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大魔劍教練



「好的,看來雷伊同學也決定好小組了,我們就趕快來上課吧。」

是因為雷伊如她所愿的當上組長了吧,艾米莉亞興高采烈地說道。

「今天接下來要進行大魔劍教練。由於是實戰教練,所以請各位同學移往競技場。客座講師已經抵達了,請不要做出失禮的行為。」

學生們一齊起身,走出第二訓練場。

「阿諾斯。」

米夏向邁開步伐的我搭話。

「怎麼了嗎?」

「雷伊是熟人?」

她問了奇怪的問題。

「不是。我們看起來像熟人嗎?」

米夏點了點頭。

「好像很愉快。」

「哎,是個有趣的傢伙沒錯。」

只不過,熟人啊。跟我一樣轉生的部下,應該也在這個時代呢。

就算那個男人是其中一位部下,也沒什麼好不可思議的。

雖然統稱為轉生,但也有著各種情況。由於根源魔法的水準,沒有完全繼承記憶與實力的情況也並不罕見。話雖如此,也還是會在內心的某處留下印象。

「或許曾在兩千年前遇過也說不定。」

「喂,再不快點去,就要開始上課了喔。」

遠方傳來莎夏的呼喊。

「走吧。」

「嗯。」

與米夏並著肩,我再次邁開步伐。

來到競技場后,學生們就像是圍著什麼似的排成圓陣。位居中央的是艾米莉亞,以及兩名魔族。

一個是體格比常人大兩倍的巨漢。淺黑色的肌膚、粗壯的手腳、一身健壯的肌肉,並留著落腮鬍。

另一個體格普通,是留著黑色長髮、眼神銳利的男人。

「那麼接下來,就有請七魔皇老的蓋伊歐斯·安傑姆大人與伊多魯·安傑歐大人進行大魔劍教練。」

身材魁梧的是蓋伊歐斯,長髮的是伊多魯嗎?

外型確實是和我製作的魔族幾乎相同。魔力波長的感覺也很類似。只不過,說不定他們也被融合魔法奪走了根源與身體呢。

話說回來,沒想到會一次來兩個。

「蓋伊歐斯大人、伊多魯大人,今天請兩位多多指教了。」

艾米莉亞低頭問好后,就不妨礙授課地退到角落。

「哼,那就先來打聲招呼吧。」

他的聲音粗獷。蓋伊歐斯把手高舉過頭后,天空浮現數十個魔法陣。

「跟學生的人數一樣。」

一旁的米夏低語。

「似乎是這樣呢。」

魔力聚集在魔法陣上,並從中心突然出現劍的劍身。

「那、那是什麼………是魔劍耶……」

「等等,這是什麼誇張的魔力……那種東西要是掉下來的話……?」

學生們持續仰望著上空,像是畏懼著從魔法陣中露出的魔劍一般,向後退開。

「喂,可別亂動喔,小雞們。」

蓋伊歐斯的粗獷聲音響徹開來,把學生們嚇得顫了一下,乍然止步。

「沒錯,就這樣保持不動。要是亂動的話,恐怕會死人喔。」

蓋伊歐斯用力握拳,使勁地向下揮去。

「嗚喔喔喔喔喔喔呀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怒吼,從魔法陣中落下雨點般的魔劍。

「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競技場上到處傳來慘叫聲。

不過,學生們全都毫髮無傷。他們腳邊插著方纔的魔劍。

「好啦,就試著拔起你們腳邊的魔劍吧。」

學生們戰戰兢兢地握住魔劍使力。

「咦,奇怪?拔不起來耶……」

「這是什麼……魔力被吸走了……?」

「唔、啊啊啊!手、手放不開!救、救命啊!」

到處再次傳來慘叫聲。

「哈哈哈。別哭叫了,小雞們。這就是所謂的魔劍。真正的魔劍會選擇使用者。假如不展現與魔劍相稱的實力,反而會吃到苦頭喔。注入魔力,把劍制伏吧。要是發呆的話,說不定會死人呢。」

唔,看來這些魔劍並不是用魔法產生,而是由他們帶來的樣子。他們是在瞬間判斷魔力的波長,配合在場所有學生選出適當的魔劍吧。

「大家也都知道吧?近期會在德魯佐蓋多舉辦魔劍大會。正因為是決定迪魯海德第一劍豪的大會,所以聚集了迪魯海德各地的參賽者。跟你們這些小雞不同,參賽者個個都是豪傑。所使用的魔劍得要自己帶去,但要是連這種程度的魔劍都弄不到,可是連參加都沒辦法。」

