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真正的名匠


庫魯特以冰冷的表情,朝我的劍瞥了一眼。

「你打算用這種劍比試嗎?」

「不行嗎?」

「看樣子,讓人不覺得那是一把魔劍。我沒興趣跟只能用這種不帶魔力的金屬塊戰鬥的對手交戰呢。」

「唔,那麼,這樣如何?」

我在劍上畫出魔法陣,施展「武裝強化(adeshin)」的魔法。金剛鐵劍附上我的龐大魔力,宛如神話時代的魔劍般,散發出混沌的光芒。

「要是劍沒有魔力,就用自己的魔力彌補就好。」

魔劍大會不準使用會傷害對手的魔法,然而「武裝強化」是例外。這是因為在使用魔劍時,會施展這項魔法讓魔劍帶有魔力是一般常識。

由於劍的鋒利度是取決於魔劍魔力與自身魔力的總和,所以魔劍不帶有魔力,說起來是很不利吧。

不過,才這種程度的讓步,我就讓吧。

「在第一場比賽前,本大會的營運委員有要事宣佈。」

飛在頭上的貓頭鷹說道。

「大會規則雖有所變更,不過尚未向選手們通知,所以趁現在發表。本大會將禁止使用『武裝強化』與類似的魔法,而且也禁止使用劍以外的攻擊方式。」

隨後,舞臺週遭就出現一群身穿法衣的男人,合計有十六人。

「比賽會隨時受到監視人員的嚴密監視。當發現到有違反規定的行為時,選手將會受到嚴重的懲罰,根據情況還有可能立刻喪失資格,還請各位選手注意。」

原來如此。來這一招啊?既然無法使用「武裝強化」,這把金剛鐵劍就無法突破庫魯特身上的魔法屏障,反而還會遭到破壞吧。

儘管空手就能輕易突破魔法屏障,但使用劍以外的攻擊方式也遭到禁止。

也就是說,我在這時失去了一切勝算,之後就只要等庫魯特用魔劍把我的劍打斷就好。

恐怕原本就是想先確認我所準備的劍,再臨機應變地變更規則吧。

即使我拿出貝努茲多諾亞,也肯定會設法找理由禁止我使用。

「真受不了。父親大人的打點還真是讓人沒轍。」

庫魯特說道。

「就算不耍這種小手段,我也不可能會輸吧?算了,反正不論如何結果都不會改變,所以也無所謂就是了。」

庫魯特拔出魔劍,劍身清澈到彷彿透明。只不過,那不是普通的劍。劍刃宛如水流般盪漾著。

「那就是庫魯特的水魔劍艾伊夏斯啊……」

「不具固定形狀的水之劍身,不論怎樣的魔劍都不可能破壞。儘管如此,那把劍卻不是普通的鋒利……」

「那種普通的金屬劍,一碰就會斷成兩截了吧……」

觀眾席傳來這種耳語。

「那麼,迪魯海德魔劍大會第一局第一場比賽!請開始吧!」

貓頭鷹喊出比賽開始的口號。

瞬間,庫魯特就踏著行雲流水的步法衝來。轉眼間讓我進到攻擊範圍內后,他拔出了魔劍艾伊夏斯。

一口氣發出三段突刺。突刺增為九下,並在下一瞬間達到二十七下。

水之劍身份裂出無數劍刃,從我的四面八方發出突刺。

「突然使出來啦!庫魯特的秘技,水牙連魔突!」

「結束了呢!這世上可沒人能躲得過這一招啊!」

「活該啊,混血的!」

唔,是相當溫和的攻擊呢。

「…………什麼…………?」

我俐落穿過庫魯特的攻擊,俯瞰著他。

「這種程度就算是秘技?我的同班同學里,可是有個能把劍揮得更快的男人喔。」

「……不過就是躲過一次……你可別得意忘形了……!」

由下往上揮來的魔劍艾伊夏斯,我用金剛鐵劍擋住。

鏘的一聲,響起激烈的碰撞聲響。

「…………?」

庫魯特啞口無言,就只是露出驚愕的表情。因為不帶有魔力的金屬劍,是不可能擋得住魔劍的。

「喂、喂,監視人員!快仔細看,那傢伙應該犯規了吧!」

「對、對啊!艾伊夏斯怎麼可能砍不斷那種破劍!」

「犯規、犯規!」

「該死的混血!竟然做這種卑鄙的行為!喪失資格、喪失資格!」

觀眾席開始「犯規!犯規!」地大合唱。

十六名監視人員竭盡全力地啟動魔眼,注視著我與我手中的劍。

才剛這麼做,他們就突然驚慌失措起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這傢伙沒有使用魔法啊……」

