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魔王的裸體



下課的鐘聲響起,讓我醒了過來。

「那麼,今天的課程就上到這裡。還請各位同學不要偷懶,明天也要好好來上學喔。」

艾米莉亞走出教室,學生們一齊開始準備回家。

坐在前面位置的雷伊靠在椅子上,轉頭過來。

「要去吃點什麼嗎?」

「你老是在餓肚子呢。」

「我身體的效率很差吧。」

我拉開椅子起身。

「要來我家嗎?會開小組對抗測驗的慶功宴。我媽的料理很美味喔。」

「好呀,那我就去讓你請這一頓吧。」

雷伊站起身。

隔壁的莎夏一臉詫異的表情。

「喂,你們剛剛上午才在魔樹森林進行那麼慘烈的死戰,為什麼還能這麼友好地對話啊?話又說回來,參加對方打贏自己的慶功宴,不是很屈辱嗎?」

我和雷伊對看了一眼。

「好像是這樣耶?」

「如果是敗得那麼徹底的話,也懊悔不起來吧。」

「說得好。會不覺得懊悔,是因為打算下次贏回來吧。」

雷伊露出笑臉,肯定了我的發言。這男人還真是有趣。

「你該不會以為光是這樣就能摸透我的實力了吧?」

「我從未輸給相同的對手兩次唷。」

「我就連一次都不曾輸過呢。」

在我擺出居高臨下的眼神后,雷伊就像在迴應我似的爽朗地露出微笑。

「……所以說,為什麼都鬥成那樣了,還能一塊參加慶功宴啊?真是搞不懂你們耶。」

莎夏打從心底感到不可思議地發著牢騷。

「你不懂嗎?」

「是女孩子很難理解的感覺吧?」

「啊,原來如此。」

我們就像理解似的對視而笑。

總覺得就算不說出口,也能隱約明白對方的思考與感受。儘管這跟神話時代的主從關係多少有些相似之處,但不同於那樣的對等關係,感覺還真是舒服。

這就是男人之間的友情嗎?還挺不錯的。

「忌妒?」

米夏向莎夏問道。

「所以說,才不是這樣啦。米夏老是立刻就說這種話。」

「不行嗎?」

「無所謂,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喂、喂,幹麼擅自幫我回答啦!她是在問我,剛剛那是對我的詢問!」

唔,她是在生什麼氣啊?

「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唔──莎夏不服氣地瞪來。我隨便地敷衍過去。

「好了,就走吧。有人擺出一臉餓到不行的表情了。」

「如果是在說我的話,還能再忍個十秒唷。」

「這已經是極限了吧?」

我跟雷伊兩人一齊笑了起來。

「……他們兩個是在笑什麼啊……」

「……感情真好……」

莎夏與莎夏好像在喃喃念著什麼。

「要轉移了喔。」

我一伸手,莎夏就牽住我的手,米夏再牽住莎夏的手。

當我把另一隻手遞向雷伊時──

「……啊,能稍等一下嗎?」

雷伊就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說道,然後向準備離開教室的一名女學生搭話。

「米莎同學。」

她回過身,朝這裡走了幾步。

「有什麼事嗎?」

「等一下好像要到阿諾斯家中開慶功宴的樣子,你要一塊來嗎?」

「咦……那個,雖然很高興你的邀約,但只有小組自己人蔘加會比較好吧?」

雷伊別有含意地看著我。

真是富有同情心的男人呢。還是說,他也對米莎有興趣嗎?

算了,就這樣吧。

「你在說什麼啊?你已經是我的部下了。」

「咦……?可、可是我徹底敗給了莎夏同學和米夏同學,還借用雷伊同學的力量……」

「姑且不論勝敗,你有著可取之處。魔族是無法施展精靈魔法的。而且你所使用的,還是水之大精靈里尼悠的拿手魔法。」

「……里尼悠……嗎?」

「你不知道嗎?」

米莎點頭。

記得她提過母親已經過世了。就算一無所知,也沒什麼好不可思議的。

「是在神話時代看守大精靈之森的精靈。你跟那傢伙,恐怕有某種關係。因為精靈的魔法,跟他們的存在本身有著很深的關係。」

米莎認真聽著我的話語。大概是對過世的母親感興趣吧。

「如果你能發揮作為精靈的真正力量的話,感覺還挺有意思的。」

只不過,神話時代並沒有半靈半魔。米莎是否能完全發揮作為精靈的力量,還不得而知。

「……感謝阿諾斯大人的賞識……還請務必讓我加入麾下,但那個……」

「怎麼了嗎?」

「……阿諾斯大人粉絲社的其他人呢……?」

我立刻回答:

