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統一派的七魔皇老



在那之後,過了一陣子──

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第二訓練場。

「──那麼,接下來要傳達聯絡事項。馬上就是預定要在德魯佐蓋多舉辦的迪魯海德魔劍大會了,本學院也會派出優秀的學生參加。一年級生儘管在實力上大都無法獲得推薦,但本班很意外地有學生獲得推薦。」

艾米莉亞的發言讓教室內鼓譟起來。

「會是誰啊?」

「笨蛋,這還用說嗎?我們班上能出場魔劍大會的人就只有一個。」

艾米莉亞看向一臉悠哉地在聽她說話的那名學生。

「雷伊·格蘭茲多利同學,恭喜你了。期許你能作為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的學生在魔劍大會上好好表現。」

在艾米莉亞拍手后,學生們也跟著一起拍手。

雷伊沒有特別起勁的樣子,就跟往常一樣微笑著。

「如果是煉魔劍聖的話,說不定能贏得優勝呢。」

「是啊,不管怎麼說,他都能用劍勝過那個七魔皇老。」

「要是我們班上出現魔劍大會的優勝者的話,我們也與有榮焉呢。」

是知道雷伊在劍上的實力吧,優勝之類的字句此起彼落。

「還有另一位。」

在艾米莉亞這麼說后,教室內以另一種形式再度鼓譟起來。

「……另一位……我們班上還有其他能出場魔劍大會的傢伙嗎?」

「不,我完全不知道耶。莎夏大人雖是混沌世代,但劍術並沒有這麼好,所以不適合參加魔劍大會吧?」

「要說的話,是有一個吧?能用劍勝過雷伊的傢伙……」

「可是,那傢伙是……」

學生們的視線,一齊集中在我身上。

「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同學,你也被派去參加魔劍大會了。請作為德魯佐蓋多的學生,進行毫不羞恥的戰鬥。」

瞬間,教室的一隅響起尖叫聲。

「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諾斯大人的時代喔──!」

「阿諾斯大人被選上了,就代表已經獲勝了吧?」

「對呀、對呀,別說是獲勝,是保證進入名人堂唷!」

「該怎麼辦,我緊張起來了。」

「為什麼你要緊張啊?」

「因為,必須組成阿諾斯大人的啦啦隊啊!不能讓阿諾斯大人孤軍奮戰!」

粉絲社大喊著諸如此類的話。

「這是怎麼回事?白制服出場魔劍大會,可是前所未聞的事耶。」

「是啊,不論是一般參賽者,還是特殊參賽者,混血應該都會在檔案審查階段就被刷掉才對……」

「就算阿諾斯再怎麼強,居然推薦他去參賽,魔王學院是不是瘋了啊?」

一部分的皇族如此抱怨著。

並沒有特別說明這件事,艾米莉亞繼續說道:

「爲了參加魔劍大會,必須要有一把劍,所以請兩位準備好。我想兩位也知道規則,原則上是不允許中途換劍的。此外,當劍折斷,或是遭到破壞時,就算是當場敗北。也不允許使用會傷害對手的魔法。原則上,只準用劍來戰鬥。由於還有其他瑣碎的規定,所以詳情請到競技場的魔劍大會辦事處查詢。」

