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對決之中


「阿諾斯,我要上了。」

雷伊將魔劍伊尼迪歐的劍尖指來,蹬地衝出。全身有如箭矢般飛來的他,朝著我的咽喉刺來。

「太慢了。」

我對準直接刺來的伊尼迪歐的劍尖,用金剛鐵劍同樣使出刺擊。要是劍刃相撞,在能斬斷魔法術式的魔劍之前,金剛鐵劍會連同「隱匿魔力」與「武裝強化」一起遭到破壞吧。

只不過,雷伊卻在途中改變刺擊的軌道,避免與金剛鐵劍硬碰硬,他的目標是我左臂上的「吸魔圓環」。就在伊尼迪歐的劍尖要刺穿「吸魔圓環」的瞬間,我張開左手掌。

雷伊突然止住了劍。

「怎麼啦?照剛剛的速度,說不定能刺穿我的手掌喔。」

「劍要是讓你抓到,我可就毫無勝算了呢。」

唔,真不愧是他呢。故意讓雷伊刺穿左手,藉此抓住他的劍。儘管劍術是雷伊在我之上,但比力氣的話,我是不可能會輸的。只要能製造出這個局面,就能徹底封住他的劍術,但看來是沒這麼簡單的樣子。

「那麼,這次輪到我了。」

我伸出左手,隨意抓向伊尼迪歐的劍身。雷伊連忙將劍抽回,避開我的左手。同時,我以渾身力道將金剛鐵劍朝著雷伊的頭頂揮下。

在這一瞬間,他就只能用伊尼迪歐擋劍了。但要是直接擋下的話,我的劍就會斷掉。這對雷伊來說,就跟贏了比賽、輸了勝負一樣吧。假如不以破壞「吸魔圓環」的方式獲勝,就會讓我揹負起沉重的負擔,所以雷伊不能破壞掉這把劍。

那麼,他要怎麼做?假如不用劍擋,就無法避免致命傷。

「呼……!」

雷伊用抽回的伊尼迪歐迎擊金剛鐵劍。在劍刃相撞的瞬間,我感到奇妙的手感。

很柔軟。彷彿吸收了衝擊力道,雷伊沒有抵抗我以渾身力道揮下的劍擊威力,而是在巧妙地改變施力方向后撥開。

「喔,有本事就再試一次吧。」

「你要幾次都沒問題唷。」

劍刃相撞。但令人驚訝的是,場上就只有響起靜謐的聲響,我的劍就被撥開了。就算改變角度、改變力道,還是使出連擊,雷伊都巧妙撥開了我的所有攻勢。他乍看之下做得很輕鬆,但這就算說是神乎其技也不為過。

就連在神話時代,也沒有多少魔族能做到這種絕技。

「你真是個可怕的男人呢。要是你有意打斷我的劍,我早就吃上你好幾劍了喔。」

「假如你手持魔劍,又沒套上『吸魔圓環』的話,情況就另當別論了呢。」

我是使用金剛鐵劍,被「吸魔圓環」不停地吸取魔力,而且還基於規則,不得不持續施展「隱匿魔力」。

雷伊是無法使用左手,也不能與我的劍直接對砍。

以讓步的程度來講,雙方是半斤八兩吧。雖然彼此都無法盡情施展手腳,但至少沒必要在意對方的不利。

「難以置信……那把劍,竟能與伊尼迪歐直接對砍……!」

「能斬斷魔法術式的伊尼迪歐,應該也能斬斷施加在魔劍上的術式……!他之前比賽對手的魔劍,實際上也都在過上幾招后應聲折斷了,這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因為是不帶魔力的劍,本來就沒有施加任何魔法術式,所以伊尼迪歐才無法發揮效果嗎……?」

「這怎麼可能!如果是一般的金屬劍,這才會一碰就斷啊……!」

「……果然是真的嗎……?」

「……真正的名匠所鍛造的心之劍……」

「會帶有不同於魔力的另一種力量啊。」

觀眾席此起彼落地傳來這種誤會言論。我跟雷伊的攻防很激烈,能正確掌握到場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的人應該很少吧。

