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忠告

大概是對我的話感到憤慨吧,萊歐斯用手撐住地板,在腳上用力使勁。然而被眨眼打得遍體鱗傷的身體卻不聽使喚,依舊站不起來。



「該、該死……!」

萊歐斯咬著牙,朝我瞪來。

「萊歐斯,夠了吧?是你輸了。」

雷多利亞諾邊說邊擋在我面前。

「這邊是他失禮了。能否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到此爲止呢?」

「要對他的失禮道歉的話,還有其他話要說吧?」

聞言,雷多利亞諾就毫不猶豫地說道:

「就如你所說,勇者加隆或許沒有打倒暴虐魔王。畢竟我們無從得知兩千年前的事。」

他的回答讓我有點意外。

「沒想到你會這麽輕易地改變態度。」

「你希望這樣不是嗎?既然你都展現如此巨大的實力差距了,我也只能照你說的意思去做了。」

他這是很冷靜的判斷,但實在令人費解。

這麽輕易就收手的男人,會表露出那麽深的敵意嗎?

「你所謂的榮耀怎麽了?勇者加隆的轉生能這麽輕易就認輸嗎?」

「沒有比生命還重要的榮耀。如果低頭就能平息事態,不論要我低頭幾次我都做。」

唔,說得很有道理。

「哎,好吧。我們走,莎夏。」

「咦……就這樣?還以爲你會再鬧一陣子。」

「就算欺淩喪失敵意的對手也無濟于事。」

我們朝大門走去。

「啊,請等一下。」

雷多利亞諾在我們背後叫道。

「能請教你的名字嗎?」

「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一回答完,我就推門離開魔法圖書館。

「等等、等等──」

艾蓮歐諾露追了上來。

「我送你們到大門吧。」

她豎起食指說道。

「不就在附近嗎?」

「別在意啦。你想想嘛,我們的人給你們添麻煩了,就當作是賠罪吧。」

這麽說完後,艾蓮歐諾露送我們到大門口。

「真是對不起,居然跟你們吵起來了。不過,阿諾斯弟弟很強呢。我嚇了一跳喔。」

走出勇者學院後,她在告別時說道。

「沒關系,到處都不乏這種血氣方剛之輩。要是認爲我凡事都只會用暴力解決的話,可就傷腦筋了。」

「……真是毫無說服力的台詞呢……」

莎夏就像在發牢騷似的說道。

「唔,你這是什麽意思啊,莎夏?」

「沒事啊,別理我說什麽。」

看著我們之間的互動,艾蓮歐諾露嗤嗤笑了起來。

「阿諾斯弟弟和莎夏妹妹的感情真好。你們在交往嗎?」

「咦……才……才沒有……這回事……!」

「嗯~?你在慌張什麽?」

艾蓮歐諾露像在捉弄她似的說道。

「誰、誰啊!我才沒慌呢。」

「哦?是這樣啊?哼──原來如此,你沒有慌張啊?」

艾蓮歐諾露頻頻點頭。

莎夏像是在偷看我似的往後方瞥了一眼後,低垂著頭。

「怎樣啦……」

艾蓮歐諾露呵呵微笑。

「阿諾斯弟弟,你過來一下。」

她這麽說後,朝我微微招手。

「怎麽了嗎?」

當我靠過去後,她就把嘴巴貼到我耳邊。

「學院交流還是別來比較好喔。因爲勇者學院從兩千年前到現在都毫無改變。」

咬完耳朵後,艾蓮歐諾露就立刻從我身旁離開。

「這是什麽意思?」

「別去追究會比較好喔。拜拜。」

艾蓮歐諾露帶著吟吟的笑容,再次回到勇者學院裏頭。

「她說了什麽?」

從兩千年前到現在都毫無改變嗎?

「開門。」

我強行讓「施鎖結界」允許我通行,將門推開。

「喂、喂,阿諾斯,你想做什麽?」

「沒什麽,這次我會安分的。你就上街隨便逛逛吧。」

「啥……!」

無視驚呼的莎夏,我施展「幻影擬態raineru」的魔法隱藏身影,再用「隱匿魔力najira」消除魔力。

我就這樣走進門內,從庭院繞過去,來到魔法圖書館的外側。擡頭看去,方才萊歐斯進來的二樓窗戶還開著。我輕輕一跳,從窗戶進到屋內。

接著,剛好聽到對話聲。

「讓你吃虧了呢,萊歐斯。」

「這沒什麽,小事一樁啦。」

朝一樓看去,萊歐斯正受到恢複魔法的光芒所包覆。

「只不過,魔族還真強呢。」

他若無其事地站起。

「剛剛那家夥是怎樣的水准?」

雷多利亞諾平靜說道:

