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前哨戰



隔天。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魔樹森林。

爲了即將開始的測驗,二班的學生全員聚集在此。

遠方傳來上課鐘聲,艾米莉亞說道:

「那麼,即刻起開始雷伊組與阿諾斯組的小組對抗測驗。」

雷伊朝我走來。

「昨天睡得好嗎?」

「不錯,我是很容易入睡的人呢。」

「我倒是睡得不怎麼好。」

「唔,是看了什麼有趣的書嗎?熬夜對身體不好喔。」

「就是說啊,早上起床時,渾身無力到不行呢。」

雷伊打了個哈欠。

「等、等等,等等!」

或許是有什麼意見吧,莎夏插話說道。

「怎麼了嗎?」

「什麼怎麼了。接下來是要進行小組對抗測驗耶,小組對抗測驗!這是什麼溫吞的氣氛,你們是打算去遠足嗎?」

真受不了她,這又不是要去戰爭。當然,不小心的話是會死人沒錯,但也不需要無緣無故搞得殺氣騰騰吧?

「抱歉,我的部下有點啰嗦。」

把手放在莎夏頭上,暗示她安靜下來。

「……那個……手、你的手……我才不會這樣就閉嘴啦……」

雖是這麼說,但莎夏卻也失了氣勢,變得安分起來。

「忌妒?」

從莎夏背後,米夏突然冒了出來。

「……你、你在說什麼啦……?」

「因為阿諾斯跟莎夏的時候不一樣。」

跟莎夏的時候不一樣?

「啊,什麼嘛,莎夏,因為我跟你那時候不一樣,跟雷伊和顏悅色地說話,所以就忌妒了嗎?」

「笨、笨蛋!我才沒有忌妒呢……!」

「是嗎?」

一探頭窺看起莎夏的表情,她就把臉別了開來。

「我才沒有忌妒……」

她喃喃自語似的低聲嘟囔著。

「說到底,之前的小組對抗測驗,明明是你跑來找我吵架的吧?」

莎夏只將視線朝向這邊,發出「嗚……」的呻吟。

「莎夏同學。」

「怎樣啦!」

怒氣衝衝的莎夏,讓向她搭話的米莎有點嚇到。

「……那、那個啊,我們要不要也比一場啊?」

「什麼比一場?」

「你看,阿諾斯大人不是跟雷伊同學約好要比試嗎?爲了不妨礙他們,我們要不要也來較量一下?」

「真讓人傻眼。小組對抗測驗可是模擬戰爭唷。這世界上,哪裡會有事先約好對決內容的戰爭啊?」

就算莎夏說得毫不留情,米莎也還是笑嘻嘻的。

「前天的魔法照片,你好像非常中意呢。」

「……並、並沒有。才沒有很中意呢。」

莎夏的眼神遊移起來。

「呵呵呵,要是打倒我的話,就送給你唷?」

米莎瞬間從懷中拿出像是照片的東西亮了一下。

「……喔。你想說的就只有這樣?」

「是的,讓我們一起好好努力吧!」

留下這句話,米莎就回到阿諾斯粉絲社的集團里。

「啊,對了。我突然想到,昨天的比試是阿諾斯同學贏了吧?」

「是呀,要給我什麼獎品嗎?」

雷伊揚起爽朗的笑容。

「那麼,就讓你愉快地享受這場小組對抗測驗如何?」

我發自內心地噗哧笑起。這不是比嘴上說著兇狠威脅字句的傢伙,還要更加難以應付的臺詞嗎?

