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米夏的焗烤料理



用完餐后,我獨自坐在椅子上休息著。

今天的晚餐格外美味。媽媽的焗烤蘑菇果然是最棒的。儘管會在不知不覺吃得太多這點也是個問題,但是這份飽腹感也讓我有種難以言喻的愉快心情。

其他人是到工作室了。得知雷伊對鍛劍有興趣后,爸爸就充滿幹勁地帶他過去參觀。而莎夏跟米莎她們也跟著一塊去看。雖然已過了一段時間,但沒有要回來的跡象。由於能不時聽到笑聲,所以是聊得很開心吧。

當我靠在椅子上發呆時,廚房那邊傳來聲響。

是媽媽嗎?我不經意地探頭望去。

里頭的人是米夏。

「你在做什麼?」

米夏回過頭,面無表情地說道:

「焗烤。」

石窯好像在燒的樣子。是在做焗烤料理吧?

明明才剛用完晚餐,還真是奇怪呢。

「這是怎麼回事?」

「正在做。」

「米夏嗎?」

她點了點頭,就像辯解似的說道:

「阿諾斯的媽媽說可以。」

「唔,我沒有要責怪你的意思,不過這是為什麼?」

隨後,米夏就眨了兩次眼。

「跟她學了。」

這麼說來,在準備晚餐時,她跟莎夏兩個人幫忙做了焗烤料理呢。是在那時學到料理方法的嗎?

「一個人練習做。」

原來如此。

「是想練習做焗烤料理嗎?」

「嗯。」

「也對,畢竟說得客氣一點,媽媽做的焗烤蘑菇是至高美味呢。」

米夏點了點頭,說道:

「是阿諾斯最喜歡的料理。」

「……這個意思是,因為我喜歡吃,所以你才練習的嗎?」

米夏害羞了起來。儘管只有一點點,但覺得她是在不好意思。

「喜歡阿諾斯高興的表情。」

還真是說了句可愛的話呢。

「我很高興喔。」

在我這麼說后,米夏就瞇縫起眼。

「阿諾斯跟莎夏的感情很好。」

「是呀。」

莎夏會赤裸裸地表現感情,毫不客氣地表達意見。由於兩千年前並沒有這種部下,所以讓我也不自覺地起了興致,甚至還會主動做點什麼事來戲弄她。

「這很好。」

米夏直直窺看著我的眼睛。

「可是,有點寂寞。」

「唔,是這樣啊。也就是你覺得姊姊被我搶走了吧?」

米夏微微瞠圓了眼,忙不迭地搖起頭來。

「被搶走的人,反了。」

纖纖玉指倏地指向我。

「我?被莎夏嗎?」

米夏微微點頭,然後低著頭,向上望來不同於往常、彷彿在主張著什麼的眼神。

「我先成為朋友的。」

她以微弱的聲音說道。

「……可是,現在是跟莎夏比較好……」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米夏也會這樣想啊?」

她低垂著頭,喃喃說道:

