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終章 ~祭典過後~


在我畫出的魔法陣中央,出現席菈的身影。

她緩緩睜開眼,一名擔心地探頭看著自己的臉的男人映入眼簾。

「……雷伊…………?」

「媽媽!」

雷伊將席菈緊緊抱在懷中。

「……太好了……太好了,媽媽……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雷伊低垂著頭,話語化作點點淚光。

席菈輕輕抱住他的肩膀,摸著他的頭。

「……我……不是在作夢吧……?還是說,這裡是天國嗎?」

「當然是現世。你不惜犧牲自己也要守護自己的孩子,這是很出色的舉動。」

「這樣啊。」

席菈很高興地摸著嚎啕大哭的雷伊的頭。比起自己的死而復生,有好好守護住孩子這件事,更讓她感到放心的樣子。

「……不過,您是怎麼治好精靈病的……?要是根源衰弱到消失的話,不論是怎樣的魔法都無法復原……對吧?」

米莎向我問道。

「很簡單,我讓作為席菈根源的傳聞與傳承傳播開來了。」

「咦……?可是阿諾斯大人直到剛剛都還在進行決賽,到底是什麼時候傳播的……?」

「就在剛才。我說了優勝感言吧?那段話就經由魔法轉播,傳播到迪魯海德的各個地區去了。」

「啊…………」

米莎就像恍然大悟似的叫道。

「真正的名匠所用心鍛造的劍,會帶有不同於魔力的另一種力量……您是指這個嗎?」

我頷首同意。

「這就是構成席菈根源的傳聞與傳承。」

斬斷了伊尼迪歐,並在魔劍大會中獲勝的衝擊性很大。用心鍛造的劍,會帶有不同於魔力的另一種力量。就算有人相信了這種一時之間難以置信的傳聞與傳承,也沒什麼好不可思議的。

由於相信的人增加,所以讓席菈幾乎消失的根源迅速恢復。只要到這個階段,就能用「復活」輕易地讓她復活。

儘管「復活」假如不在三秒之內施展,就會導致復活的成功率下降,但這是因為魔族在死後,根源會隨著時間經過而無法保持原形。然而,席菈就算肉體毀滅了,時間經過對根源的影響也很微弱。因為她的根源終究是由傳聞與傳承所構成的。

「……這種事情……真虧您能發現呢……」

米莎驚訝似的說道。

「昨天去見席菈時,她的病情稍有好轉,變得有辦法和我們說話。我本來以為是因為對方沒辦法妥善控制應該要由羅古諾斯魔法醫院所管理的傳聞與傳承,但原因其實是我在第一場比賽時的發言吧。」

真正的名匠用心鍛造的劍,會帶有不同於魔力的另一種力量。儘管我在與庫魯特戰鬥時說出的這種發言就只是唬人的話語;但由於有一些人相信了,使得席菈的病情稍有好轉。

「當然,光靠這點也沒辦法斷定呢。可是在決賽開始前,貓頭鷹向我發出了『意念通訊』,說要是『吸魔圓環』被破壞掉,席菈就會死;而要是贏得決賽,雷伊就會死。但對於金剛鐵劍被破壞我就會輸掉這件事,卻是隻字未提。」

我當時以為對方可能並不在意勝敗,但認為這是故意留下一條退路會更加合理。我偶然將席菈的傳承與傳聞傳播開來,對阿伯斯·迪魯黑比亞來說也是意料外的事吧。

這讓席菈的精靈病有了康復的可能性,這樣一來,那傢伙的計畫就會失敗。所以想讓我在不知情之下,讓觀眾們知道這把金剛鐵劍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席菈的病情是在決賽開始之後好轉的吧?」

