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某天早晨的平穩生活

黑暗之中,感覺有只小手碰觸我。



「阿諾斯。」

聽到少女耳熟的呼喚,身體被輕輕搖晃。

「早餐。」

我靜靜地睜開眼,一張少女的臉蛋出現在眼前。留長的白金色側發輕輕搔過鼻頭,清澈的綠眼眨了兩下。是米夏。

「醒了?」

「是啊。」

我簡潔回應後,米夏愉快地笑起。

「早安。」

我緩緩離開床鋪,一面在腳下畫起魔法陣,一面向她問道:

「米夏怎麽會在這裏?」

魔法陣從腳邊上升到頭頂,將身上的睡衣換成制服。

「今天要練習做便當。」

原來如此。是趁媽媽幫我做便當時,順便請她指導啊?

「也做了早餐。」

「還真是期待呢。」

我這麽說完後,米夏便有點驚訝地眨了眨眼。

「怎麽了嗎?」

「要吃嗎?」

「是說早餐嗎?」

米夏點了點頭,然後指著自己。

「我做的?」

「沒有我的份嗎?」

「媽媽做了阿諾斯的早餐。」

是這個意思啊?

「那我吃媽媽做的也無妨。」

「嗯。」

米夏就跟往常一樣淡然回應,推開房門。盡管依舊面無表情,但總覺得她好像很沮喪。

「哎,不過,要是能跟米夏做的早餐交換,那我會很高興喔。」

她就像在揣摩我的用意似的直盯著我的眼睛。

「……可以嗎?」

「你願意的話。」

米夏想了一下後說道:

「阿諾斯喜歡媽媽的料理。」

「是這樣沒錯,但米夏的料理只有偶爾才能吃到。」

她稍微垂下頭,看起來很高興,卻又覺得不好意思。

「真溫柔。」

「一時興起罷了。」

米夏忙不叠地搖頭。

「阿諾斯懂嗎?」

「懂什麽?」

「我的心情。」

「看起來有點失望吧?」

經我指出,米夏就微微垂下眼簾。

「……好害羞……」

「你把我看得很透徹。」

在看穿我內心這方面,說不定無人能出其右。

「不過,我的魔眼可不會輸給你喔。」

聽我這麽一說,米夏稍微瞠圓了眼,呵呵地笑了起來。

「我說了什麽奇怪的事嗎?」

「猜猜看。」

是要我猜她爲什麽會笑吧?

「很開心嗎?」

米夏露出微笑。

「再看清楚一點。」

米夏沒說正不正確,就這樣轉身走下一樓。我也跟在後頭,一起走向客廳。

餐桌上已備好早餐,但只有兩人份。

「爸爸和媽媽呢?」

「工作。」

這麽說來,爸爸在幫忙打造金剛鐵劍的工作室那邊還有事要幫忙。受到魔劍大會的影響,似乎讓對方對他另眼相看。盡管曾邀請他今後也務必要過去幫忙,但他目前似乎沒這個打算。

「媽媽呢?」

「有客人請她到府鑒定,是有點遠的地方。」

所以就提早出門啊?

「出門時說阿諾斯因爲魔劍大會累了,要我別叫醒你。」

雖然沒有很累,但很像是爸媽會說的話。

「那就開動吧。」

「嗯。」

我跟米夏就座,用起早餐。由于平時吵吵鬧鬧的爸媽不在,所以是個難得甯靜的早晨。用完餐後,我用魔法倏地收拾好餐具,離開家門。我們兩人並肩齊行,悠然走在通往魔王學院的道路上。

