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精靈魔法



「……比以前發射的『獄炎殲滅炮』還要強耶……就算有米夏的魔力,但是明明也才兩個人……」

莎夏眺望著如跪拜般趴伏在地面上的巨人兵,茫然地喃喃自語。

『……嚇了一跳……』

人在冰魔王城的米夏聲音也傳了過來。

『喂,阿諾斯,你做了什麼嗎?』

「我應該說過了,去試著詢問自己的根源吧?」

『就算要我詢問自己的根源,也不懂你是要我問什麼…………啊……』

莎夏就像恍然大悟似的叫道。

『「分離融合轉生(deino jikusesu)」?』

米夏問道。

「就是這樣。」

莎夏與米夏原本是同一個人。

施展在莎夏身上的「分離融合轉生」魔法,將肉體與根源一分為二,米夏因此而誕生。兩人原本應該會在十五歲生日時,再度恢復成一個人,並經由「分離融合轉生」的魔法效果,讓魔力增強數十倍之多。

然而,由於我將米夏與莎夏的根源送回到過去,與過去的米夏與莎夏的根源合而爲一,使得她們兩人打從一開始就是兩個人。

所以發生了什麼事?藉由「時間操作」與「過去改變(ingudo)」,讓莎夏與米夏在十五年前就完成了「分離融合轉生」。

只不過,由於其中一方是剛出生的根源,所以並不是完整的形式。儘管如此,魔力也還是跟過去有著天壤之別吧。

莎夏與米夏至今會沒有發覺到這件事,是因為「過去改變」限制住了過去的莎夏與米夏的魔力。要是不這麼做,她們在施展「時間操作」前後的誕生時魔力就會出現差異,讓過去與現在產生矛盾,進而無法順利改變過去。

不過在「過去改變」完成之後,魔力的限制就解除了。米夏能比往常施展出更高精度的「創造建築」魔法,也是因為這個理由。

『既然如此,就早點這樣說嘛。做過頭,說不定會死人耶。』

莎夏降落到森林,環顧起周邊的情況。

『喂,要是還活著的話就答話吧。我會去救你們的。』

就算呼喚,也沒有答覆。

嗯,還感受得到魔力,所以並不是死了吧。

「如何?你自豪的魔王城好像被打垮了?」

我將目光從瀑布上的「遠隔透視」移開,朝雷伊的方向看去。

「很遺憾,是我輸了──」

他爽朗地微笑著。

「──你的部下會這樣想吧?」

就在這時,「遠隔透視」傳來莎夏的聲音。

「啊,討厭。是怎樣,別在這種時候下雨啦……」

雨?我所在的位置別說是雨了,還是萬里無雲的大晴天呢。

『小心。』

米夏的聲音傳來。

『怎麼了啦?』

『我這裡沒下雨。雨就只下在莎夏那邊。』

莎夏的臉色大變。

剛剛還是小雨的雨勢已轉變成傾盆大雨,讓她周圍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只不過,就算用雨勢封鎖視野,對於用來看魔力的魔眼並沒什麼影響。

『……這是什麼……?這不是尋常的雨……米夏。』

『……每一顆雨珠,都跟米莎的魔力一樣,找不到本體……』

莎夏的眼神兇惡起來。

「這是什麼魔法……?也不是失傳的魔法,就連聽都沒聽過……」

唔,精靈魔法嗎。這跟水之大精靈里尼悠在阿哈魯特海倫施展的魔法相同。米莎雖是半靈半魔,不過跟里尼悠有什麼關係嗎?

精靈所使用的魔法很特殊。因為他們的存在本身就如魔法一般。雖說魔族本來就不熟悉精靈,但千年沒有交流,也讓他們的傳承完全斷絕了吧。不過跟暴虐魔王不同,某處或許還留有文獻也說不定呢。

