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米夏的詢問


和梅魯黑斯大略談過後,我回到自己家中。儘管平時媽媽總是在看店,但這個時間已經關店了,所以沒有人在。

「歡迎回來。」

淡淡的聲音響起。從廚房內突然冒出來的人,是米夏。

唔,我有點驚訝。

「怎麼了嗎?」

「練習料理。」

隨後,媽媽就從廚房走出來。

「小諾,你回來啦。馬上就能吃飯了。今天是跟小米一塊做的唷。」

「你向媽媽學料理嗎?」

米夏點了點頭。

「前幾天小米說想替小諾做美味的料理,所以媽媽就邀請她有空的時候過來學。」

她們做了這種約定啊?

「那麼,媽媽我就去把晚餐弄好喔。」

「我也去。」

「今天已經沒問題了。剩下的步驟,小米也能輕鬆做好。能幫我陪小諾聊聊天嗎?」

米夏想了一下,點了點頭。

「喔,阿諾斯,你回來啦。」

完成工作的爸爸從工作室中走了出來。

「我回來了。」

「你似乎又幹了很厲害的事呢。這次是魔劍大會嗎?」

爸爸這麼說后,媽媽就露出滿面笑容。

「對對對,有這麼一件事呢!小諾,恭喜你了。是今天艾米莉亞老師過來通知的。班上只選出兩個人耶,小諾真是天才!」

媽媽緊緊抱住了我。

只不過,居然還特意跑來通知爸媽,看來是非常想要我參加魔劍大會呢。

「我還沒確定要參加魔劍大會。」

「咦?為什麼?在魔劍大會上留下好成績,也比較容易當上魔皇吧?」

這倒是第一次聽到耶。

「是這樣嗎?」

向米夏詢問后,她就點了點頭。

「成為魔皇需要實績。魔劍大會上的成績會被算進去。」

原來如此。不過,雖說是和平的時代,但沒有一定程度的實力也無法勝任吧。

「就算要出場,我現在也沒有劍。」

總之就先這麼說吧。

「劍的話,就交給爸爸吧。是要怎樣的劍?」

就算想參加,老實說,這也不是能交給爸爸處理的事……

「一般的劍是不行的。因為參賽者拿的是魔劍,一碰就會斷。」

爸爸盤起雙臂,沉思起來。

「說到魔劍,是在指那個嗎?爸爸也曾聽說過,是用特殊金屬打造的劍吧?據說能削鐵如泥。」

爸爸的打鐵知識是人類國度,而且還是邊境城鎮的水準。就算提到魔劍,也不會意識到是在指帶有魔力的劍,就只有削鐵如泥程度的認知。

「好,爸爸稍微出門一下。」

爸爸露出一臉得意的表情,我只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應該要準備吃晚餐了吧……?」

「伊莎貝拉,我出門個兩、三天。店裡就拜託你了。」

爸爸很有男子氣概地這麼說后,媽媽就吟吟笑起。

「好的,親愛的。路上小心喔。」

儘管場面好像搞得很熱烈,但爸爸打造的劍,毫無疑問會被魔劍打斷。

說到底,我也還沒確定是否要參加魔劍大會,所以這完全是白跑一趟吧?

「爸爸,如果是劍的事情,就算弄到手也毫無意義喔。」

「不不不,並不是這件事。爸爸是突然想到了一點小事要做,跟劍一點關係也沒有。」

為什麼要爲了一點小事,突然離家個兩、三天啊?這個藉口也太牽強了吧?

「說到底,就算有劍,我也不一定會參加魔劍大會……」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之後的事等爸爸回來再說吧。」

爸爸用力拍著我的肩膀,開朗笑著。

「那麼,爸爸不在家時,媽媽就交給你照顧嘍。」

「不是啦,爸爸。」

隨後,爸爸用力拍著我的肩膀,開朗笑著。

「那麼,爸爸不在家時,媽媽就交給你照顧嘍。」

「…………」

這是什麼狀況?

「所以說,爸爸,我──」

隨後,爸爸用力拍著我的肩膀,開朗笑著。

「那麼,爸爸不在家時,媽媽就交給你照顧嘍。」

你是壞掉的魔法人偶嗎?

