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不講理



視野在瞬間染成純白一片后,就看到了鐵匠與鑑定鋪「太陽之風」的招牌。

推開店門后,門鈴就啷噹響起,讓媽媽從店內走了過來。

「小諾,你回來啦!」

媽媽很高興地撲向我。

「今天的小組對抗測驗還好嗎?」

「我贏了。」

聽我這麼一說,媽媽就綻開笑顏,把我的頭緊緊抱在胸前。

「討厭啦,小諾真是天才!長大后絕對能成為一名出色的魔皇唷。等小諾當上魔皇后,一定能建立起一座美好的城市呢。媽媽絕對要住在那裡。從現在就開始期待了!」

「媽媽,你知道魔皇的事嗎?」

「當然知道了。這可是小諾的夢想嘛!媽媽好好調查過了喔。是負責統治迪魯海德各地區的工作對吧?我到離家最近的城堡打聽了許多事情唷。也稍微謁見了艾里奧·路德威爾魔皇大人了喔。」

因為我說想就讀魔王學院,所以就認為我想成為魔皇嗎?

只不過,明明就事不關己,卻還是跑去調查魔皇的事情,最後居然還實際見上一面了。這就是所謂的父母嗎?不對,這只是媽媽的行動力驚人吧。

儘管並不是想成為魔皇,但考慮到阿伯斯·迪魯黑比亞的事情,最終還是有必要證明我是暴虐魔王吧?不過既然大致上沒錯,就當作是這樣吧。

「話說回來,媽媽見到的魔皇是姓路德威爾嗎?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聽過呢。」

「嗯,小諾班上的艾米莉亞老師,聽說是艾里奧魔皇大人的女兒喔。」

啊,原來如此。是艾米莉亞的姓氏啊。會這麼計較什麼批判皇族的,是因為這個理由嗎?

「謁見時談了什麼嗎?」

「沒有耶,我就只是因為有跟群眾一起謁見聽講的機會,所以才去的。能談上話的,聽說就只有獲得特別許可的人喔。」

唔,這麼說也沒錯。魔皇要是得一一聽所有民眾講話,就算有再多的身體都不夠用吧。

「先不提這個。媽媽,今天人數又增加了,沒問題吧?」

「咦……?」

媽媽露出嚴肅的表情,戰戰兢兢地窺向我的背後。

「……小、小諾……你該不會是帶了第三位新娘子──是男孩子啊!」

媽媽一看到雷伊的臉就驚叫起來。

「沒錯吧?是男孩子吧?跟小諾一樣穿著男孩子的制服對吧?」

「是呀,我是雷伊·格蘭茲多利。雖然昨天才剛轉學過來,但已經跟他成為好朋友了。」

接著,媽媽就綻開了笑容。

「太好了──因為小諾都只帶女孩子回家,所以媽媽還擔心你是不是跟男孩子處得不好呢。也是呢。沒問題呢。小諾才不是那種毫無節操、老是誆騙女孩子的愛情騙子呢!」

媽媽,原來你在擔心這種事啊?

「安心吧。我也覺得要一塊生活的話,還是男人比較好。雖說直到今天都沒發覺這件事就是了。」

儘管我在兩千年前並不會在意性別差距,但如今要說的話,則是明白自己跟男人比較親近。當然,這說不定是因人而異,但我跟雷伊是莫名地投緣。

「……男人………………比較好…………?」

媽媽茫然地喃喃念著什麼后,猛然倒抽了一口氣。

「…………小、小…………小諾他,小諾他………………」

媽媽搖搖晃晃地退了幾步,大聲叫道。

「怎、怎麼辦──────!小諾他出柜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媽媽的開關好像突然打開了。