蓋伊歐斯像在鼓舞學生似的大聲喊道。

「想在魔劍大會上讓自己稱霸的話,就試著拔起這種程度的劍吧!要是能好好拔出來的話,要我送給你們也行喔。」

看向身旁,莎夏爲了拔起魔劍,使勁地站穩腳步。

然而卻拔不起來的樣子。

「哈,怎麼啦,莎夏,你拔不起來嗎?」

「……你很煩耶……」

米夏也想拔出魔劍,但好像不太順利。

「不擅長劍。」

也是啦,無關魔力多寡,每個人都有擅長與不擅長的東西。

老實說「蓮葉冰戒指」與「不死鳥法衣」是等級比這種程度的魔劍還要高出許多的魔法具,但兩人都能輕而易舉地配戴在身上。

話說回來,辛那傢伙儘管也能毫無節操地使劍,不過除此之外的魔法具卻完全不行。因為這個原因,他必須使劍來解決一切的事情,於是才把劍術練到登峯造極的樣子。

「……真要說來,阿諾斯不是打從剛才就連碰都沒有碰魔劍一下嗎?你該不會要說你拔不出來吧?」

「咯咯咯,咯哈哈哈。莎夏,玩笑話要適可而止啊。」

我朝眼前的魔劍瞪了一眼。

下一瞬間,魔劍就像服從我似的自行拔起,飄浮起來。

「……喂、喂,快看。阿諾斯那傢伙,不用手就把劍拔起來了耶……」

「……可惡,他是怎麼辦到的?我光是像這樣握著,就快要昏過去了耶……那傢伙是怪物嗎……?」

我握住飄在空中的魔劍。

「我拔不起來的劍,這世上就只有一把。」

「……還以為你會說連一把也沒有呢……」

「有一把神話時代的勇者所使用的聖劍。那是爲了將我消滅,由人類的名匠所鍛造,而且寄宿著劍之精靈、受到眾神祝福的魔法具。唯獨那把劍,我實在是拔不起來。」

不過能使用那把聖劍的人,連那個時代也只有勇者加隆。如果是辛的話,或許就有辦法拔起來吧,但沒有機會嘗試呢。

說到底,魔族與聖劍的適合性很差。而且如果是爲了消滅我而鍛造的劍,那個男人恐怕會在拔起來之前先破壞掉吧。

「好啦。」

我邁開步伐筆直向前。

「等、等等,你又打算做什麼了?」

唔,莎夏也變得相當瞭解我了呢。

「沒什麼,只是要讓無聊的課程稍微熱鬧一點。」

當我走到蓋伊歐斯面前時,他就像贊嘆似的說道:

「哼,竟能這麼輕易地拔起魔劍,看來也有令人期待的傢伙在呢。」

「我倒是很失望呢。因為說是大魔劍教練,還以為是要上什麼驚人的課程,沒想到居然是要陪著玩這種無聊的遊戲。」

遠方的艾米莉亞儘管一臉驚慌失措的表情,但眼前的蓋伊歐斯卻像是感到有趣地摸起下巴來。

「哈哈哈,你這傢伙還真是有趣。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希望我教你實戰的魔劍用法,對吧!」