「……忌妒,不好……」

一副管不住自身情緒的樣子。

「我並沒有特別跟莎夏比較好喔。」

「是嗎?」

帶著有點懷疑的心情,米夏直盯著我看。

「就只是那傢伙的話很多罷了。」

「……我的話很少……」

米夏的語氣有點消沉。

「這是你的優點。」

經我這麼一說后,她就稍微露出了微笑。

「真的嗎?」

「是呀,跟你說話會讓人感到心平氣和。」

米夏呵呵笑著,害羞起來。

「很高興。」

唔,能解開誤會是再好也不過了。

「啊。」

米夏就像想到似的打開石窯后,雙手套上連指手套,從中拿出焗烤盤。白醬與起司的美味香氣飄散著。

「完成了。」

米夏開開心心地把焗烤盤放到餐桌上。

她拿來一把木湯匙,舀起一匙焗烤蘑菇。然後在呼呼吹氣后,大口吃了下去。

是烤得很美味吧,米夏一面品嚐焗烤蘑菇,一面頻頻點頭。

「好吃嗎?」

在我詢問后,米夏面無表情地回過頭。

然後,再度用湯匙舀了一匙焗烤蘑菇,把湯匙朝向我。

「要吃嗎?」

「啊,不用了。我剛剛已經吃很多了呢。」

「…………………………………………這樣啊。」

米夏直盯著湯匙舀起的焗烤蘑菇,看起來很寂寞似的。

這麼說來,她是想看我高興的表情才練習的呢。既然如此,就算會吃到撐死也得吃。

「唔,只不過,我正好有點餓的樣子。能讓我吃嗎?」

隨後,米夏就開心地微笑起來,頷首答應。她把湯匙舀起的焗烤蘑菇呼呼吹涼,遞到我的嘴邊。

「來。」

米夏要求我張開嘴巴。

「…………」

又不是小嬰兒,我自己可以吃吧。

我沒有張開嘴,她就微歪著頭。

「……啊──」

是以為我沒有明白意思吧,米夏再度要求我張嘴。

算了,就這樣吧。就隨她高興吧。

我一張開嘴,米夏就把焗烤蘑菇遞到嘴裡。我咀嚼著焗烤蘑菇。唔,極品。不愧是跟媽媽直接學習,將媽媽的焗烤味道完美重現了。

「……怎樣……?」

「極品。」

米夏呵呵笑起。

「再一口?」

「好。」

米夏再度把焗烤蘑菇遞到嘴邊。

「……啊──」

是以為不這麼說我就不會開口吧,米夏就跟剛才一樣地餵我吃焗烤蘑菇。

雖然肚子已經很撐了,但最後還是把練習用的焗烤蘑菇整盤吃完了。

「很好吃喔。米夏很會做菜呢。」

「……普普通通……」

她有點害羞地說道。

「我再做。」

「別這麼勉強自己。就算不做,我跟米夏的關係也不會變差的。」

米夏困擾似的沉默下來。

「不行?」

「如果你想做的話,我非常歡迎喔。」

「我喜歡做。」

這麼說來,她的拿手魔法也是「創造建築」啊。

「那麼,能再請我吃嗎?」

「約定?」

「好啊,我很期待喔。」

我用手指彈了一下盤子與湯匙,發動魔法將這兩樣餐具唰地洗乾凈后,讓餐具飄到空中,放回餐具櫃上。

「去過工作室了嗎?」

「還沒。」

「那麼,要去嗎?」

「嗯。」

我跟米夏一起離開廚房。推開工作室的門走進后,看到媽媽待在里頭。

「雷伊他們怎麼了?」

隨後,媽媽豎起食指噓了一聲。仔細一看,發現莎夏就在旁邊,裹著毛毯睡著了。

「小莎好像累了呢。」

她在小組對抗測驗中耗費了不少魔力呢。

「小雷他們說要去吹吹晚風,到庭院那邊去了喔。」

媽媽低聲說道。

唔,庭院啊。離開工作室,我們走到屋外。

儘管太陽早已下山,但月光也隨之升起,使得週遭並不會太暗。由於這附近住宅密集,所以也有從民家裡露出光亮。

「不過,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從家中庭院那邊,傳來米莎的聲音。

試著窺看過去,就看到她坐在樹根上;雷伊則站在一旁。

「是指什麼事啊?」

「呵呵呵,是你邀請我的吧?要是雷伊同學沒有邀請我的話,我想阿諾斯大人也不會讓我加入小組吧。所以,我是在謝你這個唷。」

雷伊揚起淡淡微笑。

「我並沒有這種意思就是了。」

「啊,不讓我欠你人情,你還真是溫柔呢。」

米莎吟吟笑起。

那兩人在一起時,老是在笑呢。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像雷伊同學這樣的人唷……」

「像我這樣?」

「……那個,該怎麼說才好,要說是完全不在意自己是皇族的事嗎……?」

雷伊忽然爽朗笑起。