「這怎麼可能!沒有使用魔法,是怎麼擋下艾伊夏斯的……」

「可是,完全感受不到魔力啊!」

「這怎麼可能啊!這世上並不存在讓人感受不到魔力的魔法!」

「……也就是說,是那把劍的力量嗎……?」

「怎麼可能!快找!應該藏著某種機關才對!」

唔,是在白費工夫呢。

我現在使用的是「隱匿魔力(najira)」的魔法,能將各種魔力隱藏起來。

在對「武裝強化」合併使用「隱匿魔力」的狀態下,能夠識破這點的人,就連神話時代的魔族都寥寥可數。更何況是這個時代的魔族,他們是絕對不可能看穿的吧。

假如沒有證據,就沒辦法判定我犯規。畢竟,既然統一派有梅魯黑斯作為後盾,要是做得太過火,反而會讓自己等人露出可趁之機呢。

「……喂,監視人員沒宣判他犯規耶……」

「也就是說,認同他沒有使用魔法嗎……?」

「那把劍……乍看之下即使感受不到多少魔力……但其實擁有跟艾伊夏斯不相上下的力量嗎……?」

宛如水勢增強般,眼前的劍身變得更加厚實。是釋放出艾伊夏斯的全魔力了吧,但我手中的劍卻是文風不動,從容擋住了攻擊。

「……為什麼……會被這種不帶魔力的劍給……?」

「這把劍確實是不帶魔力呢。」

我在手上施力,將庫魯特用力推開。

「相對地,卻充滿著我爸爸的心意。爸爸用心鍛造的這把劍,別以為像你這樣的傢伙會有辦法打斷。」

「……開什麼玩笑……」

我咧嘴一笑,就像挑釁似的說道:

「庫魯特,你難道不知道嗎?真正的名匠用心鍛造的劍,會帶有不同於魔力的另外一種力量。」

只要將劍徹底揮下,庫魯特就輕易比輸力量,被我打飛出去。他將艾伊夏斯插在地面上,好不容易才安然落地。

「……剛剛的話,你聽到了嗎……?」

「心之劍……心意讓劍強化了……這種事有可能發生嗎……?」

「這怎麼可能。儘管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但要怎麼說明這個情況……?實際上,現在眼前就發生了只能這樣說明的現象啊……!」

「……居然是能鍛造出不下於艾伊夏斯的劍的真正的名匠……?那傢伙的父親究竟是何方神聖啊?」

唔,看來是被我順利唬過了。

「看樣子,我必須拿出真本事了呢。」

庫魯特殺氣騰騰地看著我。

「本來是打算留到決戰的,不過就讓你見識一下吧。將人生奉獻在劍道之上所達到的境界。劍魔一體,庫魯特流劍術的精髓──」

艾伊夏斯的劍身消失了。他筆直拿著只剩下劍柄的那把劍。

「唔,這似乎很有趣呢。只不過啊……」

「庫魯特流劍術,秘奧義──」

他將重心使勁壓在一隻腳上。瞬間,庫魯特的身體被無數的劍光給撕裂了。

「……什麼……呃啊…………」

他一副連被做了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模樣,跪在地上。然後,爲了要設法站起,而將艾伊夏斯插在地上代替枴杖。

「剛好一分鐘。」

艾伊夏斯粉碎散開,讓庫魯特一臉撞在石板地面上。他趴在地上,把手伸向魔劍的殘骸。

「……到……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輸了嗎……?」

庫魯特就連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都不知道的樣子。其實也沒什麼。

我就只是慢慢走過去,慢慢地拿劍砍他而已。

「……怎麼可能……?就算是真正的名匠所打造的劍,居然才一分鐘就將那個庫魯特給打倒了……?」

「在上屆大會……庫魯特可是毫髮無傷耶……」

「事隔三十年後,庫魯特究竟會成長到多麼可怕的境界,我是爲了確認這件事才來魔劍大會的耶……」

「……就連施展秘奧義的機會都沒有……程度相差太多了……」

「……他是誰?那傢伙究竟是誰……?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所屬的話,那不就還是個學生嗎!他究竟是何方神聖啊?」

未能盡興的結果,讓觀眾席不斷傳來困惑的鼓譟聲響。

「唔,搞砸了。反正結果一樣,早知道就別拘泥時間,見識一下那個叫什麼秘奧義的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