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母親的話語


我返回原地后,撿起掉落的劍鞘。

「小諾!」

媽媽注意到我,跑了過來,並緊緊擁抱著我。

「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唔,這是我的臺詞吧?

「我沒事。媽媽呢?」

「因為小諾都幫我治好了,所以完全沒問題唷。艾米莉亞老師呢?」

「我稍微教訓了她一下。犯下這種醜聞,大概已經無法再待在學院了吧。」

艾米莉亞意圖把劍破壞掉,好讓我無法參加決賽。

我想這不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計謀吧。因為他如果要這麼做,那一開始就不要推薦我就好了。

這件事是她自己獨斷獨行。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冒用暴虐魔王之名,對魔族灌輸了皇族至上的思考方式。但就算是他,也無法徹底掌握魔族們的想法吧。

皇族派的魔族完全相信了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所捏造出來的謊言。像艾米莉亞這種違反他意圖的人,今後也肯定會再次出現。

「這樣啊……不過,真是太好了。小諾平安無事。」

媽媽打從心底鬆了口氣的樣子。

「啊,對了。小諾,這個。」

媽媽把手上的劍遞給我。

「啊,謝謝。」

「呵呵,畢竟我跟小諾約好了,不論發生什麼事,媽媽都會保管好嘛。」

我接下劍,收回鞘里。

「要回家了嗎?」

「嗯。」

媽媽握住我伸出的手。

我朝看著這裡的粉絲社們說道:

