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 貓咖啡廳的黑貓


走到大街上后,米夏問道:

「要用魔法模型做什麼?」

「啊啊。」

我將方纔做好的魔法模型放在指尖上,遞給米夏。

「難得第一次做了魔法模型,所以想讓米夏看一下呢。」

米夏直眨著眼,然後開心地微笑起來。

「謝謝你。」

她用魔眼直直凝視起魔法模型。

「怎樣?」

「……好厲害……」

米夏宛如注視般的細細品味,改變角度,從各個方向觀看我做的魔法模型。

我愣愣望著她的這副模樣,即使過了好幾分鐘,她也依舊沒有要別開目光的意思。

這還是第一次看到米夏這麼沉迷的樣子。看來不光是製作,她對魔法模型本身也很感興趣呢。

「漂亮。」

「是嗎?」

米夏點了點頭。

「就連看不到的地方,都好好地做出來。」

被發現了嗎?真不愧是米夏呢。

「因為『創造建築』的重點在於內部呢。如果是創造劍的話,要是沒考慮到內部會是怎樣的構造,就無法具備正常的強度。雖說魔法模型只需要給人觀賞就好,但就算只讓外表相似,也不會形成相同的模樣。」 米夏忙不迭地點頭,認真聽著。

「在創造石頭時,不要創造石頭,而是要創造構成石頭的原子──這在神話時代可是耳熟能詳的論述。」

「誰說的?」

「我說的。」

只不過,這是說來容易做來難,因此實際上能做到的人並不多。

「…………」

米夏再次直盯著魔法模型。

「這麼中意的話,就送你吧。」

她稍微瞠圓了眼。

「可以嗎?」

「是你今天陪我出遊的謝禮。」

我施展「創造建築」的魔法,用那個魔法模型代替寶石,製造出戒指,然後套在米夏的右手食指上。

「這樣就能在想看的時候看了吧。雖然是個一點也不亮眼的枯燥戒指。」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露出拘謹但十分高興的笑容。

「這是最漂亮的。」

「是嗎?」

米夏點了點頭。

「……阿諾斯什麼都辦得到……」

米夏看著魔法模型的戒指,以幾乎是喃喃自語的感覺脫口說道。

「還好啦,也沒什麼做不到的事呢。」

語罷,米夏就有點沮喪地說道:

「……我什麼都辦不到……」

「沒有這種事吧?」

米夏朝我看來。

「阿諾斯幫助了我。」

「是呀。」

「所以,我想要回報。」

沉默了半晌,米夏接著說道: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是冒充者。我也想助阿諾斯一臂之力。」

還真是說了句值得讚賞的話呢。

「可是,什麼都辦得到的阿諾斯,不需要我。」

原來如此。是因為這樣才沮喪的嗎?米夏還是一樣很溫柔呢。

「這可不一定。」

米夏直眨著眼。

「你有雙好魔眼,也很擅長創造魔法。如果只限於這兩方面,說不定能超越我喔。」

「……真的?」

「即使是我,也絕非萬能。今後也無法保證不會出現我從未想過的不可能事物呢。要說的話,我能勝過這世上所有人的,就只有毀滅什麼的力量。」

毀滅、毀滅、毀滅一切,將不可能化為可能。不過,我也沒有愚蠢到會自視過高地認為:今後不論發生什麼事,自己都能做到相同的成果。

準備是愈多愈好吧。

「而你的創造魔法則是跟我截然相反,說不定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

當然,要辦到這點,米夏的成長是不可或缺的吧。

「如果想助我一臂之力的話,就要更加逼近魔法的深淵。」

就像下定決心般,米夏點了點頭。

「等我。」

眼中帶有堅定的意志。

「我儘是受到阿諾斯的幫助。可是,總有一天會回報的。」

「我很期待喔。」

這時,傳來「喵──」的鳴叫聲。

一隻黑貓從某棟建築物的窗戶探出頭來,招牌上寫著貓咪咖啡廳「木天蓼亭」。

「……喵、喵……」

隨後,米夏模仿著貓叫聲,呼喚著黑貓。只不過,黑貓從窗外縮回屋內。

「……喵……」

米夏大為失望。

「要進去嗎?」

「……可以嗎?」

「這裡是目的地。」

「……阿諾斯也喜歡貓……?」

「差不多吧。」

走進木天蓼亭后,充滿精神的招呼聲「歡迎光臨」響起。

店內有好幾隻貓走來走去,米夏「喵、喵──」地頻頻叫喚著。就座后,一隻白貓就靠了過來,坐在她的膝蓋上。

「阿諾斯,你看。」

米夏開心地說道。

「好可愛。」

「太好了呢。」

她帶著笑臉點頭。

「喵?喵──?」

米夏一面好乖、好乖地摸著白貓的頭,一面模仿著貓叫聲向它搭話。當然,貓是不可能回答的,它就只是在米夏的膝蓋上放鬆休息。

隨便點了紅茶后,一隻黑貓跳到我背後的櫃子上。是方才把頭伸出窗外的貓。

「辛苦你了,艾維斯。」

米夏驚訝地看著黑貓。隨後,黑貓就開口說話。

「還請原諒小的以這身姿態污了陛下的眼。」

「無妨。」

畢竟不能讓人察覺到艾維斯還活著呢。

不是經由魔法聯繫,而是像這樣直接會面,也是爲了要避免引起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注意。

