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序章 ~勇者以及人類之王~



兩千年前——



王都加拉底



位於人類大陸阿賽西翁中央的這個首都,是以被聖劍選上並持有的勇者卡農為首的,魔王討伐軍的根據地

充分預防魔族襲擊的軍事都市加拉底,街上到處都有驅除魔族的魔法陣以及武裝,普通的魔族光是剛走進來瞬間就會灰飛煙滅吧

然而此等防禦設施宛如蜂巢般密集的場所,卻有一個魔族光明正大的走在街上

那是暴虐的魔王阿諾斯·沃爾迪戈多。

對他來說迎擊敵人的防禦結界根本微不足道,宛如踐踏雜草一般悠然的前進著

在他的視野前面站著兩個男人

一個是持有聖劍的勇者卡農

然後另一人則是統治著王都加拉底的國王,也是加拉底魔王討伐軍總帥的吉爾加

雖然吉爾加已經是個高齡六十歲的老人了,但他全身散發出的氣勢和魔力都遠遠超過普通人,他既是卡農的導師,同時也是原勇者

在卡農出生以前就為了保護阿西翁與眾多魔族展開死動,即使是退出一線的現在,作為指揮魔王討伐軍的總帥依然給魔族帶來很大的損傷

「卡農,我去吧」

吉爾加飽含覺悟的說道

「如果在近距離射擊<聖域熾光砲>,即使是那傢伙也躲不掉。就算是暴虐的魔王也會在一瞬間停下腳步才是。趁那個空隙,用聖劍將我連同那傢伙一起貫穿吧」

「老師……這種事……」

「別迷茫了,卡農,給我抱持著勇氣,反正我已經活不長了,如果這條老命就能換來世界和平的話在劃算不過了」

寄宿著神聖之光的魔法陣在吉爾加腳下展開

那是隻有勇者才能使用的<聖域>。

是能將人們的心化作一體,將希望以及願望轉化為魔力的大魔法,即使是魔力低下的人類也能光憑心力與魔族對抗

「吉爾加大人……卡農大人……拜託了……」

「將魔王……今天,一定要將那個暴虐的魔王給……」

「將更多的願望、更多的希望傳達給吉爾加大人吧……」

「請給這個世界帶來和平……」

「請守住我們的明天吧……!!」

<聖域>內充滿著人們的思念,神聖的光芒開始從街上聚集至吉爾加身旁

這裡是王都加拉底,是人類最後的堡壘,正因如此,那份祈願自然比什麼都要強、更加膨脹

「我要上了、魔王!被你所殺害的那些人們的遺憾,就讓我在今天給他們報仇雪恨吧!!」

纏繞著<聖域>,吉爾加對暴虐的魔王展開突進,卡農在其身後架起了聖劍

吉爾加不斷遭受漆黑的太陽直擊,雖然<聖域>的力量可以將魔法阻斷可是,魔王的魔力還是相當驚人的,他的生命力不斷被削減著

「……沒用的……這點痛楚……跟被你所殺害的,妻子的痛苦比起來根本沒什麼……!!」 

響起了華麗的爆裂聲,連同黑色爆炸一起火焰捲上了天際,然而原勇者依然持續突進著

「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吉爾加的手向暴虐的魔王迫近

然而――

「……咕……嗚…………」

僅是一步的差距,魔王的右手先行貫穿了吉爾加的腹部

「呼姆,裝得好像只有自己是悲劇一樣呢,人之王。人類殺害得我的母親,從屍體中誕生的我,心情也是相當糟糕喔」

吐著鮮血,吉爾加笑了

「……於我一同墜入地獄吧,暴虐的魔王……」

雖然被貫穿了身體,吉爾加依然向魔王伸出了手臂

「<聖域熾光砲>」

<聖域>裡聚集的人們的思想、以及魔力化作了砲彈,一口氣解放了出去。

宛如引發了大爆炸一樣,兩人被神聖的光芒所包圍著

「就是現在!上吧、卡農――」

話語只說道一半

肺被捏碎,力氣從吉爾加身體裡流失了

「……你這……混帳…………我的同胞們喔……」

<聖域熾光砲>的威力不足

本來的話,應該擁有著可以將魔王的魔法阻絕的力量,但是如今祈禱以及願望正以驚人的速度減少著

「沒什麼,只不過是稍微壓制一下而已」

為了削弱<聖域熾光砲>,阿諾斯在殺害較強的吉爾加之前,先行用魔力威壓了向他提供祈願之力的魔王討伐軍

如果他有那個念頭,那麼對魔法毫無防範的人類不管在城市的何處,都能輕易無力化、殺害什麼的簡直輕而一舉

