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阿諾斯大人啦啦隊歌合唱曲第二號


「庫魯特選手的魔劍已確認遭到破壞。因此,第一局第一場比賽的優勝者是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選手!」

飛在上空的貓頭鷹宣佈了我的勝利。

然而,觀眾席卻是一片肅靜。幾乎都是皇族吧。也就是他們無法接受,我這個本來就連參賽資格都沒有的混血獲勝吧。沒差,反正我也沒想要人幫我聲援。

我轉身返回休息室。

隨後,觀眾席的一隅就傳來聲響。

「真不愧是小諾!討厭啦────你是天才────!」

「幹得好,阿諾斯!如果是你的話,之後也能輕鬆獲勝的!」

是爸媽的聲音。

緊隨在後,混血的魔族們發出鬨然歡呼。

「怎麼辦啊?唱啦啦隊歌之前,比賽就結束了!」

「或是說,阿諾斯大人太強了,根本沒空唱啊!」

「那就現在唱吧!」

「就算說要現在唱,但也已經打贏了耶?這是啦啦隊歌唷?我們要幫什麼加油啊?」

「要開始嘍,阿諾斯大人啦啦隊歌合唱曲第二號『啊啊,高貴的阿諾斯大人,請賜予您的寶劍』。」

「喂,你們有在聽嗎?」

「鏘鏘鏘鏘鏘♪」

「……真拿你們沒轍呢。那麼,就來慶祝阿諾斯大人的勝利吧!」

粉絲社她們用自備帶來的太鼓與管樂器,開始演奏起旋律。

「你在下面,我在上♪」

「咻、咻咻咻,瞬殺♪嗯哼──啊哈──♪」

「你在下面,我在上♪」

「輕、輕輕輕,輕鬆獲勝♪嗯~啊哈──♪」

「高──貴的──阿諾斯大人,請~賜予您的寶劍~♪」

「在名為競技場的床鋪上,獵物舞──動著~♪」

「在阿諾斯大人的寶──劍下♪懷──上最強的魔力♪」

「健壯的大──男──人~也一發就中~♪」

「懷~上吧♪懷上吧♪懷~上吧~♪」

「你在下面,我在上♪」

「咻、噗咻咻,秒殺♪嗯哼、啊哈──♪」

「你在下面,我在上♪」

「安、安安安,安心無比♪嗯嗯~啊哈──♪」

「看吧,賜·給·你♪寶劍的恩寵───────────────────♪」

抖音好得沒意義。

只不過,還真是相當痛快呢。聽到這首歌后,那些嚷嚷著我當不上魔皇等話語的皇族派們,這不是全都帶著屈辱的表情低頭不語了?

因為是在展現如此明顯的實力差距后獲勝的,所以不論說什麼,都只會讓自己更加丟人現眼。

儘管這不太可能是經過計算的行為,但我可寫不出能讓對手這麼丟臉的歌。這是最讓我愉快的一點。看來粉絲社也似乎意外有著稀有的才能。

離開競技場的舞臺后,我經過休息室,慢慢走向觀眾席。

「──嗯嗯,既然如此,這樣的歌詞也不錯吧?稍微聽一下喔。」

一抵達觀眾席,就剛好聽到媽媽的聲音。

「讓你嚐嚐小諾的寶劍,征──服你的人──♪前端的劍尖♪染成乳白色吧~~~~♪咻、咻咻咻,蹂躪不已♪啊哈,嗯哼──♪」

唔,挺過分的歌詞呢。

不過,媽媽身旁的粉絲社等人,卻是用尊敬般的眼神看著她。

「真、真不愧是阿諾斯大人的母親!」

「太厲害了,太厲害了啊!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悅耳的歌聲!」

「對呀、對呀!而且這大膽纖細的歌詞,如實表現出阿諾斯大人波瀾壯闊的人生,讓我感動得就快哭了……」

「嗯……嗚嗚……太、太感人了……」

粉絲社好像非常感動的樣子。雖然我完全不懂那個歌詞到底哪裡有讓人感動的要素在,不過這就是兩千年前與現代的代溝吧。

「要是伯母方便的話,下次有空要不要到粉絲社來玩呢?請擔任外部講師,幫我們做唱歌的特訓!」

「我、我也拜託您了!」

粉絲社一齊低頭請求。

唔,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現在要是不阻止她們,之後可能會發生不得了的事。

「抱歉,媽媽平時在店裡很忙呢。」

「啊,阿諾斯大人……!呀、呀啊──!」

粉絲社她們發出尖叫,就像感到惶恐似的退開三步行禮。

「呀、呀啊──既然阿諾斯大人這麼說的話,呀──!」

「還請原諒我們的失禮之舉。呀啊──!」

到底是要尖叫,還是要恭敬說話,真希望她們能選一個。

「小諾,我不要緊的啦。反正店也有休息的時候,能讓我偶爾過去打擾嗎?」

「非、非常樂意!感謝您的寬宏大量!太棒了!」

粉絲社的女學生與媽媽緊握著手。

就在我隱約感到不安時,媽媽向我露出別有含意的微笑。

「我會讓小諾就連在學院也能好好做自己的,就放心教給媽媽吧。」

唔,媽媽啊,拜託你不要擺出這種「我會營造出方便你和雷伊出柜的環境,放心交給我吧」的表情好嗎?

