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雷伊的實力


「……難以置信……七魔皇老的蓋伊歐斯大人,居然這麼輕易就輸了……」

「……剛才的情況……就連對決都不算吧……」

「……阿諾斯說的,該不會……是真的吧……?那傢伙真的是暴虐──」

「喂,你在說什麼蠢話!就算再怎麼強,那傢伙都不是皇族,那個不適任者怎麼可能會是暴虐魔王啊!」

「沒錯,重要的不是力量和智慧,而是我們體內流著的高貴血統吧?別忘了繼承始祖之血的皇族榮耀。那傢伙就只是徒有強大力量的不適任者。那傢伙的力量並不尊貴。」

能從觀眾席那邊聽到這種蠢話。

都親眼目睹始祖之力了,卻還是這麼冥頑不靈。儘管相當滑稽,但這也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目的嗎?

只不過,就只是奪走我的地位,到底是打算做什麼啊?假如只是想要權力的小人物的話,是不需要特別在意,但至今仍不清楚那傢伙的目的。

「咯咯咯。」

聽到伊多魯的笑聲,我朝他那邊看去。

「那是最後一把了吧?儘管你耍小聰明,但也已經沒辦法再丟了呢。」

放眼望去,插在競技場上的劍全都沒了。

剩下的就只有雷伊手上的那一把。要是與伊多魯的雙劍對砍,魔劍就會瞬間消滅。一般而言,這已經是死局了吧,但不可思議地,我並不覺得那個男人會輸呢。

你打算怎麼解這個局呢?就讓我領教一下吧。

「那麼,差不多該普通地打了。」

雷伊喃喃唸了一句,沒有耍任何手段,堂堂正正地走向伊多魯。

「哼,終於做好覺悟了嗎?來吧。劍不是用來丟的,就讓我來教你魔劍的用法吧。」

伊多魯與雷伊互相對峙。只要再踏出半步,就會進到雙方的攻擊範圍內。正面交鋒對雷伊是壓倒性地不利──儘管如此,輕易踏出那一步的人卻是他。

「愚昧之舉。」

雙劍毫不留情地揮出。雙臂就像不同的生物般動起,炎魔劍劈向雷伊的頭部,遲了片刻,冰魔劍斬向他的胸口。

就算勉強避開炎魔劍,也會在失去平衡時遭到冰魔劍攻擊吧。面對這必殺的二連擊,雷伊以右手的魔劍迎擊。

「這裡。」

鏗鏘一聲,劍與劍碰撞的聲音響起。

「二。」

「………………?」

伊多魯露出凝重的表情。

雷伊的魔劍,打掉了伊多魯的雙劍。

將幾乎同時襲來的雙劍,用一把劍迎擊的技術自然是不在話下,但他無法理解的是,雷伊的魔劍為何會毫髮無傷吧。炎魔劍傑斯、冰魔劍伊迪斯,不論是碰觸到哪一把,雷伊的魔劍應該都會被破壞才對。

