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煉魔劍聖



隔天──

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第二訓練場。

在上課鐘聲響起后,艾米莉亞走進了教室。她身後跟著一名黑制服的男學生。

「各位同學大家早。今天要先為各位介紹一名轉學生。」

艾米莉亞在黑板上寫起雷伊·格蘭茲多利這個名字。

黑制服的學生向前走出一步。

「大家好,我是雷伊·格蘭茲多利。其實第一天就應該要來上課了,但因為某些原因,所以才會在這種不上不下的時期轉入。因為有許多不清楚的地方,所以說不定會向大家請教很多事情,到時就請各位不吝賜教了。還請多多指教。」

聲音清澈、一頭白髮與淺藍色的眼瞳、美麗的中性容貌,還有帶著淡淡微笑的表情,散發著一種清爽的印象。

「……喂,那傢伙是七芒星喔……」

「笨蛋,你在說什麼啊,這是當然的吧。他可是雷伊·格蘭茲多利喔。混沌世代之一。煉魔劍聖。據說不只是魔劍,就連魔族應該無法使用的靈劍與神劍都能運用自如,是超乎常規的怪物。」

「還想說有聽聞他入學的訊息,怎麼卻沒看到人,原來是還沒來到學院啊……」

混沌世代啊。跟莎夏一樣,似乎相當出名的樣子呢。

「雷伊同學能施展『魔王軍(gaizu)』的魔法,所以能擔任組長,不知你想要怎麼做?」

「也是呢。該怎麼做呢?」

雷伊以爽朗的語調說道。

似乎是不怎麼好戰的型別呢。

「雖然其他學生已經決定好組別了,但在明天的小組對抗測驗之前,還有時間找齊組員。當然,這次先加入其他人的小組,等下次小組對抗測驗時再作為組長參加也沒有關係,但依你的實力,加入其他小組也……」

艾米莉亞的話語之中,處處都能看出她想讓雷伊擔任組長的意圖。

「我跟大家也還不熟,這次就先加入其他人的小組吧。」

「咦……?」

是因為沒想到被稱為混沌世代的人物會說出這種話來吧,艾米莉亞發出困惑的聲音。

「我、我知道了。由於沒辦法立刻找到想成為組員的學生,就先暫時加入其他人的小組。不過想成為雷伊同學組員的學生,大概很快就會增加,所以就等到這之後再擔任組長。」

「不過我不太適合擔任組長就是了。」

雷伊坦率說道。

「就算你這麼說,不過我想就連你加入的小組組長,也肯定會認為你比較適合擔任組長的唷。」

唔,艾米莉亞那傢伙相當偏袒雷伊的樣子,是有什麼理由嗎?

「那麼,由於要讓雷伊同學選擇小組,所以請組長們起立。」

「不需要那麼費事唷。」

艾米莉亞不可思議地看著雷伊。

「你已經知道組長的長相與名字了嗎?」

「沒有,完全不清楚。」

艾米莉亞的表情愈來愈疑惑。

「不過,我知道一個人唷。」

這麼說完后,雷伊邁開步伐。

教室內的視線集中在他身上,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他是打算加入誰的小組啊……?」

「他可是煉魔劍聖耶?我們班上有能製得住那種傢伙的組長嗎?」

「啊,他該不會以為莎夏大人是組長吧……?」

「也對,是會這麼想呢。畢竟任誰也想不到,破滅魔女成爲了白制服的組員吧。」

雷伊筆直走向莎夏的座位,然後就這樣從她身旁通過。

停在我的座位前。

「嗨,初次見面。我是雷伊·格蘭茲多利。」

雷伊帶著爽朗的笑容向我問道。

「你的名字是?」

「我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那麼,阿諾斯同學,能讓我加入你的小組嗎?別看我這樣,我勉勉強強算得上擅長用劍,肯定能派上用場的。」

唔,真是意外的要求。

「為什麼你知道我是組長?」

「因為你的魔力是這個班上最強的。」

能毫不恐懼地感受到我的魔力啊。也就是說,這傢伙本身也具有相當的魔力。

「就算我是白制服?」

聽我這麼一說,雷伊露出彷彿現在才注意到的表情。

「啊,聽你這麼一說,是這樣沒錯呢。我只有在看魔力。」

雷伊呵呵笑起,將自己的失敗一笑置之。

「不過,阿諾斯同學還真厲害呢。通常白制服是當不了組長的。」

「沒什麼,慣例只要打破就好。」

雷伊噗哧笑起。

「我果然想加入你的小組。似乎會很有趣。」

雷伊伸手要和我握手。

還真是個爽朗的男人呢。

「雷、雷伊同學,那個,你要加入誰的小組都沒問題,但阿諾斯同學的印記可是……」

「印記……?」

雷伊朝我制服校徽上,不適任者的烙印看去。

「啊,那你就是傳聞中的?魔王學院有史以來的第一位不適任者?」

「似乎是這樣呢。」

「哦~連魔力這麼強的人都會成為不適任者,那適任性檢查究竟是用來做什麼的啊?」

雷伊說出的單純疑問,把艾米莉亞嚇了一跳。

「雷、雷伊同學,那種發言算是在批評皇族唷?」

「啊,不好意思。那麼,能麻煩你當作沒聽到嗎?」

「要我當作沒聽到……」

雷伊那彷彿不把皇族當一回事的態度,讓我啞然失笑。

「你這傢伙還真是有趣。」

「是嗎?我這樣沒問題吧?雖然常有人說我不懂得看氣氛呢。」

「就是這點有趣。」

雷伊露出爽朗的笑容。

「我還是第一次被人稱讚這種地方唷。」

他這麼說之後,面向艾米莉亞。

「並沒有規定不能加入不適任者的小組吧?」

「那個,規則上是這樣……但作為皇族,作為被視為魔王始祖轉生的混沌世代之一,我認為必須做出適當的判斷。」

艾米莉亞就像在逼他遵守共同默契似的說道。

「我知道了。要做出適當的判斷呢。」

雷伊這樣回答后,就收斂起表情,再次面向著我。

「那麼,就是這麼一回事,能重新請你讓我加入阿諾斯同學的小組嗎?」

唔,這傢伙是認為,只要擺出與皇族相稱的表情就好了嗎?

