愛蕾諾搭起話。

可是,她沒有回應。

「愛蕾諾?」

「……沒什麼」

愛蕾諾就這樣一個人上了樓梯。

「還是老樣子,猜不透她在想什麼」

對雷特利亞諾的話語,金髮少年露出了苦笑。

愛蕾諾就這樣來到二樓,接著直直走到我所在的窗戶。

她凝視著窗外。

不對,錯了。

這是在和我四目相接。

呼姆。看得見我嗎?

「…………」

愛蕾諾張開嘴。

沒有發出聲音,只是動了動嘴唇。

――壞壞,這樣不乖喔――

還不只如此。

她露出了笑容,指了指外面。接著使用<飛行>魔法飛向空中,就這樣飛出窗外。

而我就追在她後面。

在離魔法圖書館不遠的樹蔭下,愛蕾諾停了下來。

「不是說不可以隨便進來了嗎。明明都這樣忠告了說」

果然,看的到我呢。

解除了<幻影擬態>魔法,我的姿態顯現出來。

「真了不起。能看穿這個的傢伙是少之又少」

「呵呵,身影以及魔力完全看不到呢。可是根源沒有隱藏起來喔」

原來如此。

與她說的一樣,一般來說,根源是必須透過魔力才看的到的東西。能直接看到根源的話,那絕對不是一般的魔眼。

不過擅長根源魔法的勇者卡農,似乎就做得到這一點。

「明白了話,快點回去比較好喔。跟勇者學院扯上關係,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你也是勇者學院的學生不是嗎?」

「雖然是那樣,可是我可沒有說謊喔」

「證據呢?」

「沒有那種東西喔」

愛蕾諾毫不遲疑的回答。

因為那模樣過於凜然,害我不小心笑了出來。

「阿ー,沒有相信我對吧?」

「不,覺得妳是個愉快的傢伙。今天就看在妳的面子上吧」

「真的嗎?那麼,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問你一個問題嗎?」

愛蕾諾高高興興的問道。

哎呀唉呀,還真是不懂得客氣的傢伙。我很中意喔

「可以。問什麼我都會回答」

「阿諾斯君,留有轉生前的記憶嗎?」

「是阿」

「你知道勇者卡農的事嗎?」

「這是第二個了呢」

「阿」

愛蕾諾露出搞砸了的表情。

「一時疏忽大意了啦」

為了遮羞,她吐了吐舌頭。

「如果是卡農事情我倒是知道。因為在我轉生前,跟他做了跟約定。轉生之後,必定會再一次相見這樣」

「奇怪……?」

她臉上浮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為什麼會告訴她,大概是抱持著這種疑問吧。

「只是順便」

「那麼,我也告訴你吧。不過,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喔」

愛蕾諾豎起食指。

「約好了喔」

接著,她原本悠閒的表情突然變得十分認真。

「勇者卡農已經不存在了。至少、你再找的那個卡農不在了」

「呼姆。這是什麼意思呢?」

「二千年前,他被暗殺了。即使還擁有根源,但他也不是過去的那個勇者了。即使去尋找,也肯定只會後悔的喔」

就在那個時候,從遠處傳來了聲音。

「喂ー,愛蕾諾。你在這做什麼呢?海涅在召集我們喔!」

瞬間用<幻影擬態>隱藏身影。

「抱歉ー,馬上就過去了」

她如此說道,接著朝魔法圖書館的方向走去。

「愛蕾諾」

聽見我的呼喚,她停下身回過了頭。

「是被誰殺了?」

她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人類喔」

留下這句話,艾雷諾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