「……………………好的,請不用擔心……」

爸爸就像等這句話很久似的,用力豎起拇指。

哎呀哎呀,真是受不了他。

「我出門了。」

爸爸推門離去。

「…………」

唔,算了,隨他吧。如果能弄到好劍,就算無法在魔劍大會上使用,也能提高作為鐵匠鋪的聲譽。畢竟爸爸似乎幾乎沒有想要擴大店舖、賺錢的意思呢。偶爾讓他努力一下也不壞。

說到底,產生誤解的爸爸根本不聽人說話。

「那麼,媽媽去把晚餐弄好嘍。」

媽媽這麼說后,就返回廚房。

「不參加魔劍大會嗎?」

米夏問道。

「聽說皇族派打算用規則讓我敗北。雖然不論是怎樣不利的規則,都不覺得我會輸,但就算稱了他們的意,對我也沒有好處呢。」

這如果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計謀的話,就算要陪他們玩一下也無妨吧。順利的話,說不定還能抓到他的狐貍尾巴。

然而,要是這件事跟他毫無關聯,就只是看我不順眼的什麼皇族派在搞鬼的話,就沒什麼參加的意思了。

如果是無足輕重的遊戲,就算照梅魯黑斯的進言去做也無所謂吧。

既然如此──

「來吧。」

在我這麼說后,一隻貓頭鷹就從窗外飛進屋內──是使魔。

「去吧。」

在用「意念通訊」下達指示后,貓頭鷹就立刻飛離。

「米夏,明天學院休息吧?」

米夏點了點頭。

「有預定行程嗎?」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那麼,要跟我去玩嗎?」

米夏面無表情地直盯著我看。

「……出門?」

「是啊。」

我回答后,米夏就像在思考什麼似的緘默下來。

「……兩個人?」

「有問題嗎?」

米夏有點慌張地搖了搖頭。

「很期待。」

她帶著微笑這麼說道。

「有想去的地方嗎?」

「都可以。」

「那麼,有想做什麼事嗎?」

「都行。」

唔,毫無慾望啊。不過,畢竟是米夏,說不定只是在客氣。

「阿諾斯想做什麼?」

「也是呢。什麼都行,不過硬要說的話,就是想試看看米夏喜歡的事。」

我這麼說后,米夏就有點驚訝地眨了眨眼。

「我喜歡的?」

「是啊。」

「……很無聊喔……」

「偶爾做點無聊的事也是一種樂趣。」

米夏吟吟笑起。

「阿諾斯很溫柔。」

「是嗎?」

米夏點了點頭。

「告訴你。」

在用眼神詢問后,米夏接著說道:

「我喜歡的事。」

「是什麼?」

「還不行說。是秘密。」

也就是明天的樂趣吧。

「…………」

米夏的視線直盯過來。以為是有什麼話想說而試著等了一下,她卻不發一語。

只不過,似乎有事想問我的樣子呢。

「怎麼了嗎?有事想問的話就儘管問吧。」

隨後,米夏有點害羞地說道:

「……阿諾斯喜歡怎樣的衣服?」

「衣服?我並沒有特別在意外觀,不過硬要說的話,就是長外衣吧。」

「長外衣?」

米夏再次驚訝地直眨著眼。然後,有點不安地說道:

「……我適合嗎……?」

「嗯?」

「啊。」

說到這裡,彼此才注意到對話完全牛頭不對馬嘴。

「是在說米夏穿的衣服嗎?」

米夏頻頻點頭。

「唔,可是,我不太懂女性服飾。」

「……喜歡什麼顏色?」

如果是米夏要穿的話──

「這個嘛……白色比較好。平時穿的制服也很適合你喔。」

米夏稍微瞠圓了眼后,害羞起來。

「喜歡裙子還是褲子?」

「……我還是第一次被問到這種問題呢。」

米夏朝我走近一步,探頭直盯著我的臉看。

「喜歡哪個?」

感覺她不同以往地在主張什麼,不過該怎麼回答呢?

「就算問我喜歡哪個,我也不清楚啊……」

「褲子?」

米夏一面問,一面注視著我的眼睛。

「裙子?」

接著,米夏繼續問道:

「喜歡嚴謹的衣服?」

說到嚴謹,就是禮服了吧。儘管不錯,但也很難說是喜歡吧。

「輕便的服裝比較好?」

不過由於平時沒怎麼考慮過這些,就算她這樣連珠炮似的詢問,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我知道了。」

米夏在我回答之前留下這句話,不再詢問。

「小諾、小米,晚餐好嘍──」

客廳傳來媽媽的聲音。

「走吧?」

「……不再問了嗎?」

隨後,米夏就「呵呵」笑起。

跟看似比平常愉快一點的米夏並著肩,一塊走向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