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跟蹤


「意思是你做好覺悟了吧?」

對於我的詢問,席菈點了點頭。

「既然如此,我想試一個魔法。」

我當場畫起魔法陣。

「……想試的魔法?」

「精靈是以傳聞或傳承作為魔力來源。正確來說,是傳聞或傳承構成了精靈的根源吧?所以就算直接給予魔力,病情也不會改善。」

就算我試著注入魔力,席菈也沒有恢復魔力的跡象。

也是,就連倒轉時間也沒用,所以這也是當然的吧。

根源是這樣的話,就算施展「轉生」魔法讓她重生也沒用。

「不過,如果都是精靈的話,說不定就能借用魔力。」

「是要將我的魔力分給雷伊同學的媽媽嗎?」

米莎問道。

「沒錯,但靠尋常的魔法是辦不到的。就算是半靈半魔,光是借出魔力,也跟我剛剛做的差不了多少。」

「那要怎麼做……?」

「傳聞或傳承構成了你的根源,這就表示傳聞或傳承在你體內帶有某種力量,並轉變成爲了根源。既然如此,那隻要連線你們雙方的根源,將轉變成為根源之前的力量傳給席菈的話,說不定就能在某種程度內讓她恢復健康。」

她們同樣是半靈半魔,可能性不是零吧。

「……有這種像是半靈半魔專用的魔法嗎……?」

魔族不具有轉變成根源之前的力量,所以她是對這世上有著我剛才說的魔法感到不可思議吧。

「沒有。直到剛剛為止呢。」

米莎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剛剛創造好了。」

「……創、創造了魔法嗎……?剛剛!」

米莎一臉驚愕的表情說道。

「沒錯。」

在我若無其事地肯定后,米莎就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要開發出全新的魔法,一般都要好幾年,搞不好還要花上好幾十年耶……阿諾斯大人還真是讓人驚訝連連呢……」

「小事一樁吧。比起這個,問題是這個魔法是第一次試用。要是體內流入不同傳聞或傳承的力量,說不定反而會對席菈造成負面影響。」

最糟的情況,將會導致死亡吧。只不過,既然她說已經做好覺悟了,就有一試的價值。

「米莎,這對你可能也有危險。精靈在施展精靈魔法時,恐怕會伴隨著魔力,同時消耗著自身的根源。」

我看米莎施展過好幾次「雨靈霧消」了,所以這個推論應該不會錯。就沒有半靈半魔能在施展精靈魔法后保持健康的說法來看,這也是妥當的推論吧。

「精靈所消耗的根源,會由傳聞與傳承恢復。這也就是說,米莎,我要你施展精靈魔法,故意消耗自身的根源,促使經由傳聞與傳承恢復根源的力量發生,然後再將這股力量傳到席菈身上。」

這樣一來,米莎所消耗的根源當然就無法恢復。視情況,將會跟席菈一樣發作精靈病,搞不好還會死吧。

「……不能讓她冒這種險……」

席菈說道。只不過,米莎卻露出下定決心的表情。

「我要做。」

「可是……」

「請讓我做……雷伊同學真的不是那種會和皇族派與統一派的鬥爭扯上關係的人。而且,我也想讓策劃這種陰謀的皇族派們大吃一驚呢。」

米莎吟吟笑起。

「沒問題的,因為阿諾斯大人絕對不會讓最糟糕的事態發生的。」

「不能斷言我人生的第一次失敗,不會發生在今天這個瞬間吧?不要掉以輕心了。」

我注入魔力,啟動魔法陣。

「暫且將這個魔法命名為『根源變換(riria)』。做好覺悟了嗎?」

「是的,請動手吧。」

我在兩人身上畫起魔法陣,施展「根源變換」的魔法。

用魔法線將米莎與席菈的根源連線起來。

「施展精靈魔法。」

「是的。」

米莎白白施展起「雨靈霧消」的魔法。外頭應該下起傾盆大雨了吧。隨著時間流逝,米莎的根源開始逐漸消耗。在用魔眼凝視后,她身上確實產生了要恢復根源的力量。

而那股力量,沿著魔法線從米莎身上傳給席菈。

「……呃……啊…………」

席菈不禁發出痛苦的呻吟。

「唔,看來如果是由不同的傳聞與傳承所引發的力量,波長會不合呢。」

不同來源的力量混入根源之中,使得席菈的病情惡化了。

「……該、該怎麼辦……?」

「別慌,專心施展精靈魔法。不然能救的人也會被你搞到救不了。」

我看著席菈的癥狀,一點點地逐漸改編「根源變換」的魔法術式。將經由傳聞與傳承產生的力量,配合席菈的根源改變波長。既然沒有精靈的相關知識,就只能一一去試了。用魔眼凝視,不放過任何一絲變化地緊盯著深淵。

經過一分鐘。

席菈的身體比一開始還要薄弱透明。她已經無法說話的樣子。

再經過三分鐘。

席菈似乎就要消失了。

「……神啊……」

米莎就像祈禱似的握起雙手。

「要祈禱的話,就向我祈禱吧。那些傢伙從沒有一次引發過我們所希望的奇蹟。」

就在這時,席菈不斷變得愈來愈透明的身體,停止了透明化。

「唔,在這附近啊?總算是讓我找到了。」

我找到目標波長的頭緒,更加細膩地調整「根源變換」的魔法。

「啊……」

米莎不禁喊道。

儘管不明顯,但席菈的身體變清晰了。

「……不愧是阿諾斯大人……來的時候,明明連治療方法都不知道……」

一副儘管親眼所見,卻還是難以置信的樣子,米莎脫口說道。

「不要掉以輕心。要是大意的話,瞬間就會沒救的。」

我慎重地逐漸改編「根源變換」的魔法術式。儘管緩慢、微量,但席菈的身體確實漸漸恢復。

相反地,米莎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她的根源在精靈魔法的連續施展下,持續消耗著。

「還好嗎?」

「……是的,請不要在意我……我還撐得下去唷……」

米莎擺出笑容。儘管很清楚她在勉強自己,但現在要是中斷施法,就無法保證席菈的生命安危。

「再幾分鐘,撐到病情穩定下來就好。」

雖然有些鋌而走險,不過只要來到這個階段,之後就是時間的問題了。現在魔法操作要是稍有失誤,會發生什麼事是完全不得而知,不過就唯獨我,是不可能犯下這種錯誤的。

正當我這麼想的瞬間。

一件事引起我的注意,讓我將意識移到其他地方。

「……怎、怎麼了嗎?」

「媽媽被跟蹤了。」

「咦……?」

地點是在從德魯佐蓋多返家的回程路上啊。雖然附近還有不少行人,但再過去就是杳無人跡的路段。

「如果只是跟蹤的話倒也還好,但看來並非如此呢。」

跟蹤媽媽的魔族,魔力莫名地激昂。

十之八九,是想動手吧。目的是什麼?劍嗎?還是媽媽本身?

就以打算拿媽媽當人質來講,敵意也太過明顯了。

「快去救她吧。」

「我當然會救,但要先等幾分鐘。我現在要是移開魔眼,席菈就沒救了。」

媽媽身邊雖然有粉絲社她們跟著,但尾隨的魔族魔力遠比她們強太多了。儘管人數眾多,但不成對手吧。

而且,這個魔力波長……儘管現在變得激昂、紊亂,但我似乎見過。

我記得這是,沒錯──

「是艾米莉亞吧。」

「咦?」

哎呀哎呀,她到底是打算做什麼啊?

我啟動遠望的魔眼,注視著媽媽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