「再見。」

「是、是的!晚安,阿諾斯大人。」

「好的,也祝你們有個美夢。」

我施展「轉移」,轉移到自己家中。

「媽媽,我稍微出門一下。」

「咦?才剛回來不是嗎?晚餐呢?」

「我有事要去魔法醫院。剛剛是在探望病人的中途趕來的。晚餐等我回來再吃吧。」

「這樣啊。是去探望誰啊?」

「雷伊的母親。」

媽媽露出一臉擔心的表情。

「生病了嗎?」

「已經渡過危險期了。」

「嗯,我知道了。那麼,路上小心喔。」

媽媽輕輕揮手,我再度施展「轉移」。

轉移到的地點,是羅古諾斯魔法醫院的特別病房。

米莎就陪在沉睡的雷伊母親身邊。「根源變換」的魔法術式完成,席菈的病情也穩定下來,所以我才有辦法抽身去幫助媽媽。只不過,情況還不到能說是樂觀的程度。

米莎注意到轉移過來的我。

她正要開口,我便用手製止了她。

「好像有人來了。」

我低聲說道,同時施展「幻影擬態」的魔法透明化,並用「隱匿魔力」隱藏魔力。

病房門喀啦開啟。來的人是雷伊,手上還拿著袋子與杯子。

「我想你應該餓了,所以帶麵包過來。」

雷伊正要把袋子交給米莎,就猛然注意到一件事。

「這個魔法是……?」

「叫做『根源變換』。因為我是半靈半魔,所以能把魔力分給雷伊同學的媽媽。效率有點差是個難點呢……」

相對於米莎力量的三十,能分給席菈的力量只有一。

或許是因為要將不同傳聞或傳承變換成根源,本來就是件亂來的事吧。就算將魔法術式重新組成最適合的模式,這也已經是極限了。

「想說這說不定對精靈病有效,所以我就嘗試了一下,但我似乎是蒙對了。」

米莎爲了不讓我的事情曝光,說出這種謊言。

「有救嗎?」

「……放心吧。我絕對會幫助她的……這樣一來,雷伊同學應該就不用再聽從皇族派的指示了吧……?」

好了,如果雷伊遭到監視的話,對方應該也會聽到這句臺詞。要是對方立刻採取了某種行動的話,就有辦法揪出對方的身份;不過事情並沒有這麼順利。

雖說病情穩定下來了,但席菈的狀態依舊很危險。這種做法太沒效率了。老實說,米莎的根源會撐不住吧。

對方還沒有著急的必要。

「不管怎麼說,我都已經被刺入契約魔劍了呢。」

雷伊從袋子里拿出麵包,遞給米莎。

「你先休息一下會比較好吧?這樣身體會撐不住的唷。」

大概是看出米莎的魔力大量減少了吧,他溫柔地說道。

「……我不要緊……畢竟明天就是決賽了……」

「母親的魔力確實有些許恢復,但這樣是趕不上的唷。你會先倒下。」

「沒關係的,就算我倒下了。」

「這個魔法會削減你自身的根源吧?就算你這麼說,我也看得出來你的魔力正在不斷地減少。」

米莎頷首。

「說不定會死唷。」

「……或許吧……」

雷伊把麵包放回袋子里,跟杯子一起放在桌上。

「你要考慮清楚比較好。你應該是爲了統一派的眾多混血們,在推動統一派的活動吧?就算在這裡,爲了這種沒意義的感傷,讓你的目的無法實現也無所謂嗎?」

「……你說這是沒意義的感傷嗎?」

「我是這樣認為的喔。你現在就算賭上性命,能救的也只有一個人。我想你早晚一定會遇到真正應該賭命的時候。爲了拯救無數的人們,必須要挺身而戰的時候。」

聽到他這麼說,米莎呵呵笑起。

「不會有這種時候的。」

「是嗎?」

「雷伊同學,我因為如今成為迪魯海德主流的皇族至上主義,從小就未曾見過親生父親一面。我是爲了總有一天能和父親重逢、總有一天不會再出現跟我一樣有痛苦回憶的小孩,而開始統一派的活動。」

米莎的話語,讓雷伊露出認真的表情聽著。

「既然如此,你還是爲了那個總有一天把命留下來吧。」

「如今在我眼前,就有一個因為皇族派的陰謀,很可能無法再與母親見面的人。居然要我放棄他,去拯救其他無數的人;我並不是爲了做這種事而加入統一派的。」

就算會犧牲少數,也要拯救多數,這本是正確的道理吧。實際上,我至今也都是這麼做的。假如不這麼做,假如不作為暴虐魔王,毀滅必須毀滅的事物,就無法保護所必須保護的事物。

「……我不會等到那個總有一天的。我現在就想拯救你們。想現在就儘可能地拯救痛苦的人們。要是不這麼想,就算那個總有一天到來,我也肯定賭不了命的。」

雷伊忽然放鬆下來,然後以平靜的表情向米莎說道:

「你很堅強呢。」

「……因為我是個笨蛋……腦袋不像雷伊同學那麼聰明……」

「才沒有這回事。你很有勇氣。跟我不同呢。」

米莎笑起,就像在拚命忍著痛苦的表情一般。

雷伊緩緩站到米莎身旁。

「謝謝你。」

「你不需要道謝,這沒什麼大不──」

雷伊用手刀打暈米莎。

我就在這瞬間中止了「根源變換」的魔法。

「對不起。明知你再這樣下去會死,卻沒有立刻阻止你。」

就像在懊悔自己的怯弱,雷伊喃喃自語。他把手放在頭上,低垂著頭,彷彿是在迷惘、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似的。

雷伊維持著這個姿勢,暫時動也不動一下。

不知是經過了多久的時間,響起了細微的聲響。

「……雷伊……」

他茫然地抬起頭。

「……雷伊……」

「……媽媽……?」

雷伊立刻來到病床旁,把臉靠向微微睜眼的席菈。

「媽媽。」

在許久沒有恢復意識的媽媽面前,雷伊竭力微笑著。然而他的笑臉,看起來就像是快哭出來似的。

「媽媽,你等等。我很快就會治好你的。」

「……不要緊了……」

「……媽媽?」

「……我一直都有意識。我全都知道了喔。我不要緊了,雷伊。你就照著自己想做的去做吧……你這孩子總是慢條斯理、心不在焉,就只想著劍的事情。而且,還是個非常溫柔的孩子……對媽媽來說,你能自由自在地生活,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喔。」

啪嗒一聲,席菈臉上滑落一道淚珠。

「媽媽,你在說什麼啊?別擔心,我會治好你的。」

「……雷伊,不要輸。媽媽一直都是站在你這邊的。要重視朋友喔……」

彷彿用盡力氣似的,席菈再度闔眼。

「……媽媽……?」

雷伊呼喊著,就像要維持母親的意識一般。

「媽媽……!」

然而她卻毫無反應,彷彿落入深沉的睡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