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媽媽與爸爸的心意


我們聚集在廚房裡做晚餐。

「不好意思呢,測驗這麼累了,還要你們過來幫忙。今天店裡的客人很多,所以沒時間準備餐點。」

媽媽一面做著焗烤蘑菇的準備,一面說道。

「請別放在心上,畢竟總是讓您招待了。」

「料理很快樂。」

米夏一一洗著大量的蘑菇,莎夏再把這些蘑菇切成一口大小。

「很好,這樣蔬菜就全部洗好了。就先來處理馬鈴薯吧。」

爸爸把洗好的馬鈴薯裝滿在料理缽里運來。

「因為要煮咖哩,所以就削皮,適當地切成一口大小就好。」

「因為量很多,我們就分頭處理吧。啊,可是,菜刀就只有一把……」

米莎說道。

「喔,是這樣啊。工作室裡有打好的,我這就去拿來。」

「不用這麼麻煩了。能借用一下菜刀嗎?」

雷伊叫住爸爸,從米莎手中借過菜刀。

他拿起裝滿馬鈴薯的料理缽后,就將缽里的東西慢慢地拋到空中。

「……呼……!」

雷伊的手邊才剛閃了一下,拋在空中的大量馬鈴薯就瞬間削好皮。

這些馬鈴薯通通落在深盤裡,削下的皮則是落在料理缽里。

「喔,本事相當好呢。那麼,要用這邊的紅蘿蔔比一場嗎?」

我手上的料理缽里,裝著大量的紅蘿蔔。

「削好最多紅蘿蔔皮的人獲勝,如何?」

「我無所謂。」

米莎聽到對話后,帶著苦笑說道:

「可是,菜刀就只有一把。」

「我用這個就夠了。」

我拿起削皮器。

「我想你會後悔喔?」

「這還很難說吧?」

我與雷伊交換視線,迸出火花。以此為訊號,我將料理缽中的紅蘿蔔撒向空中。

「……就是現在……!」

「太嫩了。」

菜刀與削皮器化為閃光,削好皮的紅蘿蔔零零落落地掉到深盤裡。

「數吧。」

「我看看喔。阿諾斯大人是……十根,雷伊同學……也是十根。平手呢……」

隨後,雷伊就帶著爽朗的笑容,將自己盤子里的紅蘿蔔遞給米莎看。

「仔細看清楚。」

米莎直盯著盤子里的紅蘿蔔看。

「……啊!」

她驚呼一聲,摸起紅蘿蔔。隨後,紅蘿蔔就像分解似的散成碎塊。

乍看之下只有削皮的紅蘿蔔,早已切成一口大小了,而且還是十根全都是這樣。

「而且這是……切成心型……」

米莎發出驚呼。居然能在那瞬間削好皮,把紅蘿蔔切成一口大小的心型,這可不是尋常的技術。

「是這樣嗎?」

朝著洋洋得意地微笑起來的雷伊,我遞出裝著自己的紅蘿蔔的深盤。

「確認一下吧。」

雷伊注視著紅蘿蔔,就像猛然驚覺似的用菜刀刺下去。

「……這是……切成星型……」

我削好皮的紅蘿蔔,全都切成一口大小的星型了。

「用、用削皮器,是怎麼切成這樣的啊……?」

米莎露出驚愕的表情。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因為削皮器是用來削皮的道具。恐怕連想都沒想過,這居然能用來把紅蘿蔔切成一口大小,而且還是星型的吧。

