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統一派


時光流逝,來到魔法時代。

休假結束后,我就跟往常一樣來到德魯佐蓋多魔王學院。

今天是地城測驗后的第一次授課,所以預定會發表測驗的結果。

一走進第二訓練場,就看到米夏與莎夏坐在我的座位兩旁。

「早。」

打著招呼,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早安。」

米夏拘謹地說道。

「早安。喂,結果誤會解開了沒啊?」

莎夏朝我的桌子探出身體問道。

「什麼誤會?」

反問后,莎夏就露出傻眼般的表情。

「還會有什麼誤會啊?就是你父母親的誤會。他們不是以為我和米夏要跟你結婚嗎?簡直是莫名其妙。要怎麼辦啦?」

「唔,你不喜歡嗎?」

再度反問后,莎夏就紅著臉別過頭去。

「……我才沒問你這個呢……笨蛋……」

她小小聲地嘟囔起來。

「要是有意見的話,你直接跟他們說如何?」

隨後,莎夏就回過頭,眼中浮現「破滅魔眼」,狠狠地瞪過來。

「總之,全怪你在米夏的左手無名指上戴上戒指的關係,讓事情變得麻煩了啦。」

我看向米夏。她的左手無名指上戴著「蓮葉冰戒指」。

「要更加深入地窺看深淵呢。魔法具與持有者會互相吸引。不是我戴上的,是戒指選擇了她的手指。米夏也覺得戴在左手的無名指以外會不舒服吧?」

米夏眨了眨眼后,點了點頭。

「這是有意義的。」

「所以是?」

「左手的無名指,代表婚約。」

「哦,是這樣啊?難怪媽媽會這麼興奮。」

話雖如此,但媽媽平時就是很容易興奮的人。雖然有點不太明白理由,但就是因為把這個誤解成婚約,所以才會突然說出幸福怎樣怎樣的話嗎?

「真讓人傻眼。你連這種事都不知道嗎?」

「很不巧地,我才剛轉生沒多久呢。」

「兩千年前沒有嗎?」

米夏問道。

「是呀。兩千年前的婚約是用『契約(zekuto)』所訂下的。因為這樣一來,也不用擔心會被背叛了呢。」

「這算什麼?兩千年前還真是一點情調也沒有呢。」

莎夏這句話,讓我笑著頷首。

「在神話時代,不論是誰都處於戰禍之中。因為喜歡上、愛上等理由行動,應該會率先死去吧。」

「是喔。那……阿諾斯,你那個……」

莎夏低著頭,向上窺視著我的表情。

「……沒有喜歡的……女孩子嗎……?」

我一臉認真地回看她后,莎夏就像要隱藏表情似的低下頭。

「你、你說話啊……」

「沒想到會被問到這種問題呢。感覺還挺新鮮的。」

我所喜歡的女人嗎?

「沒被問過嗎?」

「是呀。不會有人覺得暴虐魔王會愛上某人吧?不過實際上也是這樣呢。那個時代並沒有那種餘裕。」

接下來要殺誰、要毀滅什麼?

