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一半的魔劍



「不、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等簽字的事情告一段落後,米莎像這樣朝我說道。

「大家都是第一次遇到活生生的阿諾斯大人,所以慌張起來的樣子。」

「這種說法,總覺得很討厭呢……」

聽莎夏這麼說,身旁的米夏也頻頻點頭。

「像是在說酒。」

「唔,生阿諾斯酒嗎?」

「這個不用深入討論啦。」

莎夏傻眼似的吐槽。

「只不過,也有好幾個人是同班同學吧?又不是今天才第一次遇到,真搞不懂活生生的意思。」

「啊──該怎麼說好呢。阿諾斯大人有種與世隔絕的氛圍,也有著像是不把我們這種人放在眼裡的地方。儘管一直待在同一間教室裡,卻覺得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被認識到。」

「也是,老實說,我是沒放在眼裡。」

「啊哈哈……說的也是呢……」

米莎看起來有點消沉的樣子。

「別在意,我就只是抱持著對沒興趣的事物要徹底無視的主義。」

「這沒有安慰到人喔。」

就像在同意莎夏似的,米夏點了點頭。

「不過我今天記住了。今後就盡情品嚐活生生的我吧。」

「這種說法,總覺得很猥褻呢……」

米夏不可思議地微歪著頭。

「活生生的阿諾斯很猥褻?」

「沒事,米夏不需要知道。」

米夏面無表情地望著上空喃喃自語。

「……好在意……」

「啊,這樣的話,米夏同學,你要不要加入阿諾斯粉絲社啊?我想能學到許多事情唷。」

米莎的勸誘使得莎夏連忙反對。

「絕對不準!怎麼能讓你們對我的米夏灌輸些不三不四的事情啊!這種一有縫隙就勸誘一般的行為,能麻煩你住手嗎?」

「啊,既然如此,莎夏同學要不要也加入啊?」

「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莎夏驚訝地叫道。

「因為,你是在擔心米夏同學對吧?一起加入的話,不就能安心了嗎!」

米莎笑咪咪地說道。

「我拒絕。再說我也沒理由要加入這種社團。」

「是這樣嗎?那還真是遺憾。」

說完,米莎靠到莎夏的耳旁低聲說道:

「……現在加入的話,還附贈阿諾斯大人的偷拍魔法照片作為特別贈品耶……」

「那種東西──」

莎夏突然朝我看了一眼。

「我才沒有興趣呢。」

莎夏一邊這麼說,一邊把臉靠向米莎,小聲地詢問。

「……我順便問一下,是怎樣的照片?」

「呵呵呵,要看嗎?也有在更衣時的瞬間拍到的半裸照片唷?」

「半裸……?這……這種不健全的照片……太、太過分了……!」

莎夏滿臉通紅地叫道。

「啊,你討厭那種的嗎?那我會準備更加健全、擺出凜然表情的照片……」

「等、等等……」

米莎露出愣住的表情。

「咦?」

「爲了小心起見,我要看。是爲了小心起見。」

莎夏強調著「小心起見」這四個字。

唔,她們到底是在聊些什麼啊?雖然只要傾耳去聽,就能輕易聽到內容,不過也沒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吧。

