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魔王的詛咒


是被我的殺氣震懾到了吧,艾米莉亞渾身顫抖著,一步步地緩緩退開。

「怎麼啦?下賤的混血有這麼可怕嗎?」

「……別、別說得這麼囂張……我怎麼可能會怕你!」

儘管嘴巴上這麼說,但艾米莉亞卻是向後退開,打算伺機逃離。

「不準動。」

我這麼說后,艾米莉亞就施展「飛行」魔法要飛上天空。

「我叫你不準動。」

艾米莉亞的身體突然動彈不得,就連魔力也無法自由操作。

我充滿憤怒的話語中帶有強大魔力,發揮了強制力。這股強制力輕易地突破艾米莉亞的反魔法,束縛住她的身體與魔力。

即便如此,艾米莉亞也還是想設法逃走。但如今的她就跟個沒手沒腳的不倒翁一樣,只能在地上難看地滾動著。

我緩步走去,站在艾米莉亞身旁。

她臉上浮現帶有屈辱與恐怖的表情。

「唔。」

我用單手抓住她的後頸,輕易地把人舉起來。

「……放、放開我……!你打算做什麼?」

我無視她的質問,就這樣走到粉絲社少女們倒下的地方。

然後,把艾米莉亞丟在地上。

「……呃、啊……」

動彈不得的她甚至無法安全落地,難看地摔在地上。

「我很快就會陪你玩的。在那之前,你就儘管害怕吧。」

我丟下這句話后,就走到粉絲社的少女們身旁,在全員身上畫起魔法陣。

勉強還有呼吸。我施展「治癒」魔法后,她們的傷勢就在轉眼間逐漸恢復。

用「創造建築」將燒焦的衣物重新創造出來。

「……阿諾斯大人……」

她們清醒過來,緩緩地看向我。

就算治好傷勢,意識也還不清楚吧。她們半醒半茫然的樣子。

「……我們想保護伯母……可是…………」

是以為她們沒有保護好媽媽吧,她們一臉懊悔地垂著頭。

「你叫什麼名字。」

「咦……?」

「你的名字。你叫什麼?」

「……我叫愛蓮。愛蓮·米海斯……」

我向她身旁的少女問道:

「你呢?」

「……我是潔西卡·亞涅特……」

「那你呢?」

「……我是麥雅·賽姆特……」

我一一詢問粉絲社少女們的名字。

諾諾·伊諾塔。

希亞·敏仙。

西姆卡·霍拉。

卡莎·庫魯諾亞。

謝莉亞·尼杰姆。

「愛蓮、潔西卡、麥雅、諾諾、希亞、西姆卡、卡莎、謝莉亞。」

我向她們一一說道。

「你們的名字我沒齒難忘。辛苦了。」

還以為她們會鬧得很兇,但粉絲社的少女們就像說不出話來似的,只是潸然淚下。

「之後就好好休息吧。」

我轉身,再度回到艾米莉亞身旁。

「好啦,讓你久等了。」

我抓住艾米莉亞的後頸,把她舉起來。

「……你、你打算對我做什麼……!」

「在這裡會讓媽媽擔心吧。要換地方嘍。」

我施展「轉移」的魔法。在視野瞬間染成純白一片后,眼前出現了競技場的舞臺。

我拋下艾米莉亞說道:

「你可以動了。」

我朝在地上滾動的艾米莉亞,拋出一把用「創造建築」創造的魔劍,唰地插在她的腦袋旁邊。

「用吧。在你改過那無可救藥的本性之前,就讓我來好好教訓你吧。」

艾米莉亞起身朝我看來。

「明明是混血、明明是不適任者,不準瞧不起我……!」

「喔,看來還很有精神呢。來吧。」

艾米莉亞拔起魔劍,朝我砍來。就在這時,那把魔劍突然發出電流,侵蝕著艾米莉亞的體內。

「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米莉亞不禁把劍拋開,倒在地上。

「咯、咯哈哈。怎麼啦?艾米莉亞。你連這種魔劍都用不了嗎?真是了不起的皇族呢。」

艾米莉亞儘管趴在地上,還是朝我狠狠瞪來。

「……區區的不適任者,是在囂張……呃啊……!」

我踩住艾米莉亞的頭,壓在地上轉動著。

「艾米莉亞,注意你的口氣。今天的我並不溫柔喔。」

我一伸手,掉在地上的魔劍就飄到我的手中。

「試著跟我求饒如何?」

「……你說什麼……」

「我要你向我求饒,承認我就是暴虐魔王。這樣的話,我或許會改變主意喔?」

艾米莉亞眼中迸出怒光,朝我說道:

「……真是可笑呢。即使你再怎麼裝模作樣,你都不會是暴虐魔王的……而是連魔皇都當不了,下賤、低俗、沒有用的不適任者──」

我就像是把艾米莉亞的身體釘在地上一般,將魔劍從她的背後刺進去。

「……啊……呃嗚……」

「真是令人欽佩的態度呢。我就再說一次。向我求饒吧。」

「誰、誰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劍發出電流,讓艾米莉亞全身感到劇痛。

「…………哈…………哈…………不管你怎麼做,都不會改變,你的血……並不尊貴的事實……」

「唔,這樣啊。話說回來,這把劍叫做蠱毒魔劍呢。是個效果相當有趣的魔法具。被這把劍刺中的宿主,體內會被當成苗床,讓一百隻毒蠱互相啃食。由於這些毒蠱是以宿主的劇痛作為糧食成長,所以會將宿主的內臟咬得破爛不堪。」

「……什麼……啊…………啊…………」

「喂,你聽得見吧?蟲子們在你體內爬來爬去的聲音……」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呀咿咿咿咿…………!」

我在艾米莉亞抬起來的頭上,施加更多體重。

「再告訴你一件有趣的事吧。在體內的毒蠱互相啃食到最後一隻時,那隻毒蠱就會成為宿主的力量。」

「…………這、這是什麼意思…………?」

「不懂嗎?就是你會變成毒蠱的意思。這是強力的詛咒,恐怕再也無法恢復原狀了吧。」

「你、你這傢伙…………到底有多卑鄙啊…………你以為做這種事,就能貶低皇族的尊貴嗎……!」

我從高處俯瞰著大叫的艾米莉亞。

「看來痛楚消失了呢,艾米莉亞。」

「……咦?」

「這是你的身體漸漸接近毒蠱的證據。」

她的臉色突然變得一片蒼白。

「……住、住…………」

「怎麼了?你就繼續說啊。我對什麼皇族的尊貴很感興趣喔?」

艾米莉亞帶著屈辱的表情,勉強發出聲音。

「……請住手……我求求你…………」

「唔,還剩下一分鐘吧。怎樣?脫胎換骨的感覺如何?」

「求求你!請住手!快救救我!」

「這意外地不是件壞事喔。至少你能得到比現在還要格外強大的魔力。就試著靠這股力量找我復仇如何?嗯?」

艾米莉亞渾身顫抖著。

「……你、你這傢伙……難道就沒血沒淚嗎……?」

「咯、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沒血沒淚?我嗎?」

我使勁踩住艾米莉亞的臉。

「別笑死人了,女人。你對我媽做了什麼?」

我冰冷的聲音,讓艾米莉亞緘默下來。

「好,時間差不多了。」

我默默等著時間經過。從艾米莉亞的表情來看,可以知道她是愈來愈感到恐懼。

「…………我、我知道了…………」

「喔,你知道什麼了?」

艾米莉亞咬緊牙關,儘管扭曲的表情滿是屈辱,也還是勉強發出細微的聲音。

「……暴……暴虐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大人……還請您……大發慈悲……饒我一命……」

「我拒絕。」

艾米莉亞宛如孩子一般,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你、你是騙我的嗎?……明明說只要求饒就會饒過我……」