「有意思。我就拭目以待吧。」

「陣地要怎麼辦?」

「選你喜歡的。」

「那就東側吧。」

雷伊轉身向米莎等人搭話。

「我們走吧。我或許是不可靠的組長,但還請大家助我一臂之力。」

隨後,米莎就露出一臉意外的表情。

「怎麼了嗎?」

「沒事,雷伊同學很特別呢。居然對白制服的我們這樣說話。」

「啊,因為我很不擅長這種事。皇族什麼的,複雜到我搞不太清楚呢。」

雷伊毫不掩飾地說道。

「而且,我偶爾也會這麼想呢。」

「想什麼?」

「始祖真的會說那種話嗎?」

米莎一臉驚訝地注視著雷伊。

「皇族很偉大,那個人真的會這樣說嗎?」

「……那個人?」

「啊,沒事,就只是莫名這麼覺得。我一直有種不對勁的感覺。深深覺得大家口中的暴虐魔王就像是另一個人。不過,明明是混沌世代卻說出這種話來,會遭人冷眼看待呢。所以還請你別到處張揚唷。」

米莎有點高興地說道:

「呵呵呵,我知道了。話說回來,雷伊同學對統一派的活動有興趣嗎?」

是聽到雷伊的發言而判斷有機會吧,米莎認為這是大好機會似的開始勸誘。

「不,我完全沒興趣。」

「是這樣嗎?真遺憾。那麼,你對阿諾斯大人的粉絲社有興趣嗎?」

雷伊等人一面和氣融融地聊著天,一面朝東側的陣地走去。

我們也轉身前往森林西側。

過了一會後,飛在上空的貓頭鷹傳來「意念通訊」。

「即刻起開始雷伊組與阿諾斯組的小組對抗測驗。請各位不負始祖之名,使出全力痛打敵人吧!」

伴隨著一如往常的臺詞,揭開小組對抗測驗的序幕。

「……作戰……?」

「我來對付米莎和其他的學生。」

米夏直盯著莎夏的臉。

「想要照片?」

「才、才不是呢!我就只是想給那個自以為有辦法對付我的女人一點顏色瞧瞧罷了。」

雖然嘴上說著模擬戰爭怎樣怎樣的話,但她說來說去還是稱了對方的意呢。

「莎夏,先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啦?」

「雖說是以寡擊眾,但既然是我的部下,就不準逃著回來唷。」

她以高傲的態度微笑起來。

「這是當然的。你就拭目以待吧。我會將她們全員擊潰的。」

「唔,那要是順利的話,我就給你獎賞吧。」

「要給我什麼?」

「什麼都行。你就先想好你喜歡的東西吧。」

隨後,大概是想到什麼了吧,莎夏露出害羞的表情。

「……什、什麼都行……?」

「沒錯。」

莎夏倏地靠了過來。

「你說什麼都行,真的是什麼都行嗎?不論我要什麼都可以嗎?」

「是啊,你想要什麼?」

她突然滿臉通紅地把臉別開。

「……沒有。並不是有什麼想要的東西……我、我會考慮的……」

看來是有想要的東西呢。

「要建城嗎?」

米夏說道。

「啊,姑且建起來吧。」

米夏點了點頭,像是祈禱般地握起左手。

「蓮葉冰戒指」才剛冒出幾個冰晶,這些結晶就立刻構築起魔法陣,開始閃閃發光。

「冰城。」

米夏施展起「創造建築(airisu)」的魔法。

霎時間,我們腳下就凍結起來,製造出冰的地板與外墻。接著,陸續出現冰的王座、銅像和鏡子等物。下一瞬間,身體就像是被一口氣抬高似的,冰的地板轉眼間就朝著天空升起。最後,上空覆蓋起冰的天花板,完成一座巨大的冰魔王城。

我們就待在里頭的王座之間。

「……米夏的『創造建築』,能這麼快就完全建好魔王城?」

米夏微歪著頭。

「因為有『蓮葉冰戒指』?」

「嗯,這也是原因之一吧。」

我這麼說后,莎夏就一臉不可思議地問道:

「其他還有什麼理由嗎?」

「這就試著詢問自己的根源吧。」

莎夏不滿意地瞪來的視線,被我乾脆地避開。

「那麼,要怎麼做?在對面建好城堡之前出擊嗎?」

「這點時間我會等啦。我要在萬全的狀態下擊敗她,讓她輸得無話可說。」

雖然她打從方才就在和米莎較勁著什麼,但很高興她們的感情這麼好。

「那麼,我去探聽一下對面的情況吧。」

我啟動魔眼,跟前陣子一樣監聽著「意念通訊」,順便也讓米夏與莎夏能夠聽見。

『啊,我想現在被監聽了。』

『咦?你感受得到嗎?』

「意念通訊」傳來雷伊與米莎的通訊。

『嗨,阿諾斯同學,你在監聽對吧?』

被發現了嗎?就算從米莎她們那邊得知我能監聽「意念通訊」,不過還真不愧是他耶。

「因為我很閑呢。你們那邊的魔王城建得怎樣了?」

『似乎還要一點時間耶。』

「這下可無聊了。」

『那麼,爲了打發時間,要跟我在這邊溪谷最大的瀑布那裡見面嗎?』

喔。

「就我們兩個?」

『沒人打擾比較好吧?』

儘管不認為他是會躲躲藏藏的人,但沒想到會如此光明正大地向我挑戰。

而且他還知道我的實力,所以才讓人覺得有趣。

「我立刻就去。」

『那就待會見了。』

「意念通訊」被切斷了。是米莎她們停止施展魔法了吧。

「就是這樣,我稍微去玩一下。」

「小心。」

米夏說道。

「要玩是可以,但可別在我打贏米莎之前分出勝負啊。」

小組對抗測驗只要打贏組長擔任的魔王(King)就結束了。

「我等你半個小時,超過就無法保證了。你就好好加油吧。」

留下這句話后,我就施展起「轉移(gatomu)」魔法。

眼前染成純白一片,然後立刻取回色彩。這裡是一座水流從約三百公尺的高處傾瀉而下的瀑布。

到底是還沒來嗎?我坐在適當的巖石上,就這樣等著。

不久后,東邊森林冒出一座巨大的魔王城。似乎建造得相當堅固。當我心不在焉地確認著魔王城完成的水準時,耳邊傳來「沙沙」的踏草聲。

轉頭看去,雷伊就站在那裡。

「嗨,等很久了嗎?」

「沒什麼,我也才剛來。」

雷伊朝我走來。

在距離劍擊範圍剛好一步之差的位置上,他停下了腳步。

「就這樣突然開打,也沒什麼意思呢。」

「就算是這樣我也無所謂,還是你有其他有趣的點子嗎?」

雷伊就像是想到惡作劇的點子似的微笑起來。

「你的部下和粉絲社她們,你覺得哪邊會贏?」

唔,是這麼一回事啊。

「看你這表情,也就是你動了什麼手腳吧?」

「是米莎同學吧?因為她說也想加入阿諾斯同學的小組呢。這也算是某種緣分,所以我就決定稍微幫她一把了。」

有意思。也就是部下之間的前哨戰了。

「不用說,當然是我的部下會贏。」

我在瀑布上展開魔法陣,在上頭施展起「遠隔透視(rimuneto)」的魔法。將巨大的瀑布作為螢幕,顯示出我與雷伊的小組,雙方陣營的情況。

「聽到了嗎?莎夏。有個好訊息。我們決定要先等你和米莎分出勝負了。」

『這樣啊。謝啦。那我就速戰速決了。」

莎夏正以「飛行(furesu)」飛在空中,筆直前往粉絲社她們建造的魔王城途中。

本來由於會暴露行蹤,所以一般不會想要從空中前往,但考慮到莎夏與米莎等人的實力差距,這也就無關緊要了。

「我照你的希望來了,米莎·伊里歐洛古。出來吧。還是要我去城裡比較好?」

「呵呵呵,感謝你了,莎夏同學。作為你勞駕前來的答禮,就讓你看樣有趣的東西吧?」

滋、滋滋滋、轟隆隆隆隆隆隆隆隆,地鳴聲響起。

巖石手臂從粉絲社建造的魔王城上伸出。接著把腳伸直,緩緩地站起身。

那是一個仿照城堡外型,碩大如山的巨人兵。

「……是『物體操軀(guinesu)』的魔法……沒想到居然是用在魔王城上……」