「目前抵達蓋拉帝提的學生有五人,他應該是其中一人吧。恐怕是魔王學院的頂級水准。應該是三年級生,或許也有可能是那個混沌世代。」

「暴虐魔王的轉生啊?」

「既然如此──」

魔法圖書館裏響起天真無邪的聲音。出現的是一樣穿著深紅色制服的少年。他金發黃眼,容貌端正。

「魔族就不是我們的對手了呢。」

萊歐斯就像同意似的笑起。

「是啊,你說得沒錯。對方的實力也大致明白了。確實是很強。強得可怕。但並非只要強大就能打贏戰鬥。況且他們現在恐怕正認爲人類是烏合之衆,瞧不起我們吧。」

「被你優秀的演技給騙了嗎?」

雷多利亞諾這麽說後,萊歐斯就點點頭。

接著,金發少年說道:

「學院交流的日子能不能趕快來啊?我彷佛現在就能看到魔族們驚訝的表情呢。」

唔,是爲了讓學院對抗測驗對他們有利,而故意營造出被我打敗的假象啊?人類還是一樣擅長這種小手段呢。

只不過,艾蓮歐諾露所說的跟兩千年前毫無改變,跟他們有關嗎?就常理來判斷,是在指人類對魔族的怨恨沒有減少吧?但就目前看來,就只是在學院交流前感到很興奮的樣子。

「不管怎麽說,我們可是有聖母跟著呢。對吧,艾蓮歐諾露。」

金發少年朝回來的艾蓮歐諾露說道。只不過,她不發一語。

「艾蓮歐諾露?」

「……沒事。」

艾蓮歐諾露就這樣獨自走上樓梯。

「還是一樣不知道她在想什麽呢。」

雷多利亞諾這麽說後,金發少年就苦笑起來。

艾蓮歐諾露就這樣來到二樓,筆直走向我所在的窗戶。

她凝視著窗外。

不,不對。

是跟我目光相對了。

「…………」

艾蓮歐諾露張開嘴巴,沒有發出聲音,只有動著嘴唇。

──壞小孩,不能做這種事喔──是在這麽說吧。

她指著外頭吟吟笑起,然後用「飛行」的魔法飛出窗外。

我尾隨在後。艾蓮歐諾露停在離魔法圖書館有點距離的樹蔭下。

「就說不能擅自跑進來,而且也忠告過你了。」

她果然看得見我的樣子。我解除「幻影擬態」的魔法,現出身影。

「真了不起,能看穿這招的人可不多喔。」

「嘻嘻,完全看不見身影與魔力呢。但根源可是藏不住的喔。」

原來如此。確實是這樣沒錯,不過根源一般要帶有魔力才看得到。能直接看到根源,表示她的魔眼非同小可。

擅長根源魔法的勇者加隆好像也做得到這種事吧?

「既然知道了,還是離開這裏會比較好喔。跟勇者學院扯上關系,不會有什麽好事。」

「你不也是勇者學院的學生嗎?」

「我雖是這裏的學生,但我可沒有說謊喔。」

「證據呢?」

「沒有喔。」

艾蓮歐諾露毫不遲疑地說道。由于她說得太過名正言順,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啊──你不相信我?」

「沒有,只是覺得你是個有趣的家夥。今天就看在你的分上離開吧。」

「真的嗎?那能看在我的分上告訴我一件事嗎?」

艾蓮歐諾露雀躍地問道。還真是個厚臉皮的家夥,不過我很中意。

「好,不論你問什麽我都回答你。」

「阿諾斯弟弟有轉生前的記憶嗎?」

「有。」

「那你認識勇者加隆嗎?」

「這是第二個問題了。」

「啊。」

艾蓮歐諾露露出「糟了」的表情,掩飾害羞地吐舌。

「我太不小心了。」

「我確實認識加隆。我在轉生之前,跟他作了一個約定。由于他轉生了,所以就來見他一面。」

「咦……?」

她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或許是在困惑我爲什麽要告訴她吧。

「就當作是順便。」

「那我也告訴你一件事吧。不過,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喔?」

艾蓮歐諾露豎起食指。

「就跟你約定吧。」

聞言,她悠哉的表情便嚴肅起來。

「勇者加隆已經不在了。至少,你所找的加隆是這樣。」

「唔,這是什麽意思?」

「他在兩千年前被殺了。即使他的根源還在,他也已經不是過去的那個勇者了。就算找到他,也肯定只會讓你後悔的。」

就在這時,遠方傳來「喂──」的呼喊聲。我連忙施展「幻影擬態」隱藏身影。

「艾蓮歐諾露,你躲在這種地方幹麽?海涅要大家集合喔!」

「抱歉,我這就過去。」

她這麽說完後,便往魔法圖書館移動。

「艾蓮歐諾露。」

我一叫住她,她就轉過頭來。

「是被誰殺的?」

她露出悲傷的表情。

「……是人類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