「我只有說我或許會改變主意。不過,果然還是沒變呢。」

艾米莉亞啞口無言,眼角泛起淚光。

「剩下五秒。」

艾米莉亞已經連話都說不出口,整個人被絕望徹底打垮了。

「三、二、一。」

她緊閉著眼睛。

「零。」

艾米莉亞的身體毫無變化。

即便再經過十秒、二十秒,也還是原本的模樣。

她睜開眼睛。

「為什麼……」

「咯、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哈。還沒發現嗎?蠱毒魔劍是騙你的。哎呀哎呀,你剛剛還挺好笑的呢。你剛剛是說,還請您大發慈悲饒我一命嗎?說得還真是相當老實啊。」

遭受污辱,讓艾米莉亞氣得滿臉通紅。

「我會饒你一命的。」

「……無……無法原諒…………………!」

艾米莉亞抓住我的腳,投來憎恨的眼神。

「……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不論你再怎麼強,你的力量都一點也不尊貴!是下流、低俗的混血之力!竟用這種力量讓皇族受到如此屈辱,我早晚、早晚……絕對會讓你後悔的……!就算我做不到,就算我的孩子做不到,我的子子孫孫也都會永遠憎恨著你!」

「艾米莉亞。」

我稍微回瞪她的眼睛,帶著艾米莉亞向我發出的還要數十倍的憎恨。

「無法原諒的人是我。因為你好像不知道,所以我就告訴你吧。所謂饒你一命的意思,就是不會用能讓你一死了之的半吊子方法對付你。」

我將艾米莉亞踢飛,讓她仰躺在地上,然後用右手刺穿她的心臟。

「……咳……哈…………」

「就收下永劫不復的詛咒吧。」

艾米莉亞手腳亂動掙扎著,但幾秒后,她就停止呼吸不再動彈。

「你就好好體會你的傲慢吧。」

我在地上畫出魔法陣。

隨後,魔法陣中出現了一個褐髮、褐眼的少女。

是「魔族煉成(azuhebu)」的魔法。

少女一睜開眼,心臟被貫穿的艾米莉亞就驚訝地後仰。

「我死了……可是,那這個我是……?」

我朝陷入混亂的少女說出事實。

「艾米莉亞,脫胎換骨的感覺如何?」

「這是什麼……我的身體……魔力……」

對於新身體的弱小魔力,艾米莉亞不掩驚訝的樣子。

「……是……是打算用這種魔法,這種下賤的力量,羞辱我嗎……?」

我不禁發自內心地大笑起來。

「咯、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下賤的力量啊。也罷,這樣也行吧。只不過,艾米莉亞。」

我俯瞰著她說道:

「你是打算當自己是皇族到什麼時候?」

「………………咦?」

「我用『轉生』魔法讓你轉生了。是人類與魔族的混血呢。你就用自己的魔眼,試著好好注視深淵吧。」

「騙人……」

艾米莉亞癱軟跪在地上。

她全身直打哆嗦,就像夢囈似的喃喃說著:「騙人……騙人……」

儘管不斷用魔眼確認自己體內流的血液,但不論怎麼看,都毫無疑問是混血的血液。別說是皇族,甚至不是純粹的魔族。

她帶著狂亂的表情,搖搖晃晃地緩緩站起,拿起掉在身旁的魔劍。

「不是的……不是的……這不是我……」一面這樣喃喃自語,一面將劍刃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施力。

「艾米莉亞,我是不介意你尋死,但我對你的根源施加了詛咒。那就是你不論死多少次,都會永遠轉產生為混血魔族的詛咒。」

艾米莉亞的後頸淌下鮮血。

從她手中落下的魔劍,噹啷噹啷地在地上彈開。

「……詛咒……要怎樣才……」

「你是不可能逃離我的詛咒的。」

這大概是令她絕望的一句話吧,艾米莉亞當場崩潰倒下。

「……不要………………我不要…………………………」

艾米莉亞搖著頭,以失去理智的眼神一般,不斷喃喃自語。

「你就以不同的立場,試著重新認識這個迪魯海德吧。這說不定會讓你發現到,自己的意見意外地偏頗喔。」

「不要…………我不要……這樣…………」

我施展「轉移」的魔法離去。

視野染成純白一片后──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傳來發狂般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