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烈焰中的旋律


返家路上。

媽媽與粉絲社的女學生們邊走邊聊。

天色已暗,附近杳無人跡。

「伊莎貝拉女士。」

被人搭話后,媽媽回頭望去。

艾米莉亞就站在身後。

「你好,艾米莉亞老師。晉級決賽的是老師班上的兩名學生,真是太厲害了呢。」

媽媽說道。

「不會,多謝您的稱讚。兩位都是我引以為傲的學生唷。」

艾米莉亞微笑著,她的表情讓人感到黑暗的情緒。

「艾米莉亞老師的住所是往這裡走嗎?」

「不,其實按照大會規定,選手要在決賽前一天將劍交給大會保管唷。所以我才連忙追上來的。」

粉絲社的女學生們露出警戒般的表情。

「有這種規定嗎……?」

「我不清楚耶……」

她們小聲地交頭接耳。

「是這樣啊,我不知道有這項規定呢。是要交給大會的營運委員保管嗎?」

媽媽沒有特別警戒地問道。

「是的。聽說是爲了防止有人偷偷換劍唷。雖是這麼說,但終究只是形式上的規定。」

唔,原來如此。艾米莉亞的目標是我的劍啊?是打算動什麼手腳嗎?還是想摧毀劍?

「我知道了。這樣的話,麻煩老師轉交也很不好意思,所以我會直接交給大會的營運委員的。」

「不會,您不需要這麼麻煩。反正我等一下也要返回學院。」

「其實我也有東西忘在學院,我們就一塊走吧。」

媽媽吟吟笑著。艾米莉亞顯得有些狼狽的樣子。

「不過,這件事有點奇怪呢。我雖然看過大會的所有規定,但上頭完全沒有提到要在前一天把劍交給大會保管的專案唷。上頭寫的是,選手要各自負責保管好自己的劍喔。」

媽媽不改臉上的笑容。她並沒有打從一開始就懷疑艾米莉亞吧,但也沒有隨便相信她的說詞。

要是調查過魔皇,那麼也會查到皇族派與統一派的情報吧。那媽媽應該也會知道艾米莉亞是皇族派的事情。

「走吧。這件事究竟是怎樣規定的,必須好好確認過才行呢。」

艾米莉亞心中想必是慌了手腳吧。因為媽媽乍看之下,一副很好騙的樣子呢。不過在人類社會,詐欺事件明顯比魔族多太多了。

就連商品說明書上寫的規約,都繁瑣到讓人光是看到就會頭痛的程度。

對於規定事項,人類大都非常啰嗦。就算是經過兩千年的現在,也不會改變吧。不對,不如說有些部分反而變本加厲了。

就算信賴對方,也會爲了小心起見而進行確認。看來艾米莉亞有點太過小看人類社會的常識了。

不過,由於我建立的墻壁使得魔族與人類幾乎斷絕來往,所以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傷腦筋呢……」

艾米莉亞這麼說后,就一手抓住金剛鐵劍的劍鞘。

「……艾米莉亞老師……?」

「伊莎貝拉女士,請把劍交給我;不然,會讓你嚐到苦頭的唷。」

媽媽使勁拉扯劍柄,把劍從鞘中拔出。

「可以嗎?要是不聽話的話,你說不定會跟這把劍一塊陪葬唷。」

艾米莉亞的掌心浮現魔法陣,從中冒出「大熱火炎(gusugamu)」。

哪怕她如此威脅,媽媽也依舊不打算把劍放開。

「生下忤逆皇族的不祥之子,你那污穢的身軀,就讓我用這把火焰幫你燒乾凈吧。」

黑紅色的烈焰熊熊燃燒起來,化作火球襲向媽媽。

「伯母,請快逃!」

粉絲社的八人同時展開反魔法。

霎時間,以為擋住「大熱火炎」的魔法墻,卻在下一瞬間熊熊燃燒。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熊熊烈焰的襲捲之下,粉絲社的女學生們全都倒下。她們雖然靠著反魔法勉強保住了性命,但還是受到嚴重的燒傷。

