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社團



授課結束的午休時間。

學生們一齊起身,爲了用午餐離開教室。

關於權杖,好像決定由學院再次鑑定,並根據結果來決定我的小組得分的樣子。儘管不覺得他們會再度讓人偷走,不過看樣子,魔王學院似乎不太願意認同身為不適任者的我。

理由恐怕是跟艾米莉亞說的什麼統一派有關吧。

「阿諾斯大人。」

我起身後,一名白制服的女學生向我搭話。是方才頂撞艾米莉亞的米莎·伊里歐洛古。

「什麼事?」

「感謝您剛才的袒護。」

「別在意,那並不是在袒護你。」

我這麼說后,米莎親切地笑了。

「不過多虧您,我才不用受到處分。要是阿諾斯大人沒有找到權杖的話,我肯定暫時無法來學校了。」

唔,也就是說,她抱著會受到處分的覺悟在堅持己見嗎?是個令人相當佩服的傢伙呢。

「你叫米莎吧?」

「是的,很榮幸能讓您記住我的名字。」

「我問你一件事,統一派是什麼?」

米莎不改笑容地回答:

「我想您也知道,迪魯海德現在幾乎是由皇族所統治。」

「大致上猜得到,但不清楚詳情。能告訴我嗎?」

「是的,我很樂意。」

米莎爽快答應,於是開始說明。

「雖然統治迪魯海德各地的是魔皇,但就算從魔王學院畢業,能當上魔皇的,也就只有完全繼承始祖之血的皇族。權力幾乎掌握在皇族手中,我們混血無法決定迪魯海德的任何事情。魔族現在是不管有沒有能力,都會被分成皇族與非皇族兩類。」

世人普遍認為混血也有許多種類。皇族與其他魔族的混血、皇族與人類的混血,以及皇族以外的魔族與人類的混血。皇族以外的魔族,是包含這些在內,全部稱之為混血的吧。

「想要比現今的制度還要強化皇族的特權,提倡皇族至上主義的是皇族派;相對地,想將皇族與混血一視同仁,讓魔族達到真正統一的是統一派。」

「在皇族支配國家的現狀下,那個叫什麼統一派的能自由地進行活動嗎?」

假如禁止在魔王學院進行統一派的活動,那在其他地方也差不了多少。

「當然是很不容易。不過,我們統一派也有強力的靠山。」

真意外呢。不過,既然皇族的勢力這麼龐大,要是沒有半個靠山的話,也不可能進行統一派這種像是謀反的行為啊。雖說是和平,但還沒辦法自由地發表自己的主張吧。

「靠山是指?」

「是七魔皇老之一的梅魯黑斯·博藍大人。他是七魔皇老之中,唯一讚同統一派思想的人物。」

七魔皇老啊。這樣的話,事情就有點複雜了。如果七魔皇老全是皇族派的話,構圖就簡單明瞭。只要認為:那些經營魔王學院的傢伙,將身為暴虐魔王的我設計成不適任者,意圖讓其他人或是自己等人取代成為暴虐魔王。

不過,統一派卻主張要對皇族與混血一視同仁。這要是受到認同的話,就枉費他們好不容易才把我設計成不適任者了。

也就是說七魔皇老也不是一塊鐵板嗎?還是說,站在統一派那邊,反而比較容易達成目的呢?