「我想涅庫羅的兩姊妹也一樣喔。」

「啊哈哈……可是,還是有點不同呢。我想莎夏同學和米夏同學,是在充分理解皇族的意義之後,依舊選擇成為阿諾斯大人的部下。」

「我看起來不是嗎?」

「這個嘛,老實說,你看起來就像是對什麼皇族啊、混血啊,還是始祖之血本身等等,一點興趣也沒有的樣子。這樣講雖然不太好聽,但感覺就像是覺得這些事怎樣都好唷?」

雷伊噗哧笑起。

「或許吧。在小組對抗測驗時我也說過了,我很不擅長應付這種事。」

雷伊將視線從米莎身上移開,注視起遠方。

「我真的就只想考慮劍的事情。要怎樣才能把劍揮得更快?要怎樣才能斬斷無法斬斷的東西?除此之外的事都讓我感到麻煩呢。」

「有什麼讓你無法只考慮劍的事情嗎?」

就像是單純的疑問般,米莎詢問著。

「只要活著,就有很多唷。比方說,像是不能不吃飯。」

米莎噗哧地啞然失笑。

「雷伊同學還真是怕麻煩呢。」

「我是打從骨子裡的懶人喔。」

雷伊再次看向米莎。

「所以我不打算加入統一派唷。雖然也不認為皇族是對的。」

「啊,不是的,我沒有這個意思。」

米莎連忙搖手,然後一臉認真地說道:

「我是這麼想的呢。像雷伊同學這樣的人,說不定就是我們統一派的理想。早在說出皇族怎樣、非皇族怎樣的言論時,我們就已經把魔族分成兩派了。會說這種事很麻煩、怎樣都好的人,肯定才是個沒有任何歧視的人,我有這種感覺。」

「就算你這樣抬舉我,我也很傷腦筋呢。要這樣說的話,阿諾斯看起來才像是真的什麼都不在意吧?」

「……阿諾斯大人是……」

「是因為想拱他上轎,所以無法冷靜看待他嗎?」

米莎驚訝地看向雷伊。

「你講得真直白呢。」

雷伊沒有答話,就只是回望著米莎。她尷尬地別開視線。

「……雖然我們除了相信阿諾斯大人外,已經沒有其他方法了,但也很清楚,這對阿諾斯大人來說或許不是一件好事……」

「我覺得這麼做很好。」

立刻回答的雷伊,讓米莎再次露出驚訝的表情。

「不論米莎同學等人做了什麼,我想都不會對他造成一絲的影響。」

米莎就像不知該怎樣回話似的,把臉埋進膝蓋里。

「我不是在顧慮你,而是真的這麼覺得唷。是不是遭到利用、是好事還是壞事等等,阿諾斯並不處於這種層次上。就算灑上一個水桶的水,也不會讓大海激起一絲波浪。他看起來就是如此超凡。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呢。」

「你們才剛認識沒多久,為什麼能斷言到這個程度啊?」

雷伊爽朗笑起。

「就只是直覺唷。我不擅長思考困難的事。」

米莎也呵呵笑起。

「總覺得心情稍微輕鬆了一點。」

「我也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米莎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好的。」

「米莎同學是半靈半魔吧?」

「是的……」

「身體狀況有變差的時候嗎?」

米莎就像是摸不著頭緒似的歪著頭。

「那個……是有稍微身體不適的時候啦,但基本上一直都很健康唷。怎麼了嗎?」

雷伊瞬間閉上了嘴,然後以難得認真的表情說道:

「因為我聽說半靈半魔不長命。」

「咦……?」

「就我所知,沒有半靈半魔能在施展精靈魔法后還保持健康的。米莎同學是特別的吧。」

「是這樣嗎?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雷伊把手伸向米莎。

「回去吧。身體會著涼的。」

「啊,好的。」

牽起手,米莎站起身來。

「不過,今天真的很謝謝你。今後我會努力營造一個能讓雷伊同學這樣的人變得很普通的社會喔!」

米莎這麼說后,露出一臉糟了的表情。

「不、不好意思。就算我這麼說,你也覺得很為難吧。」

「不會。」

雷伊吟吟笑起。

「我會替你加油的唷。說什麼因為是皇族、因為是混沌世代的,而被硬塞了一堆事情到身上,坦白說也讓我覺得很厭煩呢。」

米莎一臉開心地用力握拳。

「請交給我吧。爲了讓雷伊同學能有悠哉度日的一天,我會拚命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