昨天向鎮上派出貓頭鷹,是我想跟他見面的訊號。在確認到訊號后,艾維斯就會主動找到我,進行接觸。這是之前用「意念通訊」交付記憶時,順便訂好的規則。

因此,今天才會像這樣請米夏陪我出門,在鎮上閑晃到艾維斯與我接觸為止。

「查到什麼了嗎?」

「關於七魔皇老之一的梅魯黑斯·博藍,有件無法理解之事。他雖是屬於統一派,卻不是統一派的首領。」

唔,這樣確實是很奇怪。就算說是統一派,幾乎是最具權力的七魔皇老居然不是首領。

「那麼,統一派的首領是誰?」

「儘管調查過了,但連我也無法掌握其身份。統一派的首領決不會公開現身,不僅如此,似乎連在統一派之中,也無人知曉其真實身份。」

「就連梅魯黑斯也是?」

「沒錯。」

這又是一件極其可疑的事呢。

「嗯,如果是當今魔皇之中的某人,這也不是無法理解吧?自己是統一派首領的事假如泄露出去,就很有可能失去魔皇的地位。」

七魔皇老不論如何都會是七魔皇老吧,但魔皇就有被替換的可能性。

「不過,要是連你都無法掌握身份,說不定會是活過神話時代的魔族呢。」

也能認為那傢伙就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不過要是這樣的話,他當上統一派的首領,是有什麼企圖嗎?是在控制統一派與皇族派的勢力平衡嗎?

「我這邊也清楚了一件事。梅魯黑斯失去了我的記憶。而且,根源只有一個。」

「接觸過了嗎?」

「沒錯。他是親自見到我的根源后,注意到我就是暴虐魔王的樣子。儘管是自己人的可能性很高,但我沒說出你的事情。」

艾維斯動也不動地等候著我的命令。

「去調查梅魯黑斯,還有統一派的首領。儘管姑且清查過記憶了,但就只有表層。而且說不定是用與根源融合不同的方式讓我讀不到記憶。」

「遵命。」

「其他還有查到什麼嗎?」

「有一件。是說不定跟那個統一派首領有關的情報。」

店員剛好把點的紅茶送來。艾維斯暫時緘默下來,等她離開之後,才再度開口說道:

「這座城鎮有間叫做羅古諾斯的魔法醫院,是魔皇艾里奧使用私費建設的醫院,有著能受到迪魯海德最好醫療的評價。不過,魔皇艾里奧就只是個傀儡。他的背後似乎還有其他魔族在……」

「就算調查,也掌握不到真實身份嗎?」

艾維斯頷首。

「也能認為此人跟統一派的首領是同一個人物吧。」

「我知道了。其他還有什麼事嗎?」

「是還有幾件事,但還不是確定的情報。」

「那麼,最後一件事。去調查魔劍大會,特別是七魔皇老有沒有參與其中。」

「遵命。」

艾維斯自窗戶離開。

不過,身份不明的魔族嗎……擔任統一派的首領還可以理解,但建設魔法醫院的目的是什麼?當中有什麼關聯性嗎?還是說,雙方是不同人嗎?

儘管還不清楚,但就稍微到現場看一下吧。

喝了紅茶,稍作休息后,請米夏帶路來到羅古諾斯魔法醫院。

「這裡。」

「唔,看來是棟很大的建築物呢。」

「有很多住院患者。」

似乎沒有特別可疑的地方呢。儘管用魔眼大略探查過建築物,但只感受到微弱的魔力。

「阿諾斯。」

米夏用手指著。雷伊在那個方向上,剛好從魔法醫院出來的樣子。

「早。」

走過去向他打招呼后,雷伊就轉過身來。

「咦?阿諾斯?你怎麼了嗎?」

「只是經過而已。你才是怎麼了,不會是感冒了吧?」

語罷,雷伊就像傷腦筋似的微笑起來。

「就稍微來探望一下母親。」

也就是說住院了吧。

「身體不好嗎?」

「身體天生有點虛弱呢。不用擔心啦。」

他雖是這麼說,表情卻很苦悶呢。

「如果醫生治不好的話,我會設法解決的。」

「哦?阿諾斯也很擅長治癒魔法啊?」

「沒什麼,還算不上是擅長,頂多就是讓瀕死的重病患者,明天能健康到當日征服尼爾山脈歸來吧。」

雷伊吟吟微笑。

「有點健康過頭了呢。」

「所謂真正的醫療魔法,是要讓人比生病之前還要健康喔。」

「感覺怪可怕的,我就心領了吧。」

唔,看來不是很嚴重的病呢。

「啊,對了。先跟你說一聲,我可能不會參加魔劍大會。」

霎時間,雷伊的表情黯淡下來。不過,立刻就恢復笑臉。

「這樣啊。那麼,到時候就等下次再一較高下吧。」

「你不問理由嗎?」

「咦?啊啊……是怎麼了嗎?」

「沒有理由。」

雷伊一副出乎意料的模樣。

「……我想就依阿諾斯想做的去做就好。」

「還以為你會爲了分出勝負而要我出賽呢?」

「我不喜歡強迫他人。」

唔,好吧,是很像他的個性。

「那麼,學院見。」

稍微抬起手這麼說后,雷伊就離開了。

「你覺得呢?」

經我詢問后,米夏說道:

「……跟平時有點不同。」

「我看起來也是這樣呢。」

就像是感到內疚的態度,是怎麼了嗎?平時的話,我是不會太過在意,但畢竟這裡是這種場所。爲了小心起見,就派艾維斯去調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