「你們……!」

媽媽宛如慘叫般的喊道。

「艾米莉亞老師,這是為什麼……?她們不是老師重要的學生嗎?」

「不對,這種下賤的混血才不是我的學生,她們就只是在我的課堂上沾光的乞丐。」

艾米莉亞露出帶著黑暗情感的笑容。

「比起這種事,你能把劍交給我嗎?」

「……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別說這種假裝自己很無辜的話了。」

艾米莉亞以自己很清廉潔白的語調一般說道。

「我的哥哥庫魯特·路德威爾,是代表皇族派的劍士。具備比誰都還尊貴的力量,有著比誰都還崇高的意念。以卑鄙手法擊敗他的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是無法原諒的大罪人。我是不可能坐視他厚顏無恥地踏上決賽舞臺的。」

「小諾是堂堂正正打贏的!做這種事情,老師的哥哥是不會高興的!」

艾米莉亞就像在宣泄怒氣似的瞪著媽媽。

「堂堂正正是唯有皇族才準使用的話語。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的力量並不尊貴。不論再怎麼強,那都是下賤卑鄙的力量,絕不可能原諒他用這種卑鄙的力量打敗皇族。」

「……不覺得破壞小諾的劍讓他無法參加決賽是很奇怪的做法嗎?既然你說皇族是尊貴的,那就請做出正確的行為啊!」

「伊莎貝拉女士,你錯了唷。不是皇族要做出正確的行為,而是皇族所做出的行為才是正確的。你那種要求皇族做出正確行為的傲慢發言,足以算是在批判皇族!」

艾米莉亞手上浮現「大熱火炎」。

就像要與之對抗似的,有人展開了反魔法。

「……伯母……請快逃……」

粉絲社的八人,鞭策著身負燒傷的身體站起。

「這怎麼行,要逃大家一起逃。」

「現在要是讓反魔法鬆懈下來,就會被『大熱火炎』燒到的。請儘可能逃得愈遠愈好。阿諾斯大人肯定會趕來的。」

「可是……!被那種火焰燒到的話,你們會死的……就連現在,大家也都燒傷了吧?」

艾米莉亞再度注入魔力,讓「大熱火炎」變得比剛才大上一倍,而且持續擴大。粉絲社的反魔法是怎樣也抵擋不住吧。

這是太過於絕望的魔力差距。

然而,她們卻笑了。

「不要緊的!我們有八人,對面才一個人喔。」

「唔,剛才稍微放了點水呢。」

「喂,你憑什麼模仿阿諾斯大人的語調啊!」

「因為這個是藉由模仿阿諾斯大人說話的語調,借用阿諾斯大人億分之一力量的粉絲魔法啊!」

「哪有這種魔法啊?」

「要是借用億分之一的話,那不就能輕鬆獲勝了嗎!」

儘管面臨壓倒性的危機,她們也還是爲了解除媽媽的不安而嬉鬧起來。

「伯母,請快跑。伯母要是待在這裡,我們也會無法拿出真本事的!」

媽媽立刻點頭。

「我這就去找人求救,等我!」

媽媽拿著劍跑了起來。

「還是一樣,完全搞不懂你們在想些什麼呢。」

艾米莉亞唾棄似的說道。

「竟會不知道,就算你們這麼做,也一樣是爭取不到時間的。不尊貴、沒有力量,也沒有智慧。愚蠢這種話,就是用來指你們這種人的唷。」

艾米莉亞的另一隻手也發出「大熱火炎」。

「……這才不是在白費工夫……」

「……這一點也不愚蠢……」

她們彷彿在鼓舞自己似的說道。

「……我們會保護好的……阿諾斯大人重要的人……」

「……我們會保護好的……!」

「大夥,上吧!」

粉絲社齊心合力,盡全力展開反魔法。

只不過,艾米莉亞用右手發出的「大熱火炎」,將她們的反魔法輕易地燒燬殆盡。

八人散開躲過第一發攻擊,拿起用「創造建築」做出的長槍,一齊襲向艾米莉亞。然而,艾米莉亞左手上的「大熱火炎」卻朝四面八方發射出去。

使得她們被火焰襲捲,彈飛開來。

「「「……呀啊啊啊啊………………!」」」

「所以我說過了吧?你們是爭取不到時間的。」

艾米莉亞的視野中,還能看到媽媽的身影。

她讓「大熱火炎」出現在手上。只要放射出去,媽媽就無路可逃了吧。

就在這時,傳來了微弱的旋律。

「……你在下面,我在上……♪」

她們在唱歌。

趴伏在地上的粉絲社少女們正在唱著歌。

「……咻、咻咻咻,瞬殺……♪……嗯哼──啊哈……♪」

她們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不過,能用來抵抗的力氣早就沒有了。只要不加理會,事情就結束了。