「是的。雖然勉強靠著『根源變換』借她魔力,但果然還是完全不足。但突然間,席菈伯母的魔力開始不斷恢復,讓她能夠下床走動。於是我們就一起趕到魔劍大會的會場……」

被操控的梅魯黑斯雖然說是爲了當作人質,才讓席菈恢復健康的,不過這是謊言。

這是爲了要避免讓我發現,席菈的病情正在他的掌控之外逐漸好轉,所以才故意這麼說的吧。

「由於我用金剛鐵劍與伊尼迪歐正面交鋒的關係,讓席菈的傳聞與傳承在觀看決賽的觀眾們心中變得愈來愈可信。」

席菈能變化成真體,也是因為這個理由吧。她變化而成的姿態酷似金剛鐵劍。精靈的真體,是由傳聞或傳承具象化、具體化而來的。而決定外形的根本就在於心。

在觀眾們的心中,對於真正的名匠所鍛造出來、帶有不同於魔力的另一種力量的劍,抱持著明確的印象。因為他們實際看到了金剛鐵劍,於是讓席菈的真體變化成這種姿態。

只要綜合以上條件,就自然能想像得到她的傳聞與傳承。

「阿諾斯,謝謝你。你果然跟雷伊說的一樣,是個很厲害的人呢。我還以為自己再也看不到這孩子了……」

席菈抱著雷伊說道。

「……多虧了你,讓我能繼續看著這個孩子長大了……」

「這你用不著道謝,我就只是對朋友伸出援手罷了。」

我轉過身,留下一句話。

「雷伊,再見。我先走了喔。」

再見──雷伊帶著哭腔的迴應。

他應該不太想讓人看他痛哭流涕的模樣吧,於是我便離開了那裡。

「阿諾斯!」

爸媽和米夏從觀眾席上走下來。

「你這傢伙幹得好啊!不愧是我的兒子!」

爸爸用力敲了我胸口一拳。

「爸爸。」

我將收鞘的金剛鐵劍拿給爸爸看。

「多虧了這把劍,讓我得救了呢。」

「別、別說蠢話了。當面說這種話,很令人害臊吧……」

爸爸開心地說道,眼角還泛著淚光。

我沒有說謊。這把劍確實是不帶任何魔力,在魔劍大會上也派不上任何用場。

儘管如此,卻也因為這把劍沒有魔力,才讓我有辦法拯救席菈。這不是爸爸有意而為的,一切都是偶然發生的事。

然而,正因為爸爸用心鍛造了這把劍,所以我才會在第一場比賽時那樣說道。而當時的發言,間接促成席菈的精靈病康復。

是爸爸鍛造的這把劍,為我帶來了幸運。

「親愛的,再不快走,閉幕儀式就搶不到好位置了喔。而且小諾應該也要準備。」

「啊、啊啊,也是呢。阿諾斯,掰掰。」

爸爸把手高舉起來,而我一抬起右手,爸爸就啪的一聲跟我擊掌。

「待會見。」

「小諾,今天真是辛苦你了。討厭啦,你真是太厲害了!年紀還這麼小就贏得魔劍大會的優勝,將來究竟會怎樣啊?」

媽媽很高興地說道。

「不過,你也受了很多傷吧?還好嗎?」

媽媽擔心地看著我的傷勢。

「我沒事的。」

儘管並無大礙,但我還是施展「治癒」把傷治好。

「這樣就沒事了。」

「太好了。」

媽媽靠到我身旁,在我耳邊竊竊私語。

「我等一下也會去跟小雷的媽媽打招呼喔。」

唔,這可不妙。要是被吞進媽媽的時空之中,可就跟「次元牢獄」不同,沒辦法輕易把人救出了。

「今天還是算了吧。」

「是嗎?啊,該不會是因為你們還沒有坦白……原來如此。媽媽知道了!」

媽媽好像自顧自地理解了什麼。

「那就下次再說吧。掰掰。」

爸媽急急忙忙地前往閉幕儀式的會場。

「很高興?」

米夏不知不覺地站在我身旁說道。

「我看起來像是很高興嗎?」

她點了點頭,然後用那雙正直的魔眼窺看我的深淵。

直到內心深處。

「所謂的父母親還真是不錯,是我過去所沒有的。」

嗯──米夏應和著。

「將來有了孩子之後,我也能變成那樣嗎?」

「咦咦──?」

背後傳來驚叫聲。

「莎夏,你在驚訝什麼啊?」

「我、我才沒有驚訝呢……」

唔,她是在強辯什麼啊?

「你想要小孩?」

「總有一天會有吧。」

「這、這樣啊。哦──總有一天啊。」

七魔皇老繼承了我的血,他們的親族全都算是我的子孫吧。但在看到爸媽與席菈之後,我覺得光是這樣還無法說是親子。

「呵呵。」

米夏呵呵笑起。

「唉,我知道自己不行啦。」

語罷,米夏就忙不迭地搖頭。

「阿諾斯一定會是個好父親。」

「是嗎?」

「沒錯。」

一點也沒有真實感呢。

「不安?」

「不,既然米夏這麼說了,我就相信吧。」

我轉向背後,向低著頭彷彿在思索什麼的少女說道:

「莎夏,你在發什麼呆啊?要走嘍。」

「我、我知道了啦。」

莎夏連忙跑來,跟我們並肩同行。

「話說回來,我獲勝了喔。」

「你在說什麼後知後覺的話啊?憑你的實力,這是當然的吧?」

「也對,這麼說也是呢。」

隨後,米夏問道:

「玩得很開心嗎?」

「算是吧。」

沒什麼生命危險,就像是泡在溫水裡的劍術大會。

統一派與皇族派的代理戰爭,不論是誰都在大聲喧鬧著。

雖是麻煩不斷、宛如祭典般吵鬧的兩天,但跟雷伊交鋒的那段時間也相當有意義。

結束之後,讓人某處感到寂寞。

這究竟是怎樣的感受啊?

這種總是賭上性命的那段時期里,不曾擁有過的感覺。

「是場相當愉快的大會。」

觀眾席上已幾乎無人。感受著祭典過後的寂靜,我就像依依不捨般的緩緩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