「……喝……!」

伊多魯再度揮出雙劍。

劍擊聲響起,雷伊輕易地打掉了他的攻擊。

「四。」

雷伊喃喃低語。

「……小子,你做了什麼……?」

鏗鏘一聲,劍與劍的碰撞聲響起。

「六。」

「……嘖,既然如此……!」

伊多魯揮舞雙劍的速度加倍,並在下一瞬間,再度超越了加倍后的速度。

看不清是怎樣揮舞的無數連擊被悉數打落,而且雷伊的劍依舊無傷。

「八七。」

「可惡……為什麼能用那把低劣的魔劍擋住?你是動了什麼手腳!」

鏗鏘鏗鏘鏗鏘鏗鏘,響起不絕於耳的劍擊聲。

「原來如此。雷伊,你投出的魔劍在被伊多魯打落時,讓他的雙劍稍微崩口了。就算是魔劍,崩口的部分也無法充分發揮魔力,所以才能像這樣對砍吧。」

我的解釋,讓伊多魯蹙起眉頭。

「……怎麼可能……只瞄準崩口的細小部位,就將如此高速揮舞的雙劍打掉了嗎……!這種事怎麼可能辦得到啊……!」

更正確來講,從投擲魔劍時,就只有瞄準雙劍的特定部位。

控制著投擲的力道、角度與目標,促使雙劍分毫不差地用特定的部位把劍打落。只要不斷重複這個行為,就算是魔劍傑斯與伊迪斯,也多少會產生崩口。

「揭曉謎底會對我不利,所以我才沒說的耶。」

雷伊一點也不覺得困擾的樣子說道。

「這種程度的讓步,就別吝嗇了。」

伊多魯退開一步,計算著距離。

「……看樣子,是我小看你這小子了。從現在起,我要全力以赴了……」

伊多魯的雙手浮現魔法陣。魔劍傑斯上冒出火焰之刃,魔劍伊迪斯上覆蓋起冰霜之刃。

「這是魔劍傑斯與伊迪斯的真實姿態。做好覺悟吧!」

伊多魯的身影一晃。瞬間踏入攻擊範圍內的他,高速揮舞起雙劍。

他的連擊一秒可算出兩百下。沒有任何逃跑空間的冰與火的斬擊,幾乎同時襲向雷伊。

「……呼……!」

伴隨著吐氣般的氣勢,雷伊讓魔劍閃動起來。如同閃光般的斬擊,再度將伊多魯的雙劍悉數打掉。

「四四二。」

「……為、為什麼……?就算想要瞄準崩口處,應該也已經沒用了才對……」

雷伊似乎不打算回答,露出爽朗微笑。

「這很簡單。雷伊的魔劍並沒有碰到你的雙劍。光靠劍壓就把你的劍彈開了呢。」

「這還挺難的呢。」

雷伊若無其事地說道。

「……光靠劍壓,就能跟我的雙劍對砍嗎……?」

流露出悔恨后,伊多魯一臉憤怒地瞪向雷伊。

「可惡,既然如此!我就看你能持續這種冒險的行為到什麼時候!」

伊多魯的雙劍再度閃起,雷伊則是將其打掉。

「你的劍法確實是很驚人,但持久力又如何?我就算打個一百年也不會累──」

伊多魯說不出話來了。因為纏繞在雙劍上的冰與火,宛如碎裂般地煙消雲散。兩把魔劍喀嚓一聲斷裂,劍尖在空中旋轉飛舞。

然後,插在地面上。

「……我的雙劍……斷了……」

「四四四。跟我估算的一樣吧。」

還以為他在算什麼,原來是在算那對雙劍還要幾次才會斷嗎?

「話說回來。」

雷伊若無其事地說。

「你什麼時候要教我魔劍的用法?」

雷伊爽朗的笑容,卻讓伊多魯像是感到畏懼似的縮起身子。

他求助似的朝蓋伊歐斯的方向望去。只不過,蓋伊歐斯也早已落敗──他總算是注意到的樣子。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能把我們七魔皇老當成小孩子般玩弄的魔族,可是前所未聞啊……」

伊多魯垂頭喪氣地說道。

我沒有特別放在心上,朝走過來的雷伊看去。

「雷伊,你放水了吧?」

「我沒有喔。」

「無謂的謙虛就省了吧。憑你的實力,不用一招就能擊倒他了吧?」

雷伊揚起清爽的笑容,這樣回答:

「這樣會沒辦法練習呢。」

「哦?」

「我以為能不用魔力,光靠劍技就折斷那對雙劍。但最後還是使了點詐,所以還有待加強呢。」

咯哈哈,哎呀哎呀,真是愉快的男人呢。是把七魔皇老當成對手在練劍嗎?

有意思。無論如何都想見識他真正的實力。

「明天就認真來吧。」

雷伊不改笑容地說道。

「如何?」

「拿我當對手來練習,會死喔。」

「可以的話,還希望能保留在不死人的程度呢。」

他的應答還是一樣讓人捉摸不定。

「算了,就隨你高興吧。」

「很高興你能這麼說。」

我狂妄地笑起說道:

「我會讓你想拿出真本事來的。」

雷伊瞬間愣了一下地看著我后,噗哧地笑了起來。

「阿諾斯很喜歡虐待人吧?」

「你在說什麼啊?沒有魔族比我還心地善良了。」

「那希望你能手下留情呢。」

「咯哈哈。別說蠢話了。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的。」

雷伊很高興似的微笑著。

儘管並不好戰,但也不是討厭戰鬥的樣子呢。不然也不會把劍術鍛鍊到這種水準吧。

「話說回來,運動完后肚子也餓了呢。」

「這種課程已經夠了吧?要回教室提早吃便當嗎?」

「不要緊吧?」

「別擔心,偷偷溜回去就沒問題了。」

「我知道了,就偷偷溜回去吧。」

我和雷伊一邊這樣聊著,一邊在學生們的眾目睽睽之下走出魔法屏障。

「……喂,等等,那種輕鬆打贏七魔皇老的日常感是怎樣?別像是家常便飯似的聊起提早吃便當的事啦……」

明明就是家常便飯的事,莎夏卻這樣抱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