既然莎夏和米夏都未曾聽聞,那米莎肯定是直到此時此刻,都隱瞞了她會使用精靈魔法的事。

會在這裡亮出這張底牌,是她無論如何都想贏的證據吧。雖說是不熟悉的精靈魔法,但也只要揭穿底細就能對付。對米莎來說,打倒強於自己的莎夏,現在是千載難逢的良機。

而這件事,莎夏應該也十分清楚吧。

「沒關係,最初的一擊就讓給你了。不過,你就做好覺悟吧。要是沒辦法一擊解決我,那麼就是你輸了。」

莎夏在全身展開好幾層反魔法與魔法屏障。

經由「分離融合轉生」而顯著提升的魔力,加上魔導士職階所提高的魔力,要突破這道防守,對於包含米莎在內的粉絲社來說,負擔或許太重了吧。

「要上嘍!」

粉絲社的女學生們從傾盆的雨勢之中現身,襲向莎夏。

合計八人,她們手上拿著長槍。她們大概是判斷無法用魔法突破莎夏的反魔法吧。

她們從前後左右同時發動攻擊,用那些長槍使勁地刺下去。

「總算是現身了呢。」

粉絲社少女們的長槍,全都被莎夏的魔法屏障擋下,無法傷到她一絲一毫。莎夏用「破滅魔眼」朝全員八人瞥了一眼。

「暫時躺下吧。」

「……啊……」

女學生們搖晃了一下,當場昏倒在地。

「我已經手下留情了,只要躺一天就能起來了。」

「……還沒……」

這道聲音,讓莎夏瞠大了眼。

應該要徹底喪失意識的一名粉絲社少女,在地面上爬行著。

「……我要加入……阿諾斯大人的小組……」

魔力遠遠不如自己的對手,憑藉意志力承受住「破滅魔眼」。而事情就發生在莎夏因此分心的瞬間。

從天而降的雨滴化作人形。突然在莎夏頭上現身的,是以大上段(註:劍道招式揮刀從頭上往下砍的架勢)的姿勢將純白魔劍高舉過頭的米莎。

「是我贏了,莎夏同學!」

「太天真了。」

莎夏以全力在頭上展開反魔法與魔法屏障。但米莎毫不在意,依舊揮下了魔劍。

「哈──!」

純白魔劍輕易地劈開莎夏的反魔法與魔法屏障,橫向劃開了她的腹部。

莎夏溢出鮮血,當場倒下。

「……哈……哈……」

著地后的米莎,大概是魔力幾乎都用在這次的攻擊上吧,不停地大口喘氣。

「唔,原來如此,那是你的魔劍吧?」

我向雷伊這樣問道。就算是打算攻其不備,米莎也無力突破莎夏的防守。

「雖說魔劍會選主人,但只要用『魔王軍』讓魔力連線起來,就能暫時借給別人呢。」

「一般是辦不到的。」

「或許吧。」

記得曾經聽過他連靈劍與神劍都能運用自如的事。儘管如此,他居然能讓魔劍服從到足以借給他人使用。關於劍的方面,他擁有超乎常規的能力呢。

跟辛有點像吧。

「話說回來,還是幫她治療一下會比較好吧?憑魔導士的職階,我想是治不好那把魔劍的傷勢唷。」

雷伊的發言卻讓我嗤之以鼻。

「我應該說過了。別小看我的部下。」

顯示在瀑布上的莎夏倒下了。但下一瞬間,她的身體覆蓋起金色的火焰。

米莎驚訝地轉頭,反射性地退開。

「意外地能幹呢。想不到你能使用那種魔劍。」

莎夏彷彿飛在空中似的起身。同時,纏繞在身上的金色火焰逐漸具象化,變化成「不死鳥法衣」。這件能帶給穿戴者不死恩惠的法衣,只要魔力尚未耗盡,就能無限地治好傷勢。

「……既然如此,這次大不了就連同那件法衣一起斬斷就好……」

米莎舉起純白魔劍。唯獨那把劍,就連莎夏也不得不警惕吧。

『我來幫忙。』

響起的是米夏的聲音。

『我從魔劍上感受到雷伊的力量。一對二很不利。』

『……雖然很高興你的心意,但在米夏抵達之前,似乎就能分出勝負了。』

要是從魔王城發射「獄炎殲滅炮」的話,就連莎夏自己都會遭到波及。話雖如此,但米莎也不會等到米夏趕到才動手吧。

莎夏是這樣想的吧,但她眼前卻突然浮現了一個魔法陣,從中出現了一名白金髮的少女──是米夏。

「米夏……剛剛那是『轉移』?」

莎夏不掩驚訝地如此詢問。

「因為看過很多遍,覺得能夠做到。」

唔,確實讓她看過很多遍,但光是這樣,居然就能完美地模仿「轉移」。

儘管也有受到「分離融合轉生」的效果影響,但她果然有著一雙好魔眼(眼睛)。

「……好吧。詳情就等打倒那個女人之後再說。」

「嗯。」

米夏與莎夏並肩站立,眼神銳利地看向米莎。

