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序章 ~勇者與人類之王~

兩千年前,王都蓋拉帝提──



這座首都位在人類大陸亞傑希翁的中心處,是被聖劍選上的勇者加隆所屬的組織,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的根據地。

蓋拉帝提同時也是座能抵禦魔族侵襲的軍事都市,市內處處設置了驅魔的魔法陣與魔法具。尋常魔族一旦闖入,不是會瞬間灰飛煙滅,就是會被打成蜂窩;然而此時卻有一名魔族正光明正大地在這座城市的中心處漫步。

他正是暴虐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他就像是踐踏雜草般的踩爛抵禦外敵的強固結界,悠然地邁開步伐。他的眼前站著兩名男人。

一名是持有聖劍的勇者加隆,另一名則是統治王都蓋拉帝提的王,蓋拉帝提魔王討伐軍的總司令──傑魯凱。

傑魯凱雖是年約六十的老人,但全身散發的氣勢與魔力卻遠遠超乎尋常人類。他是加隆的師傅,同時也是前任勇者。

在加隆誕生之前,傑魯凱爲了守護亞傑希翁,與無數的魔族展開多次死戰。如今即使退離了第一線,也依舊指揮著魔王討伐軍,爲魔族帶來極大的損害。

「加隆,由我上吧。」

傑魯凱滿懷覺悟地說道。

「如果是以零距離發射『聖域熾光炮teo toraiasu』,即便是那家夥也無法避開。哪怕是暴虐魔王,也應該會停頓瞬間。你就趁這機會,連我一起用聖劍刺死他。」

「老師……這……」

「別遲疑,加隆。要有勇氣。反正我已不久于人世。如果能用我這條老命作爲和平世界的基石,算是很劃算的了。」

傑魯凱腳邊畫起帶有聖光的魔法陣。這是據說只有勇者能施展的魔法「聖域asuku」,是能讓衆人團結一心,將意念與心願轉換成魔力的強大魔法。施展這個魔法之後,魔力不如魔族的人類才有辦法與魔族對抗。

『傑魯凱大人……加隆大人……拜托你們……』

『請消滅魔王……今日請務必要消滅那個暴虐魔王……』

『繼續祈禱,將所有的希望托付給傑魯凱大人……』

『請爲這個世界帶來和平……』

『請守護我們的未來……!』

「聖域」裏充滿人們的意念,聖光自城市裏彙集到傑魯凱身邊。這裏是王都蓋拉帝提,人類僅存的最後堡壘。正因爲如此,人們的祈禱無比強大,龐大地擴展開來。

「看招吧,魔王!今日我必將爲受你殺害的人們報仇雪恨!」

傑魯凱渾身纏繞著「聖域」沖向暴虐魔王。在他身後,加隆舉起聖劍。

魔王阿諾斯展開五十門魔法陣,有如雨點般的發射「獄炎殲滅炮jio gureizu」。漆黑的太陽陸續擊中傑魯凱,盡管他將「聖域」之力轉化爲反魔法,但由于魔王的魔力驚人,使得他的性命轉眼間就有如風中殘燭。

「……沒用的……這點痛楚……跟慘遭你殺害的妻兒相比,根本不算什麽……!」

盛大的爆炸聲響徹天際,即使遭到漆黑火焰吞噬,前勇者也依舊勇往直前。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傑魯凱的手逼近暴虐魔王。

然而──

「……呃……哈…………」

就在只剩最後一步時,魔王的右手貫穿了傑魯凱的腹部。

「唔,人王啊,你好像以爲悲劇只降臨在你們身上呢。人類可是殺害了懷著我的母親喔。從屍體中出生的感覺,還真是糟透了。」

傑魯凱嘔出鮮血,但臉上卻揚起笑容。

「……跟我一起下地獄吧,暴虐魔王……」

盡管被貫穿了身體,傑魯凱也還是將手伸向魔王。

「『聖域熾光炮』。」

傑魯凱將「聖域」聚集起來的衆人意念轉化爲魔力,作爲炮彈一口氣釋放開來。

彷佛引發了一場大爆炸,聖光籠罩住兩人。

「就是現在!動手,加隆──」

話語突然中斷。傑魯凱的肺部遭到捏爛,頓時失去說話的力氣。

「……你……這家夥…………對我們的同志……」

「聖域熾光炮」的威力不足。本來應該會有足以貫穿魔王反魔法的威力,但意念與心願的力量卻在急遽減少。

「沒什麽,今天就只是威懾一下罷了。」

阿諾斯爲了削減「聖域熾光炮」的威力,在殺害難以對付的傑魯凱之前,先用魔力威懾了提供意念與心願之力給他的魔王討伐軍。只要他有這個意思,不具備強力反魔法的人類,不論是躲在這座城市裏的何處,都能輕易讓他們失去反抗能力。甚至連要殺害他們,應該都易如反掌。

