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神話的交鋒



餘興分出勝負了。米莎和粉絲社的少女們,大概都無法再繼續戰鬥了吧。

我朝雷伊的方向看去時──

「……『魔冰魔炎相剋波』嗎……斬得掉嗎?」

他像這樣喃喃自語著。

「要是贏過我,就給你機會試試吧。」

在我挑釁似的說道后,雷伊回以清爽的笑容。

「交給米莎的劍,不收回來行嗎?」

「從那裡回來很花時間呢。就算沒有伊尼迪歐,我也有好好帶上其他的劍。」

雷伊指著腰上佩帶的劍。看上去,感受不到任何魔力。應該就只是一把普通的鐵劍吧。

「以我為對手,卻用這種寒酸的劍嗎?我不介意等你把劍拿回來喔?」

「很高興你能這麼說,但真的是這樣嗎?」

「什麼意思?」

雷伊抽劍離鞘。

「你一臉等不及想趕快交手的表情耶?」

唔,真是服了他了。還真是個合我胃口的男人。

「我就這樣打也無所謂唷。」

這不是在虛張聲勢,也不認為背後有什麼計謀。真有意思。

「那麼,作為回禮。我也只用劍對付你吧。」

我撿起掉在地上的一根稱手的樹枝。

「就算是阿諾斯同學,我想還是用普通的劍會比較好喔。」

「要不然的話,會連同這根樹枝一起將我一刀兩斷嗎?」

沒有否定,也沒有肯定,雷伊就只是微笑著。

「你就試看看吧。」

我毫無警戒地朝雷伊的攻擊範圍踏進一步。瞬間,他的手消失了,鐵劍宛如閃光般揮出。

「……呼……!」

「太嫩了。」

我靠著蠻力揮下樹枝。在撞上雷伊的劍后,單方面把他橫掃出去。

咚隆一聲巨響,被擊飛的雷伊在地面上滾動著。

「怎樣?還覺得能輕易斬斷樹枝嗎?」

我向倒地的雷伊如此問道。受到我魔力增強的樹枝,有著遠高於鐵的強度。

「……嗯……真不愧是你呢。」

雷伊喃喃說道,然後若無其事地站起身。

「我這還是第一次打輸武器比自己遜色的對手唷。」

「雖然你這麼說,但似乎挺高興的呢。」

「是嗎?我可是怕得要死喔。」

「說什麼謊,你嘴角都上揚了喔。」

雷伊噗哧笑起,這次是他踏進我的攻擊範圍內。將無謂的動作省略到極限的步法,速度自然是不在話下,還幾乎沒有預備動作。

宛如用上魔法般的,雷伊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呼!」

劍光一閃,看起來就只像是一道閃光。

「唔,無懈可擊的一擊。」

面對雷伊窮盡技術的一擊,我靠著臂力迎擊。劍與樹枝相撞,然後雷伊的身體被再度擊飛出去。

「剛剛的是極限了?」

向倒地的雷伊詢問后,他又再度輕鬆站起。

「真是傷腦筋呢。我可是認為已經超越極限了。」

他的話語中不帶焦躁。有的就只是純粹的快樂。雷伊的心情,我也有種隱約明白的感覺。

「能再來一次嗎?」

雷伊倏地舉劍。他的動作,宛如移動手腳般自然。

「你要挑戰幾次都行。」

雷伊吸了口氣,止住呼吸。

他才剛在腳上用力,別說是劍光一閃,就連身體都化作閃光。雷伊以我的魔眼都看得很勉強的速度踏步,讓劍刃加速。

「唔,截然不同的速度呢。」

將力道提高一個階段,藉由靠著蠻力揮舞的樹枝,將雷伊手上的劍揮開。鏘的一聲,劍與樹枝相撞,力道不相上下。

直到剛剛都被我單方面擊飛的雷伊,擋住了我的攻擊。

「漂亮。」

使出加倍的力道,連同劍一起把雷伊擊飛。只不過,他這次沒有倒在地上,而是用手安然著地。

「你太厲害了。我還以為剛剛的行得通呢。」

我揮舞樹枝的力道,是第二下比第一下強,而剛剛的又比第二下還要更強。

儘管如此,雷伊卻逐漸能對應我的攻擊。他並沒有在隱藏實力。這可是在用無法注入魔力的鐵劍對付我,所以應該沒有這種餘裕吧。

我也不認為他剛剛宣稱已超越極限是在說謊。這也就是說,雷伊是在每次與我對招的短暫空檔中,以驚人的速度成長。

「……不過,感覺還差一點就能想起來了呢……」

「想起什麼?」

「劍的用法。」

雷伊再度踏進我的攻擊範圍。不過跟剛才不同,他的速度並不快。儘管看得一清二楚,但卻感受到莫名的殺氣。

「呼……!」

「太慢了。」

就像要揮開雷伊緩慢揮出的劍一般,用樹枝打了上去。啪嚓一聲尖銳聲響,他的劍承受住我的力道,然後往後方架開。

我這隻要正面擊中就足以擊飛城堡的一擊,雷伊憑藉他的技術,沒有抵抗力量的流向,而是將其錯開。

唔,居然這麼快就能對應了,有意思。

「你這傢伙還真行。」

到底是承受不住一切的衝擊,我朝因此失去平衡的雷伊揮出第二下。

「就獎賞你吧。」

「……喝……!」

啪鏘一聲的撞擊聲響起,雷伊再度架開了我的攻擊。

而且,他這次沒有失去平衡。

