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聲援


隔天早上──

我回家一趟后,再度來到羅古諾斯魔法醫院。

「嗯…………」

喪失意識的米莎悠悠醒來。

她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看著我。

「……阿諾斯大人……雷伊同學呢……?」

「去德魯佐蓋多了。」

「那麼……已經早上了啊……」

米莎看向席菈。她的病情是比剛來的時候穩定一點了,但還不能掉以輕心吧。

原來想說,要是能靠「根源變換」在早上之前讓她恢復到某種程度的話就好了,不過沒有辦法。米莎與席菈的力量波長相差太多了,效率這麼差的話,米莎的身體會先撐不下去。

就算雷伊沒有阻止,我也會阻止她的。

「在決賽結束前,你就老實待在這裡吧。」

我施展「創造建築」的魔法,做出一個能放在指尖上的小玻璃球。

「要是發生了什麼事,就把這顆玻璃球打破,這樣你就能擺脫縫影短劍了。」

我施展「光源(jia)」的魔法,然後用「條件(rento)」施加上玻璃球在破掉時發動的條件。

「光源」是能產生光芒的魔法。只要用光照亮各種角度,讓影子完全消失的話,縫影短劍就會無法發揮效果。

「我先走了。」

「那個……阿諾斯大人……」

米莎喊住了我。

「怎麼了嗎?」

我詢問后,她投來認真的眼神。

「能請您再施展一次『根源變換』嗎?」

「就算施展了又能怎樣?」

「我想在決賽開始之前,讓雷伊同學的媽媽恢復健康。這樣一來,阿諾斯大人就只需要拔除雷伊同學身上的契約魔劍了。」

「以『根源變換』的效率來看,是趕不上的。」

要讓席菈恢復到能行走為止,應該至少還要花上十天。而且持續借出力量這麼久的話,這次會輪到米莎陷入危機。

「就算趕不上,也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

「就算向神祈禱,奇蹟也不會發生的。」

「……或許吧。不過,就算奇蹟不會發生,也不能因此放棄希望。」

米莎露出懇切的表情。

「我不想後悔,不想等到事後再來後悔當時要是這麼做就好了。就算這麼做毫無意義,我也想竭力做好我現在能做的事。」

唔,她並不是不瞭解現在的狀況啊。

「我明白你的覺悟了。」

我施展「根源變換」的魔法,再度連線起米莎與席菈的根源。

「要是發生奇蹟的話,就帶席菈來競技場。給雷伊套上項圈的傢伙們或許也會注意到吧,但之後的事我會設法處理。」

米莎堅定地點頭。

「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一步了。」

我施展「轉移」,轉移到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

一面前往競技場的休息室,一面考慮著決賽的事。

雖然對米莎說了那種話,但席菈大概是趕不上吧。就算期待奇蹟也沒有用。

雷伊被命令要在決賽時對我動某種手腳,可是那傢伙並不擅長魔法,大會也不準使用備用的魔劍。而且,雷伊的武器是能斬斷魔法術式的伊尼迪歐,儘管威力強大,但能做的事情也相對很少。

那麼,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企圖是什麼?