真的是完全不懂得看氣氛的男人呢。艾米莉亞等人太過驚訝,各個瞠目結舌,就像下巴掉下來似的張大嘴巴,但他卻完全沒有注意到的樣子。

哎呀,真是太有趣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那個煉魔劍聖,突然就向不適任者投降了……?」

「……是啊,就算是暫時的,也沒有這樣選的吧……」

「還以為雷伊·格蘭茲多利來了,這下總算不用再看那個不適任者囂張了耶……」

像是皇族的學生們發出沒出息的低語。

「不愧是阿諾斯大人!不用打就讓人知道誰才是老大,超帥的啦!」

「對呀、對呀!就連煉魔劍聖,也一下子就被阿諾斯大人的魅力迷倒了呢!」

「等等!我發現到一件很糟糕的事。」

「什麼事?」

「一下子就被魅力迷倒,這不就是一見鍾情了嗎?」

「咦咦咦──那麼,雷伊同學是我們的情敵嗎?」

「可、可是,你瞧,他是男人耶……!」

「這種事在愛情面前可是沒有意義的!」

教室內響起腦袋有問題的阿諾斯粉絲社的聲音。

「可以嗎?似乎有人很失望喔。」

我暗指著皇族等人。

雷伊「嗯」了一聲,左思右想起來。

「老實說,我也在煩惱要是隻有上不了檯面的組長的話,自己該怎麼辦才好呢。不過,阿諾斯同學絕對比我強吧?」

雷伊毫不掩飾地說道。他似乎一點也不在意我是不適任者的樣子。

儘管無法確定他說了多少實話,但不可思議地,他說的話聽起來也不像在說謊。

「是沒錯啦。」

「既然如此,就拜託你了。在能幹的領導人底下聽令行事,也比較符合我的個性。」

這份不受皇族束縛的自由,有著跟兩千年前的魔族相通的部分。

「事情就是這樣,可以嗎?」

「唔,這個嘛,我拒絕。」

「……嗯?」

雷伊的表情愣住了。

「只是想輕鬆地聽令行事的話,那你加入其他小組就好。無論如何都想加入我的麾下的話,就要展現相應的實力。」

「阿諾斯同學。」

雷伊突然擺出逼真的表情,以裝模作樣的語調說道:

「雖然我說想聽令行事,但絕對不是想落得輕鬆。我有無論如何都得要去做的事。沒錯,是使命。爲了達成使命,我必須成為你的部下,登上這座魔王學院的頂點。請務必讓我進入你的小組!」

「這樣啊。那就展現相應的實力吧。」

雷伊再度恢復爽朗的笑容。

「……奇怪了,我還挺擅長演技的呢……」

是個讓人無法捉摸的男人呢。彷彿空氣般灑脫。

「……煉、煉魔劍聖說想加入小組,但他卻拒絕了耶?」

「不愧是阿諾斯大人!太崇高了!真是太崇高了吧!」

「等等!我發現到一件很糟糕的事。」

「這次又怎麼啦?」

「……雷伊同學,剛剛說想要進入………」

「他是受嗎?」

面對在聊著莫名其妙話題的阿諾斯粉絲社,我向她們說道:

「正好,米莎,你們就加入雷伊的小組。」

「咦?那個……是的。既然阿諾斯大人這麼說的話,我們會照做的……」

米莎儘管困惑,也還是這樣回答。

「你們就攜手合作,在小組對抗測驗中向我挑戰。要是表現得好,就讓你們加入麾下。」

「……我知道了。」

我接著朝雷伊看去。

「這你沒問題吧?」

「不過我不太適合擔任組長就是了呢……」

唔,儘管他剛才也說了同樣的話,但看起來也不像是在謙虛。組長明明是爲了當上魔皇的必要條件,是儘管擁有力量,卻對權力與政治毫無興趣嗎?

「你還真有意思。如果可以的話,很想跟你玩一場看看,但要是你沒有興致的話,我也不勉強你。」

「算了,隨你吧。我也對你產生興趣了。」

雷伊乾脆到讓人掃興地改變意見。然後,他清爽地微笑起來。

「還請手下留情。」

「好吧。就以全力擊潰你。」

雷伊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改口說道:

「其實我有個一歲的女兒在等我回家。」

「哎呀,也就是說你會爲了活著回去,無論如何都會全力奮戰了呢。」

雷伊忍俊不住,噗哧地笑了起來。這也是在說謊吧。真是隨便的男人。

「這是為什麼呢?」

「什麼為什麼?」

「沒有啦,總覺得似乎能和阿諾斯同學相處愉快。」

「唔,還真巧呢。我剛好也這麼覺得。」

雖然是一時興起才這麼說的,但卻不可思議地感覺能接受這種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