光是要守護這個迪魯海德、守護眼前的事物,就竭盡全力了。那樣的我,如今卻在聊著喜歡的女孩子怎樣怎樣的話題,還真是世事難料。

「唔,在阿伯斯·迪魯黑比亞有所行動前也很閑呢。難得的和平,來試著談場戀愛,說不定也挺不錯的。」

看著莎夏的眼睛如此說道后,她突然漲紅了臉。

「干、幹麼對著我說啊……?」

「有問題嗎?」

「……是、是沒問題啦……」

莎夏低聲嘟囔著。

「喂,莎夏。」

「怎、怎樣?」

「你的臉很紅喔。」

莎夏用自己的手臂把臉遮住。

「……才、才不紅呢,笨蛋……!」

大概是知道她就算隔著手臂瞪來,我也不會動搖的關係吧,就像是逃跑似的,她再度把臉別開。

「阿諾斯。」

由於米夏的呼喚,我轉過頭去。

「拿掉?」

米夏亮出戴在左手上的「蓮葉冰戒指」。

「為什麼?」

米夏一動也不動地窺視我的眼睛。

「阿諾斯想談戀愛。」

「哎呀,就只是一時興起講講罷了。」

「會被誤解。」

是指左手無名指戴著我送給她的戒指,會讓其他人誤會我跟米夏有婚約的意思嗎?是覺得這會為我的戀情帶來困擾,所以才提議的吧。

「你想拿掉嗎?」

詢問后,米夏瞬間瞠圓了眼。

她面無表情地沉思了一會後,微微地搖了搖頭。

「那麼,就戴到你厭倦為止吧。我的心胸可沒狹隘到會對禮物的使用方式說三道四。」

「不會被誤解?」

我哈哈笑了,將米夏的話語一笑置之。

「米夏,我不怕遭到誤解。畢竟再怎麼誤解,那都不是真實。誤會的人,就任他們誤會就好。」

「抱歉在你說得這麼帥氣的時候打岔,不過你還是稍微怕一下吧。特別是在你的父母親面前。」

莎夏從旁說了多餘的話。

「啊,喂,話說回來,我有件事一直想問你──」

這時鐘聲正好響起,艾米莉亞走進了教室。

「什麼事?」

「算了,之後再說。」

語罷,莎夏便轉向前方。

「各位同學大家早。事不宜遲,今天要來發表前幾天地城測驗的結果。」

艾米莉亞依序發表各組的分數,記錄在黑板上。除了我們之外,沒有小組抵達地下藏寶庫,大都是三十~五十分。目前最高分是七十分。

「──最後是阿諾斯組的得分。阿諾斯組取得了據傳是放在最底層的權杖。」

艾米莉亞這麼一說后,教室立刻嘈雜起來。

「但非常遺憾的是,權杖在鑑定之前就被某人偷走了。」

教室這次是一片譁然。

「目前德魯佐蓋多正在全力追緝犯人。在這之前,阿諾斯組的分數將暫定是目前最高得分的七十分。」

砰的一聲,隔壁響起了拍桌聲。

「我無法接受。」

莎夏起身說道。

「權杖被偷是學院的過失吧?如果要暫定分數的話,當然是要滿分才對吧?」

「我能明白莎夏同學的心情,但考慮到各種可能性,所以這次請讓我們這樣處理。」

「什麼各種可能性啊?」

「這我沒辦法說明,是學院的決定。」

莎夏瞪著艾米莉亞,眼瞳眼看著就要浮現「破滅魔眼」了。

教室內悄悄傳來揶揄般的低語。

「也能認為是爲了取得滿分,所以自己偷走的呢。在權杖是假的這件事曝光之前。」

以這句話為契機,接二連三傳來其他低語。

「啊……是這樣啊。也有這種看法嗎?」

「也是呢。就算魔法再怎麼厲害,終究還是不適任者……」

「……畢竟是白制服呢。老實說,權杖怎麼可能由皇族以外的人發現到。認為是自導自演還比較妥當吧……」

「可是,有莎夏大人在耶。」

「莎夏大人居然也加入了不適任者的小組,肯定有問題啦。」

聽到這種嘈雜聲,莎夏就以要瞪死人的氣勢,將「破滅魔眼」掃向教室內。

「喂,你們就讓我說句話吧。」

週遭轉眼間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阿諾斯沒有做出任何不當行為。說什麼因為不是皇族、因為是不適任者,你們是要停止思考到什麼時候?即使他一直拿出成果來,卻仍對他的實力有疑問的話,就先正眼看著我的魔眼說話。」

學生們全都從莎夏身上別開視線,教室內變得一片鴉雀無聲。

「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

我忍不住大笑起來。

「喂,阿諾斯,你現在是在笑什麼啦?」

「沒有,就想說你似乎變了很多呢。真不愧是我的部下。說得好啊。」

莎夏不服氣地噘起嘴。

「總覺得被你嘲弄了……」

「哎呀,收起那危險的魔眼吧。不過就是測驗的分數,就算不這麼生氣也不會怎樣。」

隨後,莎夏低聲嘟囔起來。

「……是你說想要滿分的耶。」

什麼嘛,是這樣才生氣的嗎?真是可愛的傢伙。

無所適從的莎夏正要坐回椅子上,後方座位的人倏地舉起手來。

「我也認為學院這次的決定是錯的!」

站起來的是一名白制服的女學生。有著一頭獨特的栗色及肩卷髮、圓滾滾的大眼睛,以及一張可愛的臉蛋。

「唔,是叫什麼名字來著……?」

「米莎·伊里歐洛古。」

米夏小小聲地告訴我。

「艾米莉亞老師雖說是考慮到各種可能性,那麼,假如取得權杖的是黑制服的學生時,學院也會做出相同的對應嗎?」

米莎公然向艾米莉亞提出質詢。

「這難道不是在歧視混血嗎?」

跟著發出凌厲責問的米莎,白制服的學生們發出「對啊、對啊」的聲音。

「總是這樣瞧不起我們!」

「皇族有這麼了不起嗎!別說是老師,就連七魔皇老也一樣,不是誰都贏不了不適任者的阿諾斯嗎?」

「或許意外地,就只是爲了要保護自己的立場,所以才不想承認真正的魔王不是嗎?」

就像是要宣泄過往的不滿一般,白制服的學生們紛紛叫囂起來。

不過,艾米莉亞卻對此無動於衷,以冷淡的語調說道:

「米莎同學,皇族是完全繼承始祖之血的人。優待有可能成為始祖器皿的魔族是理所當然的吧?我想你也知道,要平等對待皇族跟你們混血的言論,算是在批評皇族唷?」

「所以我說這是錯的。為什麼同樣都是魔族,卻得因為始祖之血的濃淡遭到冷遇?」

艾米莉亞唉地嘆了口氣。

「在學院是不允許進行統一派的活動的。請坐下吧,不然我就要下達相應的處分了唷?」

「為什麼能說皇族是正確的、皇族就不會做壞事呢?這次的事件,說不定就是皇族爲了不讓白制服拿到滿分所策劃的啊?」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你今天可以回去了。日後我再跟你交代處分。」

「為什麼能說是絕對不可能?」

「到此為止了。開始上課。」

「艾米莉亞老師!你想逃嗎?」

艾米莉亞毫不理會米莎,在黑板上寫起魔法文字。

「那就開始今天的課程了。」

我倏地舉手。

「有什麼事嗎?阿諾斯同學。如果是權杖的事,就跟剛才說明的一樣。在學院發現犯人之前,成績就暫定是這樣了。這是既定事項了唷。」

「唔,也就是說,只要找出犯人就好了吧?」

艾米莉亞露出驚慌的表情。

「那個……是這樣沒錯……」

「我對權杖施展了『痕跡(meizu)』。」

「咦……?」

「痕跡」是藉由留下魔力的痕跡,讓魔眼能追蹤對像物在何處的魔法。如果是用我的魔力與魔眼的話,不論是天涯海角都能找出來。

「原來如此,在那裡嗎?」

我站起身,朝著那個地方筆直走去,然後在某位學生面前停下腳步。

「干、幹麼啦,阿諾斯……?」

黑制服的學生說道。我記得說出「也能認為是爲了取得滿分,所以自己偷走的呢。在權杖是假的這件事曝光之前。」這句話的,就是這傢伙呢。

「先說好,我可沒偷喔。要說是我偷的話,就拿出證據──啊──」

我的右臂不由分說地貫穿黑制服學生的腹部。

「雖然是不錯的藏匿處,但要藏在身體里的話,反魔法就要弄得再森嚴一點。看得一清二楚喔。」

我從黑制服學生的體內拔出權杖。

接著一腳踩在當場倒下的男人頭上。

「竟敢動我的東西,別以為能輕易了事啊,竊賊。」

我用魔法將被血弄髒的權杖洗凈,走到艾米莉亞身旁。

「皇族不可能會策劃這種事,你剛才是這麼說的吧?唔,看來是發生了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了。那麼,你打算怎麼處理啊,艾米莉亞?」

艾米莉亞啞口無言,只是不斷張合著嘴巴。我溫柔地讓她握住權杖,然後,殘虐地朝她笑了一下。

「要故意讓人偷的話,就要做得再漂亮一點。」

艾米莉亞的身體顫了一下。

哎呀哎呀,猜中了嗎?這只是在套她的話耶。

「我開玩笑的。開始上課吧。」

用恢復魔法治好倒地男人的腹部后,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背後傳來跟往常不同的女性尖叫聲。

「……怎麼辦,阿諾斯大人太帥了啦……!」

「真的超帥的!不僅強大、聰明,還跟我們一樣是白制服的學生!」

「而且還肯治療那種傢伙,真是太善良了呢。」

「就是說呀。不過,我或許有點羨慕那傢伙。」

「咦?羨慕什麼?」

「你想想看,他可是讓阿諾斯大人把手插進肚子里耶。我也想被插啊!」

「咦?肯定很痛吧?」

「一點痛算什麼啊!那可是阿諾斯大人的手耶。」

「嗯……要我的話,會比較想被踩耶……」

唔,雖然也混著一些腦袋有問題的意見,不過看樣子,風向也稍微變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