「接下來,能斬斷那根樹枝嗎?」

他爽朗地微笑著。

「有意思。那我就打斷你那把劍吧。」

我跟雷伊一面發出完全不像是刀劍交鋒會有的咚隆巨響,一面用樹枝與鐵劍對砍。就算逐漸提高力道,雷伊也以他那驚人的成長速度,在每次的交鋒之中超越極限。

驚人的劍法,是足以讓人感到後生可畏的天賦之才。只要使上雷伊的成長速度來不及追上的力道,說不定就能在瞬間分出勝負,但我也開始想見識一下這個男人能變得有多強了。

「趕快踏進我的領域吧。可別半途而廢唷。」

「受到這種期待,我也很傷腦筋呢。」

在過了十招、二十招之後,我們的對決逐漸接近了神話時代的交鋒。

只要劍刃交鋒,大地就會撼動;只要架開衝擊,樹木就會遭到轟飛。

這裡宛如颱風的中心,我們週遭的一切事物全都遭劍壓逐漸剷平。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這是怎麼了、這是怎麼了,天地異變啦!』

『等、等等,阿諾斯,你到底做了什麼?山被轟掉了耶!』

『河川乾涸了。』

『地、地震停不下來啦……!』

對於「意念通訊」傳來的慘叫與哀號,我很乾脆地答道:

「沒什麼,就只是打得稍微激烈了點。」

「抱歉了,能再忍耐一下嗎?」

再過一招,雷伊與我劍刃交鋒。劍壓與劍壓的衝擊波,將週遭的草木連根颳走,讓這邊一帶被夷為平地。

只不過,魔樹森林的土壤充滿著魔力。不論再怎麼大鬧,也只要一個晚上就能恢復原狀吧。這也就是說,能盡情地發揮實力。

「阿諾斯同學,你似乎很開心呢。」

「當然開心。好久沒有像這樣盡情地大展身手了。要是不偶爾運動一下,可是會嚴重地慾求不滿。」

再過一招,樹枝與鐵劍對砍。撞擊的劍壓激起風暴,形成吹散上空一切雲朵的龍捲風。

「真要說的話,你才像是不怎麼討厭的樣子呢。」

「因為是第一次啊。能這麼長時間地與人比劍。」

如果是具備如此天賦之才的人,哪怕對手比自己強,也只要過上幾招,就能在轉眼間超越對方,然後將其遠遠拋在身後吧。

「看來你很喜歡劍呢。」

「我就只有這個優點唷。」

或許是因為這份才能,才讓雷伊至今都沒能遇到好對手吧。人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存在,是最為無聊的事了。

「我非常明白你的心情喔。」

「我也隱約有種明白阿諾斯同學心情的感覺呢。」

唔,該怎麼說這種感覺呢?明明是如此竭盡全力的過招,卻感到胸口某處在發燙。

這種感覺還是第一次。沒有互相奪取對方的性命,是因為這個時代所致吧。

「只不過,差不多該結束了吧。」

他以傑出的劍技徹底擋下我的樹枝,同時將劍尖指向我的咽喉。

「呼!」

擊出至今從未展現過、使盡全力的突刺。我才剛要打掉這招,突刺的軌道就突然改變,從中間貫穿了樹枝。

不論是伸出,還是抽回,樹枝都免不了斷成兩截吧。

「……就是這裡……!」

劍的軌道再度變化,雷伊準備斬斷樹枝。我看準時機,用快被斬斷的樹枝頂向劍身。

鏘的一聲,斷裂的劍尖彈飛,同時半截樹枝掉在地上。

朝著僵住的雷伊,我用變短的樹枝指著他的腦袋。

「唔,一如宣言啊。想不到你居然真的斬斷了我的武器。」

「……不過,是我輸了。你不僅用樹枝打斷了我的劍,還確實給了我最後一擊呢。」

雷伊就像投降一般,放開折斷的劍,舉起雙手。

「能讓我說件奇怪的事嗎?」

「準。」

「在跟你過招時,我一直有種感覺。不知道是為什麼。不論怎麼想我們都是初次見面,卻完全不覺得是第一次見到你。」

「那麼,說不定是在兩千年前遇過呢。我認識一個跟你很像的男人。」

雷伊十分感興趣地看過來。

「雷伊,如果我說我就是暴虐魔王,你信嗎?」

「我不知道,但就算是這樣,也沒什麼好不可思議的呢。如果是你的那份力量的話。」

轉生者的前世究竟是誰,即便是我也無法完全斷言。不過,我卻有種很熟悉雷伊的感覺。

「話說回來,因為我輸了,所以沒辦法加入阿諾斯同學的小組了嗎?」

算了,都特意轉生了,也沒必要拘泥於過去的事了吧。

「是阿諾斯。」

「嗯?」

「被能跟我對等交手的男人用上敬稱,感覺也挺讓人難為情的。」

就像雷伊最初所做的那樣,我向他伸出右手,要求握手。

「那麼,阿諾斯。」

雷伊用力握住我的手。

「下次我會贏的。」

「這是我要說的,下次就連劍都不會讓你折斷喔。」

我這麼說后,他就爽朗地微笑起來,讓我也跟著咧嘴笑起。

有別於神清氣爽的我們,魔樹森林就像是遭到巨大龍捲風蹂躪過似的,變得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