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精靈病


我沒怎麼苦戰,理所當然地在魔劍大會中不斷晉級。

儘管要持續使用「隱匿魔力」的魔力消耗非常大,不過比賽對手全是實力在第一場比賽遇到的庫魯特之下的無名小卒。

由於平均戰鬥時間連三秒都不到,所以完全不用擔心魔力會因此枯竭。

「伊諾利亞選手的劍已確認遭到破壞,優勝者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選手。」

觀眾席的一隅響起歡呼。是粉絲社與白制服的學生們吧。

而從其他地方,則是能聽到有別於此的嘈雜聲響。

「不會吧,那傢伙……又是秒殺……」

「無傷晉級決賽啊……他強到不像是混血呢……」

「既然如此,我們就只能依靠煉魔劍聖了!」

「是啊,雷伊·格蘭茲多利到目前為止也都是無傷晉級,應該能迴應我們的期待才對。」

我一面聽著皇族派說出的蠢話,一面背對著他們返回休息室。

米莎在里頭等著。

「要立刻過去嗎?」

「沒錯,等我跟爸媽講過一聲之後。」

我離開休息室,前往觀眾席,剛好在路上遇到爸爸。

「對了,阿諾斯,爸爸還有工作要做,得先走了,不過我明天絕對會來看你比賽的。」

「要是很忙的話,不到場來看也沒關係。還有魔法轉播可以看吧?」

魔劍大會會利用「遠隔透視」的魔法,將現場的影像與聲音傳送到迪魯海德的各地播放。由於用來看魔法轉播的魔法具,如今在迪魯海德已有五成的普及率,因此就算不用親自來到德魯佐蓋多,也能夠觀看比賽。

也因為這樣,皇族派才不希望混血的我贏得優勝吧。

「別擔心,爸爸就算再忙,也一定會到場來看比賽的。這可是你人生的重要場合呢。」

爸爸用力拍著我的肩膀。

「……嗚……!」

是忘記自己受傷了吧。爸爸蹙起眉頭。

真是的,他實在是太勉強自己了。

在爸爸身上畫好魔法陣后,光粒子就將傷口覆蓋起來。是「治癒(ento)」的魔法。

「怎樣?」

「哦……哦哦,治好了!阿諾斯,真不愧是你呢。一點也不痛了!你看,就算是這樣動也不──」

爸爸就像是在展現自己已經痊癒似的,前後左右沒意義地亂動身體。

然後──

「唔哇……!」

不小心絆到腳,一頭撞在附近的石墻上。爸爸抱著頭,蹲在地上。

「嗚呃呃……抱歉,再幫我治一下……」

「放著不管就會好了啦。」

這種傷勢到底是用不著魔法。

「……哦哦,真的耶。已經治好了。」

爸爸倏地站起來。

「那我先走了。」

爸爸神采奕奕地向我揮手,快步跑離了競技場。

「對不起喔,爸爸來匆匆去匆匆的。他儘管這麼忙碌,也還是勉強自己抽出時間來的樣子唷。」

媽媽一邊這麼說,一邊來到我身旁。

「爸爸現在是在做什麼工作啊?」

「這個嘛,爸爸雖然要我幫他保密。」

媽媽嫣然一笑,以這句話作為開頭說道:

「因為我們家的裝置沒辦法鍛造金剛鐵劍,所以爸爸就去向熟識的工作室低頭拜託,借用對方的裝置鍛造。然後作為交換,要去幫對方工作。」

所以最近才不在家啊?

「爸爸跟我說:『因為小諾很聰明,所以肯定會認為不能給我們添麻煩,而說不出他想要買劍的事。』爸爸認為小諾要是知道的話,肯定會阻止他這麼做的,所以才偷偷打造了那把劍唷。」

唔,他完全誤會了呢。儘管是誤會,哎呀哎呀。

要是贏得冠軍的話,就說是靠爸爸的劍贏的吧。

「媽媽說溜嘴的事,要幫我保密唷?」

「我會的。對了,今天沒有我的比賽了,我就先回去了。」

「咦?小諾不留下來看剩下的比賽嗎?」

「我稍微有點事。而且,反正是雷伊會贏。」

「也是呢。那麼,那把劍就交給媽媽來保管吧?拿著這種東西,沒辦法做事吧?」

媽媽抓住我手上的金剛鐵劍。

「這不礙事的。」

「可是,很重對吧?小諾得爲了明天做好準備,讓身體好好休息才行呢。」

媽媽半強硬地拿走我的劍。

「放心吧。要是沒有這把劍,小諾就不能參加決賽了。所以不論發生什麼事,媽媽都會保管好的。」

魔劍大會確實是不準使用備用的劍。只不過,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應該是打算在決賽時動什麼手腳,不會特意讓我沒辦法參加決賽的。

「真是誇張呢。」

「是嗎?」

媽媽將金剛鐵劍抱在懷中。

「那就麻煩你保管了。」

「嗯,我會小心帶回家的。」

那麼,米夏與莎夏應該也在競技場的某處吧,算了,就這樣吧。

「我先走了。」

我向媽媽告別,轉身離開。

背後傳來女學生們的聲音。

「對了,伯母,想請您幫我們的新啦啦隊歌給點意見。」

「好的,那能唱給我聽嗎?」

媽媽已經和粉絲社她們完全打成一片的樣子。

話說,她們會完成怎樣的歌曲啊?