「打算就這樣打持久戰嗎?」

劍刃交鋒,雷伊再度撥開了我的劍。是在警戒我抓住伊尼迪歐吧,雷伊處於守勢。

「我不打算利用你的讓步唷。要是拖延時間,就稱了皇族派的意了。」

「不用你擔心。就算被吸取再多魔力,都構不成任何問題。與其擔心這個,還不如想想要怎麼打贏我吧。」

相對於巧妙地計算距離的雷伊,我有點強硬地向他逼近。在這瞬間,雷伊用伊尼迪歐揮出一道劍光。

「我當然是這麼打算的……!」

雷伊瞬間轉守為攻,用手上的劍分毫不差地強攻我左臂上的「吸魔圓環」。

「太嫩了。」

我立即要用手掌擋下這一劍,但伊尼迪歐的軌道卻突然改變──目標是我的左臂。我繃緊肌肉,懷著以傷換傷的覺悟刺出金剛鐵劍。

鮮血灑落。伊尼迪歐砍在我的左臂上,我的劍貫穿雷伊的肩膀。

「哈……!」

雷伊朝著我被砍中的左臂再度壓下伊尼迪歐,就像要加強力道似的當場轉了一圈。他將扭力傳到劍上,讓伊尼迪歐砍在骨頭上。

「你失算了呢。這個破綻足以致命。」

我揮動金剛鐵劍。雷伊儘管扭開身軀,也還是躲不開我的攻擊,讓劍刃劃過他的後頸,濺起鮮血。

不,不對。雷伊一臉若無其事的樣子,同時早已揮出手中的劍。他不是躲不開,而是不打算躲。是判斷要在我的劍之前保持無傷的話,不論經過多久都無法給予我致命傷吧。

伊尼迪歐揮出劍光,我的左臂流出鮮血。

同時,我的劍也劃開雷伊的腰際。

「要比忍痛的話,你以為贏得了我嗎?」

「不試看看怎麼知道。」

伊尼迪歐與金剛鐵劍交錯,互相砍在對方的身體上。跟方纔的短兵相接截然不同,每過一招,雙方身上就多出一道傷痕。

以血換血、以傷換傷。雷伊要對我試的就是這個。互相避開致命傷,持續使出必殺一擊。

兩人身上的傷痕愈來愈多,渾身是血,但我們卻在笑著。

「雷伊,真不愧是你呢。比上次還厲害。」

「阿諾斯,厲害的是你啊。我可是自認為早就超越當時的自己了,卻還是沒讓你拿出所有實力呢。」

沒有怨恨,也不是想要名譽。

就只是這樣享受著。劍與劍的過招、刃與刃的交流,就連滴落的鮮血都讓我們感到喜悅。

雷伊每次過招都會超越數秒前的自己,他這驚人的才能讓我愉悅不已。而不論超越自我再多次,我的實力都還是深不見底,似乎讓雷伊感到崇敬的樣子。

不論是皇族派、魔劍大會,就連阿伯斯·迪魯黑比亞都不放在心上。如今在這響起劍擊聲響的莊嚴舞臺上,就只需要專心跳著華麗的劍舞。

我們展開漫長悠久的交鋒。觀眾們就連話都說不出來,屏息凝視著瞬息萬變的攻防。

即使三十分鐘過去,一個小時過去,我們也仍在對決。

恐怕,我跟雷伊都希望一件事──但願這段時間能永遠持續下去。

儘管如此,尾聲終究還是會到來。

彼此都領悟到,勝負就要分出了。

「……呃……」

我一劍劃開雷伊的右腳,終於讓他跪下了。作為代價,我的左臂受到嚴重的劍傷。

「唔,手幾乎抬不起來了呢。」

雷伊以魔劍代杖,緩緩站起。

「雷伊,要結束了,我玩得很開心喔。」

「也是呢。我這也是最後一劍了。」

我們舉起劍,同時向前踏出。雷伊的目標是我的左臂。

是打算突破我變得不靈活的左手防禦,將「吸魔圓環」破壞掉吧。

而我的目標就只有一個──

就在我們互相踏進彼此的攻擊範圍內的瞬間。

「……雷伊…………!」

在我們即將交錯之前,有人呼喚著他的名字。

我的眼角餘光捕捉她的身影。在觀眾席中段,剛走出入口處的位置上,雷伊的母親──席菈就站在那裡。米莎也陪在她身旁。

「……阿諾斯……!」

雷伊手中的伊尼迪歐化作閃光。爲了避開瞄準「吸魔圓環」的這一劍,我強行抬起變得不靈活的左臂。就在這時,魔劍突然改變軌道,往上砍向我的左臂根部。

是抓準我呼吸並放鬆肌肉的破綻,在最佳時機揮出的無懈可擊的一劍。我被斬斷的手臂在天空飛舞。

原來他打從一開始的目的就是這個啊。手臂自空中落下,雷伊緊盯著套在上頭的「吸魔圓環」。

「居然能砍下我的手臂,雷伊,你還真是了不得啊。」

搶在他要砍向「吸魔圓環」之前,我率先刺出金剛鐵劍。雷伊連忙以魔劍的劍面抵下。

「不過,這次還是我贏了。」

就在劍尖抵住魔劍的瞬間,我使出全力施展「武裝強化」,以渾身之力將金剛鐵劍刺出。

剛好就以此為契機。

競技場舞臺上浮現一個巨大魔法陣,並立刻展開了某種魔法。

這是──?

「……呃……啊………」

伊尼迪歐斷成兩截,我的劍刺進了雷伊胸口。

「……不愧是你呢,阿諾斯……還以為這次我會贏呢……」

他滿足地微笑著。然後,搖搖晃晃地退開幾步,仰天倒下。

只不過,沒有歡呼聲。

競技場舞臺上浮現的魔法陣施展的是「次元牢獄(azeishisu)」的魔法。就只有舞臺從德魯佐蓋多隔離開來,被傳送到另一個次元。

「老身等這一刻,已經等待多年了。」

沙啞的聲音響起。

「似乎終於有辦法解決掉您了呢。」

現身的是一名留著白鬍子的老人。

是七魔皇老之一,梅魯黑斯·博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