「我說了什麼奇怪的事嗎?」

「咦……?沒、沒有喔,一、一點也不奇怪喔。小諾一點也不奇怪喔。」

「是嗎?不過硬要說的話,至今為止是有點怪吧。現在這樣才是正常的吧。」

因為其他人都會在意男女有別呢。也就是說,我也總算是能理解正常人的感覺了。

「至今為止才奇怪……是這樣啊……嗯。正常唷,很正常。喜歡男孩子一點也沒有錯喔……雖然一點也沒有錯,可是,等、等一下。」

媽媽以驚人的氣勢把米夏和莎夏抓過來。

「你、你們兩個知道嗎?」

朝著驚慌失措的媽媽,莎夏儘量冷靜地說道:

「……那個,首先請您冷靜下來好嗎?」

「也、也是呢。這種時候,當母親的怎麼能慌張呢。小諾都鼓起勇氣坦承出柜了,必須要好好接受才行!」

莎夏變得面無表情。

米夏本來就沒什麼表情,現在則是更缺乏表情了。

「雖然他說直到今天都沒發覺,但小諾一定也很苦惱吧?覺得自己有哪裡不正常。說不定也是因為這樣,才會急著想與小莎和小米結婚吧?想設法掩飾自己的心情,光只有小米不行的話,那也跟小莎交往……甚至還求婚了,逼迫著自己……可是……還是沒辦法騙過真正的心情!」

「……米夏,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壯大的劇情……」

媽媽猛然回頭,向雷伊說道:

「小雷!」

「我是。」

「沒問題,媽媽是你們的同伴。男人在一起不也很好嗎!比起這種事,媽媽覺得喜歡上某人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千萬、千萬不要對自己的這種心情說謊喔。不會有問題的!」

噗哧一聲,雷伊微笑起來。

「阿諾斯,可以問你這是什麼狀況嗎?」

「媽媽有點容易誤會呢。你等等,我現在就跟她解釋──」

就在這時,工作室的門被啪咚一聲推開。不知為何固定著開門姿勢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父親。

「……阿諾斯,你很痛苦吧……能、能說出來真是太好了……」

爸爸突然一副感動不已的樣子。

「我能稍微明白你的心情。爸爸我其實……其實呢!以前也曾看著比我小一輪的可愛男孩子,覺得完全吃得下去喔……!」

這是犯罪吧。

「喜歡上了就是沒辦法。爸爸覺得可以理解你的想法。只不過,你……你……那個……是哪一邊?」

「……咦?」

「所以說,是那個啦,那個。是插入的一方嗎?如果是的話,爸爸我還勉強可以理解喔!可是,如果是被插入的一方的話,爸爸我就實在是……儘管想理解……儘管想要理解──」

爸爸一臉認真地低聲問道。

「會非常舒服嗎?」

爸爸啊……別說得你很能理解,也想試看看的樣子啦。

算了,爸爸的腦袋有問題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就隨便敷衍過去吧。

「話說回來,你們說不定沒注意到,但除了雷伊之外,還有一位客人喔。」

「等等,阿諾斯!在這種狀況下介紹,你瘋了嗎?事情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耶!」

莎夏連忙插嘴。

「沒什麼,之後再解釋就好。」

一旁的米夏微歪著頭。

「到目前為止,你一次也沒有好好解釋過吧!」

米夏頻頻點頭。

「莎夏,你可別小看我啊。」

米夏直眨著眼。

「在這件事上,你完全無法信任啊。」

米夏頻頻點頭。

「……啊哈哈……我、我需要躲起來嗎……?」

等到米莎出聲,爸媽才像是第一次注意到她似的看著她。

然後,他們迎上笑臉。

「啊,歡迎。不好意思呢,沒跟小諾的朋友打招呼。」

「是呀,讓你看到有點丟人的樣子了,不過就請慢坐吧。請問你的名字是?」

「為什麼就只有米莎是普通的對應啊?腳踏兩條船、重婚,還是同性戀什麼的鬧劇上哪去啦?」

莎夏對這種不講理狀況的抗議叫喊,在家中響徹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