「……你在下面,我在上……♪」

艾米莉亞的表情扭曲起來。她沉聲說道:

「可以閉嘴嗎?」

又一個粉絲社的少女站起。

「……輕、輕輕輕,輕鬆獲勝♪……嗯~啊哈──♪」

艾米莉亞就像受不了似的大叫。

「我叫你們閉嘴是聽不懂嗎!」

艾米莉亞用「大熱火炎」燒掉粉絲社的一人。

然而,就算遭到烈焰焚身,她也依舊唱個不停。

「……高──貴的──阿諾斯大人,請~賜予您的寶劍……♪」

是爲了引開艾米莉亞的注意,想要儘可能地爭取時間。

「……在名為競技場的床鋪上,獵物舞──動著……♪」

其餘七人就這樣赤手空拳地衝向艾米莉亞。

「……在阿諾斯大人的寶──劍下♪……懷──上最強的魔力♪」

「我叫你們閉嘴!」

少女燃燒起來。

歌聲──依舊不停。

「……健壯的大──男──人~也一發就中~♪」

又一名少女倒下。

如果唱歌,就會被燒死;儘管如此,她們依舊繼續歌。

「……懷~上吧♪……懷上吧♪……懷~上吧~♪」

奄奄一息地,唱著微弱的旋律。

「……你在下面,我在上……♪」

「在下面的是你們!你們才是在皇族底下吧!不準再唱這種傲慢的歌了!這是在批判皇族啊!」

艾米莉亞就像暴怒似的施展魔法,將粉絲社的少女們一一焚燒。

「……咻、噗咻咻,秒殺♪……嗯哼、啊哈──♪」

少女一個接著一個地趴伏在地。

「……你在下面,我在上……♪」

剩下兩人。

「……安、安安安,安心無比♪……嗯嗯~啊哈──♪」

然後,最後一人被「大熱火炎」焚燒了。

「……看吧,賜·給·你……寶劍的……恩寵……」

儘管是在烈焰之中,她的歌聲依舊令人心痛地響起。

「浪費我的時間……!」

艾米莉亞咂了聲嘴。

「到頭來還是白費工夫,為什麼就是不懂呢?就是這樣,你們才會是混血啊。」

她施展「飛行」飛上天空。

然後一下子就在視野中發現到媽媽。

「……去死吧……!」

「大熱火炎」熊熊燃燒起來,並在轉眼間追上了媽媽。然後,媽媽的所在位置就轟隆一聲竄起火柱。

「……呵呵,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艾米莉亞大笑著降落地面。

「哈,總算是爽快多了。屍體要不要就送去給那個不適任者呢?」

她宛如小跳步地走著。

「唔,跟往常不同,你看起來很開心呢。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她突然停步,注視著我的背。

「……小諾……」

我施展「轉移」,從魔法醫院轉移過來當媽媽的肉盾。

「媽媽,有受傷嗎?」

「我、我不要緊。」

媽媽把自己的指尖藏在背後。有些許的燒傷。由於是在千鈞一髮之際趕來的,所以沒能完全擋下來。

我施展「治癒」治好媽媽的傷勢后,轉身面向那名教師。

「喂,艾米莉亞。」

我踏出一步。

儘管距離還非常遠,艾米莉亞卻像是嚇到似的退開一大步。

「我很寬容,轉生之前也沒什麼生氣的印象。就算有笨蛋在我身旁有如小蒼蠅般的亂飛,只要改善態度,我就會原諒對方。我原以為自己的氣量沒有小到會任由憤怒支配自己。」

我直盯著艾米莉亞。

我現在是怎樣的表情啊?

就連我自己也想像不到。

「哎呀哎呀,意外地是我錯了呢。」

我再踏出一步,開口說道。覺得語調比我預期的還要冰冷。

「艾米莉亞,我不會原諒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