算了,不論他有什麼企圖都無所謂。總之只要治療好席菈的精靈病,拔除雷伊身上的契約魔劍,再反過來把搞出這件事的傢伙們解決掉就好。小事一樁。

我抵達休息室,走了進去。雷伊也早就在對面的休息室等待了吧。

反正都要打,真希望沒有被捲入這種無聊的計謀之中,能夠心無罣礙地跟他對決呢。

我心不在焉地看著金剛鐵劍,等待決賽的開始。

叩叩兩聲,傳來敲門聲響。

「誰?」

慢了一拍后,對方回答了。

「……是我……」

是米夏的聲音。

「怎麼了嗎?」

房門喀啦一聲開啟,米夏的臉突然從門后探出來。

「聲援。」

「幫我嗎?」

米夏頻頻點頭。

「這樣啊。話說回來,為什麼你只把臉露出來啊?」

「可以進去嗎?」

「當然。」

於是,米夏把門完全推開,走進房內。

「緊張嗎?」

「緊張?唔。哎,是想要體驗一次呢。但很不巧的,我還未曾感到過緊張。」

米夏直眨了兩下眼。

「怎麼了嗎?」

「很像阿諾斯。」

米夏這麼說后,嫣然一笑。

「今天沒跟莎夏在一起嗎?」

「在阿諾斯的媽媽那邊。」

「喔,還真是稀奇呢。」

米夏因為跟媽媽學料理的關係,所以我知道她們的感情很好;但莎夏跟媽媽並沒有這麼要好。

「聽說昨天被襲擊了。」

「從媽媽那邊嗎?」

米夏點了點頭。

「莎夏要我傳話,說她會保護好伯母,要阿諾斯專心面對決賽。」

真是相當機靈的傢伙呢。

「競技場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

米夏歪著頭。

「像是有人潛入的痕跡等等。」

「跟往常一樣。」

唔,儘管我將艾米莉亞轉生前的屍體丟在這裡,但看來是在觀眾進場之前就處理掉了。艾米莉亞昨天的失控行為,對阿伯斯·迪魯黑比亞來說,果然也是出乎意料的事。

要是狀況因為這件事而激化,就會對計畫造成阻礙。他對媽媽動手的可能性大概並不高吧,但還是不能大意。

如果莎夏肯陪在她身旁的話,就能防範于未然吧。

「……怎麼了嗎?」

米夏直盯著我的臉瞧。

「不,沒什麼大不了的。」

「有我能幫忙的事嗎?」

我才說沒什麼大不了的耶。

「也是呢。那麼,就幫我聲援吧。」

米夏微歪著頭。

「聲援?」

「你剛剛說是來幫我聲援的吧?我沒什麼被人聲援的經驗呢。」

米夏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

她碎步走到我身旁,牽起我的手。

然後,她把她的小手疊上去。

「別怕。」

「哎,我本來就沒在怕。」

米夏就像在思索似的低下頭,然後再度抬起。

「阿諾斯會贏。」

「當然,我從未輸過。」

米夏像是有點困擾地再度思索。

「阿諾斯優勝的話,我會很高興。」

「就算暴虐魔王贏得優勝,也沒什麼有趣的吧?」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阿諾斯是同班同學,是朋友。」

「是啊。」

「雷伊也一樣。同班的兩人,在決定迪魯海德第一劍豪的魔劍大會決賽上對決。」

米夏以一如往常的平淡語調說道。

「這很厲害。」

「是嗎?」

就在這時,室內響起「意念通訊」的聲音。

「讓各位觀眾久等了。迪魯海德魔劍大會決賽,現在即將開始!首先登場的是,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所屬,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選手!」

看來時間到了。

「我出場了。」

我朝通往競技場舞臺的通道走去。米夏對著我的背後說道:

「阿諾斯已經轉生了。」

我一回頭,米夏就直視著我的眼睛。

「你現在是學生。」

米夏揚起淡淡微笑說道。

「好好去玩吧。」

唔,挺不錯的。

感覺挺不錯的呢。這就是聲援啊。

儘管知道我是暴虐魔王,米夏也依舊不是看著過去的我,而是看著現在的我。

看著轉生之後的我。

無聊、沒趣的學院生活;太過弱小的子孫們;退化的魔法術式。這裡絲毫沒有一件可供我學習的事。就算在這裡達成了什麼事情,也無法讓我獲得任何成長。

儘管如此,我也確實是想要這個。恐怕,我是在追求這個吧。

這段彷彿虛度光陰般,沒什麼大不了的時間。

「米夏。」

她歪著頭,像是在問「什麼?」一樣。

我咧嘴笑道。

「我去贏得優勝嘍。」

「嗯。」

我轉身直接走向通道。

走向朋友等著的決賽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