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序章 ~魔王的右臂~


兩千年前──

大精靈之森阿哈魯特海倫。

在傾盆大雨之中,有著八顆頭的水龍在暴動著。

精靈擁有一時性的姿態與真體。真體──也就是藉由暴露真正的姿態取得更加強大的魔力;相對地,即便精神變得與一時性的姿態大相逕庭,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

精靈是一種奇妙的生物。據說他們的存在,是誕生自無數人們的內心。傳承、傳說、傳聞、願望、恐怖、希望……這些概念經過具象化、具體化的存在即是精靈。

假如人們對火焰的恐懼達到極限就會生出炎之精靈的話,那麼對水的信仰增高,也同樣會生出水之精靈。

那隻暴動的八頭水龍,即是滴落在阿哈魯特海倫的神之淚──從這世界創造出水的初始水滴傳說中孕育而生。是水之大精靈里尼悠的真體。

同時也是大精靈守護神的里尼悠,對著意圖燒燬森林的侵入者大發雷霆。

而不畏懼以驚人魔力為傲的里尼悠,侵略阿哈魯特海倫的不是別人,正是暴虐魔王阿諾斯·波魯迪戈烏多。

「唔,一擊就擊潰我半數的部下嗎?看來是有著不下傳承的實力。」

阿諾斯爲了進入戰備狀態,向前邁出一步。不過,一名魔族就像是要制止他似的站了出來。那名魔族身穿鎧甲,腰間佩帶了一把劍,還帶有一頭白髮與沒有色素的眼瞳。儘管置身戰場,卻帶著某處讓人感到清爽的表情。

他低著頭,在魔王身前跪下。

「吾君,請容我惶恐進言。」

「準。」

「這等無名小卒,無須您紆尊降貴。您只須一聲令下,我就會在剎那之間將其斬殺。」

聽他這麼說,阿諾斯笑了。

「那要來賭一把嗎?假如你感到棘手,耗費了剎那以上的時間,就不準再用那彆扭的方式說話。但要是真如你所宣言的,剎那之間就將它擊倒的話,不論是要怎樣的獎賞都行。」

隨後,那名魔族說:

「您還真愛說笑,明知這根本不成賭局。」

鏘,長劍入鞘之聲響起。

下一瞬間,暴動的八頭水龍宛如被斬成無數碎沫般煙消雲散,傾盆的雨珠一顆顆碎裂且消散。

過了一會兒,大精靈之森雨過天晴。

「不知您是否滿意?」

「劍法還是一樣高明啊,辛。」

他依舊低著頭,跪在原地。他即是維持這種姿勢,便消滅了水之大精靈里尼悠,甚至斬除了傾盆大雨。

魔王的右臂──辛·雷谷利亞,是千把魔劍的持有者,魔族最強的劍士。腰間佩帶的是鐵劍,他沒有拔出任何一把魔劍就打倒了里尼悠。

「跟如今的你交戰,說不定連我都很危險呢。」

「您謙虛了,我就算用上千劍,也遠遠不及吾君。」

辛過於忠義的話語,讓阿諾斯忍俊不禁。

「那麼,只用劍來對決的話如何?」

「雖然惶恐,但說不定能讓您擦傷吧。」

「這是什麼話。你可是魔王的右臂。要是不能砍掉我一隻手臂,可就傷腦筋了喔。」

辛依舊低著頭,平靜地說道:

「只要您下令的話。」

聽到他這麼說,阿諾斯發自內心地咯咯笑了。魔王知道:即便如此,這名過於忠義的部下也依舊不會砍掉自己的手臂。就算只是嬉戲,如果要向主君揮劍,還不如選擇自盡。辛·雷谷利亞就是這種男人。

「喂,辛。總有一天等到和平的時代來臨后,我想跟你心無罣礙地比劃劍法。」

「遵命。」

阿諾斯心想:那樣的時代也不遠了。

「話說回來,打賭是我輸了呢。你想要什麼獎賞?」

「但願能準許我轉生。」

「在建立墻壁之後嗎?」

「吾之千劍,乃是奉獻給吾君之物。雖說是爲了轉生,但吾君死後,我沒辦法恬不知恥地茍且偷生。」

阿諾斯心想:這男人的個性還真是讓人困擾啊。

「你不是不擅長根源魔法嗎?」

能影響根源的魔法就叫做根源魔法,「轉生(shirika)」是位於最上級的魔法。如果是阿諾斯的話,就能讓力量與記憶原封不動地繼承給轉生體,但不擅長根源魔法之人,會無法以完全的狀態轉生。力量或記憶會產生缺損吧。

「在嶄新的時代,再次從頭開始鍛鍊劍術也不壞吧。」

辛是一心走在劍道上的求道者。儘管被稱為魔族最強的劍士,卻曾一度敗給同樣使劍的勇者加隆手上。他說不定是對現在的器皿感到極限了。

轉生會不完全,這反過來講,就是有可能得到更為強大的力量。他或許是想賭在這種可能性上吧。

「就答應你吧。」

「對吾君的慈悲獻上深切的感謝。即便是轉生、即便是喪失記憶,我的根源也不會將您遺忘。」

「別這麼一板一眼的,就隨你高興吧。」

阿諾斯語畢,即用「意念通訊(leaksu)」向阿哈魯特海倫全區說道:

「我的部下們,你們是要裝死到什麼時候啊?速去焚燒森林,把大精靈蕾諾逼出來。」

呼應著阿諾斯的號召,一度被裡尼悠殺害的部下們一齊出動。是用「復活(ingaru)」魔法復活他們的。然後,才想說森林各處瞬間冒起了漆黑火焰,火勢就立刻蔓延開來。

「好啦。」

阿諾斯注視著眼前的景象。被漆黑火焰籠罩的森林中,有一道人影朝這裡筆直前進。

「來了嗎?勇者加隆。」

距離約十公里。帶著聖劍的勇者加隆,朝這裡奔馳而來。

「不覺得是昨天根源才被消滅掉的人呢。」

辛說道。假如根源遭到消滅,不論是誰都會死,即使「復活」也起不了作用。如有例外的話,那就是勇者加隆。

他能無限地復活。而他能做到這種事的原理,就在於一個人通常只有一個根源,但加隆同時擁有七個之多。而只要留下一個根源,就能讓其餘的六個根源復活。

幾乎將所有魔法運用自如的魔王阿諾斯,若有唯一敵不過勇者的魔法,那就是根源魔法了。辛會輸給加隆,也是因為這個理由。那傢伙不論敗北多少次都能復活;然後,只要一度消滅我方的根源,他就贏了。

雖然這實在是不公平的對決,不過他要是沒有這種程度,也沒辦法與魔王為敵吧。

阿諾斯心想:就算要反覆進行無限的對決,他也不覺得會輸掉任何一次。

「辛,加隆就交給我。你去把大精靈蕾諾找出來。」

「遵命。」

一做出答覆,辛隨即離去。

「好啦,勇者加隆。今天要殺幾次,你才會死呢?」

阿諾斯展開六十門魔法陣,朝著逼近的勇者一齊發射「獄炎殲滅炮(jio gureizu)」。