「別這麼驚訝,只能把道具用在本來的用途上的話,可稱不上是魔王的。」

不過,因為這是個和平的時代嘛。要是能隨時取得菜刀的話,也就沒必要用削皮器把紅蘿蔔切成星型了。不過,兩千年前可就不同了。

「這算是我輸了吧。」

雷伊喃喃低語。然後,拿起另一個料理缽。

「唔,是要用洋蔥一決高下嗎?有意思。」

大量的洋蔥,豪邁地在空中飛舞。

我與雷伊同時動作──

「對面好像在幹什麼蠢事呢……」

在準備焗烤蘑菇的莎夏遞來白眼。

「呵呵,小諾就連削皮也很拿手呢。能這麼快就把洋蔥給處理好,真是太厲害了呢。」

看到媽媽佩服似的這麼說,莎夏露出詫異的表情。

「……伯母是為什麼能像這樣宛如銅墻鐵壁般的毫無動搖啊?」

莎夏就連對媽媽講話的口氣,也變得愈來愈口無遮攔了。

「不會嚇到嗎?」

莎夏與米夏的詢問,讓媽吟吟笑起。

「呵呵,是會嚇到沒錯喔。每天都是一連串的驚喜呢。才剛出生就長得這麼大,還會使用很厲害的魔法,而且非常聰明,說要就讀迪魯海德的魔王學院,還帶了這麼多的同班同學回家呢。」

「……不覺得害怕嗎……?」

莎夏這話一說出口,媽媽就「嗯?」了一聲,溫柔地向前探近她的臉。

「啊……」

莎夏露出一臉糟了的表情。

「莎夏的魔力很強,而被害怕了。」

米夏說道。

「被父母親?」

「嗯。」

「這樣啊。」

媽媽伸出手,將莎夏的頭緊緊抱在懷中。

「你很難受吧,小莎。」

「……這、這才……沒什麼大不了的……因為我有米夏……」

莎夏一面被媽媽「好乖、好乖」地撫著背,一面把臉埋在她的胸前。

「……我曾被醫生說過,是沒辦法生下健康寶寶的體質……」

「咦……?」

「……是我懷上小諾,用魔法進行檢查的時候說的喔。醫生說就算生下來,也肯定無法四肢健全,所以還是放棄小孩會比較好……說這麼做,小孩子也肯定比較幸福……」

媽媽溫柔微笑著。

「可是,肚子里懷著小諾,一想到他還活著,就沒辦法放棄。就算稍微跟別人不同、就算沒辦法讀書識字、就算體弱多病也沒關係。因為我想盡全力愛著這個孩子,不論他生得怎麼樣,都要讓他幸福唷。」

等注意到時,爸爸已站到媽媽的身旁。

「當時親愛的是這麼說的呢。我們不能擅自決定這個孩子是不幸的。不過就是做不到某些事情,就認定他無法幸福,這種事怎麼可以接受。」

爸爸點了點頭。

「只不過,阿諾斯在媽媽肚子里的時候,狀況比預期的還要糟糕。曾一度差點死去。」

「就連醫生的魔法也束手無策呢。於是我每天向神明祈禱,希望能設法生下這個孩子。只要能生下來,不論他是怎樣的孩子、不論發生什麼事,我都絕對會讓他幸福長大──我向神明如此祈求著。」

「……結果怎麼了?」

莎夏問道。

「心臟一度停止了呢。醫生說是已經死了。可是,我還是無法放棄啊。就算不是神明也無所謂,不論是惡魔還是誰都好,希望能救救這個孩子,像這樣祈求著。然後,心臟就再度跳動了唷。」

更正確來說,媽媽腹中的小孩是死了。

說是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活過,會比較適當吧。就跟醫生的診斷一樣。媽媽是無法生小孩的體質,那個孩子本來就沒有足以出現明確意識的根源。

就只有肉體存在於媽媽的腹中,而那具肉體也早在出生前就已經死亡。

然而,這個器皿卻因為我剛好轉生過來而復活了。

魔法有時也會受到意志力大幅影響。就算是無法使用魔法、幾乎沒有魔力的人類,只要有堅強的意志,有時也會罕見地吸引到魔。

說不定就是媽媽堅定的祈禱,把我召喚來的。

「在這之後,小諾就完全恢復健康了,在肚子里愈來愈大喔。就連醫生也說是奇蹟呢。」

媽媽泛著些許淚光,笑了起來。

「所以呢,我從未感到害怕過。不論是怎樣的孩子,我都無所謂喔。因為,小諾活得這麼健康。除此之外,我已經別無所求了。」

媽媽的話語,讓米夏與莎夏泛起淚光。米莎也用手帕擦拭眼角,就連雷伊都露出感慨萬千的表情。

大家肯定全都跟我有著相同的想法。

──所以才會不論是腳踏兩條船、重婚,還是同性戀,都能接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