「……真厲害呢,不論是米夏同學,還是莎夏同學……可是,我也不會輸的……」

米莎將所有魔力注入魔劍之中。就算有雷伊的協助,那把魔劍也不是米莎有辦法掌控的。所以大概無法進行長期戰吧。

「……要上嘍!」

米莎舉起魔劍,蹬地衝出。

「莎夏。」

「我知道。」

莎夏展開一門魔法陣,發出「灼熱炎黑(guriado)」。經由「不死鳥法衣」的魔法效果,讓「灼熱炎黑」昇華成金色的火焰襲向米莎。

「喝!」

米莎以純白魔劍斬向「灼熱炎黑」,金色火焰瞬間消滅了。

「果然如此。」

「能斬斷魔法術式的魔劍。」

魔法的根本,即是讓魔法得以是魔法的魔法術式。這就像是魔法的設計圖。那把純白魔劍能穿透魔法,藉由斬斷術式,讓魔法無效化。

「……果然還是看出來了嗎?但是對這把魔劍來說,不論是魔法還是反魔法都沒有效果……而且……」

米莎的身體倏地融入雨滴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經由精靈魔法,她與這場雨同化在一起了。

「米夏。」

「嗯。」

莎夏與米夏背靠著背,在背後握住彼此的雙手。不知道米莎會從哪裡現身。在那把魔劍之前,不論防禦還是攻擊,幾乎都會被無效化。

儘管如此──

「呵呵。」

莎夏卻笑了。

「怎麼了?」

「想不到會有這麼一天呢。」

這不過只是學院的小組對抗測驗。

既然是姊妹,那麼同心協力進行挑戰,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吧。

但是對她們來說,這正是她們夢寐以求、無可取代的奇蹟。

「就讓她見識一下,涅庫羅的秘術吧。」

「嗯。」

米夏揚起淡淡的微笑。三百六十度,兩人互相掩護對方的視野。

「要上嘍──!」

雨滴倏地變化成米莎,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

只差三步,就是劍的攻擊範圍。莎夏爲了迎擊而展開魔法陣。

「不對。」

米夏喃喃低語。儘管隱藏在傾盆的雨勢之中看不清楚,但米莎並沒有手持魔劍。她只是假裝拿著而已。

莎夏猛然驚覺,抬頭朝頭上看去。雨滴變化成純白魔劍,正以驚人的速度落下。

這個時機點上無法避開。米莎是這樣想的吧。然而兩人的身影,卻在即將命中之前消失了。落下的魔劍撲空,插在地面上。

「真是可惜呢。」

靠著米夏的「轉移」避開魔劍的兩人,互相握著一隻手,同時將另一隻手朝著米莎舉起。兩人手上浮現出魔法陣。

「『魔炎(guresude)』。」

「『魔冰(shieid)』。」

兩人同時說道。

「「『魔冰魔炎相剋波(jie gureido)』。」」

涅庫羅的秘術。經由將魔法融合的融合魔法,使得「魔炎」與「魔冰」同化。金色火焰與白銀冰晶交融,化作冰炎一體的魔法波朝米莎強攻而去。

米莎連忙拔起插在地面上的純白魔劍,迎擊「魔冰魔炎相剋波」。

「哈啊啊……!」

魔劍與魔法波相撞。只不過,「魔冰魔炎相剋波」的威力盡管遭到削弱,卻沒辦法完全無效化。

經由融合魔法構成的魔法術式很複雜,是由多重的術式所疊合而成。而且,就算讓表層的術式無效化,也只是恢復成融合前的兩個魔法。將這一切術式斬斷的技術,米莎並不具備。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炎與冰的席捲之下,米莎的身體被炸飛出去。在地面上滾了幾圈后,大概是喪失意識了吧,再也沒有起身。

精靈魔法的效果結束,使得雨勢止歇。

從云縫間倏地灑落陽光。

「雖然曾經獨自練習過……但明明是第一次合作,卻意外地配合得很好呢。」

莎夏的說法,讓米夏揚起淺淺微笑。

「我跟莎夏一樣。」

隨後,莎夏就開心地回以笑容。

兩人比誰都還要互相理解。就連難以配合魔力波長的融合魔法,也能如呼吸般輕易地施展吧。畢竟她們本來就是同一個人。

「我也跟米夏一樣喔。」

莎夏一邊這麼說,一邊舉高手。

米夏跟著伸手,可愛地跟她輕輕擊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