不等艾維斯的報告,實在無法做出結論呢。

「……阿諾斯大人,假如您對統一派有興趣的話,要我幫您介紹梅魯黑斯大人嗎?」

這項提議,不能當作是單純的親切之舉。如果是七魔皇老想跟我接觸的話,也能懷疑是有某種企圖。

算了,要是對面有所行動,也沒有不上鉤的理由。

「如果可以的話,我是很感謝,但能這麼快就見到面嗎?」

「是的。如果是阿諾斯大人的話,我想他一定會答應的。」

「喔,為什麼?」

「我們統一派相信阿諾斯大人就是暴虐魔王。小組對抗測驗中壓倒性的實力,還有在大魔法教練時展現魔法研究的睿智,全都不是尋常魔族能辦到的事。」

要是不拘泥於皇族的框架,實力就是一切。會認為我或許就是暴虐魔王的想法,要說的話也是當然的事。

不過,畢竟之前是那種反應,要是這麼容易就相信的話,反倒讓人起疑呢。從統一派的立場來看,也能說他們就只是發現到一個容易抬轎的對象吧。

「那個……請問怎麼了嗎……?」

「沒事。那麼,就幫我跟梅魯黑斯說一聲吧。」

聽我這麼一說,米莎就高興地微笑起來。

「我知道了。還有,要是您方便的話,現在能移駕到我們夥伴聚會的場所嗎?阿諾斯大人肯蒞臨的話,我想大家會非常開心的。」

唔,就當作是順便吧。去一趟也沒損失。

「那就帶路吧。」

「是的!請跟我來!」

米莎興高采烈地說道,神采奕奕地轉身走去。

在她的帶領之下,我們暫時離開教練場的某棟建築物,走向戶外。

「──話說回來,你們也要來嗎?」

我向緊跟在兩側的米夏與莎夏問道。

「莎夏說想去。」

「無所謂吧?因為我是阿諾斯的部下,所以要一塊去。」

哎呀哎呀,好奇心真旺盛。

「就是這樣,米莎,追加兩個名額不要緊吧?」

米莎轉身露出笑容。

「當然沒問題啊。兩位也都相信阿諾斯大人就是暴虐魔王吧?」

米夏點了點頭。

「能不能別把我跟你混為一談?我不是相信,而是知道。」

莎夏態度傲慢地說道。

真是的,不知道是在爭什麼。

「是這樣啊。不過,混沌世代的莎夏同學這麼說的話,更增加說服力了呢。那就更讓人歡迎你了喔。」

米莎露出滿面笑容。

「如果可以的話,想請教你知道了什麼?」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事喔。」

米莎看著我。

「我可沒有證據喔。如果有,那我就不會是不適任者了。」

總之先這麼說了。

「可是,莎夏同學說她知道……」

「那兩人是特別的。」

米莎霎時沉默下來,喃喃說道:「是這樣啊。」

是在意她們哪裡特別吧?不過也沒有特地再問下去。

不知為何,莎夏似乎有點高興。

「喂,你的夥伴是指統一派吧?德魯佐蓋多可是禁止進行統一派活動的,要是聚集起來,不是會被盯上嗎?」

「沒問題的。關於這件事我們也曾相當煩惱,但已經想到就算被盯上也不會有問題的名義了。」

米莎停下腳步。這裡是社團塔當中的其中一座。

德魯佐蓋多的校地上建有好幾座塔,其中幾座是作為社團活動的場所,提供給學生們在校內進行共同的喜好或有興趣的活動。

關於社團,有鍛鍊劍術的劍術社、研究魔法的魔法研究社等等,有著各式各樣的社團。

塔的入口處掛有牌子,上頭大大記載著社團名稱──

阿諾斯粉絲社。

「呵呵呵,這你們覺得如何?成為阿諾斯大人的粉絲,組成支援阿諾斯大人的粉絲社了。我們進行的不是統一派的活動,就純粹只是針對阿諾斯大人日常的發言、威風凜凜的模樣,互相談論他說了很棒的話啊、他真的好帥啊之類的話唷。」

「你是笨蛋嗎!」

莎夏猛烈吐槽了說得得意洋洋的米莎。

「雖然你這麼說,但由於有遵守魔王學院的院規,所以不怎麼會遭受處分。因為只要有遵守規矩,梅魯黑斯大人也就能幫忙說情了。」

米莎一邊這麼說,一邊推開社團塔的大門。

「而且,阿諾斯粉絲社只是用來掩人耳目的偽裝唷。這裡頭可是每天都在認真討論,要如何才能推翻皇族派的暴政。」

一走進社團塔,里頭的學生就朝我一齊轉頭看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阿諾斯大人,是阿諾斯大人耶!」

「騙人,真的耶。為什麼?怎麼會在這裡!」

「該怎麼辦啊──?我現在該不會是在跟阿諾斯大人吸相同的空氣吧?」

「對、對呀──這樣的話、這樣的話,是間接接吻啊啊啊!」

「冷、冷、冷冷冷、冷靜下來!要是這樣的話,你就跟這裡所有的人都間接接吻了啦!」

莎夏冷眼看向米莎。

「你剛剛是說認真討論什麼來著?」

「啊、啊哈哈……真是慚愧。本來應該是掩人耳目的偽裝,但是等我們注意到時,大家一下子就被阿諾斯大人的魅力迷倒了呢……」

「這不只是該慚愧的程度吧。」

就在這時,一名女學生下定決心似的站在我面前。

「阿、阿諾斯大人!能、能請您在這上頭簽字嗎?」

這麼說完,女學生展開了「契約」。

唔,契約內容是要發誓成為我終生的粉絲嗎?對我毫無壞處,坦白說,這隻能說是份腦子有問題的「契約」呢。

「等等,禁止偷跑!也請您簽我的!」

「我也要、我也要!」

學生們紛紛聚集到我身旁,展開「契約」魔法。不論再怎麼用魔眼凝視,這都是份只對她們不利的契約。

「這在現代很常見嗎?」

向米夏詢問后,她忙不迭地搖起頭來。

「只有受歡迎的人。」

說我受歡迎,也挺讓人難為情的就是了。

「就算是受歡迎,這份『契約』也不太對勁吧?一點意義也沒有。」

「兩千年前沒有粉絲社嗎?」

「抱歉,我連聽都沒聽過。」

米夏沉思了一會後說道:

「大家想展現忠誠。」

唔,原來如此。是忠誠啊。這麼說來,能感到跟辛那傢伙類似的氛圍呢。也就是將對我宣誓忠誠的行為本身視為榮耀啊。還以為這種奇特的魔族就只有他了,時代也是會變的呢。

「那、那個,各位,不行突然就要人簽契約啦。凡事都要有個先後順序。」

米莎擋在我與央求籤字的女學生們之間。

「除了你以外,好像沒有正常人呢。統一派沒問題吧?」

「……我想大家該認真的時候,還是會認真的吧……啊哈哈……」

米莎只能笑著打哈哈的樣子。

「算了,用不著在意,米莎。不過就是簽字,要我簽再多也無所謂。」

「咦?是這樣嗎?那就麻煩您了!」

米莎以驚人的氣勢施展「契約」,向我低頭拜託。

你也是嗎──莎夏用這種眼神看著她。

「啊、啊哈哈……也沒什麼不好吧……」

「咦──米莎,你太狡猾了!這是偷跑,你偷跑!」

「對呀、對呀。大家都想成為阿諾斯大人簽字的第一號耶!」

面對女學生們的抗議,米莎堂而皇之地說:

「不,唯獨這件事我無法退讓。帶阿諾斯大人來的人是我,我應該有資格拿到簽字的第一號!就算竭盡全力,我也要拿到第一號!」

大概是米莎進入戰備狀態了吧,她身上冒出魔力粒子。

唔,魔力的波長和一般魔族不同呢。這是混了精靈之力嗎?

「就算對手是米莎,我也不會輕易敗北的唷……」

「沒錯、沒錯。就算要捨棄其他事物,唯獨簽字第一號我是不會讓給你的!」

其他的女學生們也開始釋放魔力,不知為何演變成一觸即發的氣氛。

「……你們稍微冷靜一下。為這種無聊的小事吵架,是想怎樣啊?」

莎夏提出忠告后,女學生們紛紛說道:

「不!阿諾斯大人的簽字有賭上性命的價值!」

「是呀,就算會死在這裡,我也無怨無悔。或許看在你眼中很可笑,但我們有無法退讓的事物!」

米莎露出達觀的表情,平靜地說道:

「莎夏同學,你就儘管笑吧。我們喜歡阿諾斯大人的心情,是絲毫不會退讓的。因為我們是阿諾斯粉絲社啊。」

魔力與魔力迸出火花。就在她們要一齊動作的瞬間,我開口說話了。

「唔,總而言之,只要全員都當上簽字的第一號就行了吧?」

我的話語,讓女學生們突然靜止下來。

「雖是這樣沒錯,但全員都是簽字第一號會有矛盾吧?就算再怎麼同時簽字,也還是會有零點一秒、零點零一秒的誤差。就是這個誤差,區分了第一號與之後的號碼……」

「為什麼要對簽字第一號這種事認真啊……只差零點一秒的話,就當作是同時簽下的不就好了……」

莎夏發起牢騷。

「哎呀,信念因人而異。我不會嘲笑你們的。但是,假如相信我是暴虐魔王的話,就別把那種矛盾說得像是不可能一樣。」

我在全員的「契約」上簽字。

「咦、咦?呀啊啊啊啊!快看、快看!簽字、簽字了耶!」

「我也是、我也是!而且你看!契約時間連零點一秒的誤差都沒有。就連零點零零零零一秒也沒有。完全是同一時間耶!」

「真的耶!這樣的話,大家都是第一號了啊啊啊啊!」

「可是、可是,這是怎麼辦到的?這種事情可能嗎?」

我向表示驚訝的女學生們說道:

「這沒什麼,只是用『時間操作(rebaido)』瞬間停止時間,然後在每個人的『契約』上簽字而已。」

如悲鳴般的尖叫聲突然響起。

「居然能停止時間簽字,真的是太酷了啊啊啊啊!」

「被做了這麼帥氣的事,我連心臟都要停下來了啦啦啦!」

真是傷腦筋耶。

「竟爲了簽字這種事吵成這樣呢。」

「既然這麼想,就別爲了簽字這種事停止時間啦……」

莎夏在一旁碎碎念著多餘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