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雷伊的過去


不久后,開門聲響起。雷伊走進房內,直接走向病床,將視線落在母親身上,直盯著她的臉龐。

「……媽媽……」

雷伊喃喃自語。

「魔劍大會……我贏了喔。明天是決賽。」

他向毫無反應的母親淡然報告著。

「……能等到明天嗎?我絕對會治好你的……」

雷伊臉上沒有往常的笑容。他哀傷地凝視著母親的臉龐。

「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嗎?」

雷伊朝聲音的方向銳利看去。瀰漫在房內的薄霧化為米莎的身形,雷伊就像恍然大悟似的放鬆表情。

「還想說怎麼突然下起奇怪的雨了,想不到你居然會找到這裡來。」

「因為我怎樣也不認為雷伊同學會憑自己的意思加入皇族派。」

雷伊露出讓人猜不透想法的笑容。

「因為我是個騙子。」

「……騙子才不會說自己是騙子……」

就算米莎這麼說,雷伊也不改表情的問道:

「就你一個人?」

「是啊。」

當然,這是謊言。我靠著米莎的「雨靈霧消」隱蔽了姿態。只要不亂動,就不會被他發現吧。

「那不好意思,這件事能不要跟阿諾斯講嗎?」

「……你說這種話真的好嗎?這也就是說,你遭到某人威脅不能把這件事告訴阿諾斯大人吧?」

「會這麼想嗎?」

「阿諾斯大人肯定會幫助你的。」

「當他知道這件事時,我和我的母親就無法得救了。」

看來他果然是被威脅了呢。

「這是怎麼回事?」

「如你所見,我母親生病了。對方說這是精靈病,由於就只有半靈半魔會罹患,所以尋常的醫生是治不好的。」

米莎看向席菈。

「……這是怎樣的疾病?」

「據說會讓魔力衰弱,根源變得稀薄,並隨著時間經過逐漸消失唷。」

「治療方法呢?」

雷伊搖了搖頭。

「假如告訴我的話,我就不會加入皇族派了吧。」

「……這間醫院真的治得好嗎?」

「自從精靈病發作以來,母親的魔力就日益衰弱。然而住進這間魔法醫院后,病情就穩定下來了,所以似乎能治好唷。就算這是謊言,我除了相信之外,也別無他法了。」

既然對方能讓病情穩定下來,就表示他們有辦法找出發病的原因吧。只要知道這點,似乎就有辦法治好了呢。

「以治好母親作為交換條件,我必須幫對方做到幾件事情。在魔劍大會上與阿諾斯對戰也是其中之一喔。由於我的體內被埋進了契約魔劍,所以只要我違反約定,我就會死。要是我死了,他們就沒理由讓母親繼續活下去了。」

是契約魔劍啊。強制力比「契約」還強的魔法具。要是違反契約,就會連根源都遭到消滅,迎來確實的死亡。

「將這件事告訴阿諾斯,也一樣是違反契約。」

「……這樣的話,就連我也不說不是比較安全嗎……?」

「因為我相信你不會跟任何人講的。」

「咦……?」

「騙你的。」

米莎被攻其不備,讓雷伊逼近到身旁。儘管米莎打算溶入霧中消去身影,但雷伊卻用魔劍伊尼迪歐斬斷了她的魔法術式。「雨靈霧消」的效果消失,霧散去,外頭的雨止歇。

確認到這點后,雷伊就環顧起週遭。

「……真的只有你一個人呢……」

他是在確認有沒有其他人靠「雨靈霧消」的魔法隱藏起來了吧。與其說是其他人,倒不如說就是在找我吧。我確實靠著「雨靈霧消」的魔法消去身影,不過還用了「幻影擬態(raineru)」讓自己透明化,而且還靠著「隱匿魔力」隱藏魔力,所以只要屏息不動,就不可能會被發現。

我之所以會讓米莎施展「雨靈霧消」,就是爲了讓他以為只要消去這項魔法,就沒有人能躲起來了。

「那麼。」

雷伊抓住米莎的雙手,把她壓制在地上后,就從懷中拿出一把鋸齒狀的短劍。

然後,他毫不猶豫地朝米莎揮下,米莎不禁閉上眼睛;然而短劍並沒有刺在她身上。雷伊刺中的是她的影子。

「抱歉了。明天的決賽結束前,就請你待在這裡吧。」

米莎儘管想溶入霧中,但自己的影子就像是被縫在地上似的,讓她無法好好操控「雨靈霧消」的樣子。

「……這把短劍究竟是……?」

「這是縫影短劍。一旦被這把短劍縫住影子,就只能在影子的範圍內活動,也無法施展讓實體消失的魔法唷。」

果然是來這招啊。將知道實情的人封口,也是契約的一部分吧。光是契約沒有要求殺害,就算很好了吧。也是呢,要是貿然將契約訂得太過嚴苛,就會讓他連不必要殺的人都不得不殺了。

視情況,這樣反而會讓事態更加惡化,所以才讓雷伊自己決定是否要殺害吧。

「這間病房設有阻礙魔法通訊的反魔法。也無法靠『意念通訊』求救唷。」

「要是我不見的話,感到可疑的統一派同志們一定會來救我的。」

「大概吧。只不過,會趕不上明天的決賽。光是這樣,就足夠了。」

米莎沉思一會後問道:

「你打算做什麼?」

「不好意思,我不能說。」

要是說了,契約魔劍就會加害於他嗎?