「……竟然……不可原諒……只有你這傢伙、絕對……!」

「呼姆,也就這種程度吧,在我看來你的根源已經到極限了,以人之軀戰鬥到這地步著實值得誇獎,不過在死一次就沒辦法再復活了吧」

邊這麼說著,阿諾斯將吉爾加另一個肺捏碎了

「……嘎…………」

「反正,本來就活不長了」

吉爾加就這樣倒下

「那麼、勇者卡農」

魔王對手持聖劍的卡農說道

「你不覺的也差不多該迎來和平了嗎?」

卡農瞪視著魔王

「這是讓世界陷入混沌的本人應該說的臺詞嗎?」

「從你們的角度看來是這樣沒錯。我啊,也希望迪爾海德能獲得和平。如果能辦到的話,也就不用特意毀滅阿希翁了」

卡農毫不大意的注視著魔王

「如果對我的話有興趣,就來戴爾佐格德吧,帶著大精靈和創造神一起來,如果話談不攏的話齊力來打倒我也不要緊」

暴虐的魔王背向卡農,似乎說完了想說的話

使用魔法<轉移>,他揚長而去

「……老師……!」

卡農馬上跑向吉爾加的身邊,並用魔法<抗魔治癒>治療他,魔王造成的傷很淺,是很簡單就能治癒好的傷口

「……對不起…………」

「沒關係」

吉爾加站起身

卡農說道

「……老師。要把根源還給您嗎?」

勇者卡農持有著七個根源,不過要追溯源頭的話,那原本就是以聖劍之力從其他人那邊所繼承的東西

由數人一點一點的聚集著根源,最後得到了能與魔王一較高下的七個根源

在那之中,自己的根源大半都是吉爾加所讓渡的

「事到如今,那種事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聖劍、一旦分離的根源是不可能恢復原狀的」

「即便如此,也能恢復老師的根源數分鐘吧。如果繼續維持現狀的話、老師……」

「卡農,給我下定決心,為了打倒魔王我將一切賭在了你身上,不僅僅是我,那些分給你根源的人都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

吉爾加意志堅定的說道

「你是希望象徵,打倒魔王、拯救世界吧,在這個被黑暗所覆蓋的世界之中你便是唯一一顆閃耀著的太陽,即便現在不能,但總有一天你和聖劍一定能實現人們的夙願,我們不能失去你這個希望」

聽了吉爾加的話,卡農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後,他說道

「……老師、是怎麼想的?」

「什麼?」

「先前,從暴虐魔王口中說的話」

吉爾加馬上回答

「沒有相信的價值,魔族天生就是殘暴的物種,毀滅他們或是我們毀滅,直有二選一這條路可走,不可能維持共存」

卡農點著頭

那個表情有些陰暗

「卡農,你很溫柔,但是魔族並不是你應該給予憐憫的對象,對這個世界來說他們只是汙穢的存在,對他們來說並沒有殺人便是犯罪的這種意識

不如說,屠殺對他們來說才是唯一的救贖,鼓起勇氣,你可是被聖劍選中的勇者」

「…………好的」

聽了卡農的回答之後,吉爾加搖搖晃晃的跪了下身

「老師……!?」

「……阿阿。不必慌張。不過是有點累了。我啊、畢竟已經上了年紀了……」

卡農擔心的注視著他

「可是……」

「沒事的。比起那個快點回去吧,怕被逃走的魔王報復,大家都感到不安了吧」

「……我知道了」

卡農朝城裡的方向跑去

吉爾加凝視著他的背影

「………………已經…………到極限了吧…………」

吉爾加在原地畫了魔法陣

使用了魔法<轉移>,隨後他的身姿從那個場所消失

來到了昏暗的房間內,地面、天花板、以及牆壁上都有魔法陣,恐怕現在還在持續發動中吧

大量像是水球般的物體漂浮在了空中

然後那不只是普通的水

是被稱之為用來洗滌神軀體的魔法道具,聖水

「……魔族必須毀滅……」

吉爾加將視線投向聖水形成的球體

「……即使、我自身、化為魔法……」

露出陰暗的表情,他喃喃自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