「接下來即將開始第一局第二場比賽。登場的是,艾伊涅斯劍術道場所屬──瑪多拉·仙松選手!」

競技場上出現一名男子,全身帶著無數傷疤,有如野獸般的容貌。

「……這傢伙是疾風的瑪多拉吧?迪魯海德最快的劍士……上屆大會的亞軍……?」

「是啊……簡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吧?」

「據說他爲了要向庫魯特雪恥,似乎潛入地下迷宮戈拉奴亥利亞。」

「地下迷宮戈拉奴亥利亞?那個號稱就連要突破第一層都極為困難的迷宮嗎?」

「是啊,據傳他下到第兩百五十層,在里頭待了二十年都沒出來。」

「什麼……簡直是瘋了……」

「那就是將自己逼瘋,一味追求強悍的男人所達到的境界。就這點來講,他說不定已經超越庫魯特了呢。」

唔,地下迷宮戈拉奴亥利亞啊,真是讓人懷念呢。曾好奇最底層究竟有多深而去散步過,結果是兩千五百層。居然能下到十分之一的樓層,看來他也相當厲害呢。

「接著登場的是,羅古諾斯魔劍協會所屬,雷伊·格蘭茲多利選手!」

上空傳來貓頭鷹的叫喊。

似乎是輪到雷伊出場了,不過它剛剛是說羅古諾斯魔劍協會嗎……?

「雷伊·格蘭茲多利……是煉魔劍聖嗎?」

「是啊,混沌世代之一。」

「儘管第一場比賽就遇到相當優秀的對手,但到底還是瑪多拉會獲勝吧。」

「等到十年後,情況說不定就很難說了呢。現在的話,經驗相差太多了吧。」

「只不過,煉魔劍聖是所屬於羅古諾斯魔劍協會的啊?」

「也就是我們的夥伴呢。」

雷伊出現在競技場上,佩帶的劍是在小組對抗測驗中借給米莎,能斬斷魔法術式的魔劍伊尼迪歐。

「那麼,迪魯海德魔劍大會第一局第二場比賽!請開始吧!」

立刻喊出比賽開始的口號。

對峙的瑪多拉與雷伊,直接朝著對方走去。

就在進入劍擊範圍的瞬間,雙方同時停下腳步。

「拔劍吧。」

瑪多拉沉聲說道。

「我這樣就行了。」

雷伊就跟往常一樣,以爽朗的笑臉迴應。

「我這不是在威脅你。帶有風之力的魔劍,疾風劍雷夫雷希亞,你總該聽過吧?一旦出鞘,劍身就會化為疾風。我給你三秒考慮。要是不在這三秒內拔劍,你將命喪於此。」

瑪多拉眼神銳利地瞪向雷伊。

「三。」

雷伊沒有動。

「二。」

雷伊還是沒有動。

「一。」

瑪多拉握住魔劍。

「去死吧。」

以目不暇給的速度拔出魔劍,朝雷伊的脖子揮出劍光。

「什麼…………」

瑪多拉驚愕了。

別說是切開雷伊的脖子,瑪多拉的魔劍還喀嚓斷成兩截。當劍碰觸到他的後頸時,劍身早已被砍斷了。

「……何時……拔劍的……?」

雷伊的魔劍依舊收在鞘里。

「在你拔劍之後。」

「…………比我晚拔劍,卻比我的劍,疾風劍雷夫雷希亞還快……」

瑪多拉別說是雷伊拔劍的瞬間,就連他收劍的瞬間都沒看到的樣子。

雷伊吟吟微笑。

「我的朋友,就連用樹枝都比你快上許多呢。」

「……你說…………用樹枝…………?」

雷伊就像分出勝負似的轉過身去。

「瑪多拉選手的劍已確認遭到破壞!因此,第一局第二場比賽的優勝者是雷伊·格蘭茲多利選手!」

歡聲伴隨著驚訝響徹開來。

「太厲害了!那個瑪多拉瞬間就輸了。」

「有人看到他拔劍嗎?我完全沒注意到耶!」

「庫魯特輸掉時還以為會怎樣呢,皇族派也派出了相當可靠的傢伙不是嗎!」

「對啊,是混沌世代吧?那傢伙說不定就是暴虐魔王呢。」

站在我背後的少女,注視著離去的雷伊。一臉沉悶的表情。

嗯,因為羅古諾斯魔劍協會是皇族派的團體呢。會疑惑雷伊為什麼會所屬於那裡。

「米莎,你很在意嗎?」

她點了點頭。

「那就去問吧。」

「咦……?」

「過來。與其擺出那種表情,還不如直接去找他確認。」

我留下這句話離開后,米莎就從後頭跟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