當然,只要施展「轉移」就能立刻抵達,但時間還很充裕。反正就算趕著上學也不會有獎品。一面眺望早晨的街景,一面慢步走在通學道路上,感覺也挺不錯的。

「咦……?」

在通學途中,突然遇到一個熟面孔。將一頭金發綁成雙馬尾,穿著魔王學院的黑制服。是莎夏。她用奇怪的眼神盯著我們兩人。

「……爲什麽你會和米夏兩個人一起上學?」

「就早上遇到。」

「我說啊,我當然知道你們是遇到的。不過請不要懶得說明就隨便回答好嗎?」

「便當。」

米夏說道。

「我請阿諾斯的媽媽教我做。」

「這樣啊?哼──這麽說來,你說過你在學習做料理呢。既然早上要去,怎麽不跟我說一聲呢?」

大概是覺得自己被排擠了吧,莎夏看起來有點不滿。

「說過了。」

「咦?什麽時候?」

「早上,出門前。」

莎夏就像在回想似的低著頭,一副完全沒有記憶的樣子。

「我起床時,米夏就已經不見人影了耶……?」

米夏忙不叠地搖頭。

「那是第二次。」

「騙人……?真的嗎……?」

也就是說,她跑去睡回籠覺了啊。

「唔,原來莎夏你早上爬不起來啊?」

「才沒這回事……」

我看向米夏,她頻頻點頭。

「很難起床。」

「我、我就只是有點離不開床鋪,醒來時腦袋一片空白,記憶會變得很模糊而已啦。」

這怎麽聽都覺得她很難起床吧?

「你是怎樣啦,那個得意的眼神。」

「沒關系,你不需要感到可恥。就算早上爬不起來,也不會造成任何障礙不是嗎?人生也不會因此完蛋。」

「別說得事情好像很嚴重一樣好嗎?」

我只是在說這沒什麽好可恥的,不懂她在生什麽氣。

「夠了,趕快上學吧。」

莎夏一邁開步伐,米夏就立刻快步追上。

「生氣了?」

「我生什麽氣啊?」

「……因爲我一個人去。」

「我才不在意這種事呢。就算大清早繞遠路到阿諾斯家裏,也沒什麽意義。」

米夏垂著頭,想了一會。

「……我不會再去了……」

「爲什麽會變成這樣啦!就說我不在意了吧?米夏想去的話就去啊。」

米夏像是很爲難似的低頭不語。我忍不住「咯哈哈」笑了起來。

「你、你笑什麽啊?」

「莎夏,才剛碰面你就謊話連篇呢。想來我家就坦白說啊。」

「我……我才沒說我想去呢……」

她愈說愈小聲。

「因爲早上爬不起來,想說反正沒辦法來,所以才在那邊賭氣說你不在意吧?沒關系,你放心好了。在我面前,早上爬不起來根本算不了什麽。」

「……那個……雖然你好像說得很誇張,但你打算怎麽做?」

「我直接去叫你起床。」

「……咦?」

莎夏整張臉頓時紅成一片。

「莎夏,你似乎很擅長睡回籠覺呢。但我可沒有米夏這麽好說話喔。在我面前,你是別想睡了。」

我邊這麽說,邊探頭注視著莎夏的臉。

「……啊……………」

「答覆呢?」

無法正視我的眼睛,莎夏的視線往斜下方望去。

「………………好的……」

莎夏以細如蚊鳴的聲音答覆。

唔,早上爬不起來有這麽可恥嗎?

「這樣下次就能一起來我家了喔。」

我朝米夏這麽說後,她就開心地點了點頭。

「……可、可是……總覺得不太對勁耶。明明是要去阿諾斯家,阿諾斯卻要特地來叫我起床……」

莎夏喃喃自語著。

「嗨,早啊。」

聽到爽朗的招呼,回頭就看到雷伊站在那裏。

「早,還真巧呢。」

米夏與莎夏也一齊道「早安」跟他打招呼。

「你們總是一塊上學嗎?」

「沒有,今天只是碰巧。」

雷伊來到我身旁。

「話說回來,你知道什麽不錯的魔劍嗎?」

「唔,是要代替伊尼迪歐的嗎?」

「畢竟澈底斷成兩截了嘛。有時間或許能修好,但看來得暫時用其他劍了。」

畢竟也不能每次都把席菈找來,請她化身爲劍來使用嘛。

我想想看,藏寶庫裏有適合雷伊的魔劍嗎?

「啊,大家早安!」

遠方傳來叫喚。米莎揮著手朝這裏跑來。

「真難得呢,大家像這樣一起上學。」

「是啊,似乎是在路上偶然遇到的唷。」

雷伊答道。

「是這樣啊?呵呵呵,不過,感覺還真不錯呢,大家能像這樣一起悠閑地上學。我早上總是一個人走,覺得有點寂寞呢。」

「原來你這麽怕寂寞啊?」

「啊哈哈……要保密唷……?」

他們兩人像這樣邊走邊聊著。

我們一面享受平穩的生活,一面走向德魯佐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