「物體操軀」是將物體有如生物般操作的魔法。物體的規模愈大,操作起來就愈加困難,也會更加需要魔力。

操作恐怕是由粉絲社分擔進行的吧。不過,就算全員都擔任在偵測、操作魔法上能獲得魔法強化恩惠的咒術師(Shaman)職階,她們的魔力也還是不足。

「你把魔力借給她們了嗎?」

雷伊呵呵地微笑著。

「我有點不擅長魔法呢。因為用途很少,所以魔力算是多出來的。」

是將多出來的魔力,藉由「魔王軍」的魔法分給粉絲社她們了吧。

「要上嘍,莎夏同學!」

巨人兵舉起大得誇張的劍,朝莎夏砍去。

「呃……這傢伙……!」

有別於體型,巨人兵相當靈敏。它所颳起的風壓讓莎夏無法隨意飛行,她好不容易才避開攻擊的樣子。

「不是塊頭大就行了!」

莎夏用「破滅魔眼」朝巨人兵一瞪。

儘管巖石外墻稀稀疏疏地逐漸剝落,但無奈巨人兵的體型實在太大了。就算是莎夏,也沒辦法將巨人兵全身映入視野之中,無法一瞪就使其全毀。

「稍微幫她一把會比較好吧?」

雷伊說道。米莎等人的人數,加上雷伊借出的魔力。是無法否認莎夏落於下風吧。

只不過──

「可別小看我的部下啊。」

我用「意念通訊」向她搭話。

「喂,莎夏,需要幫忙嗎?」

『不需要。就算是以寡擊眾,才這點程度就要人幫忙的話,可稱不上是魔王的部下吧?』

「說得好。既然如此,你就施展『獄炎殲滅炮』吧。」

這是出乎她意料的提案吧,莎夏遲了一會才答道:

『……我辦不到。那是用上二十個人,才好不容易施展出來的。就算我現在的職階是魔導士(Mage),魔力也完全不足啊。』

魔導士的職階會在攻擊魔法上賦予魔法強化的恩惠,並且提高魔力。另一方面,則是會強制在恢復魔法上賦予魔法弱化的效果,並且降低身體能力。

「還可以借用米夏的力量吧?」

『……可是,只有兩個人……』

「不相信我嗎?」

沉默了一會後,莎夏說道:

『……我知道了。米夏,行嗎?』

莎夏一面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巨人兵揮來的劍,一面用「意念通訊」詢問。

『展開立體魔法陣。術者設為莎夏。』

米夏如此答覆。

在遠離巨人兵的地方,位在西側陣地的冰魔王城浮現出閃閃發光的冰晶,開始構築起魔法陣。

城堡前特大的魔法陣完成,變得有如炮門一般。米夏與莎夏的魔力,經由「魔王軍」的魔法線合而爲一。莎夏貼近巨人兵揮下的劍,宛如瞄準般地將手舉起。

「上吧,『獄炎殲滅炮』!」

從冰魔王城所展開的魔法陣炮塔之中,出現了漆黑的太陽。以龐大魔力為傲的那顆太陽,就像被彈射出去似的拖曳著閃亮的尾巴,朝著巨人兵筆直射出。

「米、米莎,快閃開!」

「辦、辦不到啦!這麼大的體型是──!」

轟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巨人兵被漆黑的太陽所吞噬。在嘎啦作響中,手臂掉落、雙腳崩坍,外墻全都開始剝落。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粉絲社她們的慘叫聲響起。

「不、不愧是阿諾斯大人的部下,才一發魔法就破壞掉這種巨人兵,實在是太強了!」

「喂、喂!我發現到一件很厲害的事!」

「都、都快沒命了,是有什麼事啦?」

「就這樣死掉的話,由於是在阿諾斯大人的命令之下被殺死的,所以算是被他間接殺掉的吧?」

「好、好想被阿諾斯大人殺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轟隆一聲巨響,巨人兵從頭部開始崩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