「……你竟敢這麽做……絕不原諒……就唯獨你這家夥,我絕不原諒……!」

「到此爲止吧。就我看來,你的根源已經到極限了。盡管十分佩服你能憑著人類之軀奮戰至今,但只要再死一次,你就再也無法複活了。」

阿諾斯語罷,就將傑魯凱另一邊的肺給捏爛。

「……呃…………」

「只不過,不論如何你都不久于世了吧。」

傑魯凱就像斷了線的人偶般當場倒下。

「好啦,勇者加隆。」

魔王朝謹慎地舉起聖劍、伺機而動的加隆說:

「差不多想要和平了吧?」

加隆回瞪魔王。

「讓世界陷入混沌的罪魁禍首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在你們看來是這樣吧。但即便是我,也希望迪魯海德能獲得和平。只要能實現這點,沒必要特地毀滅亞傑希翁。」

勇者將聖劍指向魔王,擺出警戒態勢。

「要是你對我的提議感興趣,就來德魯佐蓋多吧。我也招待了大精靈與創造神。倘若不中意我說的話,到時候再合力將我擊倒吧。」

就像事情辦完似的,暴虐魔王轉身背向加隆,腳邊浮現「轉移gatomu」魔法陣,將他轉移到其他地方。

「……老師……!」

加隆立刻趕到傑魯凱身邊,施展「抗魔治愈enshieru」的魔法爲他療傷。好在以魔王造成的傷勢來說算輕微,被捏爛的肺髒與被貫穿的腹部轉眼間就治好了。

「……給你添麻煩了…………」

「不會。」

傑魯凱握住加隆的手站起。盡管傷勢已好,但表情還很痛苦的樣子。

「……老師,要我將根源還給您嗎?」

勇者加隆有七個根源。這些根源追根究柢,是藉由衆神之力施展的大魔法,從他人身上繼承而來的。

從數名人類身上一點一滴聚集根源,讓他獲得能夠對抗魔王的七個根源。而在這些人當中,傑魯凱更是將自己大半的根源都轉讓給他了。

「如今已不可能歸還了。就算你擁有聖劍,也無法讓一度分離的根源完全複原。」

「即便如此,也依舊能讓老師的根源恢複一些。再這樣下去,您早晚……」

「加隆。我早在轉讓時就作好覺悟了。爲了打倒魔王,我將一切都寄托在你身上。不只是我,將根源分給你的衆人也皆如此。」

傑魯凱以堅定的意志說道:

「你是希望。打倒魔王,拯救世界。是在這個被黑暗籠罩的世界裏,唯一閃耀的太陽。就算現在無法實現,但總有一天,你的聖劍一定會達成我們人類的夙願。我不能爲了保全自己,讓人類失去這份希望。」

加隆垂下頭,不發一語。盡管一臉苦惱,但不久後還是喃喃說道:

「……老師意下如何?」

「什麽事?」

「方才暴虐魔王所說之事。」

「不足爲信。魔族生來就是爲了殘殺人類的生物。不是他們滅亡,就是我們滅亡。兩者只有一者能活。絕無可能共存。」

加隆點頭同意。只不過,總覺得他的表情帶著陰霾。

「加隆,你很溫柔。但是,魔族不是你能溫柔對待的生物。那是不該存在于這個世上的汙穢。殺害他們不需要感到任何罪惡。倒不如說,對他們來說殺害才是一種救贖。你要有勇氣。你可是被聖劍選上的勇者啊。」

當臉上充滿苦澀的加隆正要回答「是的」的瞬間,傑魯凱一個踉跄,當場跪倒在地。

「老師……!」

「……唉,別這麽慌張。我只是有點累了。畢竟我也上年紀了呢……」

加隆擔心地注視著他。

「可是……」

「我沒事。與其擔心我,還不如先回去向衆人回報魔王已落荒而逃之事。我想大家應該都很不安。」

「……我知道了。我這就回去。」

加隆連忙朝城堡跑去,傑魯凱則注視著他逐漸遠去的背影。

「………………快到極限了嗎…………確實是呢…………」

傑魯凱用顫抖的指尖畫出「轉移」魔法陣。蓋拉帝提的街道從他眼前消失,視野瞬間染成純白一片。

隨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昏暗的房間。房間的地面、天花板,還有牆壁上畫著好幾道魔法陣。而恐怕是由這些魔法陣維持的大量水球,就這樣飄浮在半空中。

這些並不是一般的水。是傳說中由神所淨化過的水,不具形體的魔法具──聖水。

「……必須殲滅魔族……」

傑魯凱看向聖水球,以陰沈的表情喃喃說道:

「……哪怕要將此身化爲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