蓋伊歐斯將手高高舉起。他的手上浮現一個巨大的魔法陣,從中出現一把比蓋伊歐斯的身高還要長三倍,厚實且巨大的魔劍。

他一拿起那把魔劍,就用單手輕盈地揮舞起來。光是颳起的風壓,就讓學生們東倒西歪,連忙站穩腳步。

「……糟了、糟了,那個是……蓋伊歐斯大人的極大魔劍格拉傑西歐……」

「我記得……是將尼爾山脈劈成兩半的魔劍吧……這已經不是劍的水準了啦……」

「哪怕是阿諾斯,這次也絕對死定了吧……」

唔,不愧是七魔皇老,魄力還算可以。雖然我的目的不只是要戰鬥,但稍微來玩一下吧。

「伊多魯,你要不要也下場來玩啊?」

向長髮的七魔皇老詢問后,對方立刻回以不愉快的眼神。

「要我們七魔皇老二打一?」

「沒什麼,我這邊也想兩個人一起打。」

我這麼說后,蓋伊歐斯就朝我豪放大笑。

「那好,就配合你擅長的戰鬥方式。另一個人是誰?」

我朝後方看去。

「在那裡的雷伊·格蘭茲多利。」

甚至還沒有要拔起魔劍的雷伊,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過來。

「唔,那我們就接受挑戰。那麼,其他人可以退下了。我們現在就來讓各位見識一下,何謂魔劍的精髓吧!」

蓋伊歐斯將極大魔劍格拉傑西歐刺在地面上。競技場的地板一帶浮現魔法陣,展開將我和雷伊、還有兩名七魔皇老覆蓋住的魔法屏障。

「真受不了,每隔百年,就會出現一次這種不自量力的傢伙。」

伊多魯一張開雙手,就浮現出兩個魔法陣,顯現出一對魔劍。一把是冰魔劍;另一把是炎魔劍。

「喔,是炎魔劍傑斯與冰魔劍伊迪斯啊。那兩把魔劍還挺有趣的。就算只是擦過,前者也能瞬間讓對手化為灰燼,後者則是能將對手凍結粉碎。」

我朝還站在插在地上的魔劍前的雷伊走去,這樣說道。

「……比起那種事,總覺得我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變得要跟七魔皇老對決的樣子,這沒問題吧……?」

「別擔心,這只是授課的一部分。不會被殺的。」

「這倒是無所謂啦。」

雷伊以爽朗的語調說道。

「要是贏的話,不會很糟糕嗎?」

呵、咯咯咯,咯哈哈哈。還以為他在擔心什麼,原來是這種事啊。

他果然是個有趣的傢伙。在這個時代,幾乎沒有魔族敢對七魔皇老夸下這種海口。

「就充分展現你的實力吧。你想對付誰?」

雷伊打量兩名七魔皇老,啟動魔眼。

「一定要選的話,就是那個冰炎二刀流吧。只拿一把劍似乎很不利呢。」

「喔,特意選擇不利的一方嗎?」

「想說配合氣氛,稍微苦戰一下會比較好吧。」

也就是絲毫不覺得自己會輸嗎?不這樣怎麼行呢。

「要來比誰先打贏嗎?」

「那要是我贏的話,能讓我加入阿諾斯同學的小組嗎?」

聽到他這麼說,讓我綻開了笑容。

「說半天,你出乎意料地起勁呢。」

「想說比起在小組對抗測驗中直接對付阿諾斯同學,還是這邊比較簡單吧。」

雷伊握住魔劍,理所當然似的拔起。然後在高高舉起后,他朝伊多魯投擲出去。

「………?」

伊多魯在用炎魔劍打掉后,投擲出去的劍就瞬間化為灰燼。

「還以為先發制勝呢。」

雷伊接著拔出一旁其他學生用的劍,然後再度丟向伊多魯。他當場跑了起來,接二連三地拔起魔劍丟向伊多魯。

魔劍會選主人。能拔起這麼多把魔劍,可是非比尋常的事呢。

「哼,在戰場上東張西望,可是愚者的行為唷。」

無聲無息繞到我背後的蓋伊歐斯,舉起極大魔劍格拉傑西歐。

「好好避開吧,小雞!」

他以驚人的氣勢揮下格拉傑西歐,巨大刀尖直接擊中我的腦袋。

劍壓在地上打出坑洞,粉塵激烈地揚起。

「什麼………………」

他倒抽了一口氣。因為極大魔劍格拉傑西歐在與我的腦袋相撞后,發出喀嚓一聲,刀尖應聲而斷。

「打的位置不好呢,蓋伊歐斯。腦袋可是很硬的喔。」

「……硬……是這種程度嗎?……能將山脈一刀兩斷的極大魔劍,為什麼……?」

我垂下魔劍,擺出下段姿勢(註:劍道招式中將劍尖降到對手膝部位置的動作)說道:

「不過就是將山脈一刀兩斷,難道你以為就能打破我的腦袋嗎?」

被我的殺氣嚇到,蓋伊歐斯立刻退開。不過,他在這瞬間看丟了我的身影。

「不見了……居然……消失了……?」

「別慌成這樣。我就只是散個步而已,蓋伊歐斯。」

我從背後用魔劍切開他的腳跟后,蓋伊歐斯就突然跪在地上。我用左手一把抓住位置變得剛好的後腦杓。

「好啦,不知道你還記得多少?」

連續施展起源魔法「時間操作」與「追憶(ebui)」,清查他的表層記憶。

但是果不其然,蓋伊歐斯的腦海中也沒有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的名字。

用魔眼凝視,深深窺看蓋伊歐斯的深淵后,該說是不出所料吧,存在著兩個根源。一個根源是我正在調查記憶的蓋伊歐斯;另一個根源,恐怕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魔族部下的吧。但既然不知道起源,就無法回溯到過去調查那名魔族的記憶。

也罷,是在預料之中吧。不覺得能在這裡抓到他的狐貍尾巴。

「要繼續嗎?」

我放開手,改用魔劍指著他的後頸。

蓋伊歐斯一臉苦澀地說:

「……………………………………我認輸……」

七魔皇老的敗北宣言,使得競技場同時響起喧嚷與歡呼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