原來如此。只能靠自己準備的劍來戰鬥啊。也就是說,不僅劍術的本領,魔劍的效能差距也掌握著勝敗的關鍵。

「以上。今天的課程就到此結束。」

如此宣告后,艾米莉亞就離開教室。

學生們也立刻開始準備回家。

「如果是能在決賽時碰頭的分組就好了呢。」

雷伊靠在椅子上,就像躺著似的把臉對過來。

「這次要是能好好使用魔劍,正面一較高下的話就好了。」

「想盡情對決的想法,我也有同感。」

雷伊滿足似的微笑著。

「只不過,問題並不只限於分組。」

「我不認為你會輸就是了。」

「至少這間學院的人,是會這麼想吧。」

雷伊坐起身,重新轉過身來。

「既然認為我會贏的話,那麼為什麼會推薦我參加魔劍大會?」

雷伊回答不出這個質問。他對皇族、混血等這方面的事情不熟。

「皇族應該不會想要混血的我在魔劍大會上獲得優勝才對。那麼最簡單的方法,只要禁止我報名參賽就好。然而,他們卻特意推薦了本來應該沒有參賽資格的混血。」

不論怎麼想,都只覺得這背後有鬼。

「果然很奇怪呢。」

米莎如此搭話。

「你知道什麼嗎?」

「不,我並沒有那麼清楚……不過,剛好有個知道詳情的人來了,所以說不定可以試著問他看看。」

「誰呀?」

「就是前陣子約好要見面,七魔皇老的梅魯黑斯大人。」

這麼說來,是有做過這種約定啊。

「他在哪裡?」

「就在我們的社團塔里。好像是預定行程突然空下來的樣子。真是不好意思,請問現在方便嗎?」

「沒問題。」

「感謝。那麼,我們就走吧。」

我們離開了教室。

來到阿諾斯粉絲社的社團塔后,就這樣登上階梯,前往最上層。正好就在經過二樓時,聽到愉快的聲音。

「那麼,要來唱阿諾斯大人的啦啦隊歌嘍!鏘鏘鏘鏘鏘♪」

「史上!最強!阿諾斯大人~♪以優美的劍法瞬殺~♪」

「殺~呀、殺~呀,想被殺掉♪想成為~他的劍下亡魂~♪」

「戰鬥的模樣也很美麗~♪慈悲為懷的阿諾斯大人~♪」

「在床上賜予憐憫♪雄壯的長劍一柱擎天♪」

「倒~呀、倒~呀,想要倒下♪想成為~他的劍下亡魂~♪」

「用~阿諾斯大人的♪雄壯的長劍♪混血無限增值啊~♪」

「沒有~皇族的~世界♪唯一的解決方法~♪」

「倒~呀、倒~呀,想要倒下♪以優美的劍法瞬殺~♪」

唔,當作沒聽到吧。

只不過,應該是剛剛才提到啦啦隊要怎樣怎樣的話題,為什麼已經編好完成度這麼高的啦啦隊歌啦?

儘管不想太積極地去想,但這就是所謂日常鍛鍊的成果吧。一面將多餘﹑猶然在耳的歌詞與旋律驅離腦中,一面登上最上層。

「梅魯黑斯大人,我帶阿諾斯大人來了。」

在一半的魔劍的房間里等候的,是個留著白色長鬍子的老人。

身穿法衣,持著杖子。是七魔皇老梅魯黑斯·博藍吧。就從魔力波長來看,毫無疑問是我製造的魔族。

而且這傢伙還是重視生存,最為強化魔法與魔力的型別。跟艾維斯與伊多魯的水準不同。擁有能與神話時代身經百戰的強者為伍的實力。

梅魯黑斯默默朝我走來,沒有特別感受到敵意。他在走近停步后,啟動魔眼直盯著我的眼睛。

數秒后,梅魯黑斯落下一滴眼淚,當場跪倒。

「老身一直在等待您的轉生,吾君,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大人。」

唔,沒想到會突然來這一套呢。

「梅魯黑斯,你記得我嗎?」

隨後,梅魯黑斯就搖了搖頭。

「說來慚愧。老身一時大意,記憶好像被某人消除了。可是,老身的根源還記得您。像這樣直接會面,才總算是得以確信。」

關於記憶,就跟艾維斯他們一樣啊。

「那麼,就讓我確認一下吧。」

「請隨意。」

我一把抓住梅魯黑斯的頭,用「時間操作」與「追憶」清查表層記憶。就跟艾維斯他們一樣,我的記憶被從腦海中徹底消除了。

接著用魔眼窺看深淵,確認梅魯黑斯的根源。

就只有一個。至少梅魯黑斯沒有跟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部下融合,被奪走身體的樣子。

「你知道多少?」

「是兩千年前,阿諾斯大人轉生后沒多久的事。老身遭到某人襲擊,消除了記憶。等注意到時,人已置身在阿哈魯特海倫了。」

大精靈之森啊……

「你越過墻壁了嗎?」

如果是兩千年前的話,迪魯海德與阿哈魯特海倫是經由我的魔法,以墻壁分隔開來的。

「恐怕就是這樣吧。儘管記憶模糊,不過只記得是爲了逃避某人的襲擊而利用了墻壁。」

雖說那是我耗盡生命施展的大魔法,但只要是擁有強大魔力的神話魔族,就有可能越過墻壁。

就算是在那個時代,能做到這件事的也不滿二十人,而且就算越過,也應該得付出相當大的代價。當然,應該也有例外吧。

「如果要追著你越過墻壁的話,就會消耗大半的魔力。這樣一來,就得耗費不少時間才能再度越過墻壁,返回迪魯海德吧。所以才沒有繼續追來,是這樣吧?」

「誠如吾君所言。只不過,老身要恢復足以再次越過墻壁返回迪魯海德的魔力,也得要一百年的歲月。」

跟艾維斯他們不同,梅魯黑斯具備足以越過墻壁的魔力。就算能消除掉我的記憶,也難以奪取他的根源吧。

「等到老身返回迪魯海德時,暴虐魔王之名已被篡改為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哪怕老身沒有記憶,也還是有種怎樣也無法抹去的不對勁感。儘管其他的七魔皇老都對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深信不疑的樣子,但老身至今一直都抱持著疑問。」

