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訊息


在休息室前等了一會後,雷伊就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早。」

雷伊互動看著我跟米莎,傷腦筋似的微笑著。

「還以為如果是阿諾斯的話,就會對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呢。」

「我是想這麼做。不論有何緣故,這都是你自己決定不拜託我的。這樣要是還特意跑來多管閒事的話,也太不識趣了。只不過,我的部下似乎無法接受的樣子。」

米莎走到我前面。她注視著雷伊的臉,就像下定決心般的問道:

「雷伊同學,皇族派對你說了什麼嗎?」

「也是呢。可能是說要給我遊玩一輩子的財富,也可能是說要推薦我當上魔皇。」

「……我不認為你會被這種事情所打動。」

雷伊爽朗地微笑著。

「你太看得起我了喔。還是小心點吧。這世上多得是嘴巴上講得道貌岸然,但所作所為卻卑鄙無恥的傢伙呢。」

對於雷伊這番彷彿在虛張聲勢的話語,米莎露出無法接受的表情。

「……這我知道。不過,我不認為你……雷伊同學會是這種人……」

「可不能太過相信剛認識的人喔。」

雷伊帶著溫柔的笑容說道。也就是說他不打算說出實話吧。

沒辦法再繼續追問下去,米莎懊悔地咬緊唇瓣。

「羅古諾斯魔法醫院是艾里奧·路德威爾用私費建設的,也就是皇族派的設施。」

「沒錯。」

雷伊不改笑容的回答。

「令堂身體還好嗎?」

「嗯,之前也說過了,並無大礙呢。現在很健康唷。」

「我可以去探望她嗎?」

「她馬上就要出院了,到時候再幫你介紹吧。」

唔,原來如此。

「話說回來,就分組來看,我們好像會在決賽遇到吧?」

「很遺憾沒辦法心無罣礙地跟你交手呢。」

雷伊看向我的劍。

「沒什麼,這把劍或許感受不到魔力,但這可是真正的名匠所鍛造出來的劍,跟你的魔劍可是有不分軒輊的力量。你就儘管向我挑戰吧。」

雷伊呵呵笑起。

「已經沒事了吧?」

「是啊。」

雷伊轉過身,打算朝著觀眾席的方向離開。

「雷伊同學,那個……」

「不好意思,我現在是皇族派的人,沒辦法再跟你繼續交好了。」

擦身而過的雷伊在留下這句話后揚長離去。

就像是想到了什麼事,他途中突然止步。

「對了,阿諾斯,有件事我忘記跟你講了。」

「什麼事?」

他背對著我說道:

「……我會殺了你。」

我咧嘴一笑,回道:

「想殺我的話,就帶著死亡的覺悟來向我挑戰吧。」

「這算不上威脅喔。因為我本來就是在賭命了。」

「喔,那我就試試你的覺悟吧。」

等我把話說完時,我人已經不在原地,而是逼近到雷伊的背後。

「我看得一清二楚唷,阿諾斯。」

雷伊就像陀螺般的轉身,揮出魔劍伊尼迪歐。

就算爲了擋住攻擊,在左臂上展開反魔法與魔法屏障,也還是被輕而易舉地斬斷術式,迸出的魔力化為烏有。

純白劍刃砍進我的左臂,淌出鮮血。

「唔,居然能傷到我的手臂,真是了不起。」

「……我是打算連同手臂一起砍掉你的頭呢……」

雷伊吐血了。我的右臂刺進了他的胸口。

「我也是打算捏碎你的心臟的,但看來你連身體也相當強韌呢。」

茫然注視著這場攻防的米莎,驚慌失措地叫道:

「阿、阿諾斯大人,雷伊同學……!你們沒必要在這種地方打起來啊……!」

她露出一臉擔心的表情,是想說我們無論如何都會在決賽時交手吧。

「沒什麼,我就只是在確認他的覺悟。不論對手是誰,我對膽敢向我挑戰的人都絕無寬貸。要是他期待我會對朋友手下留情的話,就打算在這裡將他收拾掉。」

「我才是安心了。既然你是認真的,那我也能毫不猶豫地斬殺了呢。」

我稍微俯瞰了他一眼后,雷伊就露出爽朗的微笑。

「那我就先走了。」

「好,決賽見。」

雷伊朝觀眾席的方向離去。

「阿諾斯大人……」

「看樣子是被套上項圈了呢。」

米莎瞠圓了眼,回看著我。

「我直接碰觸他的身體試著確認過了,看來他體內似乎被埋進了某種魔法具。」

「……您說確認,在剛剛那一瞬間,您就做了這種事嗎……?」

「因為這才是我的目的呢。」

埋進他體內的魔法具與本人的魔力同步,所以難以發現。如果是我的魔眼的話,某種程度以下的魔法具,只需要注視幾秒就能看穿,所以埋進雷伊體內的是相當優秀的魔法具。

「……可是,您是何時注意到雷伊體內被埋進魔法具了……?」

「雷伊有給我們提示吧?說他本來就是在賭命了。我判斷這是他要殺我之前,就已經在賭命的意思。可以想到的可能性,就是他被魔法具限制了某方面的行動。假如他向我求助的話,就會被當場殺掉吧。」

雷伊有十之八九是遭到魔法具或魔法的監視。最好還是認為:只要雷伊意圖求助,監視者就會啟動埋進他體內的魔法具殺害他。

「他確實是說他在賭命,但是光憑這點……?」

「在這之前,他也說過沒辦法心無罣礙地跟我交手,還特意跟我說要殺了我呢。只不過,那傢伙本來就是會若無其事地斬殺敵人的個性。就因為他故意向我挑釁,才讓我認為這背後有鬼。在接他的劍時,他還很親切地讓胸門大開。這是要我假裝貫穿他的胸口,調查那裡的意思。」

結果得知雷伊體內被埋進了魔法具。

對雷伊來說,這也是一步險棋吧。必須要在監視者未能察覺的情況下,讓我注意到這件事。一旦失誤,他就會當場喪命吧。

「……真是太驚訝了……在我眼中兩人就只是決裂了……阿諾斯大人和雷伊同學都好厲害啊……」

「沒什麼,以前也常有這種事呢。」

兩千年前會用上更加錯綜複雜的手段呢。

「……是皇族派搞的鬼吧……?」

「這是適切的判斷。」

或者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搞的鬼嗎?

「能在雷伊同學體內埋進魔法具,應該是相當厲害的高手吧?」

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性。只不過──

「這件事應該跟雷伊的母親有關。」

「方纔是說住進了魔法醫院吧?」

「是啊。我認為跟此事有關而試探了一下,不過他卻是那樣回答。這恐怕是想要我設法幫忙的訊息吧。」

只要認為他的母親被當成人質,體內還被埋進魔法具的話,這一切就全都說得通了。

那個男人是在這種千鈞一髮的狀況下向我求助的,怎麼可以不迴應他的期待。

「你想怎麼做?」

我這麼問后,米莎就語帶怒氣地回道:

「居然想用這種方法恣意操控人心,我是絕對不會原諒對方的。我要讓幕後黑手知道,不是身為皇族就能夠爲所欲爲的。」

「那就跟我來吧。儘管不知道是何方神聖,但他們對我的朋友出手了,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好的。」

我正要前往魔法醫院,卻忽然想起一件事而停下腳步。

「話說回來,第二場比賽要開始了啊。」

除了決賽以外,記得所有的賽事都會在今天之內舉行。

「唔,稍等我一下。我先去把剩下的無名小卒收拾掉,之後我們再出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