「我知道了。東西放在二樓,我這就帶你去看。阿諾斯大人,能請您稍微等一下嗎?」

「無妨。」

莎夏就像是被拉攏似的,跟著米莎上去二樓。

「米夏不跟去嗎?」

「因為阿諾斯沒去。」

「是這樣啊。」

「嗯。」

過了一會,米莎從樓梯上衝了下來。

「讓您久等了。」

「莎夏怎麼了?」

「呵呵呵,正在享受的樣子。」

米莎耐人尋味地說。

「那個……阿諾斯大人,其實我有件事想拜託您……」

跟方纔的態度截然不同,米莎露出認真的表情。

「什麼事?」

「儘管非常清楚這是很不要臉的請求,但能讓我們加入阿諾斯大人的小組嗎?」

原來如此。不過這也算是妥當的請求。

因為除了我之外,組長全都是皇族呢。要聽從他們的指示,對統一派來說會很不甘願吧。

「我收部下是有條件的。」

「是怎樣的條件?」

「要有實力,不然就是要有趣。」

聽我這麼一說,米莎就困擾似的笑起。

「果然沒這麼簡單呢……」

「你為何要進行這種活動?」

「這種活動,是指統一派嗎?」

「是呀。迪魯海德確實是受到皇族所支配,使得魔族被分成兩類。不過,這也沒什麼好睏擾的。他們的治理周到,讓迪魯海德很和平。只要無視不具權力這點,生活就能過得相當舒適吧?」

即使有著皇族問題,但相較於兩千年前,算是相當良好的時代了。畢竟在神話時代,弱者只會死去呢。就算弱小也不會因此喪命,可是很奢侈的一件事。

「沒有強大實力的你們要讓魔族正確地統一起來,就只會讓自己置身險境吧?」

「……這個嘛,確實就如阿諾斯大人所說的。」

霎時間,米莎低垂著頭。但很快就像振作起來似的把頭抬起,露出笑容。

「要是方便的話,能讓我帶您去參觀我們的社團塔嗎?我有樣東西想讓您過目。」

米莎望來熱衷的視線。

看來並不是不想回答的樣子。

「帶路吧。」

「是的!請跟我來!」

米莎走上階梯,為我簡單介紹社團塔的內部。

二、三樓擺放著阿諾斯粉絲社的相關物品,平時的活動是在這裡進行的樣子。能輕易看到以我為範本的雕刻,或是將我入學以來的英勇事蹟彙整起來的日誌。

四樓是能供人過夜的居住空間,五樓則是擺滿著迪魯海德的歷史書與魔族相關的書籍。雖然大略看了一下,不過沒看到認真記載兩千年前事蹟的歷史書。

再次走上階梯,來到最上層。

房間中央有個石造臺座,上頭插著一把魔劍。

唔,樣子真奇特呢。以潛在性來說,能感受到不下神話時代極品的魔力,但卻是不完全的狀態。就像是被從中間縱切開來似的,這把魔劍只有半把。

「想讓我看的就是這個嗎?」

「是的。」

米莎緩緩走向前,停在一半的魔劍前方。

她注視著那把劍。儘管久久不發一語,但我決定默默地等待。

不久后,她平靜地說道:

「……阿諾斯大人或許已經注意到,我並不是純粹的魔族。我的父親雖是魔族,但母親是精靈。」

半靈半魔嗎?難怪能感受到精靈的力量。只不過,精靈與魔族居然會有結合的一天,這比得知有人類與魔族的混血時還要讓我驚訝。

「聽說母親在生下我不久后就過世了。」

米莎有點悲傷地說道。

「我跟父親,則是從來沒有講過話。就連長相與名字都不知道。」

「為什麼?」

「父親是皇族,而且身份地位似乎相當高。說不定是統治迪魯海德某處的魔皇。」

「這又怎麼了嗎?」

隨後,米夏說道:

「皇族有留下皇族子孫的責任與義務。當親族之中混入了皇族以外的血統時,那一族就會從本人到三等親內的所有人為止,全都從皇族之中除名。」

「原來如此。不只會殃及自己,甚至會對親族帶來影響嗎。」

就算女兒是混血,本人的血統也不會因此變淡。還真是想出了個腦袋有問題的規定。

「跟米夏同學說的一樣。當然,我想父親也很清楚這件事。其實是不應該愛上皇族以外的人的。儘管如此,卻還是無可奈何地喜歡上母親了吧。」

米莎呵呵笑起。

「不過這只是我的妄想呢。想說,要是這樣的話就好了……」

米莎雖是這麼說,但要不是真心愛上的話,應該不會甘願冒著這種風險吧。畢竟就連自己的處境都會有危險。

「父親是不可能和我說話的。要是讓人知道他有個半靈半魔的女兒,他就會失去一切。所以不只是無法見面,就連長相和名字都沒有讓我知道。」

姑且不論自己,應該是認為不能連累親族吧。

「唯獨在我十歲生日時,他隱瞞所有人,派出貓頭鷹使魔,送給我這把一半的魔劍。」

米莎溫柔地摸著劍柄。

「其實不要留下這種痕跡會比較好呢。不過,因此我認為,這是無法跟我說任何話的父親送來的訊息。這把劍的另一半,肯定是在父親手上。如今一分為二的這把魔劍,總有一天絕對會合而為一。會迎來皇族與混血正確地握手言歡的一天。爲了實現這件事,父親正在奮戰;他絕對會來迎接我,所以要我好好等著。我想他是要跟我傳達這種訊息。」

米莎轉過頭來看我。

「迪魯海德很和平。皇族的治理很優秀,確實連沒有雙親庇護的我都有辦法上學,可以過著沒有任何不便的生活。」

說到這裡,她停下來露出悲傷的笑容。

「可是,比起過著沒有任何不便的生活,我更想要就算貧窮,也能和父親笑著度過的每一天。」

這是勉強自己吐露感情一般的話語。

「讓父親與女兒分離,就連說話也辦不到。我想由我來結束這種悲哀的事。大家都跟我一樣。統一派的各位,全都在皇族的和平統治之下見不得光,無法與親族見面、失去家人,有著這種經驗的人太多了。」

米莎以訴求般的眼神注視著我。

「儘管如此,理想與現實的鴻溝卻也太深了。所以,阿諾斯大人。當在學院看到你時,當你用壓倒性的魔力蹂躪皇族時,讓我們覺得總算是看到希望的光芒。因此能夠相信你就是暴虐魔王。」

「唔,那假如我不是始祖的話,你們打算怎麼辦?」

「無所謂。假如是爲了贏取這微薄的幸福,我們不惜與始祖一戰。」

米莎明確地斷言。

「我們相信的是你的話語。因為你宣稱自己是暴虐魔王,所以才相信的。」

並不是需要始祖嗎。

對統一派來說,確實是沒有追求皇族始祖的理由。

「阿諾斯大人,還請原諒弱小的我們。然後,請您跟我們一起並肩作戰……」

「下次的小組對抗測驗是在什麼時候?」

大概是沒料到我會這麼問吧,米莎當下回答不出來。

「後天。」

米夏說道。

「那麼,米莎,後天就向我挑戰吧。」

她半張著嘴,目瞪口呆地看著我。不需要說出口,她的表情就如實述說著:她實在是力有未逮的事實。

「可是……」

「我不會要你贏,但我不需要只想依靠我的力量的部下。假如你不惜與始祖一戰的話語毫無虛假,就展現你的覺悟吧。」

米莎緊抿唇瓣,就像下定決心似的點頭。

「我明白了。我絕對會迴應阿諾斯大人的期待。」

「那麼,就把莎夏叫回來,去吃午餐吧。」

離開最上層,我們走下階梯。

「話說回來,阿諾斯大人慣於用劍嗎?」

米莎問道。

「不,我的劍術就只有靠蠻力在揮舞的程度呢。為何這麼問?」

「那個,因為明天是大魔劍教練,所以想說或許能見識到阿諾斯大人的英姿。」

這麼說來,是有聽過這件事呢。

「我記得是有外部的講師會過來吧?」

「是的,聽梅魯黑斯大人說,這次說不定會跟大魔法教練的時候一樣,是由七魔皇老過來授課。」

唔,阿伯斯·迪魯黑比亞也很清楚,我隱約察覺到他的存在了吧。是打算怎麼出招呢?就讓我拭目以待吧。

「還有,這件事學生們大概還不知道,不過會有轉學生來唷。」

米莎耐人尋味的話語,我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