「總之就只讓你先加入。一旦讓她們進到我的小組裡,似乎會很吵。」

「啊哈哈……也是呢……」

米莎苦著一張臉。

「怎麼了?只有自己一個人加入麾下,感到過意不去嗎?」

「要說是過意不去……還是很怕她們的反應呢?要是沒處理好,會不會被暗殺啊……啊哈哈……」

唔,就算是我,也有點難以理解她們的思考。

「不、不過,這是我自己的問題。還請阿諾斯大人不要放在心上。」

「我會的。」

「好快,真是無情無義的反應。」

莎夏說著多餘的話。

「啊,莎夏同學,話說回來……」

由於米莎向她偷偷招著手,莎夏就靠到她身旁。

「怎樣?」

「呵呵呵,因為對決是我輸了。」

米莎拿出魔法照片交給莎夏。

仔細注視了一會後,她開口說道:

「……我就姑且收下了。作為戰利品,姑且……」

「怎樣的照片?」

「呀!」

被突然冒出來的米夏嚇到,莎夏把照片掉在地上。

「唔,哎呀哎呀,是在吵什麼啊?」

我撿起掉落的照片。

「不、不行!你不可以看!」

「到底是在慌張什麼啊?不過就是張照片,就算看了也不會怎樣吧?」

把照片翻到正面,上頭拍著一名黑髮黑眼的少年。是半裸的我。是趁著課程需要,用魔法換裝的短暫瞬間拍下的照片。

「……………………」

莎夏滿臉通紅地縮起身體。

「這張照片,雖然是偷拍的,阿諾斯卻注意到魔法了呢。」

從我背後探頭看著照片的雷伊說道。

「怎麼可能沒注意到。儘管似乎偷拍了好幾次,嗯,但因為沒有害處,就置之不理了。」

我把魔法照片遞給莎夏。

「你還真是做了相當可愛的事呢。就這麼想一直看著我嗎?」

語罷,莎夏就抬頭狠狠瞪來。臉頰飛紅,眼瞳浮現著「破滅魔眼」。

「你、你別自戀了!聽好了嗎?我是因為喜歡男人的裸體!就只是你的身體碰巧很對我的胃口啦!目的就只有你的身體!」

唔,是這樣啊?就連我也啞口無言了。

教室裡鴉雀無聲,大家好像有點嚇到的樣子。

「我也喜歡阿諾斯的裸體。」

米夏就像在幫她找臺階下似的說道。

「米夏,你不需要陪莎夏扮小丑喔。」

米夏忙不迭地搖頭。

「阿諾斯的裸體是藝術,我很喜歡。」

米夏直盯著我的眼睛。

唔,真是堅強呢。只不過,也不能讓她們太過丟臉吧?

「真想不到,我的裸體居然這麼有魅力呢。真是罪孽深重啊。」

我哼笑了一聲,脫口說道。

「好吧。我可是擁有會幫部下實現心願的度量。莎夏,既然你這麼想看,就讓你看吧。不是照片,而是親眼見識我的裸體!」

「咦……?親、親眼,咦咦……!那、那個……?」

莎夏露出不知所措的反應。

「怎麼了?目的是我的身體吧?就作為今天的獎賞讓你看吧。」

「是、是這樣沒錯……雖然我這樣說了沒錯……」

「怎麼,不想看嗎?」

莎夏低垂著頭。

「……………………………………………………………我要看…………」

「很好,既然如此──」

我雙手用力握拳。光是這樣就讓全身的肌肉蓬勃,炸開上半身的制服。

「儘管看吧!」

「為什麼是在這邊脫啦!你是笨蛋嗎!」

莎夏就像恢復正常似的厲聲叫道。

偶爾扮扮小丑,感覺還挺不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