「是誰要雷伊同學做這種事的?」

「魔皇艾里奧唷。就我所知道的部分呢。」

艾里奧是傀儡。策劃這件事的人,恐怕就是經營這間魔法醫院,身份不明的魔族了吧。考慮到狀況,那傢伙跟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有關似乎不會錯的呢。

雷伊走到病房一隅,搬了張椅子放到米莎身後。一看到米莎詫異的表情,他就淡淡微笑起來。是表示要她坐下吧。

米莎冷靜地坐在椅子上。

「把你牽連進來了呢。」

聽到雷伊這麼說,米莎回以笑容。

「你錯了。」

就像在問她這是什麼意思似的,雷伊回望著米莎。

「是雷伊同學被牽連進來了。被牽連進統一派與皇族派的鬥爭。所以,我才應該要向你道歉。」

大概沒料到她會這麼說吧,雷伊瞠圓了眼。

「沒想到我都做出這種事來了,還會被你道歉呢。」

「因為雷伊同學是個好人唷。」

「才沒有這回事。因為我是個騙子呢。」

他裝作開玩笑的樣子,露出一如往常的爽朗微笑。

「而且要是沒有統一派與皇族派的鬥爭,我的母親早就死了。」

或許吧。席菈的病情能保持穩定,是拜掌管這間魔法醫院的魔族所賜吧。要是沒有統一派與皇族派的鬥爭,也就是沒有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話,對方應該就不會爲了利用雷伊,而治療席菈的精靈病了。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抱歉,我不能回答你想知道的事。」

「不,我想問你母親的事。」

「母親的?」

他一臉意外的樣子。

「我想就算聽了也無濟於事吧。」

「那麼,就是可以說的意思吧?」

米莎嫣然一笑。雷伊就像敗給她似的苦笑著。

「在這種時候問這種事情,你還真是個怪人呢。」

「……她不是你的親生母親吧?」

「是啊。我本來是耶斯塔家的孩子。」

「那個魔法的名門嗎?」

「對。耶斯塔家會讓子孫們代代繼承秘傳的魔法。只要是耶斯塔家的孩子,打從出生起就能施展那個魔法。然而,我卻不知為何,無法繼承那個魔法。」

繼承魔法是根源魔法的一種,是將自己的部分根源分給自己的孩子。不過,偶爾也會出現無法順利繼承魔法的案例。

當中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那個孩子的根源受到更為強大的根源魔法的影響。

比方說,「轉生」的魔法。

「將先祖代代流傳下來的魔法白白浪費掉的我,被說是廢物而遭到拋棄了喔。」

「你是在幾歲被拋棄的?」

「大概五歲左右吧。老實說,我當時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走投無路了。我故鄉的城鎮是由耶斯塔家掌握著實權,所以誰也不肯幫我。耶斯塔家是期待我就這樣餓死街頭吧。我幾乎沒有進食地在街上徘徊了好幾天,肚子餓到我終究還是倒下無法動彈。就在這時,有人對我伸出了援手。」

「是雷伊同學的媽媽……嗎?」

雷伊點了點頭。

「她帶我回家,替我準備了溫暖的食物與床鋪,然後就這樣讓我在家裡住下來唷。只不過,母親也因此激怒了耶斯塔家。他們威脅母親,如果再繼續養育我,就會讓她失去工作。儘管如此,母親也依舊沒有趕我走,結果我們就搬到耶斯塔家無法干預的城鎮去了。」

「雷伊同學的媽媽是個很溫柔的人呢。」

聽到米莎這麼說,雷伊高興地微笑起來。

「我長大后,有問她為什麼要幫助我唷。」

「她怎麼說?」

「聽母親說,她也被父親拋棄了。母親的父親似乎是皇族派,而母親的母親是個精靈。被拋棄的理由,你應該很清楚吧?」

米莎一臉哀傷地點點頭。就皇族派的立場,要是讓人知道自己生了個混血的孩子,是不可能平安無事的吧。也就是他爲了保護自己,拋棄了自己的孩子。

「她說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怎樣都無法丟下被拋棄的我不管。」

原來如此啊──米莎溫柔地應和著。

「母親將我視如己出。然而,母親天生體弱多病,就連原因也不清楚的,她的魔力不斷減少,根源變得愈來愈稀薄。到最後精靈病發作,已經一年沒有恢復意識了。」

魔力不斷減少嗎?這種情況大都是因為根源發生異常,或是體內的魔力通道失常;可是席菈的狀況很正常。

「我是看過好多間魔法醫院后,才好不容易找到這裡的。」

也就是在好不容易能穩定住病情時,被對方提出了交易條件吧。

就時機來看,是我剛遇到米夏的時候吧?

「……不可原諒……」

米莎喃喃說道。能明顯看出她的憤怒。

「……用這種做法,把母親當作人質威脅,逼迫你去做不願意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他們的……!」

雷伊就像傷腦筋似的微笑起來,然後說道:

「謝謝你,願意幫我生氣。」

雷伊轉身走向病房門。

「抱歉了。」

他背對著米莎留下這句話,離開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