「讓你久等了。」

我向在觀眾席入口等待的米莎搭話。

「不會。」

我用手碰觸米莎,施展「轉移」的魔法。轉移到的位置,是在羅古諾斯魔法醫院的附近。

「要怎麼做?」

「也是呢。雖然方法多得是,不過你在小組對抗測驗展現的那一招,現在能用嗎?」

「您是指『雨靈霧消(fusuka)』……嗎?那個化身成雨的精靈魔法……?」

「是啊,魔力我借給你,範圍要儘可能地大。」

「我知道了。」

我施展「魔王軍」與米莎接起魔法線,將魔力借給她。

烏雲逐漸覆蓋住整座城鎮,嘩啦啦地下起雨來。我的魔力溶入「雨靈霧消」的雨霧之中,受到隱蔽。在以這種狀態推開魔法醫院的大門后,一層薄霧就從入口處涌入院內。

就算我們堂堂正正地走在醫院裡,其他人也會因為「雨靈霧消」的效果,辨別不出我們的身影吧。

一面移動,一面用遠望的魔眼確認櫃檯處的住院病患名單,從中找到席菈·格蘭茲多利的名字。這是雷伊的母親吧。上頭註明是住在地下十樓的特別病房。

我們就這樣走下樓梯,來到地下十樓,不過沒有特別奇怪的地方。

我毫不猶豫地推開病房門。整個室內形成了一個治療用的魔法陣,中央擺著一張床鋪,上頭躺著一名女性。她就是席菈吧。

我跟米莎走到她身旁。

「……她的身體……」

米莎不禁說道。

席菈的身體就像即將要消失般的透明。沒有清醒的跡象,整個人憔悴到令人懷疑她是否真的還活著。

「唔,這就是精靈病啊。」

我用指尖碰觸席菈的頭,啟動魔眼診斷她的體內狀況。然而,不論我再怎麼深入窺視深淵,都發現不到像是病灶的部位。魔力沒有紊亂,就只是很微弱。

奇妙的是,魔力要是微弱到這種程度的話,照一般來講,身體狀況應該會不斷惡化才對。可是就目前來看,席菈的病情一直很穩定。

「……知道是什麼病嗎……?」

「儘管和衰老時的狀況很像……」

她的身體很正常。就只能認為她的虛弱是因為壽命已盡。

可是,並不認為她的年紀有這麼大。

不對,這是──?

「原來如此。所以才會是精靈病啊。」

「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女人和你一樣是半靈半魔。」

米莎就像嚇了一跳似的瞠圓了眼。

「可是,雷伊同學是皇族吧……?」

「就算生母與養母不同人,也沒什麼好不可思議的。」

「……這麼說來,也……是呢……」

「這恐怕是跟精靈有關的疾病吧。精靈的生態有些複雜,魔族的常識幾乎無法通用。」

要不然,我的魔眼是不可能找不到病灶的。

「這麼說來,雷伊同學之前曾跟我說半靈半魔無法長命。還說沒有半靈半魔能在施展精靈魔法后保持健康的。」

是在我家庭院時的對話啊。

「你心裡有底嗎?」

「不……我雖是半靈半魔,但對精靈的事情是一無所知……對不起……」

雷伊的母親被當成人質,體內則是被埋進了魔法具吧。就這個狀況來看,幕後黑手是以治好他母親的疾病作為交換條件,要他對皇族派唯命是從吧。

只不過,對方是怎麼樣讓病情保持穩定的?就我看來,週遭的魔法陣並沒有對席菈的病情有任何幫助。

我也不認為雷伊會毫無理由地相信皇族派的說詞。這間魔法醫院想必能對精靈病進行有效的治療吧。這也就是說,對方有個對精靈很熟悉的魔族。

而他是神話時代的魔族的可能性很高呢。

該怎麼做?只要能救出雷伊的母親,再來就只需要摘除他體內的魔法具了。這樣首先該做的,就是找出治好他母親的方法吧──

不對,在這之前就先試一件事吧。

「米莎,我有事要拜託你。」

「好的,請問是什麼事?」

「我想要你從雷伊口中問出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特別是有關他母親的事情。只要知道她的過去,就能以此作為起源施展『時間操作』。只要回溯時間,就算找不出病灶也能治好身體呢。當然,這件事要是搞砸的話,你和雷伊說不定都會有危險──」

米莎立刻下定決心,頷首答應。

「我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