「而這個疑問,就在此時化為確信了嗎?」

梅魯黑斯恭敬地低下頭。

「誠如吾君所言。老身的根源表示,您才是真正的魔王。」

梅魯黑斯的話語中沒有可疑之處。但已經知道的,頂多就是阿伯斯·迪魯黑比亞可能打從神話時代就存在了。

兩千年前跟我敵對的傢伙多如牛毛,但其中格外強大的有三人。

勇者加隆、大精靈蕾諾,還有創造神米里狄亞。如果是這三人的話,應該就能無傷越過墻壁了吧。

只不過,他們也協助我製作墻壁了,所以應該是互相追求著和平才對。即便假設他們判斷這個和平的時代不需要我,做得這麼拐彎抹角有意義嗎?也不覺得他們會想要暴虐魔王的位置。

這樣一來,就是他們以外的人搞的鬼?

「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有什麼企圖,你預想得到嗎?」

「毫無頭緒。」

不過,也是啦。孤立無援的話,能調查的事情也有限。

「要是掌握到什麼的話,就跟我報告吧。」

「遵命。」

果然只能從身邊的事情開始著手了嗎。

「再問你一件事。德魯佐蓋多有人推薦我參加魔劍大會。你知道他的目的嗎?」

梅魯黑斯想了一會後說道:

「阿諾斯大人,您曉得皇族派嗎?」

「是指提倡什麼皇族至上主義的一群人吧?」

梅魯黑斯點了點頭。

「皇族派是意圖擴大如今的皇族權利的組織,有著非皇族即非魔族的激進主張。」

唔,從米莎那邊聽到時也曾想過,但還真是一群腦子有病的傢伙。

「其實,德魯佐蓋多也有許多皇族派。老身以為這次的推薦,恐怕是他們所為。」

「推薦我的目的是?」

「是對統一派的牽制吧。阿諾斯大人蹂躪學院的情況,已在統一派與皇族派之間流傳開來。混血的阿諾斯大人,遑論任何皇族,即便是七魔皇老都無法與之為敵。這成為統一派氣勢高漲的主要原因,皇族派對此是不會覺得有趣吧。」

「也就是說,是想讓我在魔劍大會上敗北,藉此削弱統一派的氣勢嗎?」

梅魯黑斯頷首同意。

「皇族派好像無法再對您置之不理了。因為只要阿諾斯大人蔘加,並在魔劍大會上取得優勝,恐怕就會讓統一派更加團結吧。跟皇族相比,混血的人數眾多,皇族派害怕混血會團結一致。」

「就算是這樣,這麼做也依舊很蠢呢。畢竟要防止這件事發生,就必須讓我在魔劍大會上敗北。」

隨後,梅魯黑斯露出做好覺悟的表情。

「阿諾斯大人,請恕老身斗膽提議。能否請您放棄參加魔劍大會呢?」

「為什麼?」

「對您而言,這或許是微不足道之事;但對統一派來說,阿諾斯大人是他們的光。現在不能在這裡讓這道光消失。」

梅魯黑斯是統一派。對於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疑心,即是他成為統一派的理由吧?但除此之外,他內心也不喜歡這個只由皇族統治的迪魯海德吧。

「我不打算放任皇族派爲所欲爲。」

恭敬地低垂著頭,那名七魔皇老說道:

「吾君會勝利吧。不論發生何事,決不會在勝負中敗北。但即使如此,也無法保證能贏得比賽。」

梅魯黑斯的擔憂,讓我大致有了頭緒。

「用規則讓我輸嗎?」

「您或許會感到荒謬。只不過,就算勝負十分明顯,只要製造出您輸掉比賽的事實,對皇族派來說就是充分的成果了……」

是一群比起實力,更加註重血統的傢伙。就算採用這種手段,也不足為奇。

「既然如此,就算我辭退資格,也不認為他們會取消推薦吧?說不定還會大肆宣揚我落荒而逃喔?」

「只要您沒在比賽中現身,之後的事老身會設法處理。還請您大發慈悲。」

如果是七魔皇老的話,也具備相當的權力。是能做到這種事吧。

只不過,哎呀哎呀,還真是麻煩。不過,我也不是一定想要參加魔劍大會就是了。

「我會考慮的。」

「感謝。」

梅魯黑斯深深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